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癌症早筛第一证”颁发:肠癌或可治愈,百亿早筛市场步入“快车道”

近十几年来,中国恶性肿瘤的发病率与死亡率均呈持续上升态势,每年恶性肿瘤所致的医疗花费超过2200亿,防控形势严峻。所以,《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指出:癌症防治要关口前移,重心下沉。关口前移不光应该前移到基层的医疗机构,还应该前移到家庭。希望通过癌症早筛把癌症消灭在院外,消灭在萌芽状态,使得中国1.2亿结直肠癌高危人群可以真正获益。

11月25日,诺辉健康宣布:国家药品监督局颁发“中国癌症早筛第一证”,批准杭州诺辉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诺辉健康”)旗下癌症早筛检测产品“常卫清”(国械注准20203400845)的三类医疗器械注册申请,并在预期用途中明确常卫清适用于40-74岁结直肠癌高风险人群的筛查。这是我国首次颁发癌症早筛产品许可证。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布的GLOBOCAN 2018报告,2018年,全球共有1810万癌症新发病例(除去非黑色素瘤皮肤癌1700万)和960万癌症病人死亡(除去非黑色素瘤皮肤癌950万)。

近十几年来,中国恶性肿瘤的发病率与死亡率均呈持续上升态势,每年恶性肿瘤所致的医疗花费超过2200亿,防控形势严峻。以2015年为例,中国有新发恶性肿瘤病例392.9万人,死亡233.8万人,我国的年度癌症发病数为全球最高。这就是说,平均每8秒中国就会新增一名癌症患者,每13.5秒有一名癌症患者死亡。其中,肺癌、肝癌、胃癌及结直肠癌、乳腺癌等依然是我国主要的恶性肿瘤。

诺辉健康相关负责人表示:“‘中国癌症早筛第一证’的颁发将推动肠癌防治的关口前移,为肠癌高危人群提供检测灵敏度远高于传统筛查手段的筛查解决方案,进而使肠癌的预防和治愈成为可能,降低肠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肠癌检测“金标准”被颠覆

2018年9月,中国首个癌症早筛前瞻性大规模多中心注册临床试验“Clear-C”(Colorectal Cancer Early Screening in China)正式启动,该试验由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牵头,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等8家大型三甲医院共同开展。历时16个月,旨在研究结直肠癌早筛的创新技术对降低中国结肠癌发病率和死亡率的临床价值。据介绍,此次试验累计入组近6000例,实际纳入统计分析数据4758例。目前,已向国家药监局正式完成全部临床数据的提交。

“Clear-C”试验将常卫清与传统的结直肠癌临床筛查手段FIT(便隐血检测即“金标准”)进行了“头对头”比对研究。头对头比较是指常卫清和FIT的临床筛查效果比较是在同一个试验设计内、同时进行的平行对照试验,而不是历史对照或不同研究者试验的结论,更具备说服力。

结果表明,常卫清对结直肠癌的检测灵敏度为95.5%,FIT的检测灵敏度为69.8%。常卫清对结直肠癌的检测灵敏度显著高于FIT,可以更早更准确的提示临床医生被检者的结直肠癌风险,并提高患者对进一步肠镜确认检查的依从性。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副院长、国家十三五重大专项结直肠癌专病队列研究首席科学家丁克峰教授表示:“此次试验全面达到临床研究目标,对结直肠癌早期筛查有重要的临床意义。此次试验有三个特点。一是我国此前从未有过有关肠癌早筛的前瞻性注册临床试验;二是入组样本量大;三是试验结果优异。”

据了解,所有入组人群均要求在常卫清检测同时完成肠镜检查,对比肠镜检查和病理的“金标准”验证常卫清的筛查结果。

同时,丁克峰还表示:“该大规模前瞻性试验设计贴近筛查的实际应用场景,有利于早期筛查,达到预防肠癌发生的目的;有利于早期诊断;有利于提升肠癌早期治疗效果。截止目前,我国的肠癌筛查方式主要依靠问卷、便潜血和肠镜等手段,但由于肠镜存在痛感明显,部分患者感觉羞耻等问题,高危人群只有40%愿意做肠镜,顺应性差。而常卫清作为精筛手段对肠癌的检测灵敏度高达95.5%,与问卷及便潜血的初筛相结合,可以有效地浓缩高危人群,显著提升肠镜检出率。”

