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主业不济,转型受阻,善变的趣店会成为“阿斗”吗?
摘要

冲浪者顺势以待、乘风破浪;捕风者望风而动、捕风捉影。两者形同,但逻辑迥异。

互联网金融股票行情,一直都是行业“晴雨表”,特别是在美上市的中概股。2018年,这些中概股遭遇“大空袭”,股价惨跌现状完全印证去年行业不景气。

去年年底,趣店官宣,新增3亿美元股权回购计划,公布了2019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调整后净利润35亿元人民币的目标构想。

公告一出,股票迎来了久违的大涨。然而将视线拉回:趣店上市第一天,股价便创下最高的35.45美元,随后一路暴跌至4美元,短短一年多时间蒸发近9成,此后一直在低位徘徊,一蹶不振。

投资人不间断狂抛,媒体屡屡质疑,让这家因频频变换主业的公司内忧外患,尤其是两大主营业务增长乏力、前途未卜,更让行业不断看低。

从财务数据来看,营收占比50%的小额现金贷业务,营收同比增幅一路下滑,从今年一季度的11.5%降到二季度的7.8%,三季度更是同比减少9%。

原因无他。今年8月,趣店与蚂蚁金服终止合作,失去了支付宝流量入口和芝麻信用用户分析系统的支撑。

优质消费场景(优质用户来源与第一道风控屏障)的流失,对趣店业务发展恐是一场“釜底抽薪”,这从三季度数据可见一斑。

再来看,三季度营收占比30%的大白汽车,也出现了营收环比下滑的情况。

从2017年10月趣店上线大白汽车项目,到2018年第二季度,大白汽车在总收入中占比35%,而进入第三季度营收占比便降到30%。具体业务上,大白汽车大规模收缩之前看好的三四线市场,大有草草收兵之势。

从趣店赖以成名的校园贷、现金贷,继而大白汽车,乃至近期的在线教育等,任何趣店迅速的战略/业务调整,早已被社会所习惯,但行业担忧是:善变的趣店,前路何在?

01

押宝大白汽车-折戟又沉沙

从趣店赖以成名的校园贷,继而现金贷,再到大白汽车,趣店一直在变招。

2017年11月,趣店推出了汽车分期业务-大白汽车,由罗敏亲自带队,瞄准三四线城市年轻人购车需求,寄希望于将其打造成新的业务增长点。

至2018年一季度末,趣店便在全国175个城市开设了175家线下自营门店。

在罗敏踌躇满志,以其一贯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布局大白汽车之时,他可能忽视了汽车行业发展情况,以及在此基础上三四线城市年轻人的真实消费情况。

WIND数据, 我国汽车市场逐渐趋于饱和,自2011年以来,我国汽车销量的增速均维持在较低水平,2017年增速降至3.04%。

大和资本发表研究报告预测,2018年中国汽车销售量将同比下降3%,明年则跌5%。逆市而为,这可能是罗敏大白汽车草草收缩的根源。

▲数据来源:wind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

很快罗敏应该发现了大白汽车的战略失误,买得起汽车的用户都在一二线城市后,便只能迅速通过大规模关店,重归一二线。

大白汽车的失利,除了基于行业形势的判断失误之外,也跟其自废武功,抛弃自身擅长的运营方式有关。

以趣店引以为傲的校园贷、现金贷运营模式为例,趣店做的都是中介平台,本质是轻资产的。

然而,这次趣店却没有选择自己擅长的轻资产金融模式,大白汽车采取自建门店、集中采购车辆的重资产运营模式,多采用融资租赁的直租方式为用户提供三到四年分期付款用车服务。

重资产模式下的车辆采购和店面租赁以及大量人员雇佣,必然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作为一项主营业务,这直接导致公司长期资金流动性紧张、经营成本高企,这在公司财务不景气下影响更坏。

