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中路财险换新帅,管理层不稳、持续亏损等多难题待解
摘要

业内人士指出,险企拟加大非车业务占比,可为其提供更大的盈利空间,但同时也对其风险保障规划能力、产品设计能力提出了较高的要求。

近日,中路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路财险”)新任董事长杨敏任职资格获批,为中路财险第二任董事长,蓝鲸保险关注到,虽然中路财险成立仅不足四年,但高管层屡次变动,总经理职务已空缺两年之久。其背后,国资系险企多存磨合难题,区域性险企人才吸引能力有限等问题,值得深思。

不仅管理层不稳,曾强调要业务布局车险、非车业务“五五分”的中路财险,目前正走在车险业务占比逐渐攀升的道路中。数据显示,2017年,该公司车险业务占比已达77%,且处于持续亏损状态。对此,业内人士表示,“五五开”战略构想值得肯定,但也对中路财险的风险保障规划能力、产品设计能力提出较高要求。中路财险能否在2020年如愿实现盈利,值得观望。

管理结构不稳:总经理空缺2年难聘,管理层疑存矛盾

近日,银保监会披露公告,核准杨敏担任中路财险董事长的任职资格。蓝鲸保险注意到,作为青岛国资系险企,开业不足4年的中路财险,已经历数次高管变动,管理结构或难言稳定。

具体来看,2014年3月,原名中路交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中路财险获批筹建,文件显示,拟任董事长为王建辉,拟任总经理宫英博。蓝鲸保险了解到,王建辉来自于中路财险第一大股东青岛国信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国信”),时任青岛国信董事长,从其从业经历来看,曾历任青岛市财政局副处长、青岛国资委副主任等职务,并未有保险从业经验。此次新上任董事长一职的杨敏,同样来自于青岛国信,也并无保险从业背景。

拟任的总经理宫英博则出身于保险业,曾在中国人保、大地财险分公司履职。然而值得关注的是,中路财险在2015年4月开业,同年7月,原定总经理宫英博的任职信息即变更为副总经理,而总经理一职由张建军“空降”担任。据了解,张建军曾在中国人保、永安财险任职,赴任中路财险前,担任永安财险总裁助理、副总裁一职。

曾有媒体指出,正是因为与张建军相比,宫英博仅有保险分公司的任职履历,导致中路财险对其能力存疑,因而“降职”。华瑞保险销售有限公司西北管理中心总经理王立刚则认为,“是否曾在总公司任职,并非管理者能否胜任的决定因素,险企需要考量的是管理人员是否具备对同等规模机构管理的经验和能力,不乏大型险企分公司负责人,直接空降成为小型险企总裁”。

“空降”的张建军并未在中路财险安定下来,2016年末,履职仅一年半即辞去总经理职务。为何请辞?根据公告,张建军请辞是因“个人原因”,但据当时《北京商报》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张建军与董事长王建辉在经营理念、团队组建等方面存在观点分歧。

据透露,双方在是否依靠政府加大巨灾保险、责任保险等产品进行开发意见不一;对于中路财险的业务结构的定位也难以统一,王建辉认为应将车险、非车业务进行“五五开”,张建军则认为车险业务应是初创公司发力重点。基于分歧,张建军在中路财险的话语权与管理权逐步削弱,最终选择离职。

“地方性国资险企董事长,多是政府出身,并不具有保险从业经历,多存在‘抓权’的固有思维,会在一定程度上向经营层面伸手,且易与来自于市场的总经理,在理念方面存在差异”,王立刚向蓝鲸保险分析道,“不乏险企在设立初期存在董事层与高管层难以磨合的现象,导致纠纷”。

“董事长对董事会负责,需要制定好公司发展的整体方针,而公司的运营,应该由职业经理人把控。区域性小型险企,易存在权力划分不明晰的现象”,王立刚补充道。

在张建军疑因与董事长存在矛盾而离职后,中路财险总经理一职一直空置。有消息称,期间中路财险曾拟定人选,但最终无疾而终。目前中路财险运营工作,由副总经理宫英博主持。“区域性中小险企难以聘任高管”,王立刚指出,“一方面与区域性小型险企吸引力有关,其设立地点、展业范围均存在限制,且难以在资源和费用方面为管理者提供足够的施展空间;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既能满足董事会要求,又能把经营层协调好的人才相对缺乏”。

