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电商开启终局之战,从业者们却叫苦不迭

每一个快递盒的长途跋涉,都呼应了从业者熬过疫情的苦旅,找寻出口,实属不易。

投稿来源:晓枫说

电商行业进入年终冲刺,最后一波大促接踵而至。国内有双十一双十二盛典,国外有黑五网一圣诞季,这些每年都推陈出新的电商专属狂欢日,在今年又多了一层含义。

疫情反弹的冬季,唯有那一个个存在于互联网上的虚拟店铺,永远不会将顾客拒之门外。这一年是电商行业真正意义上的崛起之年,它们表面上赚得盆满钵满,击垮了无数实体户,仿佛是站上了利益链条的顶端。

然而,在B2C和C2C贸易这潭深水中,谁想捞最多的鱼,谁就得憋得住气。

2020年对于制造业而言,是史无前例的一年,在疫情带来的变数之中,这个行业感受到的变化最为直观。多年以前可绕地球好几圈的奶茶杯早就不值一提,因为我国今年生产的近60亿只口罩已经可以绕上地球20圈。

这个数字并不令人感到吃惊,毕竟,2020年天猫双11狂欢季的实时物流订单量达到了23.21亿。于是大大小小的快递盒,也开始了他们的环绕地球之旅。

双十一期间,国内各大物流公司立即加派人手来应对到来的紧急任务。全国超过300万快递员们马不停蹄的奔走在送快递一线,可如果仅靠他们来派送包裹,显然是不可行的。好在国内的菜鸟驿站、自助式快递蜂巢已经逐步完善,节省了人力,缓解了网购旺季的物流供需失衡。

这些新型取件形式的好处不言而喻,全世界的物流公司都在积极地推行,但是具体实施起来还是存在地域性差异。

对于国内电商卖家而言,物流成本的增长都保持在一个可控范围内,他们更担心的反而是攀升的“节后”退货率,可就算是退货额外增加了快递压力,国内各大物流公司也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消解包裹堆积。

可国外的情况就不太乐观了,原因就出在“跨境”二字上。

黑五的势头完全不亚于双十一,可是订单量越多,爆仓风险就越大,产品价格紧随物流水涨船高,整个市场呈现哄抬物价的“末日感”,但是销售额反增不减。因为国外电商平台也已经被中国卖家抢占大头,所有的货源,合作的物流公司都大同小异,所以大家都成了同一条销售链条上的蚂蚱,一荣俱荣,可风险到来时,又必须共同承担。

作为跨境电商产业链的中间一环,国际物流步步为营,一方面要对旺季的订单总量进行合理预估,准备对策,又要时刻盯紧亚马逊等电商平台时不时出台的新规和各个国家不同的物流运作方式,可谓是两难的局面。

但是行业内部心照不宣地原则就是,尽最大努力维持买家眼中的“常态”。所以即使国外各大物流都开始频繁的出现派送异常,面对收件人的投诉,也尽量不以疫情作为开脱的借口。

于是快递公司开始各出奇招。

德国快递巨头DHL公司开始在首都柏林试运营快递巴士。快递巴士原本是环城旅行巴士,由于疫情影响暂停使用,如今快递数量激增,这些巴士改头换面担任起了快递员。要知道德国的包裹站并非设在住宅区,许多驿站的地址很偏僻,开车几小时取包裹的大有人在。尤其在德国卫生部下达最大程度减少面对面接触的情况下,开着货车送快递的快递员们把包裹直接扔在门外的次数更多了。

德国快递公司一直备受吐槽,现在就连DHL的丢件率都创下了历史新高。快递巴士存在的作用就是让收件人不必千里迢迢到人满为患的包裹站排队取件,车上的定位系统可以随时跟进巴士所在的位置,买家就可以在特定时段内自取包裹。

圣诞购物季逐渐火热,面对又一轮包裹冲击,快递巴士又是否能稳定发挥作用,在跨境物流公司集体举步维艰之时修成正果呢?

快递公司正苦苦挣扎着解决买家群体的烦恼:买家迟迟没有收到期盼已久的包裹,点开物流官网或者手机App输入追踪号,令人诧异的一幕出现了,包裹显示派送成功,但是买家连快递员的一根头发都没见到。难道这已经是最糟糕的情况了吗?

其实不然,对于各大快递公司的上一级客户而言,只要看到包裹顺利进入外国港口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

据统计,今年跨境物流在航运阶段的损失已经能够和2009年的金融危机相提并论,从头程陆运再到中程航运空运,中国卖家们包括各大跨境电商公司都未能和物流公司共创一个和谐的闭环,选择靠谱的物流商,那就意味着承担高昂的运费,据悉美国西岸接收的海运货柜已经涨至几千美金;而选择节省成本,那就得时刻担忧物流商会不会亏着良心,收着空运的钱走海运,这都是摸爬滚打的卖家们的亲身经历。

跨境物流就像一个倒立的金字塔,每一层都必将经受利润的瓜分,而卖家只能仰望着塔顶继续为其添砖加瓦。

或许国外的买家真的要开始习惯物流派送延迟了。有专业调研结果指出,美国路向的末端配送有80%以上出现延误,承运人为此已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即便如此,货代还是会根据排仓费自行调整快递及铁路运输费用,仓库容量的扩充效率无法达到预期,仓储费也随之飘高,除了电商平台自有仓发货以外的所有物流途径,都受到了不小的打击,疫情一天不好转,卖家和物流商就没有喘息的机会。

这样看来,国内电商市场虽然趋于竞争饱和,但只要不涉及跨境业务,要操的心就少了太多。

2020的尾声是全球电商的最后一搏,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辜负消费者对圣诞节的期待。每一个快递盒的长途跋涉,都呼应了从业者熬过疫情的苦旅,找寻出口,实属不易。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二手电商讲不出一流故事
跨境物流浪潮更汹涌了
独立于TIK TOK,Fanno能否承载字节海外电商的野心?
估值超200亿美金,小红书为何依然迈不过“电商”这道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