针对第三季度大白汽车收缩,趣店表示,调整的目的是为了顺应汽车市场整体增速下滑的大环境,更加“专注于风险调整后的盈利能力”。

在业内人士看来,一个公司的业务布局不能如此儿戏,这与罗敏一向的追逐“风口”经济一脉相承。无论是屡战屡败还是屡败屡战,罗敏或许都难以去除“善变”的标签。

那些“风口浪尖”上的机会,如果不做深入研究、打磨自身,就成了“捕风捉影”。

02

转身教育、家政-峰回路难转

继大白汽车推出一年后,趣店又迅速变化赛道,目标转向在线教育。2018年10月底,趣店正式推出了在线家教平台“趣学习”。

据介绍,趣学习是一个“中小学名校教师1对1在线视频辅导家教平台”“学生在家就能轻松找到985/211院校、知名师范院校的讲师在线上课”。

登录趣学习APP发现,在线课程囊括了小学、初中、高中、艺术、考研等多个领域;课程定价低廉,多为15元/节;讲师则多是来自江西师范大学本科二年级的学生。

在线教育与趣店一贯业务风马牛不相及,毫无教育基因的趣店。有业内人士将趣学习解读为趣店在原有“校园”优势基础上的再度开垦,也是大白汽车乏力后的又一转型。

延续互联网一贯的烧钱补贴获客打法,趣学习把眼光投向了在校大学生,奔着新注册用户奖励50元、邀请用户奖励50元的补贴,不少大学生注册并邀请好友加入。

通过烧钱模式快速积累用户,趣学习已喊出“50000讲师在线等,1对1在线陪写作业”的标语。不过,这一商业模式是否可行,却要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只靠流量堆积的讲师队伍大军或许并不能满足学子的真正需求,教育是一项更重质量的事业。依靠烧钱营销打造出的师资力量,教学目的真实性已大打折扣,尽管平台对老师的学历等资料审核较严,但教学水平与教学内容却不是仅凭个人资料可以衡量的。

另外,一对一教学,课程每节仅15元,这将很难与“高质量”教学联系到一起,低价的授课费对优质教师资源毫无吸引力,又怎么保障高质量教育。

值得注意是,趣学习因讲师质量、账号僵尸化等问题频频引起争议。趣学习曾强调,平台将不对入驻讲师收取抽成,讲师自主定价,旨在快速吸引行业内高素质讲师。

然而,主打的低价路线与目前家教市场的定价相差甚远。而“零佣金抽成”的模式也使得趣学习的盈利模式成迷,不知是善变的罗敏自己也没有弄清盈利方向,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就一项具体业务而言,商业模式是成功的必要前提。如果是因目前主营业务萎缩,急需重新拓展校园师生场景,以谋后招。

那在线教育便失去了它应有的意义,毕竟教育不能完全视为商业行为,教育也不是简单的流量堆积,而是知识与服务。

另从学生支付到将讲师获薪酬,存在一定时间差,相关费用在趣学习是“沉淀“一段时间。

对于市场普遍关心的保管课程学费是否有第三方监管问题,趣学习客服人员表示,不并知情,该板块属于趣店集团。

种种迹象表明,除了进军教育外,趣店计划该行做家政。罗敏在2018年成立的一家名为“厦门唯谱家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厦门唯谱家科技”)。

根据一则招聘信息显示,厦门唯谱家科技为趣店集团旗下项目VIP+唯谱家,专注于净资产千万美元以上的家庭。

主营业务包括保姆,育婴,高端医疗,私人定制旅行,儿童陪伴,私人管家等,提供一站式全能管家式“黑卡”服务。创始团队为趣店集团高管团队。

看不清市场空间,找不出盈利模式,转战教育、家政恐峰回路难转,但趣店却一次次“变”的铿锵有力,究竟是什么造就了善变的趣店?

