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被下架,回国难突围,猎豹还有未来吗?

猎豹如何重新出发?

投稿来源:连线Insight

猎豹是自然界的短跑冠军,可惜耐力不足,每小时120公里的速度最多只能维持15秒。

以此为名的猎豹移动,也正在“失速”。

回想起上市前两年的猎豹,股价一度达到34.69美元/股。然而之后五年便开始了长期下滑,11月27日的开盘价已经跌到1.98美元/股,接近退市边缘。

近期股价的下跌,是因为猎豹移动披露的最新一季财报营收在继续减少,从2019年至今,猎豹移动的营收已经连续7个季度出现同比和环比下滑。

11月24日,猎豹移动发布2020年三季报,公司总收入为3.65亿元,同比下降60.3%。去年第三季度,猎豹移动完成了对海外直播业务LiveMe的剥离,获得一次性现金收益,因此剔除剥离LiveMe的影响后,今年第三季度公司总收入同比下降46.7%。

猎豹移动董事长兼CEO傅盛分析了营收下滑主要原因是受海外业务的影响。“我们在海外遇到了很多困难。Facebook和Google都与我们暂停了合作。这导致我们失去了两个重要的用户获取和商业变现渠道。”

之前,猎豹在海外依托于谷歌和Facebook,吸引了大量用户并从中获得广告收入。自2018年底Facebook暂停了与猎豹的广告合作,加上今年,谷歌单方面终止与猎豹移动的合作后,两家巨头的政策变化,致使猎豹移动的海外收入遭受重创。

猎豹Q3财报的收入构成主要包括工具业务、娱乐业务、AI业务方面三部分。

猎豹移动2020Q3财报截图

第三季度猎豹移动在工具类应用及相关服务的收入为1.461亿元,同比下降47.3%,该业务大约65.4%的收入来自广告,其余收入则来自用户订阅服务、防病毒软件销售和办公软件销售等。

移动娱乐业务的收入为1.577亿元,同比下降70.4%,该项业务大约48.1%收入来自广告。

其AI业务本季度实现收入2129.6万元,仅仅占到总收入的5.8%。

营收主力工具型产品不断萎靡,大举投入的AI业务还不足以补位,猎豹陷入困境。

在海外被下架后,2020年猎豹开始从海外市场回归国内市场,只不过身边巨头环伺,猎豹能闯出一条生路吗?

01

海外市场元气大伤

猎豹移动两大主营业务业绩大幅下滑,皆因为海外巨头的广告政策发生变化。猎豹与合作伙伴的蜜月期结束了。

2012年下半年开始,猎豹启动了出海战略。当时猎豹分析了Google Play上前100名的APP,发现工具类App里面没有一个大厂商。

猎豹创始人傅盛发现,美国排名前三的一个Advanced Taskkiller的工具,开发者是哈尔滨一个程序员。一个人的力量能做到美国排行榜的前几,这让傅盛意识到全球的工具软件市场是一个蓝海,于是集中6个多月时间,推出了猎豹清理大师。

借助在Google、facebook的平台成功导流,猎豹清理大师用户量节节攀升,迅速打开海外多个市场,成为中国首家在海外月活用户突破6亿的互联网公司。

之后猎豹持续加码海外市场,陆续上线猎豹安全大师、猎豹浏览器、猎豹输入法等等,组成了移动工具型产品矩阵,2014年5月猎豹移动成功在美国上市。

猎豹工具应用,截图自猎豹移动官网

猎豹两大营收来源工具业务、娱乐业务,主要变现渠道都是广告,而广告主大多来自facebook、Google的广告联盟平台。瑞士信贷2016年曾估计,来自Facebook的广告收入占猎豹广告收入的25%至30%,而来自谷歌的广告收入也超过了20%。

不过,随着手机本身操作系统的完善,像猎豹之类主要对操作系统进行补充的第三方工具没落,是无法避免的事实。

傅盛在接受《晚点LatePost》采访时也说,“我知道工具会退潮,从2015年就知道。所以那时候我们开始搞内容、搞AI。但我们从来没有想到,变化会是断崖式的。”

2018年底,广告监测平台Kochava爆料称,该平台监测的软件中有8款安卓应用通过滥用“授权”来诈骗广告收入。这些应用在Google Play的总下载量超过20亿次,其中7款都直接属于猎豹移动旗下,包括清理大师、CM文件管理器、CM Launcher 3D、安全大师、电池医生、CM锁和猎豹键盘。而第8款软件Kika Keyboard背后的公司Kika,在2016年获得了猎豹移动的投资。

消息一出,猎豹移动的股价当天跌幅超30%。随即,Facebook终止与猎豹移动合作,即使猎豹后来通过了由Facebook指定的审计公司对内部数据安全和政策遵守情况审计后,仍拒绝恢复合作。

更糟糕的是,猎豹不仅仅失去了Facebook。

今年2月,谷歌也发来了单方面终止广告合作的邮件,从Google Play应用商店下架了猎豹移动45款应用程序。猎豹移动回应称,“我们是在积极整改的情况下,依旧被谷歌单方面全面下架。”

在失去facebook和Google两个大客户后,其工具类应用营收就不断缩水,第三季度,猎豹移动在海外市场的应用产品业务收入仅3900万元,同比下降72%。

猎豹自身也已不再寄托于海外业务,傅盛说:“在如今的国际形势之下,我们对与Facebook和Google恢复合作不具备足够的信心。”

02

转型AI,前途迷茫

对于工具型产品的退潮,猎豹也早有预料。2015年,猎豹便将业务向内容产业拓展,投资了短视频产品Musical.ly、在美国市场上线了直播产品Live.me、收购法国新闻内容推荐应用News Republic。

