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胞胎”争夺战,杜康、稻香村、王老吉“没有赢家”的战争

近日,一纸判决,又将洛阳杜康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阳杜康”)与陕西白水杜康酒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白水杜康”)的多年宿怨拉向前台。

与此前的商标争夺不同的是,本次是白水杜康董事长张红军犯损害商业信誉罪,被宣判。有业内人士指出,究其根本,张红军还是为白水杜康才出此下策,但是这种做法反而会激发矛盾。

其实在行业内类似的“双胞胎”之争并不少见,比如加多宝与王老吉的商标、包装之争,苏稻与北稻的正统之争,这些企业都认为自己才是“正统”,纷纷寻求法律保护。但是这些问题也都是由此前的历史遗留问题积攒引发。业内人士指出,本是同根生,也都为品牌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各方应该放下恩怨,避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

“杜康”之战

蓝鲸产经记者在呼和浩特市回民区人民法院官网了解到,被告人张红军损害商业信誉罪一案,在呼和浩特市回民区人民法院第一法庭公开宣判,判决张红军犯损害商业信誉罪,免予刑事处罚。

资料显示,被告人张红军为“白水杜康”董事长、陕西杜康酒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于2018年10月29日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取保候审。检方查明,被告人张红军在白水杜康与洛阳杜康进行的民事诉讼中,不满最高法、河南高院、洛阳中院、西安雁塔区法院的依法处理程序和裁判结果,先后将影响上述办案法院司法公信力和洛阳杜康公司商业信誉的多篇事实虚伪文章,指使他人发布在互联网上。

事实上,由于历史遗留问题,洛阳杜康与白水杜康已积怨多年。

2018年2月,洛阳杜康诉白水杜康侵害商标权纠纷案,天津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定白水杜康胜诉。法院裁决洛阳杜康公司主张不成立,驳回原告洛阳杜康的全部诉讼请求。该法院认为,白水杜康对于“杜康”商标的商誉作出了贡献,且将“白水杜康”文字作为商品名称使用的行为,符合消费者的呼叫习惯和行业惯例,原告洛阳杜康没有证据证明被诉侵权产品属于刻意摹仿等攀附原告商标或商品知名度。

但是,在4月16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就双方商标侵权一案做出终审判决却得出不同结果,判定白水杜康侵害了洛阳杜康的商标专用权,应停止侵权并赔偿洛阳杜康1500万元。

蓝鲸产经记者致电洛阳杜康询问赔偿进度,对方表示还在执行中,“目前大概已经有了一半左右”,而白水杜康方面则未对此进行回复。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资料发现,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有三家企业争夺“杜康”商标,分别为河南省伊川县杜康酒厂、汝阳杜康公司以及陕西省白水县杜康酒厂。彼时,在主管部门协调下,核准河南省伊川县杜康酒厂注册第152368号“杜康”商标,并且许可另外两家杜康酒厂共同使用该商标。随后,由于商标续展原因,白水杜康酒厂申请到915685号“白水杜康”商标,伊川杜康酒厂办理了152368号注册商标的续展。

即便处理了商标问题,三家企业为了自己的市场还是大打出手,从价格到产品,尤其是伊川县杜康酒厂和汝阳杜康公司同处河南地界,竞争更为激烈。2009年,由当地政府撮合,河南的两家酒厂合并为洛阳杜康,至此,洛阳杜康与白水杜康的战争拉开帷幕,且战火不断。据悉,同年,白水杜康与洛阳杜康曾约定,三年之内不进入对方市场,而约定期限到期之后,双方开始互相渗透。

有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洛阳杜康经营产品以中高端为主,白水杜康则以中低端为主,洛阳杜康更重视自身品牌质量,双方对于自身战略想法不同,意见自然不会统一,但是经常地大打出手也并不会提升品牌和市场,还会出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情况,倒不如遵守以前的约定,互不进入对方市场,各自吃好自己碗里的饭。

花样“双胞胎”

