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皆可”的货拉拉们,让搬家变得更好了吗?

无论是货拉拉还是滴滴、满帮,如果依然只用互联网思维去做传统行业,谁的希望都不大。

投稿来源:财经新知

“体验真的很糟糕”,在看到货拉拉获得5.15亿美元E轮融资后,曾经使用过货拉拉的刘峰对此很是不解。“资本为什么要投它?”

今年9月,刘峰通过货拉拉订了一辆箱货用来搬家。下单时平台上给出的报价是499元,但搬家师傅到现场之后却以这个价钱走不了,不划算为由,不同意平台给出的报价,表示必须加价才能走,最终刘峰不得不多付了近300元才顺利搬家。

让刘峰不快的不止是被临时加价。通常情况下,冰箱在搬运时为了防止氟氯昂外泄,都会加上保护措施,但货拉拉的搬家师傅却没有这样做。

东北的小马也和刘峰遇到过类似的事,在下单之前他就通过货拉拉平台与搬家公司协商好对方带一个大一些手推车,但小马在现场见到的却是一辆小推车,完全不能满足他的需求。与刘峰和小马有同样遭遇的还有微博大V“我是FancyWang”、“川大發”。

但正如刘峰所见,货拉拉的发展并没有受到大的影响。12月22日,货拉拉再次被红杉资本、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老股东所青睐,拿到了第七轮融资。

两相对比之下,不难看出,尽管同城物流行业内的头部企业发展的越来越快,但要想达到根治行业顽疾,改善用户体验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01

平均一年涨十亿

2020年对大部分企业而言都不是个顺利的年份,互联网企业也是如此。在互联网阵营中有一条分支叫做O2O,干的是把传统消费搬到线上的活儿。

早已封神的淘宝、日薄西山的58同城,还有最近被质疑存在大数据杀熟的美团,都是其中的代表。2013年在香港成立,一年后进入内地的的货拉拉也和这些老前辈一样,只不过它做的是“互联网+同城物流”。

货拉拉的2020年有喜有忧。选择了“+传统行业”的它不可避免的享受不到在线教育、直播、办公等互联网企业意外收获的红利,年初的单量曾一度下降93%,又在5月份被微博大V“我是FancyWang”和“川大發”爆出了天价搬家费这样的负面事件。

七个月后,货拉拉迎来了难得的好消息。官宣了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股东跟投的5.15亿美元E轮融资,估值达80亿美元,算下来平均一年涨十亿美元。

这个好消息,不止是相对于5月份的负面舆论而言。这次的融资距离货拉拉上次融资已经过去了15个月,一年多的融资空窗期对于互联网行业的创业公司而言足以决定生死。

其实影响货拉拉生死的何止是融资进展,就算没有疫情这只黑天鹅,货拉拉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最直接的就是来自竞争对手的挤压,尤其是多个互联网巨头都在今年宣布进入同城货运领域。

今年4月,滴滴通过子公司“天津快桔安运”正式入局,同时传出滴滴货运正在寻求3-4亿美元的首轮融资,估值可能达20亿美元的消息;12月初,国内最大的车货匹配信息平台满帮集团也宣布进入同城货运行业,几乎就在同时,满帮收购了对同城货运品牌省省回头车。在更早之前,顺丰和通达系都宣布成立同城货运事业部。

滴滴随后就使出了早已烂熟于心的补贴,这让在资金和规模上都没有优势的货拉拉显得有些被动。

在今年中秋、国庆期间,滴滴货运就启动了“双节同庆”活动,拿出1亿元资金补贴用户;背靠58同城、目前位列业内第二的快狗打车,也针对不同类型的订单发放10元、20元、50元价值不等的优惠券。