03

趣店善变基因-掌舵者造就

评价腾讯文化,最后的落脚点是马化腾。是的,腾讯太大了,太难衡量了,但马化腾却是活生生的。同理推之,当我们在分析善变的趣店时,或许可以从罗敏身上找答案。

如果不是2014年3月趣分期上线,或许没人知道罗敏是谁。2017年10月趣店(原趣分期)上市,罗敏随之成为百亿美金公司创始人。

关于这次成功,有消息称,最初,分期乐(现名乐信)肖文杰想邀罗敏加入分期乐,并将自己的商业计划和盘托出。

随后不久,罗敏创办趣分期,模式与分期乐相似度极高。圈内有人指责罗敏抄袭和背叛,但当媒体向两名当事人核实时,双方均不愿作出任何回应。

当时2014年,正值互联网流量红利盛极一时,那些信仰速度决定一切的创业者嗅到了巨大的机会,包括罗敏。

2014年7月,后来者罗敏将目标瞄准了母校江西师范大学,凭借“激情华丽的”演讲,罗敏很快就招到了上百人,培训3天上岗。

正是这种快速的打法,让罗敏获得了先机,叩响校园贷的大门。在校园贷高潮推进时,罗敏赖以成功的是一只强悍的千人地推部队,以挨个宿舍发传单的原始模式,拿下一所又一所高校,与一轮又一轮融资。

转眼2016年,校园贷模式走到风口浪尖。先是一名21岁大学生借钱赌球后,欠债60万跳楼自杀,紧接着是影响更大的女大学生裸条借贷……负面新闻层出不穷,监管部门对校园贷出手。

趣店决定退出校园市场,罗敏挥刀裁员,曾为趣店打下江山的1000多名地推全部离开,其中不乏核心成员。罗敏曾解释,“我可以把所有的人都留着,但是如果所有的人留着,就会(一起死掉)。”

罗敏“忍痛割爱”式裁员被更多的贴上了“无情”的标签,但关于裁员话题,远不止如此。

上市前夕,有网友在社交平台爆料,趣店裁员的方式是——没有去开会,就被开除,有30多人没有接到开会通知被裁。

公司按20元一股回购期权,兼职大学生没有任何补助,待一年后上市时,趣店每股发行价达到24美元。

无独有偶,2018年9月,200多名北京总部员工被派赴厦门出差,中途却被告知,不能再回北京工作。

具体原因是,趣店宣布将总部从北京搬至厦门。200多人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离职,要么留在厦门。这则裁员方式颇具故事性,乃至有媒体将之比作“现代版魏孝文帝南迁”。

员工“被迁移”这事发生后,人们从“无情”之中多了一份深思:成功固然重要,但为了成功(控制成本)可以牺牲一切,包括基本的道德与尊重么?甚至是一个企业家应有的责任?

如果说,罗敏对员工近乎无情与冷漠背后,有着公司深层次的经营压力。那于投资人而言,他的口无遮拦,可以用纯粹的不负责任来形容了。

趣店上市后,面对外界对其商业模式的质疑,罗敏决定给予回应。于是在趣店上市4天后,《趣店罗敏回应一切》一文发出,罗敏下令第二天召开媒体见面会,但他没想到风评急速变坏,只能连夜取消发布会,但公关部的灭火只能是徒劳。

任何罗敏的“经典语录”都被股价记录着,他针对坏账的那句“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让公司市值一日蒸发近40亿美元。

罗敏引发的舆论冲击着趣店的股价,也时刻冲击着投资人不安的心。

“无情裁员”、“过度妄言”,其实都可用个人管理风格来解释。看过了太多的企业家,有争议、有特色或许并不完全是坏事。可怕的是,掌舵者这份“任意洒脱”贯穿到整个企业的战略选择、业务布局上。

事实上,无论趣分期、校园贷、大白汽车,还是在线教育等业务布局,无不盖着罗敏的印章。一家企业的基因,在很大程度上由老板所决定,这在创业企业尤甚。

“无情无责任”的裁员,口无遮拦的搅动资本市场,捕风捉影的战略布局,快速的进攻与收缩,这些被社会验证的标签组合成了趣店的基因,这或许就是趣店善变的根源。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本文原创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蓝鲸观察|亏损倒闭、资金断裂,邻家、京东、全家等便利店鸡毛一地
2
TMT观察丨抖音大V走红史:繁荣之下,荆棘丛生
3
2019开年国寿获批发债350亿,险企发债募资“暖势”延续
4
出台政策三个星期后,在线app行业发生了什么
5
蓝鲸观察|2018年北京房企大洗牌:首开、龙湖、绿地等房企排名下降
日排行 月排行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