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我只是个过客

对于方洪波来讲,与美的已经携手越过了二十七年的大大小小山丘,从职业经理人到掌门人,但是他始终认为自己只是一个过客。

投稿来源:云掌财经

对于方洪波来讲,与美的已经携手越过了二十七年的大大小小山丘,从职业经理人到掌门人,但是他始终认为自己只是一个过客。

01

何享健与方洪波的师徒情

1992年7月,一个刚刚辞掉一份“铁饭碗”的安徽青年只身南下,来到广东北滘镇,成为美的的内刊编辑,每个月出一期美的内刊。他就是方洪波,那一年他25岁,自此开启了他的美的之旅。

1993年的春天,南方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了方洪波的那篇《美的舰长何享健》,这篇文章映入何享健的眼帘,方洪波这个名字引起了他的注意。

1994年何享健第一次带方洪波去深圳出差看市场,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方洪波大胆地将自己观察到的市场情况进行整理总结后想,向何享健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一年后,每次出差何享健都会带着方洪波。1995年的一次出差归途中,何享健突然对他说,“你回去接一下广告经理”。

之后,何享健开始花心思调教这个年轻人。他将方洪波放到广告科、市场部、销售公司去历练。方洪波说,何享健经常提醒他,看问题要用未来眼光。何享健也会经常暗示他要让别人把话说完,不要太快作出反应。

当二人之间出现意见分歧时,何享健告诉方洪波:有一些事你是对的,但是也有很多事你是错的,我是对的。当时我怎么说你也不服气,但是后来慢慢时间长了,你自己就会明白的。

一个个岗位的打磨和一次次谆谆的教诲,何享健一步步将方洪波培养成美的的掌门人。

在美的内部流传着一个说法,何享健认为他最大的成功就是发现了方洪波。也许正是因为这种信任,何享健在退休之后没有“垂帘听政”,他不再插手美的的大小事务,也不干涉方洪波的任何决定。

如今美的的发展证明了何享健没有看错人,方洪波没有辜负何享健的信任,他身上承载着对何享健的责任、对企业的责任。正如他所说:“何先生做出一个公司,连自己的儿子都没给,我要对得起人家的托付。”

02

浪漫的儒雅“隐者”

他身材瘦高,戴着方形黑框眼镜,着装精致,骨子里透露出一股文人的气息。

不同于以砸冰箱名声大噪的海尔张瑞敏,也不同于霸道女总裁高调的格力董明珠,在方洪波身上似乎看到的更多的是一个浪漫诗人的形象。他低调内敛,不愿被审视,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

很难再找到一个商业领袖如方洪波这般集坚毅果敢的集团老板风格与低调隐忍的浪漫诗人气质于一身,看似矛盾却是无比可贵的品质。

武能在风云变幻的商场上“手起刀落”毫不犹豫,文能谈论村上春树、鲍勃迪伦、卡夫卡、海明威、海子……

虽然已经是五十知天命的年纪,但身材仍然保持得非常好。工作之余的方洪波除了看书,还喜欢打打高尔夫,滑滑雪,也偶尔动手做做美食。

03

改变命运的风雨掌门路

自古英雄多布衣,1967年方洪波出生于安徽枞阳县的一个小山村,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改变命运的唯一方式就是拼命读书。1983年,年仅十六岁的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成为当时年龄最小的学生。

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湖北十堰二汽,每个月有着不错的薪资。对于很多人来讲,可能这是一条求之不得的康庄大道,但是对于他来说却是“食之无味”。

也许他向往的诗与远方是既能行走如画江山,执剑走天涯,竹杖芒鞋轻胜马,也偶尔能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但绝不是眼见这个吹不起半点涟漪的半亩方塘,在二十岁的年纪就能看到自己五十岁的样子。

1992年,他义无反顾南下追寻他的诗与远方,遇到了识别他这匹千里马的伯乐何享健。

1997年方洪波时任美的集团空调事业部国内营销公司总经理,亚洲金融危机极大地冲击了家电市场,公司业绩开始下滑。当时的销售代理体系大部分都是由顺德本地人组成的,这种固有的销售模式必须打破。方洪波向何享健提议顺德本地代理龙头不利于公司发展优质客户,要全部拿掉。