持续亏损、业务结构暂未定型,2020能否盈利仍成疑

事实上,不仅管理结构尚不稳定、潜藏危机,中路财险还存在业务结构与战略规划存差异、综合成本率高企等问题。

具备青岛国资背景的中路财险,为第一家总部设在青岛的法人保险机构,主营业务包括车险、家财险、工程保险、责任保险等,注册资本10亿元,股东由7家青岛国资企业与1家民营企业构成。目前,中路财险设立了山东、青岛、河北三家分公司,在山东省内设立9家中心支公司和12家支公司,区域性发展定位明显。

正是依托于股东背景,中路财险在青岛展业具备一定的竞争优势。2018年,中路财险成为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唯一保险服务商,承保“青岛市居民意外伤害医疗保险”项目;主要客户涵盖青岛旅游集团、交运集团、青岛地铁等集团企业,部分业务来源稳定。

然而,根据青岛保监局最新发布的监管数据显示,2018年前11月,中路财险青岛分公司共实现3.12亿原保费收入,在青岛市市占率约为2.84%,在41家展业的财险公司中排在第9位,资源优势并未助力其在青岛市场成功抢滩。

这与中路财险的业务定位也存在一定关联,目前,据中路财险介绍,其目标为实现车险与非车险业务“五五开”的发展战略。但反观成立以来,中路财险车险业务占比却呈现递增趋势,2015年,中路财险第一大保险业务为建筑工程险,车险业务占比仅有约30%,2016年,车险业务占比大幅提高,达到66.92%,2017年,这一比例进一步提升至77%。

正是基于车险业务的扩张,中路财险的保险业务收入得以保持大幅度递增。蓝鲸保险联系中路财险咨询2018年业务占比情况,但截至发稿,未有回应。

“车险业务是刚需,且在销售环节人力成本较低、渠道限制较小,能够帮助险企迅速提升规模”,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道。根据中路财险“五五开”的规划,若车险业务占比降至五成,一定程度上将对保费产生影响。

王立刚则指出,中路财险‘五五分’的战略构想值得肯定,“车险业务占比较大的中小险企,综合赔付率均相对较高,业务越多,亏损越大”。

中路财险的盈利情况也印证了这一点。2015年成立以来,中路财险始终呈现亏损态势,且呈现扩大趋势,其中,车险业务为亏损“主力”。2015年,中路财险亏损0.36亿元,车险业务亏损0.15亿,时隔一年,2017年,中路财险亏损0.969亿元,其中车险业务亏损突破亿元,达到1.12亿。

此外,2017年,中路财险曾在1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公布,其综合费用率为63.37%,综合成本率则达到197.98%。高企的综合成本率,标志着中路财险盈利能力尚且欠缺。其实,对于新创公司而言,因成立时间较短,筹建费用、人力成本等固定支出较大,且业务规模较小,导致固定成本无法摊销的现象并非不可理解。日前,中路财险也曾向媒体表示,截至2018年9月末,其整体综合费用率、综合成本率均较上年同期缩减约50个百分点,并计划在2020年争取整体盈利。

距离中路财险定下的盈利“军令状”还有2年,王立刚指出,加大非车业务占比,或为其提供更大的盈利空间,但同时“也对其风险保障规划能力、产品设计能力提出了较高的要求”。未来中路财险能否按照战略规划前进,实现盈利,后效还有待观察。(蓝鲸保险 石雨)

热门文章
1
蓝鲸观察|亏损倒闭、资金断裂,邻家、京东、全家等便利店鸡毛一地
2
TMT观察丨抖音大V走红史:繁荣之下,荆棘丛生
3
2019开年国寿获批发债350亿,险企发债募资“暖势”延续
4
出台政策三个星期后,在线app行业发生了什么
5
蓝鲸观察|2018年北京房企大洗牌:首开、龙湖、绿地等房企排名下降
日排行 月排行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