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音乐的盈利秘密:直播的“骨”,音乐的“皮”

互联网寒冬之下,BAT的调整与变革正蓄势待发,腾讯音乐在此时异军突起,让长期低迷的资本市场泛起些许暖意。

互联网寒冬之下,BAT的调整与变革正蓄势待发,腾讯音乐在此时异军突起,让长期低迷的资本市场泛起些许暖意。

2018,是腾讯的水逆之年,游戏社交双双遇冷,万亿市值一扫而空;2018,同样是腾讯的开拓之年,15家公司相继上市,战略格局经纬分明。

唯一盈利,股市明星

2018年12月12日晚,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于纽交所挂牌上市,IPO定价为每股13美元,市值213亿美元(约合1465亿RMB),与全球最大的音乐流媒体Spotify旗鼓相当。上市首日,TME收涨7.69%,报14美元,市值一度达到228.94亿美元(约合1575亿RMB)。

初来乍到便备受追捧,TME成了互联网领域当之无愧的明星,而它真正的热度却并非来自宣传炒作,早在上市之前,TME就凭借着出色业绩为自己正名。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在上市前夕已经实现了盈利,并且是公开资料可查的唯一一家实现盈利的流媒体集团。

放眼全球,音乐流媒体中Spotify的知名度无疑更高,起初它也曾被机构普遍看好,可惜这家公司亏损严重。财报显示,Spotify在2018年前6个月已经录得6.81亿美元亏损。同行巨头衬托之下,TME能取得如此关注也在情理之中了。

版权之争,一家独大

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对于更多的中国网民而言,在线音乐软件的实力差距其实并不明显,QQ音乐曲库丰富,网易云音乐精于设计、虾米音乐在推荐方面最为深得人心,大家各有所长,为何腾讯一家能够脱颖而出,提早实现盈利?

2018年12月3日,腾讯音乐更新招股书,对于音乐市场的种种疑惑,从中可以窥见端倪。

截至去年年底,腾讯音乐的总月活数量已经超过8亿,用户单日平均使用时长超过了70分钟。2018年第三季度,腾讯音乐实现了135亿元人民币的营收,增速高达84%。

当然,这8亿月活是在没有去重的前提下计算的,除了大家耳熟能详的QQ音乐,腾讯音乐旗下还包括了酷我、酷狗、全民K歌三大爆款音乐APP。早在2016年以前,酷我和酷狗还隶属于海洋音乐集团,直到2016年6月,海洋音乐传出独立赴美上市的消息,随后便突然与QQ音乐合并,整合成如今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

收购细节太过复杂,这里便不再赘述,只是三者皆是曾经霸榜的音乐软件,这次联手,让腾讯音乐真正做到了一家独大。

合并以后,腾讯音乐占据超过70%的市场份额,网易云音乐所占市场份额约为15%;阿里集团旗下的虾米音乐所占比重已经微乎其微。

除了用户优势,腾讯音乐在版权方面更是下了血本,索尼、华纳、环球,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代理权尽数掌控在手,虽说此前国家版权局牵头,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阿里音乐达成了转授权协议,双方授权的作品达到了各自独家音乐数量的99%以上。

但这1%的差距,也足以让腾讯音乐笑到最后。以周杰伦的歌曲为例,目前因版权问题只能在腾讯音乐平台播放,其他平台的铁杆粉丝为了下载独家曲目,只能选择腾讯旗下APP,而这一部分人,被戏称为“音乐难民”。

“音乐”之名,“娱乐”之实

腾讯音乐在体量上了优势已经难以撼动,Spotify或许能在用户层面一较长短,可比起盈利模式,还要略逊一筹。

在业务组成上,Spotify90%的收入依靠付费订阅。数据显示,Spotify两亿用户的付费率高达45.5%,单季度订阅收入将近15亿美元,全球同类音乐平台中,没有第二家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可即便如此,Spotify依然不能真正摆脱亏损。

Spotify的苦衷来自于高额的版权费用,2008年-2018年,Spotify在版权上十年的花费超过100亿美元,目前版权支出每个月仍达到2.88亿美元,占营收超过8成,再高的付费率也难以抵消这些成本。

同样,腾讯音乐面临着高昂的版权费以及用户增长瓶颈问题。目前腾讯音乐的在线月活已经达到6.6亿,而中国网民总数也不过8亿,再难迎来大规模的用户增长。况且用户对音乐的付费意愿也需要长期培养,只要没能实现垄断,大幅提高订阅费用几乎是不可能的。种种情况说明,在线音乐短时间内无法成为腾讯营收的主引擎。因此,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盈利来源与其说是“音乐”,不如说是“娱乐”。

2019年3月19日美股收盘后,腾讯音乐公布了2018年Q4及全年财报,这是其上市后的首份财报。根据财报,腾讯音乐的营收主要是由在线音乐服务和社交娱乐服务组成。其中,前者包括用户订阅、授权第三方平台费用及出售数字专辑收入。第四季度,腾讯音乐该业务营收15.2亿元,同步增长45%,营收大头是占比超过70%的社交娱乐服务:Q4营收38.8亿元,同比增长52.8%。

早先在腾讯音乐的招股书,也明确指出其社交娱乐收入的主要来源于酷狗和酷我软件中的秀场直播,全民K歌中的在线卡拉OK等。

近些年,国内直播行业经过一轮洗牌之后,仅剩几家头部平台相互较量,虎牙上市之后被批营收模式单一;熊猫熬过寒冬之后最终难逃倒闭;因直播发家的陌陌在Q3财报中增速直线下滑,次日股价大跌15%,动态市盈率不足15倍。

种种迹象表明,直播行业进入下半场,腾讯音乐裹挟音乐之名而行直播之事,能走多远犹未可知。

值得一提的是,Spotify此前因持有腾讯音乐股票而获得了首笔盈利,这种结果也不知是喜是忧。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