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2020:行业剧变的拐点之年,新能源汽车在比拼什么?

谁能笑到最后?

投稿来源:连线Insight

2020年,新能源汽车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特斯拉常年霸占的销量榜首地位在今年被初出茅庐的五菱宏光夺走;

曾经无人问津的增程式技术,在今年成了受行业和市场追捧的动力模式;

去年曾一度陷入“寒冬”的蔚来、小鹏和理想汽车,在今年一起迈过生死线。

今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黑天鹅”疫情,让已陷入“寒冬”之中的新能源汽车行业更是雪上加霜。正因如此,这场疫情也成为继2017年新能源政策补贴降坡后又一行业洗牌的“加速剂”。

在业内一些人看来,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拐点已至,正如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沈晖对媒体表示:“2020年将成为新能源造车的分水岭。”

从整体发展看,今年的新能源汽车行业也正在经历中场战事。

放眼整个行业,特斯拉、蔚来、小鹏和理想汽车,已成为该行业第一梯队的玩家,而在他们身后,上汽、一汽和东风等传统车企,吉利、长城和比亚迪等自主车企也都在奋力追赶。

美团CEO王兴曾在今年初对新能源汽车行业格局进行了预测:基本呈现3+3+3+3,3家央企是一汽、东风、长安,3家国企是上汽、广汽、北汽,3家民企是吉利、长城、比亚迪,3家新势力是理想、蔚来、小鹏。

王兴对于新能源汽车行业格局的预测,图源王兴饭否

目前来看,王兴所提出的行业格局已大致形成。由此,经过前几年的草莽发展,新能源汽车行业已趋于有序和稳定、并从上半场已来到中场。

同时,巨头与车厂的联盟正在发力,老牌燃油车企业的转型也在加速。随着新玩家的不断加入,新能源汽车的新战局将呈现什么样的态势?

01

行业格局重塑

“经过一年的调整,蔚来正逐步进入正轨,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了。”

今年6月,蔚来在收到腾讯价值1000万美元的投资后,蔚来CEO李斌对媒体说出了这句话。从去年到今年上半年,蔚来、小鹏、理想都过得比较痛苦。

去年年底,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在多方苦苦找钱后,理想ONE才得以实现量产;

小鹏汽车由于去年维权等事件影响,其创始人何小鹏不得不自掏腰包完成无人领投的C轮融资;

率先入局的蔚来汽车去年一度面临退市的风险,李斌一度被冠以“2019年最惨的人”。

就在“三兄弟”还没缓过神的时候,突然袭来的疫情再次给整个行业一记重锤。据乘联会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我国新能源乘用车销量为31.3万辆,同比增速下降了44%。

困境之下,上市融资成了一个办法。今年7月-8月,理想汽车与小鹏汽车相继登陆了纳斯达克和纽交所,成为了继蔚来汽车之后完成美股上市的新能源车企。

如今,“造车三兄弟”皆已完成上市,但威胁依然存在。

它们最大的对手就是特斯拉。今年7月初,特斯拉的股价一度大涨近4%达到1120美元/股的历史高位,并以2080亿美元的市值超越丰田,成为全球汽车企业之首;与此同时,在特斯拉售价“五连降”的攻势下,国内市场一时间哀声连连,甚至有业内人士评价:“特斯拉降一美元对新能源市场的打击都是巨大的。”

特斯拉虽磨刀霍霍,但在其市场表现和市值的影响下,也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利好发展,“造车三兄弟”的增长尤为明显。

今年11月,蔚来、小鹏和理想相继发布了2020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根据财报显示,三兄弟不仅在销量上实现了逆势增长,而且均实现了在毛利率上的转正,其中理想的毛利率与特斯拉的毛利率相差仅为8%左右。

就在财报发布后,三兄弟的股价也被推高。其中小鹏汽车的股价涨幅高达33.92%,一度超过了蔚来和理想的涨幅。11月24日收盘,蔚来,小鹏和理想的股价分别为55.38美元/股、72.17美元/股和43.64美元/股。

正如连线Insight在《嘲讽小鹏、diss蔚来,马斯克在焦虑什么?》一文中写的那样,“造车三兄弟”自去年颓势后成功越过生死线,同时国内新能源第一梯队车企的市占率在不断提高。