其实,诸如“杜康”这种由于历史问题,导致的“双胞胎之战”不胜枚举。

此前,广药集团授予加多宝母公司鸿道集团的“王老吉”商标租赁权和“红罐王老吉”的生产经营权,但是在2010年到期后,两家企业便经常因商标、包装等问题诉诸法庭。

2012年5月,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裁定:鸿道集团从2010年5月3日起,无权再使用“王老吉”商标。7月,北京一中院终审裁定加多宝禁用“王老吉”商标。

加多宝集团总裁李春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2012年的产品更名由于事先准备充分,当年加多宝的销售比预定的120亿还多卖了36亿。

但是随后双方便开始以价格战抢占市场。2012年6月,广药的王老吉凉茶上市,采取买十送一、买十送三的促销方式。在2013年,有消息称,重庆某些餐饮渠道甚至到买100箱送120箱的程度。而2012年加多宝的批发价格是72元/箱,一年之后,为对抗王老吉疯狂的买赠,将价格下降至40多元。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双方包装均为红色,且十分相似,导致消费者只认红罐,加多宝在变更为金罐后,销量便开始逐步降低,市场也逐渐被王老吉抢夺。

而双方的“红罐之争”一直进行着旷日持久的诉讼拉锯战。直到2018年9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就加多宝与广州医药集团红罐包装装潢案作出裁定,驳回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意味加多宝与王老吉会继续共享红罐包装,这场争夺战才算告一段落。紧接着,加多宝方面即对外表示,将重新生产红罐产品,但是时移势易,如何重新抢回市场,免不了又将掀起市场层面的争夺。

事实上,所有的商标、包装之争,归根结底,出发点都是自身利益,比如苏稻、北稻之争。

2018年苏稻和北稻出现与杜康商标同样的问题,同案不同判。此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一审判决,要求苏州稻香村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糕点、粽子、月饼等商品上使用包含“稻香村”的文字标识,并赔偿北京稻香村经济损失3000万元。

但是在2018年10月12日,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人民法院一审则判定,要求北京稻香村立即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糕点上使用“稻香村”文字标识,同时赔偿苏州稻香村115万元。

资料显示,在2005年之前,双方由于市场没有交叉,也便没有更多的火药味,甚至已持有“稻香村”商标的苏稻在北京稻香村食品集团公司注册“稻香村”商标时也未提出异议。

苏稻方面称,彼时,双方市场不重合,且商标意识差,甚至想“一块儿将’稻香村’做起来”。2003年和2008年,苏稻还两次授权北稻使用第352997号注册商标,共享“稻香村”的“糕点”类别。

直到苏稻南店北开,双方矛盾开始激发。并且目前在北京市场上,火车站、王府井等客流量大的地标性商圈,苏稻的“稻香村”店铺占绝大部分,导致部分想要购买北稻产品的消费者误以为买到假货。

并且,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苏稻于2009年即开始涉水线上渠道,而北稻在5年后才在京东、天猫上开通官方旗舰店。苏稻方面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公司在天猫、京东、1号店等自营平台连续四年行业内销售第一,在电商渠道的销售占比也是逐年提高,已近总销售量的30%。

有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分析称,商标之争、正统之争,就是谁动了谁的奶酪,此前可以相安无事,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相互只做自己的市场互不侵犯,当然商标意识薄弱也是无法忽略的一个因素,“像这样双方毫无尽头的互怼,也并不会解决双方的困扰,否则也不会持续到现在仍毫无结果。”

“杜康之争从解放前一直延续到现在,包括王老吉都是存在历史因素、企业机制、政策、市场等原因,从上述案例可以看出,企业相争对发展没有任何好处,”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从以和为贵的角度来看,“各个企业也应该认真的将历史问题进行梳理,进行一些沟通协调,这样对中国整个商标的发展和知识产权各方面来说,都有一个好的帮助与提升,也有利于企业日后的发展。”(蓝鲸产经 杨泽世yangzeshi@lanjing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