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楼氏袁琢:我写段子这十年
摘要

素人从零开始都没有关系,但一定要有独特的内容。

当年在家里憋梗的段子手“售楼先生”不再写段子了,他现在是楼氏集团的创始人袁琢。

集团旗下拥有楼氏传播、楼氏影视、楼氏图书等多个子公司,独家签约了@回忆专用小马甲、@追风少年刘全有、@M大王叫我来巡山、@然后下面就没了等博主,总粉丝数近2.5亿。

袁琢还开发出了百万销量图书作品《愿无岁月可回头》,制作并参演了2016爱奇艺年度付费分成冠军《妖出长安》。

四年前的一个想法,让他从段子手售楼先生变为行业老板楼氏袁琢。

▲袁琢

“能不能把段子手集合起来跟他们合作。除了接商家的产品推广,还可以流量变现,不仅我一人流量变三,还可以打包流量开拓市场,做一个类似“经济代理”的角色。”

2015年,段子手行业90%的市场被白洱、售楼先生、铜雀叔叔占据着,三家彼此竞争又形成一个近乎封闭的行业生态。

白洱签下“小熊猫”、“叫兽易小星”、“谷大白话”、“尸姐”、“使徒子”、“八卦_我实在是太cj了”、“琦殿”等头部账号,成立牙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售楼先生”聚拢起“回忆专用小马甲”、“追风少年刘全有” 、“大王叫我来巡山”、“然后下面就没了”等资源,成立楼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铜雀叔叔”签下200位段子手,成立“鼓山文化有限公司”入局。

段子手行业三足鼎立,GQ在《段子手军团的崛起》一文中,这样描述当时的状况“快速的扩张和激烈竞争后,三足鼎立的局面形成了。外来者再难插入,但他们谁也没法更进一步把对方挤出局外。”

四年过去,微博流量红利不再,“抖音”、“快手”、“今日头条”的出现分散着流量。

短视频、直播的新内容传播方式的涌现促使着段子手巨头们寻找新的方向,图书、电视剧、电影、网络剧、动画哪一个将会是潮水流动的方向。

01

寻找潮水的方向

“所有人都在找金子”

白洱与微博博主杠子、李铁根、水蜜桃叔叔合伙开了一家叫“春秋大梦”的影视公司,艺人黄觉是公司董事之一,天才小熊猫、大咕咕鸡是公司的编剧。白洱对春秋大梦的想法是不搞IP,不拍电影,坚持做广告。

“我们要去做的短视频、综艺其实都是为了给甲方提供新的投放渠道,我们可以拍视频、做网剧、做直播综艺,然后把里面的广告位全部预留出来,” 白洱在一次采访中说。

“不妨借鉴一下美国淘金热,当所有人都跑去挖金子的时候,聪明人就站在路边想,你们去挖金子对不对?我给你卖铁锹,卖牛仔裤。”

2016年,脏辫摇滚大叔@飞飞是大王借由《奇葩说》被大众熟知,人气暴涨,微博粉丝破百万,这是牙仙完整包装的案例。

▲@飞飞是大王在奇葩说

“铜雀叔叔”坚定认为行业迭代的方向在于开发段子手的原创价值。

2016年,铜雀叔叔创立金刚文化瞄准长内容。

金刚文化成立之初获IDG资本4000万人民币Pre_A 轮领投,参与的电影营销案例《美人鱼》票房破33亿。

售楼先生不再售楼,他现在的标签是楼氏集团创始人、演员袁琢。

袁琢意识到“2014年。段子手公司有非常强的优势,没有人能够跳开我们这些渠道大号,你只要做广告,我就在这里立着。到了2015、2016年的情况不是这样了。”

于是,他尝试图书出版、影视、动漫等领域,出版《愿无岁月可回头》图书作品,制作出演网络剧《妖出长安》影视作品,成立楼氏传播、楼氏图书、楼氏影视子公司。

▲《愿无岁月可回头》签售现场

02 

写段子的十年

“原来看我们段子的人现在都去抖音做手势舞了”

流量变迁,平台更迭,曾经的段子手三巨头们在不断寻找新的适应与解决之道。

“原来看我们段子的人现在都去抖音做手势舞了。”袁琢说,“我有点看不懂现在的内容了,以前我们写段子还是有门槛的,现在抖音上买了佛冷就火了,为什么?”