据广发证券在12月22日发布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今年1-11月,国内新能源车企(蔚来、小鹏、理想和威马)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份额达到14%,超出特斯拉12%的市占率。

特斯拉在销量上的霸主地位同样被颠覆。

据乘联会发布的8月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榜单显示,一直稳居销量榜第一的特斯拉Model 3首次跌下首位,五菱宏光MINI EV以15000辆的销量逆势成为第一。自此之后,9月到11月,五菱宏光一直稳稳占据销量榜首。

8月-11月特斯拉Mdeol 3与五菱宏光MINI EV销量对比,数据来源于乘联会,连线Insight制图

与五菱宏光相同的是,像欧拉汽车等二线玩家也在近几个月内实现了在销量上的反超。据乘联会数据,自9月开始,欧拉黑猫就来到了特斯拉身后,连续三个月占据销量榜第三名,将原有的蔚来、理想和比亚迪等玩家甩在了身后。

在行业的剧变中,洗牌也更加快速地进行。

从今年6月开始,前途汽车和博郡汽车相继被曝出破产清算的消息;紧接着赛麟汽车在7月被曝出遭法院查封;而到了年底,长江汽车和众泰汽车也相继宣布破产。

自2017年政策补贴开始降坡以来,整个行业都处于在洗牌的环境下,每年都会有一些新能源造车企业退出战场,但在风口效应下,更多的玩家正加入进来。

这其中就包括阿里巴巴、百度这样的大厂。

如果细看国内新能源汽车为代表的“造车三兄弟”,无不发现在他们身后依然站着阿里巴巴、百度这样的大厂。连线Insight曾在《争夺新能源汽车“终端”,大佬不能输》一文中对此进行过详尽的分析,通过一番争夺,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和美团均完成了对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押注,选中的正是小鹏、蔚来、威马和理想汽车。

而在上月底,阿里巴巴率先联合上汽、上海浦东强势进场,紧接着百度在本月也宣布将与吉利或威马等车企合作造车,甚至连“绝不造车”的华为也与长安汽车一起联合打造新能源汽车。

一时间,这些大厂从之前的投资者变成了真正的入局者。

除了独角兽和巨头外,二三线新能源汽车也还在试图突破。

今年7月底,华人运通首款新车高合HiPhi 1亮相,由于该款车定位于豪华智能纯电动超跑SUV,一经推出就受到了广泛关注;而在两月后,哪吒第三款概念车Eureka 03也在北京车展上亮相,定位于轿跑车型。

自该行业2014年兴起并发展至今,特斯拉傲视群雄、“造车三兄弟啊”望其项背的旧有格局已不复存在。

行业格局重塑,在今年尤其明显,这样的变化,在车辆动力模式及动力电池领域同样明显。

02

动力模式抉择下的电池焦虑

自新能源汽车行业诞生之时,对于动力模式的选择就一直争论不断。

纯电动模式、插电混动模式(增程式)和燃料电池模式主要的三种动力模式,而这其中,纯电动模式被业内视为未来新能源汽车行业的终极动力形态,由此较为看好这一新能源发展路径。

正因为如此,特斯拉,蔚来、小鹏及威马汽车等新能源车企在成立之初就选择了纯电动动力模式来发展各自的汽车产品,但很快这些车企发现这一动力模式下的缺点:

由于国内在动力电池和充电网络方面的研发及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不成熟,从而导致在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之后,出现了动力电池续航短、充电慢等棘手问题。

而这一问题,对于理想汽车而言并不棘手。因为在其发展初期就选择了增程式来作为自家产品的动力系统,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曾在理想汽车首款车型——理想ONE的发布会上,称该系统“将永远解决电池里程焦虑的问题”。

简单说,由于该系统就是为新能源汽车随身携带一个“充电宝”,的确可以解决电池续航问题。但就在该系统推出早期,业内对此的质疑大过认可,在当时业内看来,随着电池技术的迭代,充电配套设施会越发完善,增程式模式只是一个暂时性过度产物。

明势资本创始人黄明明曾这样对媒体表示:“在新能源造车行业内,理想的产品力是一流的,但李想并不会去讲投资人爱听的‘特斯拉故事’,反而提出了增程式,因此融资能力上,理想必然会遭遇不顺。”

