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成都商报记者手记:我是如何独家专访到英雄机长的
摘要

红星新闻可能专访了个假机长?

编者按:今天,成都商报发表“记者手记 | 我是如何独家专访到英雄机长的”一文,就自媒体“航旅圈”《红星新闻可能专访了个假机长》一事做出解释。

成都商报指出,在得知川航因故障返航备降双流机场后,报社立即启动了重大新闻会商机制。在拿到刘机长电话后,又从多条信息源证实后才进行采访。期间,对电话采访进行了录音。

5点20分,红星新闻和成都商报新媒体迅速推出了这篇专访。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央级媒体的新媒体都转发了本报报道。

以下为全文:

14日早上8点45分,本报记者张煜在机场准备乘机出差时,听到一个消息:川航一架飞机因为故障返航备降双流机场。她立即将这个消息发到内部工作群。经济部主任袁野看到后,立即安排了记者费成鸿采访。费成鸿通过多个信息源证实,是川航重庆-拉萨航线3U8633次航班在途中遭遇风挡玻璃爆裂,紧急返航,并成功备降双流机场。9点14分,本报率先报道了这一消息。

首发消息后,报社立即启动了重大新闻会商机制。各方面信息不断传来:在万米高空出现这样的事故,能够安全着陆,应该是航空界史诗性的备降。从报社领导到记者都快速行动起来,兵分几路,准备全方面深入报道这次备降。会上当时就决定:我们应该尽快采访到驾机成功备降的刘传健机长,他无疑是这次新闻事件中最为核心和关键的人物。

机长刘传健

我的同事们在机场、医院等现场进行广泛采访。整个上午,我和另外几个同事也都在寻找刘传健机长的联系方式。山重水复之际,下午1点39分,报社总编辑转来一个电话号码:是前商报记者欧荣承从他的一个朋友处获得的刘机长的手机。我们从几条信息源证实了这个号码就是刘机长的电话。

2点06分,我第一次拨通了刘机长的电话,表明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身份,希望他谈一谈整个事件经过。他表示他正在忙,我追问 “什么时候比较方便?”他说“一个小时过后”。

趁这段时间,我采访了几个飞行界的业内人士,并查了与这次事故几乎一模一样的《空中浩劫》关于英航5390航班事故的纪录片。

3点13分,我再次打通了刘机长的手机,向他表达了采访的意图,刘机长同意了。于是,我通过电话录音对他进行了专访。

电话里,刘机长介绍了事发经过。说事故大约发生在7点过,位置大约是刚出崇州,大约离成都100至150公里。事发前并无任何征兆,只听得“轰”的一声,然后什么也看不见……我问他“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他笑着说“是返航啊”。

采访进行了近20分钟后,刘机长表示自己还有其他的事,于是我结束了这次采访。

为了赶时间,我采访时让另一名同事在一边记录,以致采访录音里出现了“啪啪啪”键盘敲击声,一度让网友觉得我是在玩签字笔。

5点20分,红星新闻和成都商报新媒体迅速推出了这篇专访。

由于在这篇报道中,刘机长提供了这次备降的更多细节,报道迅速引起了关注。红星新闻微博阅读量在6小时内达到了千万量级。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央级媒体的新媒体都转发了本报报道。央视在播这条新闻时,还使用了我的采访录音(由于普通话不太标准,还遭到了个别网友善意的嘲笑)。

很多网友在这篇报道后留言,盛赞和致敬机长刘传健,说他“不愧是开过军机的,技术绝对过硬”,为他冷静、专业的表现点赞。甚至有网友留言建议拍成电影“中国版《萨利机长》,为英雄立传。

后来我们才发现,我们是当天唯一专访到刘传健机长的媒体,为自己感到幸运的同时,也为能见证这次壮举尽到媒体责任感到欣慰。

热门文章
1
调查丨短视频电商背后的故事:富平柿饼们如何走出大山
2
蓝鲸观察|“变味”的咖啡:瑞幸咖啡临拐点,星巴克遇狙击迭变
3
新华保险转型半途换掌舵人,万峰离任黎宗剑代任董事长
4
链家、贝壳、德佑三大业务合并变局之下,左晖的野心与焦虑共生
5
智慧树的幼儿园金融贷款业务能走多远,规模化与成本定成败
日排行 月排行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