货拉拉不得不选择跟进。它在9月16-30日期间启动了“2020金秋拉货节”,拿出1亿元补贴司机与用户。

补贴无疑是有效的,在这次补贴期间,总参与人数突破350万,货拉拉的单日订单量和月订单量提升到了历史峰值。但是,共享单车领域补贴大战造成的一地鸡毛殷鉴不远,对货拉拉而言,补贴并非也是既有利也有弊的

货拉拉创始人周胜馥,曾透露过货拉拉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向司机收取会员费,“货拉拉平台上的司机会员有三个档,分为269元基础套餐、609元豪华套餐、859元至尊套餐。”

截至2020年9月,货拉拉的月活司机达48万,假设这些司机全部购买基础套餐,那货拉拉的收入仅有1.29亿元,勉强覆盖这次的1亿元补贴,而在2021年1月的"新春拉货节"上,货拉拉将再拿出1个亿补贴供需双端,以满足春节前货运高峰需求。如果算上其他开销,货拉拉无疑很难盈利。。

那么,拿到E轮融资后货拉拉是不是就可以松一口气了呢?目前来看,很难。

根据官方的说法,这轮融资后货拉拉将在技术和下沉市场两个方向上发力。问题在于,这两个方向都没错,但希望都不大。

在技术上,货拉拉最大的难题在于,从本质上说,无论是拉人的滴滴还是拉货的满帮,都和货拉拉做着同一件事,那就是运力与需求的匹配。

这让体量更大的滴滴、满帮在技术上和货拉拉存在共性,而它们在资金上也有优势,这些让二者与同城货运行业的距离更近,对货拉拉的冲击也更大。这个迹象已经有了苗头,据界面新闻的报道显示,目前滴滴货运的日单量已超10万。

下沉市场的规模,虽然大到可以成为各行各业谈及未来发展时必提的万金油,但对于需求本就不高,且已经有58同城在前的同城货运行业而言,货拉拉的希望并不大。

其实,无论是巨头和竞争对手的轻易跟进,还是下沉市场的希望渺茫,都暴露出了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万物皆可货拉拉”。尽管货拉拉已经是同城货运行业的第一名,但是业内的同质化现象也导致货拉拉没有核心竞争力,对手进入货拉拉的生存空间并不难。

02

填不饱肚子的行业大饼

也许在刘峰和小马看来,体验不好的货拉拉,能再次拿到融资是不合理的,但事实证明,角度不同的资本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其实资本并不是对负面消息视而不见,只不过是资本和消费者的逻辑不同而已,在消费者看来货拉拉服务不行就不应该去用它,但在资本眼中,现阶段占领市场才是最重要的,而货拉拉已经是行业第一,无疑是优质标的。

这点其实从这次参与融资的机构名单中就可以看出一丝端倪。在这次的E轮融资中,不仅有多个顶级机构,且多是持续的跟进。比如顺为资本就曾领投了货拉拉的C轮融资,而高瓴资本、红杉资本分别领投了货拉拉的D1、D2轮融资。

比货拉拉的市场地位更具吸引力的是它所在的同城物流行业。

如果从1988年中国第一家搬家公司“利康”在北京挂牌成立,正规军进入B端+C端市场开始算起,国内的同城物流行业已经发展了三十余年。在货拉拉们进入之前,这个行业已经形成了两个特点。

首先,得益于中国的“水大”,同城物流行业这条鱼自也不小。据多个第三方调研机构、券商的数据显示,行业规模将超万亿。

如智研咨询推测,2020年同城货运市场的规模将高达1.3万亿。同时整个行业的渗透率较低,艾瑞咨询曾在《2019中国同城物流行业研究报告》中给出了这样一组数据,行业TOP10的占有率仅有3.5%。

一边是万亿规模一边是个位数的渗透率,会有资本押注,巨头纷纷跨界的景象也就不奇怪了。

只是,与被电商需求刺激出高速增长的快递行业相比,同城物流行业只是空有规模。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起同城物流行业增速达到10.3%,是近七年以来的最高值,随后速度就开始下滑,预计2020年的增速将降到7.5%。

