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大股东或将易手民营资本,奇瑞汽车再度驶上混改之路

近期,奇瑞控股和奇瑞汽车在长江产权交易所双双发布增资扩股公告,继2018年11月到12月的增资扩股事项未成交之后,两家企业再度试图以引入投资方的方式,来解决资金和管理等问题。

投稿来源:投资有道

近期,奇瑞控股和奇瑞汽车在长江产权交易所双双发布增资扩股公告,继2018年11月到12月的增资扩股事项未成交之后,两家企业再度试图以引入投资方的方式,来解决资金和管理等问题。在前后两次增资扩股计划中,公司甚至计划将第一大股东的地位让给新进的投资方。这一次奇瑞汽车及其控股股东的混改之路会顺利吗?

2019年9月9日,曾为国内自有品牌整车制造龙头的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瑞汽车)及其控股股东奇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瑞控股)双双在长江产权交易所发布增资扩股公告。在2018年11月前一轮增资扩股的尝试“无人喝彩”之后,又在国企混改的路途上,发起第二次冲锋。

两家公司本次增资扩股事项的开始日期为2019年9月9日,截止日期为2019年11月7日,如果公告期满,仍然没有征集到意向投资方,那么将会进入延长公告期,自11月7日的正式公告期结束之后的次一个工作日开始,每5个工作日为一个延长周期,最长会有四个延长周期。奇瑞控股增资募集的资金将主要用于偿还对奇瑞汽车的负债,奇瑞汽车募集的资金将主要用于偿还对金融机构的借款,此外,这两笔募集资金还将分别用于两家企业的现有业务、新业务的发展及日常经营。

最值得关注的是,一旦本次增资扩股成功,奇瑞控股的第一大股东将发生变更,奇瑞系的混改也将就此迈出重要的一步。

打包增资入股,投资方将成为奇瑞控股第一大股东

据标的代码为805028的奇瑞控股增资扩股公告披露,本次增资扩股,奇瑞控股拟新增注册资本19.21亿元,拟增资底价为75.34亿元。

本次增资之前,奇瑞控股共有三名股东,其中芜湖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芜湖建投)持股占公司总股本之比为40.11%,是公司原先的第一大股东。据公开的工商信息,芜湖建投是直属芜湖市人民政府领导的国有独资企业。奇瑞控股原先的第二大股东为芜湖瑞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创投资),其持股占比为37.02%,奇瑞系的法人代表尹同跃持有瑞创投资87.53%的股权。此外,华泰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泰资管)是奇瑞控股原第三大股东,持股占比为22.87%。显然,增资之前的奇瑞控股是国资控股的国有企业。

如果本次增资扩股顺利完成,奇瑞控股增资后的股权结构将发生明显变化。新进投资方以19.21亿元出资额,持股占比达30.99%成为奇瑞控股第一大股东;芜湖建投、瑞创投资和华泰资管的持股占比将分别下降为27.68%、25.55%和15.78%,分列奇瑞控股的第二、第三和第四大股东。

再看标的代码为805029的奇瑞汽车增资扩股方案,据相关公告披露,本次增资奇瑞汽车拟新增注册资本10.13亿元,拟增资底价为68.16亿元。

本次增资之前,奇瑞控股、芜湖建投、瑞创投资分别名列奇瑞汽车的第一、第三、第四大股东,持股占比分别为39.86%、8.43%和8.27%。一旦本次奇瑞汽车的增资扩股成功,那么增资后的奇瑞控股、芜湖建投和瑞创投资将分别名列奇瑞汽车的第一、第四和第五大股东,持股占比分别为32.48%、6.87%和6.74%,而本次增资的新进投资方,将以10.13亿元出资额,占奇瑞汽车总股本之比为18.52%,一举成为奇瑞汽车的第二大股东。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奇瑞控股和奇瑞汽车的增资扩股事项在长江产权交易所拥有不同的标的代码,被分别列为两个事项,但是这两个增资事项,都统一遵循已经芜湖市人民政府批准的《奇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整体增资扩股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按方案的要求,本次增资奇瑞控股和奇瑞汽车将引入同一投资方,即由同一投资方分别出资认购奇瑞控股和奇瑞汽车19.21亿元和10.13亿元的出资额,分别投资75.34亿元和68.16亿元,合计投资总额为143.50亿元,堪称是一项资金门槛不低的打包投资。

