酝酿跑路还是熬死同行?健身房生死抉择

和火锅奶茶不同,健身房不会在疫情后迎来“报复性买课”。

投稿来源:商业街探案

“健身房哪天开?”、“健身房会不会倒闭?”……2020年的春节,待在山西老家的健身教练严瑞(化名)每天都会收到北京会员在微信上的询问,他有两句标准回答:不知道、不可能。

不过,不但会员闹心,严瑞自己也特烦,健身房开不开他确实不知道,自己呆在家里开不了工,工资发不发,领导没讲,自己也不太好意思问。

至于健身房能不能撑过去,自己会不会失业倒不是严瑞最操心的事儿,反正健身教练流动性大,大不了再换个经营好的健身房,糟心的是老家没训练条件,在家宅着长肉也受不了,无奈的时候只好在朋友圈发个训练视频,写“一年天天训练,不差这几天了。”来给自己打气。

而在另外一边,健身房的高管们最关心的问题是:因为疫情的不可抗力,停业损失已经成了既定事实,人心千万不要散了。

两条腿走路:直播安抚会员,画饼安抚教练

“我们和餐饮业不一样,饭店一年整年都能做生意,而健身会所在开年第一个月的经营就能决定自己的生死,因为正常来讲,春节后的一个月是健身会所最旺的一个月。” 一位连锁健身品牌的中层R先生告诉商业街探案——在访谈过程里,他不厌其烦地把编辑口中的“健身房”纠正成“健身会所”,似乎是努力把自己的品牌和那些小健身房隔起来。

该高管解释:对健身房来说,一般从10月开始就准备进入淡季了,越往后天气越冷,人越不爱动,到年前人流最少,而年后一般人会在吃饱喝足上秤后迅速产生上健身房的冲动,所以一般开年后的第一个月,是老会员续费、新会员办年卡买课最好的时候,众所周知,健身房目前的盈利模式其实一种预付费制度,这一个“爆发月”的营收实际上就是为下半年的淡季做储备,周而复始。

但2020年的春节很不一样。R先生告诉商业街探案:因为该品牌旗下的健身房主要开在江浙沪,所以在疫情初期没人太当回事,直到20号左右随着钟南山院士对疫情的判断,大家才开始在社交网络大量关注疫情,而很快,就像外面看到的一样,健身房关门,对于何时能在营业,所有人都不知道。

在R先生看来,对一些规模最多也就2-4家店的小健身品牌来说,如果平时经营状态就不太好,可能因为这一个月甚至两三个月的空档期,就倒闭了,但名列前茅的大型健身会所应该不用太担心这个问题,甚至还可以在不幸中找万幸。

“我们这行业就是:熬死一个算一个,周围死掉一个健身房就等于还我们一片净土。因为竞争太激烈了,而且过去像工作室这种健身机构越来越多,经常有在健身房干得不错的教练自己出去开健身工作室,这次疫情应该是对他们的一个警醒。”R先生说:“所以我们内部就经常说,谁能熬住不死,肯定能迎来春天。”

至于停业期如何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儿,该健身品牌有两个做法:

第一是在抖音开设一些直播团课,回馈老会员。按照R先生的说法,直播课程的主要目的是安抚老会员,暂时没什么靠这个拉新引流以迎接黎明的计划,所以也就是教练在朋友圈转发,配上一些“打赢战疫,在家健身就是做贡献”的鸡血文字。

根据商业街探案的了解,在线开设直播课程是一些大健身品牌的通用做法。至于一些还没动作的小健身房,里面比较负责的教练也会给关系好的会员一些在线指导,像文章开头提到的严瑞,就给会员发一些肌肉解剖的知识,嘱咐在假期的时候好好学习,适当徒手锻炼。

第二是聚拢人心。R先生告诉商业街探案:健身会所的教练来自五湖四海,其中还有一些教练是武汉人,会所不能营业,教练也回不到公司,这个时候要考虑的就是人心不要散了——开工后全部的教练能按时回来上班就不错。

而健身房不开业教练挣不着钱怎么办呢?就只好“画饼”,经理要经常和教练们互动,大家频繁保持视频会议,热烈讨论开业后能有什么新打法把丢掉的业绩补回来,就是大家在沟通时的常态了。

疫情过后全民大健身?想多了

目前,很多行业都期待着疫情后的报复性消费,健身行业也是如此。一位健身教练对商业街探案自信满满地表示:战胜病毒还是要靠锻炼提升身体的免疫力,大家肯定会在疫情后积极健身,尤其是高龄的钟南山院士那一身腱子肉,也是所有健身房的广告。

但实际未必乐观。

就比如某微信群,平时每天都有人打卡发健身照,但在春节期间的打卡主题是美食制作和线上剧本杀“我是谜”。DT财经报道,假期间头七天下载量(IOS)上升最多的1000个APP中有超过40%是游戏类应用,其中排名前四的是玩吧、我是谜、狼人杀、口袋狼人杀四个社交类游戏APP,而Keep的搜索热度虽然在初二后飙升,貌似说明大家都想起来健身了,但最热门的课程是“马甲线养成”,说明临时性安慰性“减肥”的需求占据多数。

这么看,别说很多人没在疫情期间努力培养健身需求,学习健身知识,可能刚刚建立起来的健身习惯都被疫情打断了,反而为“我是谜”这样的App增加了不少流量和营收。健身和餐饮很不同,餐饮在节后是必然会出现报复性消费的,但健身习惯,特别是对新手来说,被强制中断一段时间可能就是致命伤。

因此,对能够坚持到最后的健身房来说,他们在节后得到的“增量”可能并不是为了抗疫而加入健身大军的新用户,而是很多小健身房撑不住后流失的客户,可以预见的是,健身房的业态会呈现两个趋势:

第一,健身房大洗牌,健身房数量可能会进一步减少,但这对健身行业不见得是坏事。一位业内人士给商业街探案分析:国内健身房潮实际上是过去几年内盲目跟风西方健身概念的后果,但对本土市场来说,大家更爱的是“运动”而不是“健身”,这要分清楚,R先生作为业内人士也佐证了这一观点,他说:“其实你看那些新起来的健身房,硬件不重要,教练水平不重要,什么最重要?有个游泳池客人就去了。”

这一次疫情正好是一个去伪存真挤掉泡沫的机会,因此,对想在疫情后“抄底”的资本来说,更应该考虑“运动”而不是健身。

第二,会有一些健身房开始转变思路,谋求“触电”,但是他们的速度可可能需要快一点,就在健身教练通过朋友圈回馈老会员健身课程的时候,lululemon和安德玛这些运动品牌已经开始联合Keep做直播课程,如果这种模式成为常态,那健身房往线上走的空间也就小多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