正因为这样,在去年行业寒冬下,理想汽车只完成了一轮融资,理想ONE的量产之难可想而知。

而到了今年,增程式模式却逐渐被市场和业内所接受和认可。

本月,在国务院办公厅公布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中,增程式路线也获得认可。规划指出,以纯电动汽车、插电式混合动力(含增程式)汽车、燃料电池汽车为“三纵”,加快布局整车技术创新链。

由于政策的推动,国内选择“增程式”的车企阵营也已不是理想汽车一家独占,而是有更多的车企也开始选择这一技术。

其中就包括吉利汽车和东风汽车。前者将在今年推出一款实用增程式的A级电动车,后者旗下岚图汽车首款车型将使用该技术。此外,北汽也在青岛投建增程式发动机项目。

而对于选择纯电动路线的特斯拉、蔚来及小鹏汽车来说,解决动力电池续航短、充电慢等问题也成为了它们造车之外的主要关注点。

特斯拉,作为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拓荒者,在造车伊始就启动了超级充电站的建设,截至2020年11月,特斯拉已在全球范围内拥有2万个超级充电桩,在国内37个城市之中,共开放了60座超充站、共计517个超级充电桩。

与特斯拉相同的是,作为国内新能源造车先行者之一的蔚来汽车,也在成立之后很快开始了对充电设置的铺设,与特斯拉不同的是,蔚来选择的是换电模式。

2017年12月,蔚来汽车发布了旗下的换电补能服务,通过这一换电服务,车主就可将原本长达30分钟以上的充电时间缩短至几分钟之内完成。截至2020年11月,蔚来汽车已在国内建成158座换电站,57座超充站。

相比之下,换电站在今年成为了国家更为认可的补能模式。

今年两会之间,时任工信部部长苗圩提出,将继续加大充换电基础设施建设,鼓励各类充换电设施互联互通;同时,2020政府工作报告也将“建设充电桩”扩展为“增加充电桩、换电站等设施”。

由此,换电模式不再是蔚来的独享。今年9月,长安新能源首座换电站在重庆奥体中心落成,并表示未来5年将在重庆市累计建成100座换电站。无独有偶,就在同月,吉利科技集团智能换电站也落地重庆两江新区,并计划2023年之前在重庆地区建成200座换电站。

再来说电池本身方面。

今年9月底,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在“电池日”上发布了包括“无钴”电池在内的新电池计划,连线Insight在《特斯拉新电池计划发布,对谁的威胁更大?》一文中对此计划进行了详细的分析。

按照马斯克的介绍,这一计划在真正落地后将有效解决动力电池的诸多问题,比如通过将电池融合进车架之中来增加电池的续航里程;通过使用“无钴”的电池来增加电池的安全性和降低电池成本。

对于动力电池的问题,蔚来自然也在通过研发更大能量密度的电池来解决。两月前,李斌曾对媒体表示,蔚来正在研发一款能量密度为150kWh的电池包,在使用这一电池包后续航里程将超过900公里。

本月,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在媒体沟通会中透露,在明年1月的NIO Day上发布这款电池包。这也意味着,未来配备这一款电池包的蔚来汽车将有望超过小鹏汽车P7车型的700公里续航。

而在降低电池成本这块,蔚来也基于换电站技术上推出“车电分离”的BaaS方案来实现,通过选择这一方案,消费者在购车时就可以只付车辆的费用,电池可通过租用形式来使用,最大限度降低购车成本。就在蔚来推出这一方案后,小鹏汽车汽车也紧接着推出了相似的BaaS方案。

据连线Insight向多位新能源车主采访可知,目前通过大量铺设换电站和超充站基本可以解决换电时间长的问题,但对于电池续航短方面,尤其是在冬天,这个问题依然存在。

“随着各车企在动力电池技术方面的不断迭代和更新,再加上宁德时代、比亚迪等电池巨头也在着重研发新的电池技术,电池续航短这一问题在之后的一两年里有望会得到解决。”动力电池行业从业者秋池对连线Insight表示。

除了动力电池之外,汽车智能化也成为了今年众多新能源车企的发力焦点。

03

汽车智能化的比拼

“未来汽车将是巨型的移动智能终端。”

