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租车费顺延,滴滴和小桔车服联手租赁公司拼了

延租抗疫,网约车上下游抱团取暖。

投稿来源:商业街探案

疫情下,“延租”是最热的课题之一:因一线经营者面临经营压力,有舆论呼吁他们应当被免除一定的“租金”,但同时衍生出的问题是,“东家”往往也被背负着贷款、运营成本的现金流压力,给一线的经营者免了租金,他们怎么办?

比如在网约车领域,汽车租赁公司和网约车司机就面临着相同的问题:

驭道天下(天津)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是一家全国性网约车租赁公司,目前已进驻全国20余座城市,管理车辆规模超过一万台。而疫情的发生,突然打乱了公司的正常经营节奏。

公众出行需求的减少导致司机师傅的收入降低,公司的租金收缴也大幅下跌。与此同时,公司的各项运营成本依旧在每时每刻的支出,据驭道天下透露,目前公司每个月人工、房租支出就不低于300万元。

而另一家租赁公司面临着同样的挑战,天津时一有限公司是行业一家颇具规模的汽车租赁公司,在全国24个城市运营车辆超过一万辆。

疫情发生后,天津时一公司全国每月超过百万元的办公、停车场租金、已投保车辆每月的保险费用摊销,以及人工成本都无法减少,此外,还要面临上游金融机构的贷款按月偿还的压力,本来相对健康的盈利模型面对着挑战。

疫情之下,司机和租赁公司都在承担着不小的压力,这个错综复杂的“结”该如何解?

携手战疫

小桔车服和租赁公司携手给出了一份答卷。

2月1日,滴滴出行&小桔车服发出了《与行业伙伴互信共担 和司机师傅共渡难关》的倡议,里面提到,因湖北很多的司机师傅面临收入断档的问题,尤其是以租车方式从事网约车服务的司机师傅,按照协议,每个月还要缴纳租金。

为此,小桔车服紧急和湖北省内的94家租赁公司伙伴、26家金融保险等机构沟通协商,倡议从小桔车服合作租赁公司租车的司机无须缴纳2020年2月份的租金,车辆租期顺延一个月,同时,为全国滴滴司机免费提供疫情专项肺炎险。

2月15日,滴滴出行&小桔车服又再次发布公告,这一次面向全国范围内的小桔车服合作租赁公司伙伴,倡议在全国范围内为在租车辆顺延一个月的租金。

举个例子,以12个月租期的经租为例,每月租金如果是3000元左右,需要总共缴纳36000元租金。2月可以暂不缴纳,同时司机的车辆租期需要延长1个月,变为13个月,总租金仍为36000元。

很显然,这是一个尽可能平衡司机和租赁公司的利益的方案,“以时间换空间”让司机和租赁公司可以携手共渡难关。

“延租的付出肯定是很大的”,时一公司副总裁叶郁萌向商业街探案表示,基于公司成本不会随着收入的变动短期内发生大的减少,在这样的情况下对司机进行延租将非常考验企业的现金流能力,更需要外部合作方的支持。

“从腊月二十九开始,滴滴相关人员就在跟我打电话沟通,探讨如何对武汉在租司机师傅的特殊帮助和支持。我和公司管理层也一直在沟通城市情况和预案,春节正是人们最需要花钱的时间点,我们还是希望在这个节点可以尽可能的减少司机师傅的压力。” 叶郁萌表示,当下正是自己这些租赁公司与他们风雨同舟、并肩前行的时候,而且不应该是停留在口头的、而是践行在实际行动上的。

虽然从契约精神来说,司机与租赁公司签订租车合同,租用生产工具进行运营获利,双方遵守合同条款。但是,在疫情面前,不论是小桔车服还是租赁公司,显然选择扛起了更多。

目前,时一公司旗下90%以上的司机师傅都选择了延租方案,总数近万名。而另一家驭道天下也在响应着滴滴和小桔车服的倡议,驭道天下总经理张弛表示,目前公司为所有司机进行了一定的租金顺延,总数量涉及超过一万台车辆、2000多万元人民币。

