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蓝鲸315 | 退费难、师资杂,洛基英语乱象丛生
摘要

政策明确要求线上培训机构必须将教师的姓名、照片、教师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在其网站显著位置予以公示。但是洛基英语的做法却与政策相悖。

中国在线成人英语已经产生了一些中等偏大的企业,比如TutorABC和无忧英语,在各个细分领域还分布着很多小型公司。此外,据艾瑞咨询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语言教育市场规模预计达375.6亿元,未来几年市场和用户规模将持续增长。

如此看来,作为在线语言教育热门赛道之一的成人在线英语,前景可期,但是,其不断扩大的规模背后,除了金额巨大的投融资事件,伴随成人在线英语的,还有层出不穷的“退费无门”的维权事件。

缴费容易退费难

“将近1万的学费到现在还没退还给我,都一年多了,”李好(化名)愤愤地说到,“多次联系公司的工作人员也没有结果,他们只会踢皮球。”李好口中的这家公司是2003年成立的洛基英语,2017年完成了A轮融资,投资方为顺融资本和毅达资本。

李好当时正在某公司任职,为了提升个人水平,她给了自己两种选择,一是考研,二是出国,英语能力在这二者中都十分重要。在一个微信公号的推荐下,李好报名了洛基英语的Top Talk课程,也由此跳进了一个近两年都没有跳出来的坑。

“我很清楚地记得是在2017年6月27日,我和洛基英语的业务老师取得了联系,并互加了微信,有报名的打算。6月28日,听了一节试听课,”李好向记者回忆到,“试听课的主讲人是洛基英语的创始人刘安乐,听完以后感觉还不错,但让我头脑发热当即付款的,主要还是当天课程的优惠力度。”

负责李好的业务老师一直强调课程有八折优惠,而且名额有限,需要抢。不出所料,李好并未抢到,业务老师再度跟进,表示可以替李好申请优惠名额,不过这些优惠名额都必须当天付完全款,又一次不出所料,优惠名额申请到了。这一波“失而复得”的戏码,让李好在感激业务老师的同时,顺利交完全款。

付完款后一个月,李好正式上课,本来想做个上进的学霸,无奈公司在此期间业务非常繁忙,几经权衡之后,李好决定放弃线上课程,而这时李好仅上过一堂课。

“2017年8月8日,我第一次联系业务老师询问是否可以取消课程,实在是没有时间学习,而且当时据开课也仅10天,合同中说的一个月内是允许退费的,”李好说到,“哪怕少退点呢?我怎么也没想到,一年多了,一分钱都没有退给我。”

在讨要学费的漫漫路途中,对方曾以各种理由拖延,诸如开会、搬家等。

最后,业务老师将李好甩给了她的领导黄梦飞,而此时已经到了2017年10月。直到2018年4月,黄老师终于回复了一句话,自此再无下文。

“洛基英语规模也不算小,真没想到会是这样。之后打电话、发短信也再就没有人接过。”说完之后,李好无奈地叹了口气。李好并不是唯一一个受害者,知乎上充斥着各种对洛基英语退费难的言论。

十余年仅融资一次,教师身份无从查验

那么,这家洛基英语到底是家什么样的公司?据天眼查显示,洛基英语的运营主体是上海洛育教育科技有限公司,2007年洛基英语正式面世,主打成人英语。然而问世十余年,洛基英语也仅在2017年完成了一次融资,融资金额也并未披露。

在线机构的师资是其重要组成部分。为了规范在线教育的教师团队,去年颁布的《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中,明确要求线上培训机构必须将教师的姓名、照片、教师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在其网站显著位置予以公示。但是洛基英语的做法却与政策相悖。

记者查询之后发现,洛基并未对老师的教师资格证提出要求,官网上也只是要求其具备英语教育学位证书,“英语教育专业毕业之后并不会自动分配教师资格证,需要自己考。”一位大学教师对记者说到。此外,其招聘信息中也并未提及教师资格证。

对于外教师资,洛基官网上仅提及“经过严格的OJT培训“,OJT全称为On the Job Traning,即在工作现场内,上司和技能娴熟的老员工,对下属、普通员工和新员工们通过日常工作,对必要的知识、技能、工作方法等进行教育的一种培训方法。由此可见其外教身份也无从查验。

这个奖项似乎有点失实。一家创办时间超过十年且小有名气的在线教育机构尚且如此,其他机构的经营情况也可见一斑,其实“缴费容易,退费难”的现象在在线成人英语中十分常见,甚至成了一种常识,洛基英语之外,英孚英语、韦博英语等都曾被爆有退费纠纷。

除了消费者自身原因,大V、明星的推荐也是促使消费者购买课程的重要推力。

推广乱象

不只有保健品、医疗或金融领域存在为品牌背书的乱象,教育行业同样存在。“最初了解洛基英语是在词汇名师刘一男的微信公号里,”李好介绍到,“因为自己之前有考研打算,所以一直在跟着刘一男背单词,效果还可以,购买洛基英语课程主要也是出于对他的信任。”

刘一男曾在新东方任职,2012年离职后加入文都教育集团,现为文都考研的辅导老师,擅长词汇讲解,在业内小有名气,微博粉丝180万,并开设有自己的公众号—刘一男。

2017年12月6日,刘一男在其公众号里发布了一篇《紧急通知:无论你英语多差,只要想学,看了此文必有改变》的推文对洛基英语进行推广,阅读量为3.3万。长期关注刘一男公号的李好就成了“粉丝经济”的牺牲品之一,踏上了一条漫长的维权退费之路。

不过曾经风光无限好的刘一男,近日也因强迫与女学生发生关系的丑闻,形象崩塌。

最后,我们需要反思的是,这类社会价值与商业价值不能并存的企业,是否能称得上是一家好企业呢?为什么在消费者权益遭受损害的同时,机构却没有停止发展的步伐?如果任由此种情况发展蔓延,等待成人在线教育未来的又会是什么呢?

热门文章
1
7家新三板保险中介2018营收成绩分化,净利润整体滑坡
2
昂立教育的巨亏背后是内斗还是甩锅
3
亚马逊败走中国,给电商企业带来什么启示?
4
投资失败、转型受阻,二度戴帽的人人乐会不会被新零售大潮甩下
5
最高法谈"黑洞"照片版权:虚构版权牟利不保护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