与此同时,“Clear-C”试验数据结果还表明,常卫清对进展期腺瘤的检测灵敏度为63.5%。相比检测灵敏度为30.9%的FIT,常卫清对进展期腺瘤的检测灵敏度高于便隐血两倍以上。这一数据也优于美国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目前唯一批准的结直肠癌早期筛查产品——Cologuard,其对进展期腺瘤的检测灵敏度为42.4%。

据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肠癌多学科协作组首席专家、复旦大学大肠癌诊治中心主任蔡三军教授透露:“对进展期腺瘤及早发现并干预,能够在临床上达到最理想的肠癌防治效果,也是通过筛查降低肠癌发病率的关键。‘Clear-C’展示了常卫清有效发现进展期腺瘤的能力,在临床上是检测性能的巨大突破。从试验结果看,常卫清是全球目前最准确的肠癌筛查分子检测手段。”

另外,“Clear-C”试验中,常卫清对结直肠癌的阴性预测值(Negative Predictive Value)达到了99.6%。阴性预测值(NPV)指:待评价诊断方法判断为健康的被测者中,真正未患病的比例,是国际广泛认可用以衡量早筛产品的权威指标之一。99.6%的NPV值表明常卫清漏检可能性小。

江苏省人民医院肿瘤科副主任顾艳宏教授称:“临床上看筛查和体检有相似的目的,最核心的功能帮助被检者排除健康风险,最大程度的保证阴性检测结果的可靠性,敦促阳性检测结果的被检者到医院就医。‘Clear-C’采用了前瞻性的实验设计,其数据结果的可靠性远高于回顾性研究,能够为被检者提供更高的可信度。”

早筛行业走向规范化

数据显示:仅中国市场,目标筛查人口就有约6亿人。潜在患者虽众,但肠镜检查依从率<1%。于是,诺辉健康预测:结直肠癌早筛的潜在市场规模能够达到近300亿美元。

其实,除了诺辉健康,诸如燃石医学(BNR),泛生子(GTH)等公司都看到了早筛的市场前景,纷纷入局。

诺辉健康联合创始人兼CEO朱叶青解释道:“可能‘第一证’出来之前没有明确的标准供大家参考,出来之后,大家基本知道早筛是怎么定义的。国家药监局认可在中国发展早筛,这个很重要,不光是对诺辉,对这个行业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事情。之前,很多公司的设计可能未必合乎规范,有了这个例子之后,大家知道了标准是什么,一定会有更多、更好的公司会加入进来。我相信行业会越来越规范,会发展得越来越快。”

面对可预见的激烈竞争,朱叶青透露:“我们会把拿到‘第一证’视做一个里程碑节点,接下来,需要更多的资金去做更大的事情。目前,我们有两个产品进入后期阶段:幽幽管可以居家通过粪便检测幽门螺旋杆菌,进而去检测胃癌。这个产品已经报到药监局,预期会在明年拿到诺辉第二张医疗器械证。另一个产品是筛查宫颈癌的产品宫证清,预期会在明年开始大规模的临床实验,但这个临床实验时间会比较长,3年甚至更长时间。”

除了产品研发,在商业化方面,朱叶青也有自己的应对方法:“我们通过常卫清这个产品能够建立很好的商业化路径。以后,我们其他的产品形态会跟常卫清的商业化路径产生协同性,建立很好的商业化平台。比如,我们的销售团队已经做了常卫清的产品,那么,其他的筛查类产品他也能够驾轻就熟。这能够大幅度降低我们单个产品的推广成本,能够更好的提高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所以,诺辉设计产品的时候基本上就遵循两点:一定专注中国人的高发癌症筛查;希望用户可以通过任何渠道买到我们的产品,取样和检测能够在家里完成,不需要去专业机构。”

(fuxiaoya@lanjing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