而快递行业的增速常年保持在高位水准,据统计在2009至2019年的十年中,我国规模以上快递业务收入从479.0亿元增长至7497.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1.66%。

即便是在深受疫情影响的2020年,快递行业的单量依然创造了新高,目前已突破800亿件。

同时,同城物流行业需求结构的不同,也为货拉拉们出了一道难题。在多份第三方出具的研报中,C端市场都是这个万亿市场中的“苍蝇肉”,规模占比仅有10%,B端市场占比高达90%

如果说快递行业已经有了标准化的操作流程,那同城物流行业在这方面就有些不敢恭维了。这其实也不能怪企业们不努力,实在是同城物流行业太复杂。

以B端为例,不同行业往往有着不同的的需求。比如生鲜企业需要冷链,供给方不仅要在技术上够专业,还要保证时效性。C端市场则具有需求低的特点,这对货拉拉们的运营效率提出了更大的挑战。

换句话说,与快递行业相比,同城货运行业具有天然的非标准化基因。这意味着价格只能是货拉拉们的竞争力之一,如果服务能力跟不上,就算有资本支持也是枉然。天价搬家费事件以及刘峰等人的遭遇,更是说明包括货拉拉在内的企业们在这上面注定要栽更多跟头。

03

技能树长歪了?

其实同城货运行业内的企业,尤其是互联网公司们,并非没有意识到上面提到的这些问题,而且它们也已经采取了种种措施,只是这些措施只能解决部分问题。

以货拉拉为例,近年来它一直在强调技术的重要性,仅在今年就公布了依据AR技术和深度识别技术研发的"AR识货"、"安心拉"等智能解决方案。在这次宣布完成E轮融资后,周胜馥也表示对物流行业而言,科技的改造就是全方位提升人、车、货、路的数智化水平,他们未来会在这四个维度持续投入。

如果货拉拉做的是纯粹的互联网生意,比如搜索、网络安全,那专注加强技术自然是正解,但问题在于,货拉拉的商业方向包含了大量传统行业的内容,因此如果看重的方向仅有技术是不够的。与货拉拉情况相似的贝壳找房以及天鹅到家(原58到家)的例子就是明显的例子。

以贝壳找房为例,如果按照其他互联网公司,比如线上分类信息龙头58同城的剧本走,那贝壳找房只需要为供需双方提供展示信息的平台,从而赚“中介费”就可以了。

但贝壳找房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不仅掌握了一手房源,还对一套房源应具有那些数据做出了规定,同时向外输出链家用十几年经验打造出来的经纪人体系,从信息和服务两个角度对无序的房产行业进行规范化。

此时,贝壳找房已经不是一家纯正的互联网企业了,它更像是新东方这样的培训学校,它的终极形态就是房产行业的基础设施。这也是贝壳找房除资金和品牌外最大的竞争壁垒。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了天鹅到家身上。2015年,阿里巴巴在对58到家进行投资时,曾问及58到家的核心壁垒是什么,天鹅到家CEO陈小华的回应只有一个字“重”。“我们比美团做的事情还脏还累。脏活苦活全中国互联网公司我们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到了今年9月,58到家更名后,陈小华的表态就更直接了,“我们要从一家线上服务线下的公司,变革为线下服务线上的平台”。

因此,无论是从同城货运行业的复杂程度,还是前辈们的经验来看,货拉拉注重技术并不是不对,而是对“互联网+传统行业”这个方向而言,基于传统行业的经验摸索出的行业标准并将它推广,不仅是货拉拉们发展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也是建立核心壁垒的关键。未来能走到最后的企业,一定是技术+标准化并重的。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满帮公开递交IPO招股书:同城货运行业激战,八部门联合约谈
同城货运烽火再燃,B端市场成货运市场新赛点
货运行业巨额补贴:“内卷”行为不利发展
前有每日优鲜截堵,后有社区团购角逐,叮咚买菜能否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