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解密宜贷网岁末崩盘,搞不定银行存管或是致命一击
摘要

网贷平台在2018年的“本命年”,经历了一场暴风雨式的洗礼,爆雷频频。近期,近千亿级的宜贷网,也在2018年年尾宣布因内忧外患“良性清盘”,令人震惊。

网贷平台在2018年的“本命年”,经历了一场暴风雨式的洗礼,爆雷频频。近期,近千亿级的宜贷网,也在2018年年尾宣布因内忧外患“良性清盘”,令人震惊。

待收40多亿“良性退出”,承诺2022年末完成本金兑付

2018年12月29日,P2P平台宜贷网在其官网发布《关于宜贷网良性退出的公告》,近千亿级的头部平台也在岁末崩盘,令人震惊。

公告指出,2018年6月以来,网贷行业暴雷不断,出借人恐慌情绪蔓延,在其影响之下,宜贷网满标金额急剧萎缩,借款人逾期率暴增,催收难度急剧上升,冲击巨大。“外患”之外还有“内忧”,兄弟公司宜湃网的波及,供链贷实际担保融资方涉及其他案件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银行存管被要求提前终止等。

自公告发布之日(2018年12月29日)起,宜贷网平台内所有的产品停止发标,关闭注册、充值通道;暂停发放所有补贴及奖励,暂停红包提取,关闭金币商城。登陆、查询及提现等其他操作功能不受影响。

根据宜贷网披露的良性退出征求意见稿来看,回款计划分为五个阶段完成,2019年1月至12月为第一阶段,该阶段偿还本金的30%-40%。从第一阶段开始,直至2022年12月的第四阶段,偿还完全部本金。利息和相关收益,将在本金全部兑付完毕之后,再进行回款。从2018年12月29日宣布清盘到公布的偿还完全部本金,宜贷网的出借人需要等待5年时间,而最终是否能真正拿到回款或还是个未知数。

资料显示,宜贷网于2017年1月1日上线,其运营主体上海易贷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易贷)成立于2014年7月10日,注册资本1亿人民币,实缴资本6000万人民币,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李宁。重庆击氪企业管理事务所(有限合伙),持有公司14.08%股份;成都点击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35.92%;宁波保税区载富通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30.00%;宁波软银天维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20.00%。

根据该退出公告,截止2018年12月25日,宜贷网共有出借人3.23万人,待收本金40.34亿元,其中房贷待收本金37.57亿元,车贷待收本金1.75亿元,供链贷待收本金1.02亿元。此外,平台借款人为17418个(项目);已发生的逾期占比25.14%(逾期项目占总借款项目);预计坏账占借款本金总额的10%;借款周期最长为60个月。其中待收40亿中,未偿还本金有32亿,未偿还收益的8亿元。

关联公司宜小钱清盘,宜贷网受到牵连

从宜贷网“良性退出”公告来看,因关联公司宜小钱的清盘,导致部分宜小钱出借人起诉宜贷网,对其造成了不良影响。

据悉,宜小钱(易小钱)于2015年上线,原是宜贷网投资的互联网借贷信息中介平台,运营智能投顾理财平台易小钱和宝宝钱包两款产品。宜小钱隶属于成都宜小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宜小钱”),在2018年2月28日前,成都宜小钱是上海易贷的全资子公司,目前由四川众之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之金科)100%持股。工商信息显示,众之金科的四大股东中三位都是宜贷网的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宜贷网的法人代表李宁曾系成都宜小钱和众之金科的法人代表。需要注意的是,半年时间里,成都宜小钱的法人代表就经历了3次变更。最初在2018年4月13日,公司法人先由李宁变更为蒋晓兰;四个月后,2018年7月18日,成都宜小钱的法人代表又由蒋晓兰变更为了黄安全。紧着不到四个月时间,2018年9月27日,公司法人则由黄安全变更为了马飞(只占1%股份)。

同样的,众之金科的法人代表也是几经易主,2018年4月24日,最先由李宁变更为杨彦,紧接着在2018年7月25日,黄安全替代杨彦成为众之金科的法人代表。时间上来看,这两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变更几乎在同步进行。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成都易小钱和众之金科分别于2018年8月28日和2018年10月12日被武侯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至今尚未被移出。

2018年9月25日,宜小钱宣布清盘,待收金额14.5亿,待收涉及出借人超过3万。清盘公告显示,需5年回收资产覆盖出借人本金。

宜贷网“良性退出”公告显示,“宜小钱良性退出,出借人情绪激动。虽然公安部门介入调查并经审计后,宜小钱出借人资金全部用于放贷给借款人,标的真实,决定不予立案,但由于历史原因,宜小钱之前使用宜贷网系统进行发标,部分业务合同中居间方由宜贷网代为签章,从而导致部分宜小钱出借人起诉宜贷网,对宜贷网造成了不良影响。”

宜湃网逾期遭实控人甩锅,宜贷网股东会决议对其报警立案

此外,在宜贷网“良性退出”公告中提及的“宜湃网”成立于2017年11月23日,属于理财产品信息中介平台,平台注册资金1亿。平台正式上线之时,运营主体为上海宜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宜湃”),由上海易贷全资控股。