目前,据媒体报道,已经有民营资本与奇瑞控股达成协议。据第一财经报道,腾兴长三角(海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腾兴长三角”)已经和奇瑞控股及奇瑞股份达成协议,并且支付了47亿元的定金。

门槛下降,混改之路仍不易走

如上所述,如果确实有同一投资方愿意至少出资143.50亿元参与奇瑞控股和奇瑞汽车的增资事项,那么该投资方除了将持有奇瑞控股30.99%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并由此间接持有奇瑞汽车12.35%的股份之外,还将直接持有奇瑞汽车18.52%的股份,两者合计共持有奇瑞汽车股份占比为30.87%,是对奇瑞控股穿透后的奇瑞汽车第一大股东。在长江产权交易所的两份公告中也都提及,“上述事项实施完成后,奇瑞控股、奇瑞汽车可能发生改制。”

虽然出资百亿的门槛并不低,但是由此一举成为曾经国内自有品牌车企龙头的第一大股东,在国内汽车行业长期看好的发展前景下,本应是一项颇有吸引力的投资。可是, 2018年11月,为何内容大致相同的增资扩股事项在挂牌两个月后,却无人问津呢?

先看增资完成后奇瑞控股和奇瑞汽车的股权结构。我们发现,虽然新进的投资方已经成为奇瑞控股的第一大股东,但是其30.99%的持股占比,与增资后持股占比为27.68%的第二大股东芜湖建投,以及持股占比为25.55%的第三大股东瑞创投资相比,并没有明显的表决权优势,客观上形成了新进投资方在奇瑞控股持股最多却不能实际控制的情况。

奇瑞汽车的情况也相似,在增资完成之后,新进投资方将成为除奇瑞控股之外,直接持股占比达18.52%的第二大股东。如果新进投资方能够主导奇瑞控股,那么在其控制下的奇瑞汽车表决权占比将达到51%,新进投资方将实际控制奇瑞汽车。可是如上分析,即使新进投资方已经成为奇瑞控股的第一大股东,但是在芜湖建投和瑞创投资携手表决的情况下,仍然难以实现对奇瑞控股的实际控制,那么新进投资方在奇瑞汽车的实际表决权,也就仅限于直接持股的18.52%,离实际控制的距离,依然遥远。

如果奇瑞汽车得业绩成长性良好,那么新进投资方虽然无法实际控制公司,但是作为财务投资者仍然是合理的选择。

可是,奇瑞控股和奇瑞汽车近年来的财务表现并不理想。据奇瑞控股和奇瑞汽车在长江产权交易所的两份增资扩股公告披露,从2016年度到2018年的最近三年内,奇瑞控股的净利润分别为2.21亿元、5.73亿元和12.16亿元,经营业绩持续显著上涨。可是在2019年上半年,奇瑞控股的净利润却亏损了1.56亿元。在同样三年一期内,奇瑞汽车的净利润分别为3.02亿元、2.64亿元、-5.28亿元和-13.74亿元,经营业绩持续显著下滑,且2018年之后亏损金额显著上涨。

好在奇瑞于2019年9月二次启动“混改”的增资扩股门槛有所下降,从2018年的合计增资总投资额为162.43亿元,下降到了2019年的合计增资总投资额为143.50亿元,将投资门槛调降了11.65%。如此降价“求婚”,能否让潜在投资者怦然心动?根据媒体的报道,民营资本已经有意入主奇瑞。未来,奇瑞的混改将走向何方,我们将持续关注。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2016全球最大IPO倒计时 邮储行募集资金规模超80亿美元
邮储行战略持股增至16.92% 国寿、蚂蚁、腾讯等身现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