今年初,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上,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邬贺铨曾这样对智能汽车下了这个定义。对此,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也说过:“智能汽车上路行驶的时间比多数人预料得要更快。”

正因为这样,在今年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诸多争夺战中,汽车智能化成为关键,在这方面,自动驾驶成为新能源车企们争相布局的技术领域。

早在2013年,特斯拉就启动了自动驾驶系统的研发工作,并通过自研推出了自动驾驶Autopilot系统。作为国内新能源汽车的代表——蔚来、小鹏和理想汽车旗下产品也自均实现了L2-L3级别的自动辅助驾驶功能。

今年10月,特斯拉率先在自动驾驶方面有了新的进展。

彼时,特斯拉宣布将向少量车主发布测试版全自动驾驶功能。马斯克对此表示,一旦完全投入使用,全自动驾驶功能将在有信号接收的区域,甚至在特斯拉从未驾驶过的道路上自主导航,并且能够实现零干预驾驶。

紧接着,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在同月也分别推出了各自最新版本的自动驾驶辅助系统。

前者发布消息表示,随着NIO OS2.7.0的更新,蔚来NOP领航辅助功能正式推出。据蔚来官方介绍,在此功能开启后,可实现匝道自动调节车速、识别车辆并打灯变道汇入主路的功能。

而对于小鹏汽车,则是在10月底的小鹏汽车智能日上推出了NGP高速自动导航驾驶系统以及全语音车载系统。据小鹏汽车官方介绍,该系统仅支持在高速等封闭路段实现自动进出匝道、打灯变道以及超越慢车等一系列操作。

为了让自动驾驶系统更为精准,小鹏汽车在上月20日的广州车展上发布了一款“鹏翼版”全新版P7,其CEO何小鹏并透露了他们在自动驾驶技术方面的最新进展——明年将推出全球首款搭载激光雷达的量产智能汽车。

“这就意味着,小鹏汽车在自动驾驶方面将暂时领先于特斯拉、蔚来汽车,但随着更多车企使用激光雷达及自动驾驶领域的进步,小鹏汽车未来是否还具有优势还不好说。”智能汽车行业从业者孙涛对连线Insight表示。

虽然在自动驾驶上发展的如火如荼,但不能否认的是,作为汽车智能化“大脑”的汽车芯片方面除特斯拉自研芯片之外,其他车企均搭载着英伟达、Mobileye等企业的芯片,国产自研化并不足。

据东吴证券发布的《2020年造车新势力深度分析报告》显示,除特斯拉在汽车芯片上做到了自研,蔚来、小鹏和理想等国内新能源车企,在汽车芯片方面均使用国外芯片企业的产品。

蔚来、小鹏和理想汽车芯片使用情况,截图自《2020年造车新势力深度分析报告》

于是,在今年2月,国家发改委联合11部门发布了《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战略中提出要积极推动智能汽车的产业化落地速度,并特别指出要推进车规级芯片,智能计算平台等核心技术的研发。

在政策红利的影响下,新能源车企们积极开始为之布局。

今年4月,比亚迪发布公告称,公司旗下的车规级IGBT已占据国内市场的18%份额。IGBT((Insulated Gate Bipolar Transistor)是电动汽车等能源转换与传输的核心器件,一直被业内称为汽车电子的“CPU”,属于汽车芯片中的功率半导体。

而在一个月后,北汽产投与Imagination集团、翠微股份共同签署协议并宣布成立北京核芯达科技有限公司。从北汽对外的宣传来看,该合资公司将针对自动驾驶的应用处理器和面向智能座舱的语音交互芯片研发。

5个月后,吉利汽车紧随其后。今年10月,由吉利控股的亿咖通科技与Arm中国达成合作,共同出资成立芯擎科技,该合资企业将围绕自动驾驶、微控制器、智能座舱等芯片领域进行研发及量产计划。值得一提的是,芯擎科技的CEO汪凯随后表示将在明年发布首款7nm车规级芯片。

而在9月到10月,蔚来汽车和理想汽车业相继宣布正在规划自主研发自动驾驶计算芯片。据知情人士对36氪表示,蔚来汽车内部已组建相关的独立的硬件团队,团队名为“Smart HW(Hardware)”。

另据理想汽车宣布,已与英伟达(NVIDIA)及德赛西威正式签订三方战略合作协议。并宣布将在2022年推出的下一款车型——全尺寸增程式智能SUV上率先使用NVIDIA Orin系统级芯片,这也将成为国内第一家搭载Orin系列芯片的汽车厂商。

综上,可以看出今年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战争不仅存在于造车的主战场,同时战火也烧到了动力电池、自动驾驶及汽车芯片等领域中,而这一切正是车企们在为新的战局储备“弹药”。

04

未来的仗怎么打?