宜湃网官网资料显示,平台的风控,财务,运营,客服,技术等团队均来自上海易贷网。2017年12月,上海宜湃全资收购上海育财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育财金融”),作为宜湃网新的运营主体。

2018年3月,浙江天然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收购上海宜湃51%股份,剩余49%股份由上海易贷各股东按比例持有。工商信息显示,2018年3月2日,上海易贷退出上海宜湃,股东变更为上海易贷现在的四名股东及浙江天然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然基金”)。2018年6月,上海易贷的四名股东均退出上海宜湃,公司法人代表也由李宁变更为了包富建。至此,浙江天然基金全资控股宜湃网。

浙江天然基金公司于2016年1月14日在杭州市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2亿元,自然人股东为修涞贵及寿金姬,各占股50%。修涞贵于1995年创立修正集团,任集团董事长。知名企业背书,为平台增信不少。

但值得一提的是,在李宁及上海易贷的股东退出宜湃网一个月后,2018年7月份市场传言宜湃网项目出现逾期,彼时宜湃网还发布致投资人公开信,表示平台运营一切正常。还表示经与金交所,发行方反复沟通确认,宜湃网的银优计划,企优计划均正常按期兑付,发行方和金交所均确保不会出现任何一例项目逾期。

随后宜湃网披露的内容有点打脸,相关公告内容显示,平台部分银优、企优产品自2018年8月底以来出现逾期,天然基金股东未提前通知平台的情况下,股东突然变更。9月5日,宜湃网公告显示,紧急更换实际控制人的法人和股东。根据公告,天然基金9月3日完成股权变更,法人由寿金姬更换为邹鸣,股东由修涞贵和寿金姬各持有50%更换为邹鸣和苗田福分别持有50%。修涞贵和寿金姬退出,值得注意的是,在法院执行记录中可查询到苗田福于2018年6月被上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135万标的,后于2018年8月6日上了全国失信人名单。

截至2018年9月24日,宜湃网上企优计划项目已逾期金额(本金及收益)总计8099.86万元;银优计划已逾期金额(本金及收益)总计2998.24万元,逾期总计1.12亿元。

面对平台逾期金融持续增加以及修涞贵和寿金姬不打招呼的退出,11月30日,宜湃网官网发布《要求新老股东履行股东责任并就历史股权变更情况向投资人出具相应说明的公告》,将相关方持股公司股份的信息做了依次梳理,随之附上的还有各方持股公司时期,宜湃网平台项目的逾期情况。该说明公告显示,平台运营主体上海育财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实缴注册资金1亿元。

但按照宜湃网的说法,“2018年1月10日,育财金融增加注册资金至实缴1亿元,经查,该注册资金已于2018年1月11日抽走。”因此,若由于缺乏运营资金导致通道被动关闭,平台新老股东将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要求各新老股东和实控人履行职责,维持平台正常运营。

截至2018年11月30日,宜湃网平台处于逾期状态的银优计划、企优计划(本金及收益)总计1.7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相关报道显示,宜贷网CEO李宁曾在12月21日前往成都市公安局,部分媒体报道其前往自首,但宜贷网给出的解释是,李宁是去说明情况,请求公安机关对宜湃网进行调查,同时对宜湃网实际控制人逃避责任、长期失联情况进行举报,维护出借人权益。

根据宜贷网退出公告显示,目前宜湃网事件持续发酵,宜贷股东会临时紧急磋商决议,对宜湃网报警立案。

银行存管问题或是致命一击

从宜贷网披露的几个退出原因可见,没有解决银行存管问题对平台来说可谓是更致命一击。退出公告显示,受宜贷网兄弟公司宜小钱及曾经的关联公司宜湃网负面新闻影响,加上监管部门全面整顿互金存管业务,宜贷网存管银行已多次要求提前解除银行存管协议,加之寻求新的存管银行的合作未成功,后续备案难上加难。

资料显示,宜贷网于2016年10月22日正式上线银行存管,与恒丰银行签署了存管服务协议。在披露良性退出公告之后,2019年1月4日,宜贷网已经在其官网披露,双方终止资金存管业务合作,平台正式下线银行存管。下线存管后,平台相关支付结算服务将由中金支付有限公司提供。

银行存管作为网贷平台备案的一个硬性条件,这一问题没有解决可以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了。其实从半年时间内,个中公司法人代表及股东的频繁更换中,或许就能看出一些问题。那么宜贷网在其中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是受到波及还是本就参与其中,长达5年的本金兑付又是否能真正做到“良性退出”,我们将持续关注。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本文原创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蓝鲸观察|亏损倒闭、资金断裂,邻家、京东、全家等便利店鸡毛一地
2
TMT观察丨抖音大V走红史:繁荣之下,荆棘丛生
3
2019开年国寿获批发债350亿,险企发债募资“暖势”延续
4
出台政策三个星期后,在线app行业发生了什么
5
蓝鲸观察|2018年北京房企大洗牌:首开、龙湖、绿地等房企排名下降
日排行 月排行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