不过猎豹在内容运营上并不擅长,2017年,猎豹以8660万美元的价格将News Republic卖给了今日头条,紧接着,又以1.7亿美元的价格将持有musical.ly约17.4%的股份同样出售给今日头条,后来Musical.ly与日韩、东南亚地区的抖音国际版合并更名为TikTok。

在2019年第三季度,持续亏损的live.me也被从财报中剥离,内容生态遭到猎豹抛弃。傅盛在公开演讲时表示:“在内容上花不起时间了,要聚集资源做AI。”

2016年,傅盛的演讲中就多次提及向人工智能转型,接着便投资了AI公司猎户星空,围绕包括芯片+算法(脑)、全感知视觉识别(眼)、语音合成技术(口)、麦克风阵列(耳)、七轴机械臂(手)和室内导航平台(腿)构建全链条AI技术。

2018年3月,傅盛在水立方纵身一跃跳入泳池,表达公司转型AI的勇气,并在现场一口气发布了五款机器人,包括提供前台接待服务的豹小秘、售卖机器人豹小贩、儿童机器人豹豹龙、小豹音箱以及机械臂xArm 7。

经过多个季度的持续投入和布局,傅盛在11月25日的电话会议中说道:“目前,我们的机器人已在中国35个城市的1000多个商场落地。”

傅盛不断地强调要让AI 业务成为新的增长引擎,只是AI业务在财报中的表现还并不是那么乐观。

本季度AI业务方面实现收入2129.6万元,环比增长9.5%,但仅占了总收入的5.8%。今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AI业务分别收入3176万元、1945万元,当下的数据还不足以扛起营收大旗,反而需要长期支出大额的研发费用。

傅盛相信顺着AI这条路走下去,将迎来一个崭新的猎豹。AI在未来有很大发展空间是毋庸置疑的,但猎豹现在的产品,并不足以产生大规模营收,依然处于入不敷出的境况。

财报显示,今年三季度,猎豹移动的AI业务亏损了1.9亿元,营业利润率为-893.9%,去年同期的营业利润率则为-297.4%。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曾在接受采访时分析:猎豹移动以往一直在做互联网工具软件服务业务,原有的产品业绩在下滑;而在AI业务中,猎豹移动既没有拿出底层技术上的突破,也没有拿出在应用场景中新的拓展,现在还看不到它在未来的一个明确发展方向。

03

国内难突围

“要不我们出海吧。”在百度、腾讯、360三家对安全领域内展开竞争时,傅盛当年选择了走出去。

当海外市场发生巨大变故,今年猎豹不得不再将重心转回国内,而现在格局稳定下来,猎豹所涉及的各领域业务,都有巨头把持,再次突围的希望渺茫。

Q3猎豹移动工具类产品业务在国内收入也同比下降52%至5800万元。情况不容乐观。

猎豹移动的明星产品猎豹清理大师、猎豹安全大师,回国后再次面临着360的竞争。根据QuestMobile报告显示,2019年9月,360手机助手MAU为1.6亿,旗下猎豹清理大师、猎豹安全大师的MAU仅5825万、1758万。

猎豹围绕“输入法-浏览器-搜索” 推出的工具型产品矩阵,又与搜狗具有很大重复性,在搜狗被腾讯私有化之后,猎豹将面临与腾讯的竞争。

猎豹之前的几款热门游戏砖块消消消、滚动的天空、钢琴块2虽然取得国内游戏版号,但都只是消消乐之类的休闲小游戏,相较于王者荣耀、阴阳师等大IP不具竞争力。仅凭轻游戏猎豹移动根本不具备和腾讯、网易竞争游戏市场的资格。

最后猎豹目前主攻的AI业务,前面还站满了BAT、TMD这样的大、小巨头,以及科大讯飞、旷视、商汤等等一系列成长迅速的独角兽。

去年底,傅盛曾表示,“我们出海得益于安卓全球化发展,但我们没有实现各个地区的精细化运营,猎豹现在在反思。”而一年后猎豹依旧不能拿出一项具有足够精度的业务,猎豹想在国内奔跑起来还很艰难。

傅盛曾给猎豹移制定过“三级火箭”的业务增长模式——以工具类产品出海、获取流量,从而撑起内容类产品的收入,内容产品又为第三增长级的AI业务提供资金支撑。

而今工具类产品增长下滑,内容类产品被弃,继续推动猎豹向AI业务转型的资金已很紧张。今年三季度,公司研发费用为1.176亿元,同比下降47.8%。

猎豹已经想尽办法减少支出,今年4月、9月猎豹已经经历了两次裁员,将三季度的管理费同比下降51.9%至9100万元。

节流之外,开源是猎豹最大的难题。从2017年陆续出售News Republic、musical.ly,猎豹就不断在依靠卖掉手中的投资项目,来为公司补充现金流。2018年底猎豹卖出持有的字节跳动部分股权,收益约8600万美元,今年5月20日,猎豹移动又将所持字节跳动剩余股份全部出售,得到约1.3亿美元的现金流。

这些资金能支持猎豹走到什么时候?

可以说,目前猎豹已经站在了悬崖边,而傅盛依然通过自己的公众号、接受媒体采访,向外界传达着他的决心:“我们一直都在夹缝中求生,一直在严酷环境中为自己争得一席之地。公司还有重新出发的资本,我不怕重来,只要坚持不下牌桌,就还有机会拿一手好牌。”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出海失败后,猎豹移动也缺乏后劲
傅盛等得起,猎豹移动的AI却亏不起了?
现金储备半年消失近五分之一,啃老本的猎豹移动终点将至?
前路颓靡后路不明,猎豹移动险象环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