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金融强监管延续,18家银行去年“吃”千万罚单
摘要

银监系统去年共开出近3500张罚单,其中包含19张千万级罚单。

在经济增速换挡的同时,防控金融风险成为首要任务。2018年银监系统监管继续保持高压态势,蓝鲸财经统计发现,2018年全年银监系统共开出近3500张罚单,其中包含19张千万级大额罚单,比2017年足足多了5张,共涉及18家银行。

除了对机构重罚,银监系统对个人的处罚力度也丝毫没有松懈。据蓝鲸财经不完全统计,2018年的所有罚单中,逾一半是对个人开出的罚单。其中,超70人被终审禁止在银行业工作。

另外,从违规类型来看,蓝鲸财经发现,在银监系统开出的近3500张罚单中,信贷业务作为银行覆盖面积广的传统业务,依旧是“重灾区”。而从处罚的银行类型来看,“吃”罚单最多的则非农商行莫属。

千万级罚单达19张

2018年依旧延续强监管态势。蓝鲸财经根据银保监会网站发布的罚单公开日期统计,银监系统2018年共开出3416张的罚单,累计罚没金额超20亿元。其中,千万级罚单共19张,相比2017年多5张。

蓝鲸财经统计发现,千万级罚单所涉及的18家银行里,被罚的除了工商银行、浦发银行、邮储银行、招商银行等全国性大型商业银行外,城商行、农商行也分别领到4张和3张千万级罚单。

另外,农信社也没有摆脱被罚千万元的命运。2018年8月,广东省农信社领到了去年唯一一张千万元的农信社罚单,罚款金额为1523万元,其事由涉及理财、票据、同业、风控等共12项违法违规。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2月7日,银保监会重拳出击,一次性开出10张大额罚单,涉及民生银行、渤海银行、光大银行、浙商银行、交通银行和中信银行6家银行。除了交通银行罚没金额共计740万元以外,其余五家银行的罚没金额都超出千万元,罚没总金额逾1.5亿元,而理财资金的审慎合规的使用问题以及理财产品销售是该次违规的主要原因。其中,浙商银行因理财资金多项违规被银保监罚款5550万元,成为此次被罚没金额最高的银行。

除此之外,蓝鲸财经梳理发现,银监系统开出的罚单处罚金额近两年来逐渐增高。前几年鲜有超过百万元的罚单,而如今银行在巨大利益的诱惑下,违法违规行为屡禁不止,银监系统开出的大额罚单也逐年增多,比如2018年相较于2017年的千万级罚单就增加了5张。

逾70人被禁止终身工作

除了千万级罚单备受人们关注之外,蓝鲸财经注意到,在2018年银监系统开出的近3500张罚单中,逾一半是对个人开出的罚单。其中,超70人被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也就是说,仅2018年一年就有超70名银行从业者将不得再步入银行业领域工作。

在包含高管和普通员工在内的逾70名终身禁止从事银行业的员工中,违法违规行为也是五花八门,主要有:违规侵占资金、挪用资金、参与非法集资、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内外勾结、审查不严、签虚假合同、内控失效、搞假按揭、私用印章等。而被终身禁业的人员,大多都是在违规行为中负有直接责任或为主要责任人。

比如,2018年1月,岳阳银监分局公布一张罚单显示,中国银行岳阳分行李满园盗取库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八十九条,禁止该员工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

同月,邮储银行武威市文昌路支行因挪用客户资金、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王建中为主要负责人。甘肃银监局给予王建中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的行政处罚。

2018年8月,中信银行哈尔滨分行张道琚对该行个人存单质押银行承兑汇票业务违规核保负有直接责任,黑龙江银监局对该员工也处以终身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的处罚。

而对人员处罚力度不断加大,与监管政策不无关系。2018年1月13日,银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银监发〔2018〕4号)。作为全年监管纲领性文件,在2017年治理银行业乱象的基础上,更加突出了监管的“双罚”措施和“双惩”举措。

