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颓靡后路不明,猎豹移动险象环生!

还能救一下吗?

投稿来源:安树

在移动互联网赛道里的一众大佬中,傅盛无疑极具标签性的存在,自己做AI,说友商产品“没啥用、不智能”,一言不合微信群爆粗等等。但其掌舵的猎豹移动危险的处境,也正在慢慢地消磨傅盛原本的锐气。

从几年前喊出All in AI但收效甚微,到核心业务遇挫,猎豹移动正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近日,猎豹移动发布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营收与净利润亮相核心指标均失守,而其重点押注未来的AI赛道在整体营收的贡献也仅为5.8%。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三季度,猎豹移动持续压缩开支,包括营销及市场推广,甚至研发费用。这对于本身营收、利润持续下滑的猎豹移动来说绝非好消息,尤其在AI产业竞争日趋激烈的背景下,大幅缩减研发费用,也使得其未来更加模糊。

营收净利双高位下滑,大幅缩减成本自救

根据财报数据,2020年三季报,猎豹移动总收入为3.65亿元,同比下降60.3%,实现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2.592亿元,相比去年同期4.515亿元,同比下降45.38%。值得注意的是,这样高位下滑的态势已经持续近四个季度。

从营收结构来看,第三季度,猎豹移动在公用事业产品及相关服务的收入为1.461亿元,同比下降47.3%,该项业务65.4%的收入来自广告,占比过半,其他包括户订阅服务、防病毒软件销售和办公软件销售等。其次,猎豹移动在国内市场的移动应用产品业务收入5800万元,同比下降52%,在海外市场,公司移动应用产品业务收入为3900万元,同比下降72%。

在移动娱乐业务方面,收入为1.577亿元,同比下降70.4%。该项业务48.1%收入来自广告,而其余收入则来自游戏内购买。PC相关的业务收入9000万元,同比下降10%。

当然,值得注意的是,其重点押注的AI业务实现收入2130万元,同比大幅下降。不过,虽然AI口号喊出多年,但营收占比仅为5.8%。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第三季度,猎豹移动大幅压缩支出。财报数据显示,其本季度Non-GAAP成本和费用同比下降57.9%。其中,Non-GAAP成本同比下降69.0%,至1.13亿元;Non-GAAP研发费用同比下降46.9%,至1.13亿元,Non-GAAP营销及市场推广费同比下降58.0%,至1.67亿元。

那么这也意味着,其净利润表现是建立在大幅缩减成本开支的基础之上。根据财报数据,本季度,Non-GAAP毛利率仍达到69.0%,去年同期为60.3%。

但从另一层面来看,目前猎豹移动无论是核心业务,还是押注的未来的AI业务,一来面临着营收持续下滑的处境,二来面临着愈发高强度的竞争,在销售及研发层面的开支缩减,从长远角度来说,恐怕并非好事。

前路颓靡,后路不明

如果要在猎豹移动当下的困境中找出一个理由,那即是其一直以来都没有建立起自己的护城河,一路随着宏观层面的变化以及红利频繁转型,这也导致其缺少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来应对行业的变化,也意味着猎豹的转型,一直面临着从零做起的死穴。

如在PC互联网时代,其核心业务基于安全产品,并依托流量优势向网址导航、浏览器等业务线布局;在移动互联网崛起,PC式微的背景下,向移动业务大力转型,但移动互联网快速的迭代速度,也让这个老PC玩家在早期难以应对,错失移动安全产品以及较为火热的应用分发赛道,转而向细分工具应用布局。

面临国内市场的激烈竞争,猎豹也将在重心瞄准海外,在工具应用之外,向移动娱乐赛道挺进。从基本面来看,猎豹移动在移动互联网实地,尤其海外,经过多年的布局实现了生态化。

但好景不长,2018年,猎豹在海外多款应用深陷广告欺诈案,虽然官方多次否认,但在2019年,猎豹多款应用被谷歌下架,尤其主要合作方谷歌与Facebook与猎豹合作终止,这无疑对猎豹移动形成了长期影响,尤其核心的广告业务。

数据显示,2018年12月起,与Facebook的广告合作暂停,以及产品月活用户数的下降,导致80%收入来自于广告业务的工具类产品及相关服务业务板块营收同比下降61.9%。今年2月,谷歌因「存在App外广告等破坏性广告问题」从Google Play应用商店下架了近600款应用程序其中就包括了猎豹移动旗下45款App。同时,数据显示,猎豹2019年有21.9% 收入来自谷歌平台,其用户群50%以上在谷歌的平台上。

自然,排除海外业务深陷窘境之外,整个工具型应用市场也已经式微,尤其是在综合性移动应用生态化发展之后,工具型应用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也因此,AI成为猎豹移动重点押注的后路。傅盛也曾表示:“知道工具会退潮,从2015年就知道,所以那时候开始搞内容、搞AI。但我们没有想到变化会是断崖式的。”

2016年,猎豹移动投资成立AI公司猎户星空,2018年3月,一举推出5款机器人产品。在发布会中,傅盛用坐标的形式概括了友商的产品,将其全部归结为“没啥用、不智能”。

此言论一出引发业内质疑,包括RFC产业联盟理事长王景阳就斥责:你可以吹牛多优秀多牛逼都行,请不要踩在整个行业上说别人都是弱智和脑残……同时,他也表示,“傅盛所发布这批机器人,实际包括产品与技术,在2014年早已出现过,相比过去,这批“新品”并没有技术创新或革命”。发布会后不久,其旗下机器人产品深陷抄袭丑闻。

现在看来,押注AI的猎豹移动,也未从AI身上找到明显的转机。根据财报数据,2019年AI等业务收入达1.43亿元,但仅占总营收的3.9%。今年三季度,AI业务2130万元,相比去年同期AI3475万大幅下滑。

与此同时,猎豹移动也对其AI业务的未来持悲观态度,猎豹移动预计,公司2020年第四季度营收为2.3亿元至2.8亿元,预计AI机器人业务不会在可预见的未来产生显著的收入。

险象环生的猎豹移动

结合财务表现与现状,当下的猎豹移动可谓险象环生。

一方面,原有的业务基础愈发颓靡,且还面临着长期持续的下滑可能;在第二季度业绩公布后的电话会议中傅盛也表示,“在如今的环境下,我们对恢复与Facebook和谷歌的合作没有信心。”

而在国内市场,猎豹近来也持续加码,但除了面临与海外市场同样的额情况之外,竞争激烈的环境猎豹需要翻身,可能将会更加吃力。

另一方面,AI业务依然前景不明。除了经过多年布局,AI业务未能给猎豹找到全新的增长点之外,关于AI业务的未来或许更加迷茫。对于现阶段的AI产业来说,尚处于高额投入的阶段,包括商业化落地、场景应用都并不成熟,不赚钱将是整个行业的常态。

尤其近几个季度以来,猎豹移动持续缩减开支,其中研发第三季度,公司研发费用为1.176亿元,同比下降47.8%。抛开其他业务板块,仅在AI产业,猎豹移动本身与巨头之间的竞争优势并不明显,无论是应用场景,还是资金投入的能力,而其持续缩减研发费用,又如何继续参与下半场的竞争呢?

或许,对于当下的猎豹移动来说,保持较为健康的财务状况可能是更为紧迫的事吧。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工具软件价值分化,Adobe、万兴科技、猎豹移动们为何不同命?
猎豹移动转型,有点痛
现金储备半年消失近五分之一,啃老本的猎豹移动终点将至?
海外被下架,回国难突围,猎豹还有未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