“随着蔚来、理想和小鹏均完成上市,就意味着这三个车企应该都脱离了选拔赛,正式进入到资格赛阶段,是一个新的开始”。

上月,李斌在接受钛媒体专访时这样表示。这也意味着,国内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也将进入一个新的战局。

那么,在新战场怎么突围?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主战场依然会在造车和销量比拼上,目前多家车企均已公布了各自的新车发布计划。

本月初,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在微博中表示,国产特斯拉Model Y将于明年上半年正式投产并上市销售,这也是继今年初特斯拉公布国产Model Y项目启动后又一最新消息。据此前相关介绍,该车将搭载77kWh的三元锂电池组,NEDC续航里程为594km。

不过,国产Model Y在“造车三兄弟”面前或许并不能占到多大优势,虽然小鹏G3的工况续航不如国产Model Y,但蔚来汽车旗下的ES6、ES8和EC6工况续航已达到了600km左右,理想汽车的理想ONE工况续航甚至已达到800km。

“有一个关键点并不能忽略,就是特斯拉的品牌效应,国产Model Y的出现必定会对国内新能源SUV市场带来一阵冲击。”新能源汽车行业从业者刘凯对连线Insight表示。

蔚来和小鹏也公布了各自的新车计划。

近日,据蔚来汽车官方介绍,将于明年1月份的NIO Day上发布旗下首款电动轿车,很大可能是去年上海车展展示的蔚来ET7;小鹏汽车在上月广州车展上展出的“鹏翼版”P7也将在明年上半年上市。

除了第一梯队的继续厮杀之外,像阿里巴巴与上汽、华为和长安汽车“强强联合”的产品发布也提上日程。

根据阿里巴巴与上汽、上海浦东合作造车的最新消息显示,智己汽车将在明年1月份正式发布;同为强强联合的华为、长安汽车和宁德时代联合造车,按照计划首款车型也将在明年一季度发布。

除此之外,奔驰、宝马和奥迪等外资燃油车企正在新能源赛道上加速,近日三家车企均已发布新能源车型的发布计划。

奔驰将在明年推出奔驰EQA和奔驰EQB两款纯电SUV、一款纯电轿车奔驰EQE;宝马将在明年发布纯电SUV宝马iX和纯电轿车宝马i4;与宝马和奔驰不同的是,奥迪在明年除了会推出纯电SUV和纯电轿车,还会推出一款四门的纯电轿跑奥迪e-tron GT。

在明年的造车战场,玩家更多了,巨头的加入,也将让战争更加激烈。

更为重要的是,有了阿里巴巴、华为这样早已在汽车智能化和智能IOT方面布局的玩家加入,明年开始的下半场战争,智能化的争夺也将是重点。

“今年下半年新能源汽车市场有个明显的变化,就是有更多的个人消费者来购车,这个比例从前两年的20%提升到今年的70%,是一个很好的兆头,这意味着新能源汽车正在被更多人接受;同时,也给业内一个启示,个人消费者的增多,也代表着对新能源汽车的智能化和个性化会要求更高。”刘凯提到。

行业的大背景也在改变着战争的走向。

本月13日,在上海举行的新能源智能汽车生态高峰论坛暨华南理工大学上海校友会第二届换届大会上,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付炳锋提出,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预计将在2-3年后完全退出。

这也意味着,未来的2-3年里,是各个车企刺刀见红的对抗赛,最终谁能笑到最后?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秋池、孙涛和刘凯为化名。)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撸起袖子研发“电池”,新能源汽车焦虑什么?
比亚迪vs长城汽车:谁将成为中国车企王者?
ET7“迟到”,新电池包明年推出,蔚来为什么慢了?
充电桩还是换电站,特斯拉和蔚来谁才能代言新能源汽车未来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