此外,在为司机顺延车租的同时,不论是滴滴还是像时一公司、驭道天下这样的租赁公司,还纷纷在抗疫第一线出人出力,组织保障车队为居民和医护人员提供出行服务,为司机提供防护装备等等。

抱团取暖

这两封租金顺延的倡议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就像小桔车服自己在公告中提到的,“影响着司机师傅的收入、租赁公司的经营、甚至整个产业链的生态,以及背后千万个家庭。”

疫情面前,整个行业休戚相关,仅仅依靠小桔车服这一第三方平台、依靠此时此刻也在承担着资金压力的租赁公司显然是不够的,而是需要整个行业上下游“抱团取暖”。

考虑到这一点,在对租赁公司发出倡议的同时,小桔车服也在紧急联系产业链的各方,包括上游的金融机构、保险机构等等,以帮助租赁公司和司机一起减轻经营压力。

在2月15日的新公告里,小桔车服披露了具体细节,包括:

首先,携手38家保险公司在停运期间,给租赁公司的车险顺延;

其次,倡议金融机构为司机及租赁公司提供金融扶持,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特别是主动为司机延租的租赁公司,提供合适的贷款延期、展期、流动贷款等政策倾斜。

目前,对网约车司机和租赁公司的扶持计划正在向全国延伸,也不断有好消息传来。

天津时一公司就向商业街探案表示,他们希望金融机构能够在疫情期间延期支付月供款,同时由于业态的复苏需要一定的周期,也提请能够在业务复苏期把月还款金额适当降低、把还款周期稍微拉长。

目前,天津时一公司与一家合作贷款规模最大的公司,已经基本达成支持方案。驭道天下公司也已同自己合作的超过75%的金融机构达成了不同程度的帮扶政策。

不过,很多租赁公司也表示,还有金融机构未能给出明确的反馈意见,他们仍在持续呼吁着,当此特殊时刻,金融机构的支持将极大地缓解他们的经营压力。

展望未来,如果说将来在疫情结束后,回顾这些举措给行业生态带来什么的时候,金融公司、保险机构、平台、租赁公司、网约车司机各个利益方能够携手共同抵御风险,才是最大的财富。

他们曾给“以租代购”提醒、暂停

疫情的突然到来,也揭示了“以租代购”潜藏的风险。

“以租代购”本来是很常见的汽车消费金融的业务形式,简单来说,就是消费者前期支付一笔首付款,租满一定期限(一般是三年),之后可以获得车辆所有权,近年来被部分租赁公司引入,作为经租模式的补充。

与经营租赁不同,“以租代购”这一模式涉及的关系往往更为复杂,可能涉及到司机、租赁公司、融资租赁公司、金融机构(银行)等等,虽然名字听起来是“租”,但仍是购车行为。

比如疫情期间,公众就会听到一些司机抱怨为何自己的租金不能顺延,仔细聊下来往往能发现,这些司机很可能是“以租代购”的形式,背后是跟银行等金融机构签订的购车合同,司机理解的所谓“租金”其实是需要向金融机构偿还的“贷款”。

这种情况下,司机的“贷款”怎么还,不论作为平台的小桔车服,还是租赁公司都很难干预。

但是,经租模式下经营风险主要由租赁公司来承担。而融租模式下的风险主要由司机承担,司机退车有较高的违约成本,而对于司机这样的个体,在面对疫情这样突发性风险的时候,抗风险能力相对也会较差。

其实,在去年,小桔车服就注意到了网约车司机这一特定群体面对“以租代购”时的风险。

一方面投入总价高,用这种方式买车的话,付出的总价要高于贷款买车的成本。此外,“以租代购”合同周期长,通常需要绑定三年,司机一旦发现网约车这个行业与自己的期望不符,再想退车的时候需要承担首付、违约金等种种经济损失。

