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家长眼中的信息学奥赛:一条比普通奥赛简单很多的升学捷径
摘要

CCF必然会选择向教育部申报,因为NOIP不是离开CCF就玩不转的。

2月底,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2019年度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的补充公示》。教育部在此前公布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基础上,补充了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作为竞赛活动之一。

信息学奥赛曾在1月28日教育部首次公示2019年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中“消失”。如今,信息学奥赛重新加入全国性竞赛行列当中,避免了“违规办赛”的尴尬。

信息学奥赛重新“进场”,折射出社会与市场怎样的诉求?

学科类竞赛仅面向高中生 小学与初中“全军覆没”

1月28日首次公示的2019年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中,拟定了31项全国性竞赛活动。包括科技创新类12项、学科类14项、艺术体育类5项。

此份名单中,全国性竞赛活动由“五大学科”变为“四大学科”,全国中学生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NOIP)并不在名单中。由名单可得,2019年涉及小学和初中的全国性竞赛数量减少。31项比赛中,面向幼儿园的有1项,面向小学的有11项,面向初中的有16项,面向高中的有30项。

加上补录信息学奥赛的《补充公示》,15项学科类竞赛仅面向高中生,小学与初中“全军覆没”。赛事的年龄段设置,严格遵循了2018年末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提出的四条原则中,“原则上不举办义务教育阶段的竞赛活动”这一条。

信息学奥赛未曾出现在第一轮名单公示中的原因,更为“市场化”。据媒体报道称,在第一轮名单公示后,信息学奥赛主办方,中国计算机学会的秘书长杜子德曾公开表示举办全国性竞赛投入很大,学会没有经费覆盖成本,因此“零收费”等于扼杀了竞赛。

但在补充公示中,信息学奥赛成为了唯一的补录竞赛。在通告中教育部官方明确指出,“主办单位自主申报并作出‘零收费’等方面承诺”,透露了两个信息:一是相较于第一轮名单公示后杜子德公开表示的“信息学奥赛根本就没有进行申报和提交相关材料”,中国计算机学会最终还是选择进行申报;二是信息学奥赛未来将“零收费”。

在中国计算机学会妥协的背后,有多少博弈我们不得而知。但这并不是信息学竞赛近期所遭遇的第一处挫折。

去年12月初,据北京市教委官网消息,将召开全市校外培训机构整治工作专题会。另外,海淀区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工作进入集中整治阶段。受整改影响,信息学考试ACM-ICPC(前身为迎春杯)发出紧急通知,活动转移到线上进行。业内人士指出,此处的信息学考试ACM-ICPC,实则是迎春杯换了个“马甲”。即使如此,仍未摆脱整改的影响。

事实上,教育部针对奥数比赛、乃至各类K12学段的竞赛已发布多个禁令。仅2018年至今,就有5个文件对各类竞赛产生重大影响,如下图所示。

但与此同时,2018年各大知名高等学府,仍旧对五大学科竞赛有明确要求。例如清华大学2018年的自主招生简章:

目前自主招生考试中,高校初审最看重的是竞赛、论文、相关专业的课题研究等。而竞赛的含金量又有不同,传统的理科五大竞赛目前仍是含金量最高者(数学、物理、信息学、化学、生物)。

考生群体把NOIP  当做自主招生的捷径

此次信息学奥赛进入补录名单,对广大学习编程的孩子会有何影响?蓝鲸教育与两位既是孩子家长、又是资深教育工作者的受访人深入沟通;从家长的角度出发,了解其对信息学奥赛乃至学科类竞赛的看法。

一位家中孩子初中在读的受访者对蓝鲸教育表示,据其了解信息学考试ACM-ICPC与信息学关系不大,“它是迎春杯挂靠ACM、换了一个名头的产物。加了一些编程的题,实用性不高”。

在该受访者看来,除NOIP外竞赛名单中其他几个编程类竞赛分量也有限,“那几项比赛不具有全国性,且大多集中在创意编程,跟信息学奥赛不是一个层次”。

至于CCF承诺“零收费”,在这位家长看来,“政府给家长减负的本意是好的,但就怕会出现更难管控的变相收费行为,家长对此可能毫无办法”。而且她认为,如果市场行为被介入太多的话,对市场自身的积极主动性、乃至市场规律可能会有负面影响。

另外一位家中孩子小学在读,但又是编程教育创业者的受访人,对信息学奥赛乃至学科类竞赛有更为深刻的理解。“这一轮教育部把面向小学、初中的学科类竞赛一刀切,以及之前的海淀黄庄整顿,根源其实是北京教学资源划分的历史遗留问题”,他指出。

北京东、西城的教育资源是锁区划片,升学不靠奥数等竞赛决定。但海淀区曾有以人大附中为代表的“六小强”,这一类学校不受北京市划片限制、可自主招收学生,衡量标准就是奥数。“英语和语文很难证明孩子的智商,但奥数是直接挂钩的”,这就导致北京的家长们盲目追求奥数,但不考虑孩子是否适合。这股焦虑的风气,逐渐席卷全国。“奥数是一种脑力游戏而非学习内容”,但很多依靠竞赛生存的机构,一方面给家长得奖的承诺,一方面给家长制造不得奖的恐慌,借此攫取暴利。因此,整顿是一种必然。

“教育部保留面向高中的竞赛,是因为竞赛的优势在于可筛选出各类拔尖人才,但弊端在于筛选出的人才,能走到这一步是因为他们比有同样天资的普通家庭孩子,有更多的社会资源,这加剧了教育的不公平”,该受访者分析道。

因此教育部一面少量“掐尖”,保留针对高中的竞赛;一面又限制自主招生名额,就是为了把大部分名额留给不具备资源的孩子,让他们也有进入知名高校的机会。另外,众所周知高校自招易滋生腐败。教育部限制自主招生,“长远看促进了自主招生机制的健康成长”。

对于信息学奥赛的“曲折”上榜,该受访者指出,“如果CCF不做NOIP,还会有其他机构去做”。因为NOIP的学生、培训教师、命题人都来自各个学校而非CCF。换个主办方一样可以办,“所以CCF必然会选择申报,NOIP不是离开CCF就玩不转的”。从国家角度出发,信息学奥赛也必须举办,“这是国家教育大力推广的发展方向”。

CCF官方曾提出的收费问题,在该受访者看来不是关键点,“关键点是学生和家长群体把NOIP当做升学的捷径”。因为相比于其他四大学科竞赛,信息学师资较少、考生较少,很容易学出成绩,故更易获得自主招生降分的资格。“如果信息学奥赛难度跟数学奥赛难度一样,那市场需求必然受到限制”。

在该受访者看来,目前信息学奥赛的口子并未打开,市场规模非常小。“2018年NOIP全国范围内有24781名学员参赛,相比之下北京市学奥数的孩子就有十几万。因此编程教育市场虽然肯定比参赛学员培训市场大,但实际大小相比于奥数培训市场仍是相当有限”,他说道。

热门文章
1
透析养老第三支柱(下):养老目标基金列队待发,难吸睛规模受限
2
卓越集团连遭变故,“万科系”重臣离职或生连锁反应
3
资本寒冬时代,教育公司为何还要烧钱
4
蓝鲸人物|康佳集团联席副总裁常东:聚焦AI、8K、5G,多维度布局过寒冬
5
京东白条频现盗刷事件,平台审核机制被指存漏洞
日排行 月排行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