袁琢向浑水讲述了他与这个行业的十年,“每天都很焦虑,每天都在想到底怎样做内容”。

从售楼先生到楼氏集团创始人,袁琢的经历见证着段子手产业十年来的变化。

以下为袁琢口述:

可能现在大家知道的更多是楼氏集团创始人这个角色,忘了我当年也是红极一时的段子手@售楼先生。

▲2018微博“V影响力峰会”现场

09年的时候,我开始玩微博。在这之前大学的时候我写过散文诗,工作后在博客上写过心灵鸡汤,当时我的工作是售楼,给自己取了一个网名叫售楼先生。

写了一段时间有几十万粉丝了,写段子的过程中我认识了一些写段子特别厉害的人,我想能不能把这些人集结在一起跟他们合作。

▲袁琢:把我喜爱的博主们,做成了棉花糖

除了接商家的产品推广,还可以流量变现,不仅我一人流量变三,还可以打包流量开拓市场,做一个类似“经济代理”的角色。

2013年,我开始做公司。当时我把微博简介改成了“预计今年会爆富,你们对我好一点。” 其实2012年我还因为售楼业绩一般,经济紧张向家里借过一万块钱。

2009年的时候,风口就是写段子,当时没有微信公众号、抖音、快手这些平台。记者采访我的时候总是问我你为什么要写段子,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是不是因为你们长得不好看还是别的原因?

▲(长得不好看是肯定不是)

都不是,因为我们那个时候只有新浪博客,只能写段子。

03

另谋出路

“有些微博大V去了抖音就是起不来”

写段子这十年,无论是行业,还是整个环境都发生很大的变化。

比如说原来看我们段子的人现在去抖音做手势舞了,现在的微博流量很难再打造一个千万级别的大号了,不同平台生态不一样有些微博大V去了抖音就是起不来,明星也开始写段子立人设跟我们抢生意了。

2015年成立了影视公司拍网剧。经费极其紧缺,最开始想找一些实力派小生演员合作,问了当时一部网剧的男一号,结果人家的片酬是我们整个片子的预算。

实在不行我跟说制片人说不然我上,刚开始制片人不同意,他说万万使不得,宁可不做,我是试了古装造型他才说那就上吧。

▲妖出长安剧照

想找播出平台合作,平台说,你们的优势是什么?我说我们优势很多。平台问你们有流量艺人吗?没有,有大编剧、大导演吗?没有。

你们有什么?

我说我们家有100多个大号,于是就在爱奇艺上线了。

▲楼氏独家博主资源

后来我们又想办法做图书,帮网红出书,我本人形象不错还可以出写真集。出了以后跟出版社合作开始卖,做了不到半年就不做了。书没卖出去几本,钱赔的差不多了。

写段子要求戳人心,引起共鸣,引发大量传播。以前我们每天都在家憋段子,从生活里面找梗,要好笑,要把包袱放下,还挺努力的。这十年里我一直很焦虑,我一直在想到底怎么样做内容。

04 

搞笑幽默号砍掉一半

“单一的广告变现不长久”

以前我们签博主,看重的是它的粉丝数、转评赞这些数据,现在我们更看重他有没有足够的差异化内容,哪怕粉丝基数低,甚至是素人从零开始都没有关系,但一定要有独特的内容。

比如我们签了一个魔术师,旅行博主很多,但能在街头表演近景魔术的旅行博主很少。

▲短视频:《和魔术师逛超市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目前还是泛娱乐领域流量比较好,但是我个人比较看好一些新的垂直细分领域,比如说像母婴类,科技类,这些领域可能没有泛娱乐容易吸取流量,但是它的市场需求是极大的,而且与日俱增。

去年的时候我意识到,单一的广告变现是对流量的一种消耗,除非是这个广告商本身或者品牌调性跟内容有做一些融合,比如软植入、联名等等。

▲小马甲&好想你礼盒

2019年我希望把公司原来主要营收来源搞笑幽默领域的签约或自营的号比例从百分之八十以上降到百分之五十。

缩减这部分的市场占有率,把精力拿出来给可以发展IP的项目,把它单拎出来成立项目组,按照IP来做。

漫画博主不只在网上画漫画,转发广告获取收益,作品可以图书的形式出版,动漫形象可以跟腾讯映画、看看,微动漫等机构进行合作连载。内容铺垫的差不多的时候,还可以在线下活动周边。

▲小马甲线下签售

用同质化的内容吸取流量,短期内可以通过广告变现的形式获取收益。但是长期来看仅仅只是赚快钱,它不是一个很长远的东西。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本文原创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7家新三板保险中介2018营收成绩分化,净利润整体滑坡
2
昂立教育的巨亏背后是内斗还是甩锅
3
亚马逊败走中国,给电商企业带来什么启示?
4
投资失败、转型受阻,二度戴帽的人人乐会不会被新零售大潮甩下
5
最高法谈"黑洞"照片版权:虚构版权牟利不保护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