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或上演两“二锅头”争锋:红星或曲线上市,牛栏山还能顺“鑫”吗?

红星最大的痛点,在于在光瓶酒的竞争中一直没能有效找到自己的位置和放大自身的优势,以致未能解决其产品的全国化有效发展问题。而红星近年发力高端化,而对于光瓶酒品类来讲,推出高端化产品不难,关键在于形成真正的动销,短时间红星冲击高端的难度是比较大的。

随着白酒股在资本市场异军突起,一家老牌酒企终于坐不住了。

11月24日晚,北京大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豪科技,603025.SH)一纸公告,披露了“二锅头的宗师”红星二锅头或曲线上市,与牛栏山二锅头在A股相见欢。

业内分析认为,红星股份曲线上市圆梦,能否成为上市公司主业,要看未来规划。但红星与大豪科技两家属性差异太大,协同效应难成,无法助力红星,未来品牌重塑、营销变革、渠道推进只能靠自己。而上市后,红星二锅头在A股与牛栏山二锅头(母公司为顺鑫农业,000860.SZ)会师,与后者对抗可期。

两家二锅头A股聚首

大豪科技在公告中称,正在筹划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控股股东北京一轻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一轻控股)持有的北京一轻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资产管理公司”)100%股权,并向北京京泰投资管理中心(以下简称,京泰投资)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其持有的北京红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星股份”)45%股份。

据了解,一轻控股直接及间接持有红星股份 55%的股份,京泰投资持有红星股份 45%股份。本次交易完成后,大豪科技将直接和间接持有红星股份 100%的股份。

对此,红星股份公司总经理肖卫吾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这是公司股东层面的动作,一切以公告为准。

根据官网资料,红星股份始建于1949年5月,前身为华北酒业专卖公司实验厂。红星股份主营业务为白酒的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红星”品牌系列白酒,即消费者熟知的红星二锅头。

智邦达营销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健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今年资本市场对白酒股的关注度较高,上市对于红星是一次战略上的重新核理。一旦顺利上市将实现资产证券化,有效提振经销商、投资人以及消费者的信心,拉伸品牌影响力,对企业起到良性的带动作用。

白酒营销专家晋育锋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红星股份曲线上市圆梦,能否成为上市公司主业,要看未来规划。但红星与大豪科技两家属性差异太大,协同效应难成,无法助力红星,未来品牌重塑、营销变革、渠道推进只能靠自己。而上市后,红星二锅头在A股与牛栏山二锅头(母公司为顺鑫农业,000860.SZ)会师,与后者对抗可期。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公告发布次日即11月25日,顺鑫农业股价报收58.87元,跌幅2.45%。

“红”“牛“争锋,差距逐步拉大

事实上,这两家酒企早有渊源。

据红星官网显示,1965年红星前身受政府委托,归口管理顺义牛栏山酒厂等19家郊县酒厂、在“七管两不变”的管理模式下,输出酿酒技术和人才,扶持帮助他们发展二锅头生产。1981年,为了带动二锅头酒行业的整体发展,为了北京其他白酒企业的生存与发展,红星于1981年主动放弃了“二锅头”的全名称商标注册,只用“红星”的注册商标,与红星下属的其他二锅头酒分厂共享“二锅头”。

从这段记录来看,红星股份堪称“二锅头的宗师”。然而起了大早赶了晚集,1998年,顺义区国资委所属的顺鑫农业成功上市。

在业内人士看来,上市后红星逐渐被“徒弟”牛栏山反超,两者之间的差距已逐渐拉大。

从天风证券此前的研报来看,牛栏山和红星的二锅头市场占有率差距在逐渐扩大。

此外,根据国盛证券研报显示,2018年,牛栏山、老村长、龙江家园、红星在光瓶酒市场占有率分别为10%、6%、2%、2%,牛栏山的市场占有率高出红星8个百分点。

随着玻汾、江小白等酒企不断加入光瓶酒的竞争序列中,红星显得更为被动。

事实上,在2011年,红星也曾有意登陆资本市场。其时,北京一轻控股联合京泰实业共同投资组建了北京首都酒业有限公司。该公司由北京一轻控股旗下的红星股份有限公司和龙徽酿酒有限公司为主要组成部分,其中红星股份被认为是其核心企业。

时任首都酒业董事长苏志民介绍,对于首都酒业的运营方式,北京市国资委方面确定的方案是,先挂牌、再增资,再上市。他表示:“未来5年,首都酒业公司将以品牌、市场为核心,集中利用优势资源,继续走大众为本的路线,力争‘十二五’中期实现上市目标。如果能尽快找到合适的壳资源,首都酒业集团将于明年借壳上市;如果不能借壳上市,则将在3年内登陆A股市场。”

然而直至今日,红星仍未能实现上市夙愿。

高端化瓶颈难破

近年来,红星也发力调整自身情况。

2014年红星进行过一次换帅,由阮忠奎接替于吉广出任红星股份董事长,肖卫吾接替冯加梁担任红星总经理。

肖卫吾此前曾任北京一轻控股旗下的北京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总经理。

2019年初,红星再度换帅,由北京一轻控股公司总经理助理周法田接任北红星股份董事长。

这一年,红星动作频频。

据公开资料显示,红星位于山西祁县的红星六曲香分公司新厂区建成投产,2019年下半年,红星北京怀柔老厂也完成了改造正式启用全自动生产线,项目投资3.5亿元。

在红星的布局中,怀柔新厂也将与天津第一分公司、山西六曲香第二分公司一同构成了红星的全国化战略布局。

在高端化方面,红星也在着手操作。去年底,红星推出款由国家级非遗北京二锅头酒传统酿造技艺传承人高景炎牵头酿造的“红星高照·宗师1949”新品。

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认为,红星没有做大的原因一方面在于体制,主要原因是在于其错过了白酒高速发展的黄金期,而他的对手却没有错失。在充满快速竞争的白酒行业,不进步就意味着落后。

“红星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应该是产品的高端化的问题,因为低端化产品必然会是低毛利的,它的销售额虽然大,但毛利却是有限的。”肖竹青称。

张健则进一步表示,红星最大的痛点,在于在光瓶酒的竞争中一直没能有效找到自己的位置和放大自身的优势,以致未能解决其产品的全国化有效发展问题。而红星近年发力高端化,而对于光瓶酒品类来讲,推出高端化产品不难,关键在于形成真正的动销,短时间红星冲击高端的难度是比较大的。

“两家二锅头一直在竞争,红星上市之后其销售数据运营管理会更加透明,而资本市场对这两家企业在市场的价值也会有更直接明确的反应。”张健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