何享健是土生土长的顺德人,想要说服他同意并且成功地重构美的的销售体系,可见方洪波的难度有多大。最后在何享健的支持下,方洪波招了应届大学毕业生替换原来有由90%的当地人组成的销售团队,对销售队伍进行了大换血。

2008年,方洪波负责对小天鹅的收购,有时候事情总是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收购的最后关头,被收购方要求多支付80000万元来解决员工的问题。压力之下,方洪波打电话请示何享健,一如既往地信任,何享健仅回复五个字:“你自己决定”。最终,方洪波自己做主,成功完成了收购。

2012年美的完成了整体上市,这一年,何享健 70岁,方洪波45岁。8月,何享健“退位”,他将美的这艘舰没有留给自己的子女而是交到了方洪波的手中。

04

孤独将军

美的开始进入方洪波时代,他从美的的“大臣”变成“君王”,成了一个千亿级企业的领导者。

今年是方洪波执掌美的的第七个年头,高出不胜寒,走得越高越是孤独。掌管着美的这样一个千亿级的大企业,危机感从未消除,稍不注意就是“粉身碎骨”。一路走来,他坚守文人的定力,忍住媒体的非议、员工的不理解、高管的反对、当地政府的不理解……

2012年销售市场不景气,美的的净利润下滑,营收骤减300亿,同比下降近27%。可见要想让这艘舰在茫茫大海中稳步向前,对于方洪波来讲压力有多大,这一年他说的最多的词就是“壮士断腕”。

他顶住压力清理业务,几乎将非家电业务都砍掉了,转而专注做白电产业。除此之外,他还关掉了十多个工业园区和制造基地,大量变卖土地。更惹人非议的是,他毅然决然地推动大规模裁员,仅仅一年的时间里,美的管理人员就缩减了1万人,共计减员约7万人。

如果说2012年方洪波走得异常艰难,那2014年更是如履薄冰。股价跌到谷底,面对质疑的声音,他没有理会,而是坚定地认为美的必须转型才能适应时代的发展。

时间终将是最好的答案。2015年,美的集团(000333.SZ)成为中国家电第一股,营收重新回到2011年的水平,利润率是2011年的3倍。

2016年,美的首次“杀入”财富杂志世界500强,位居481位,方洪波也被选为财富杂志中文版年度商人。2017年位居450位,2018年,美的已经跃居323位。

05

“美的”的远方在“方”,未来终究是美的

方洪波认为新时代,传统企业既要转型又要创新,他说:若依然走老路,我们永远到达不了新的地方。

很早开始他便密切关注着互联网的变化,认定传统企业的发展必须拥抱互联网,他想撕掉美的“家电企业”和“传统企业”的标签,成为一家全球化、科技化的公司。

美的不断花大手笔布局海外市场,收购东芝白色家电,瞄准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的库卡公司,开启国际化科技公司的步伐。美的收购库卡一度惊动了德国政商两界。

美的2018年财报显示,海外营收贡献为42.52%。目前,美的在全世界范围内拥有约200家子公司、60多个海外分支机构、12个战略业务单位,业务涉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

快速发展的小米进入了方洪波的“法眼”,他在公司内部开会中经常提到小米,“我们一百个产品要开一百套模具,100个只有27个还不错,但是小米只有一套模具,它就做成了,它更懂消费者。”

随后,他便开始推动美的与小米、阿里、京东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与这些互联网界的巨头强强合作。

同时,方洪波也关注机器人和工业自动化的发展。5月28日,美的与韶能集团在美的总部大楼举行战略合作协议,未来双方将在工业机器人、智能制造及数字化转型、暖通空调、紧密零部件等多个领域开展深度合作。

2019年1月16日,方洪波在以“五十重生”为主题的2019美的集团经营管理会上发表讲话,他说:我们只有改变,才能重生。改变,就在今天。越过山丘,风景必定独好。

今天这个时代,每天都在巨变,美的在改变,方洪波也在改变。对于他来讲,与美的已经携手越过了二十七年的大大小小山丘,从职业经理人到掌门人,但是他始终认为自己只是一个过客。

在2012年交班的大会上,他只说了两句话:“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方洪波只是美的发展历史上的一个过客”。可是茫茫大千世界,谁又何尝不是个匆匆过客呢?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