开网约车其实也是个技术工种,一方面,司机的在线时长和接单习惯会让他们的收入差距很大;另一方面,网约车订单会随着城市区域、季节有所波动,比如下雪天叫车用户会剧增,天气好的话需求就会相对少一点。

在今年1月16日, 小桔车服就举行了一场开放日,探讨这一问题。活动现场一个老司机师傅对商业街探案说:“很多师傅入行的时候,并没有想到有淡季收入低的时候,上来正好遇到旺季挣到钱了,到了淡季马上心理落差就很大了。如果他们坚持做下来的话,整体上可以支撑的,但是他们等不到那一天。而因为以租代购的合同往往一签就是三年,前面讲过,起步门槛很低,但退出门槛很高,这个时候司机和租赁公司就容易扯皮、纠纷。”

基于种种风险考虑,在2019年8月,小桔车服已经全面暂停了“以租代购”形式的车辆进入平台。

平台的两难

正如疫情期外界更关注给一线经营者“免租”一样,公众总会在讨论问题时更倾向于弱势群体,但这些汽车租赁公司背负的压力同样巨大。汽车租赁是重投入,高风险,自己也要还贷款。2019年年末,山西某租赁公司老板自杀(未遂),实质就是大批客户要退车,导致经营的巨大压力。

小桔车服作为连接司机与租赁公司的平台,需要找到一个平衡双方的机制,而这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好在,此前小桔车服就曾经有过尝试。

尽管对平台方来说,要介入司机和租赁公司的关系和纠纷中,难度很大,比如:作为一个第三方平台,在租赁公司和司机师傅的合同清晰而且成立的情况下,小桔车服是没有执法权的,只能尽量协调和帮助。

但在8月暂停“以租代购”的同时,小桔车服还是筹备了三件事儿,以寻求一个更合理和成熟的模式、流程。

第一件事儿是设计了一个租退更灵活的新方案,如图:

(小桔车服开放日现场)

左边是传统的以租代购方案,大概是一万押金,租6期月租4000元,12期月租3900元,在这之前退车的话要缴纳20%车款的违约金,当然,大部分司机的诉求就是退车的时候不缴纳这个违约金。

于是小桔车服设计了个方案:月租涨到4300,但租满一个月后就可以无责退车,至于租金虽然涨了,但是有一个返利制度,比如开满十二期后会返回2700元钱,相当于月租3950元。这不是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但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新手司机前期的退出问题。

第二件事儿是合同线上化,公开透明。

此前这个市场合同的签订并不规范,大量合同都是线下完成的,甚至有一些就是微信和支付宝个人转账,所说小桔车服务在推动双方的合同线上化,以减少乱收费和阴阳合同的问题。

第三件事儿是建立交付中心。

就在暂停以租代购的同时,小桔车服在杭州试点了交付中心,在交车前,租赁公司会把车放到交付中心,除了检查相关的手续和车辆状况外,交付专员会帮司机核对条款、提示风险等等。目前,小桔车服正把交付中心模式向全国推广。

回头看,2019年下半年,小桔车服围绕“以租代购”的各种举措实际上已经为疫情可能爆发的问题排了许多“雷”,包括汽车租赁公司的整顿、合同的规范透明等等,让司机和租赁公司作为利益共同体,能够坐下来为共同利益寻找解决方案,这也是疫情黑天鹅到来后,能够迅速出台应对措施的基础。

此次疫情让整个行业面临了一次不小的考验。但是在疫情结束之后,对网约车行业生态的长远发展也能起到推动作用,将促使行业从拼速度、规模,到拼安全、品质、服务等标准发展。

就像驭道天下的总经理张弛说的,能否为司机带来更好的体验和更多的价值,将成为未来市场竞争的关键。

而这样一个“三赢”的生态,可能也是小桔车服、租赁公司、司机共同的愿望。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