农商行“吃”罚单最多

从处罚的银行类型来看,“吃”罚单最多的非农商行莫属。

“农商行都是做对公出身,对零售标准化产品没概念。无知无畏,只看到利润,看不到风险,从而导致问题重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蓝鲸财经说道。

近年来,农商行受经济增速放缓、产业结构深入调整、强监管措施持续推进,以及人才匮乏、经营管理落后、风险管控薄弱等内外两方面因素共同影响,农商行的信用风险上升明显。

比如,2018年7月13日,黑龙江监管局一天之内公布对四家农商行共3000万元的罚单,涉及黑龙江大庆农商行、黑龙江林甸农商行、黑龙江杜尔伯特农商行以及黑龙江肇州农商行。

2018年8月,河南银监局许昌分局连续公示4张罚单,河南银监局表示,许昌农商行因“通过同业业务隐匿资金实际投向,违规办理同业业务”被罚款30万元,刘秋阁因对上述违规事项负主要责任,被予以警告并处罚款20万元。

同时,许昌农商行因“各治理主体责任和义务落实不到位,公司治理制衡机制不健全”被罚款20万元;刘秋阁对上述情况负有直接责任和主要领导责任,被予以警告并处罚款20万元。

2018年全年,不仅是因各种业务违规多家农商行频频被罚,部分农商行还因资产质量下滑、不良贷款率高而陷入经营困境,企业评级也频繁被下调。

银保监会曾经发布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占比4.29%,高出行业平均水平2.43个百分点,农村商业银行的信用风险管控压力明显增加。

宋清辉向蓝鲸财经表示,农商行频繁出现问题的原因,虽然与外部经济形势有关,但归根结底还在于农商行自身。宋清辉表示仍然看好我国农商行未来的发展,但他强调在发展过程中,有的农商行可能会因为转型失败而被市场淘汰。

信贷业务依旧是“重灾区”

从违规类型来看,蓝鲸财经发现,在银监系统开出的近3500张罚单中,信贷业务依旧是“重灾区”,2018年有超千张罚单与此违规事实有关。

信贷业务又称为信贷资产或贷款业务,是商业银行最重要的资产业务,通过放款收回本金和利息,扣除成本后获得利润,所以信贷是商业银行的主要赢利手段。

而信贷业务作为银行传统业务,由于涉及面广,因此也是银行违法违规的高发地带。据蓝鲸财经不完全统计,2018年银监系统发出的所有罚单中有超千张的案由为信贷业务违规。对信贷违规的处罚力度也非常之“狠”。

比如,2018年12月,宁波银监局1日连续公布20张罚单。其中,有11家罚单均与信贷违规有关,涉及中国银行宁波分行、交通银行宁波分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宁波分行等9家银行。其中,最大的罚单开给了临商银行宁波分行。因存在违反信贷政策、违规开展存贷业务、违规开展票据业务等问题,该行被罚220万元。

2018年8月,宁波银监局指出,民生银行宁波分行存在四大违规事实,分别为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银行承兑汇票业务,信贷资金被挪作他用,违规将票据资产转为资产计划、以投资代替贴现,信贷资产分类不准确,对其罚款250万元。

不仅如此,河南义马、安徽无为等多家农商行也因信贷业务违规频频被罚。宋清辉曾向蓝鲸财经表示,信贷违规之所以是监管处罚高发领域,或与违法成本偏低有关。

热门文章
1
蓝鲸315|产品、销售、理赔多环节“藏雷”,保险监管支招绕坑
2
蓝鲸315|共享汽车运营集中爆雷,盼达用车押金不还已退出南京苏州
3
卓越教育能讲多大的故事
4
瑞思教育2018年营收12.72亿元,净利润1.43亿元
5
蓝鲸315|城市旅游带火民宿市场,爱彼迎、途家等如何补齐监管漏洞
日排行 月排行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