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盒饭、做零食、拼加盟:民营充电站以坪效求生?

抓“薄利多充”的充电站也要玩破圈了?

投稿来源:懂懂笔记

大寒潮来了,纯电动汽车还跑得动吗?

一到冬天,纯电动汽车的续航能力便备受车主诟病,动力电池在低温的环境下,电量都会产生一定的折损。如果开启车内暖风,那么电量的消耗就更是惊人。正因为如此,有很多北方的车主经常自嘲——开了纯电动汽车以后续航全看命、取暖全靠抖。

好在2020年新能源充电桩的数量有了明显增长。据相关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将新增公共充电桩15.6万台,公共充电桩保有量将达到66.7万台。

最直观的一点,就是车主打开手机地图应用搜索“充电桩”,无论是一、二线还是三、四线城市,都可以发现充电站的分布都比往年密集了不少。

当然,尽管全国各地新能源充电桩、充电站数量都有所增加,但区域分布不均问题仍然存在,部分新规划、新建立的电站大都位于城市郊区位置。而大量纯电动车主遵循就近原则,习惯在城区内的充电站充电,导致部分电站经常车满为患,也就是说当下很多充电站的境况仍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实际上无论高租金、高客流的城区充电站,亦或是低租金、低客流的郊区充电站,都在面临严峻的盈利难题。相比遭遇大寒潮考验的纯电动汽车,艰难前行的民营充电站又如何熬过这个寒冬?

不“换桩”就淘汰

“这个月底(2020年12月)充电站就要暂停营业了,明年春节后再恢复经营。”

华南地区即面临新一轮的降温,纯电动汽车用电量或将有所增加。这对于很多新能源充电站而言,将是一年一度的“旺季”,可就在“旺季”到来之际,在深圳龙岗区投资经营某中型充电站的佟先生,却计划暂停经营、整修设备。

佟先生告诉懂懂笔记,这座充电站是两年前自己和几位合伙人一同投资建设的,无论“旺季”与否,对于这类早期投资、建设的充电站来说,基本上都没什么差别。即便是峰期,这几天站内也没有几台车来充电,显得十分冷清。

“这就是我要翻修充电站的原因,早期采购的充电桩,充电时交互体验并不友好,车主也不喜欢用。”佟先生苦笑了一声解释,早期采购的充电桩运维技术陈旧,用户充电时使用的都是模板化、通用化的小程序,每次使用时都需要预存部分充电费用,方可启动充电桩。

如今,负责销售、维护充电桩的机构早已“消失”,充电桩的小程序也已无人更新,上一次更新程序版本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这些弊端导致充电站建立两年后成本仍远未收回,同时无论设备水平还是用户体验,都比同行落后了许多。

“除了快没电要趴窝的车会到这里充电之外,基本见不到私家车主和网约车司机。”佟先生表示,如今车主、网约车司机用的都是主流企业的充电App、小程序,有的还是集成了部分主流充电桩品牌的“聚合”充电App。

所谓“聚合”充电App,指的是这些App支持不同品牌充电桩充电,同时可以使用App预付储值扣款支付。佟先生指着手机里的一款“聚合”充电App举例,“这款App目前可以支持万马、特来电、星星多家主流品牌充电桩,车主用着会很方便。”

尤其是这些主流品牌充电App或“聚合”充电App,在预充值电费时都有一定的折扣(例如充1000元送200元),相当于给了八折的优惠。这也让私家车主以及网约车司机更为青睐。

“可是我们的充电站只支持小程序预付费充电,车主充电时还要另外支付电费。”当部分车主导航到充电站之后发现,充电桩无法使用主流品牌App扫码,也不支持“聚合”充电App支付后,大多会随即离开。

即使那些要“趴窝”的纯电动汽车,在佟先生的充电站应急充电时也会选择预付最低限额的10元电费,稍稍充一些电之后,便会驱车到其它充电站继续充电。

“最近我已经和一家主流充电桩品牌谈好加盟合作,停业之后就开始换桩。”他无奈地表示,尽管加盟充电桩品牌只需提供场地,建设充电桩的成本由品牌方负责,但早期采购的充电桩投入算是白扔了,拆卸完只能当“废铁”出售。

如此大动干戈“整改”的目的,就是为了支持主流的充电App,兼容“聚合”充电App,跟上主流的经营方式。

在佟先生与合伙人眼里,充电桩行业“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经过去。只有加入主流品牌大家庭,充分参与“聚合”才能有出路,“充电站本是薄利行业,在刨除了场地、电费等成本后,利润还要和加盟的品牌三七开,只有增加充电桩的使用率我们才能实现盈利。”

显然,在有限的经营范围内,越能“兼容”更多充电App越能赚到车主的“电钱”。

充电站加速兼容聚合

“你用什么(充电)App的?自己找找适用的充电桩扫码充电吧。”

忙着和车主打招呼的于先生,对于App兼容的话题颇有心得。他所经营的新能源充电站,位于距离广州南站五公里的城中村内。与人们常见的充电站不同,于先生的充电站厂房首层,整齐地设置了两排功率240KW的充电桩,角落还有几台“落单”的120KW快充桩。

目前充电站里的十几台充电桩分属于三家不同的主流品牌。他介绍道,充电站建立于一年前,根据最早的规划,充电站只设置了一排同一品牌充电桩。但不久后他就发现,这款充电桩只适用于该品牌旗下的充电App,并只能兼容很少几家“聚合”充电App。

“如果没在这家App里储值的用户,肯定不会到这里充电。”于是,为了尽可能“兼容”更多车主的充电需求,于先生于2020年初以新的经营主体,加盟了另外两家充电桩品牌。

在“聚合”了三家品牌的充电桩后,多数用户都可以到他的充电站里选桩扫码充电,“如果你用的是高德的充电地图,那基本上都可以扫码充电,已经完全兼容。”

随着知名充电桩品牌与“聚合”充电App的合作逐渐深化,于先生充电站支持的充电App也逐渐增加。据他统计,除了自己加盟的这三家品牌之外,充电桩还能支持将近十五款第三方“聚合”App储值充电。

“自从加盟了三家充电桩品牌后,兼容的App多了,充电车主也增加了近一倍。”他告诉懂懂笔记,目前的充电站里“聚合”了三家充电桩品牌,而场地的租金仍旧与之前相同。随着充电用户增加,充电桩使用率提高,原先仅能维持收支平衡的充电站逐渐走向盈利,“这应该就是网上常说的坪效比吧”。

除了于先生的充电站之外,附近的几家充电站也都在陆续加盟、加建其它品牌的充电桩,“大家都明白,同样的场地和租金,肯定是充电桩越多支持App越多,就越赚钱啦。”

于先生透露,目前有部分“聚合”充电App为了争夺用户,吸引车主预付充值,开始减免充电服务费。由于充电站与加盟品牌结算的分润一分不少,有时还有活动奖励,这种“减免”等于是增加了桩站的利润,引发大量充电站开始拼命加盟、加建不同品牌,借此创造更多利润。

“反正已经有了固定场地,建桩的费用品牌方也都掏了,不建白不建,你说是不?”当懂懂笔记质提及有限的场地空间内,布局这么多品牌充电桩是否会存在安全隐患时,于先生的回答则是,在建桩之前品牌方都进行过评估,能建桩就肯定没有问题,“反正这些品牌也都是吃政策红利的,电桩建多了只会有好处。”

“聚合”多品牌充电桩的充电站,好比同时经营桂林米粉、沙县小吃、潮汕汤粉王的社区餐馆。由于兼顾了不同顾客的口味,赢得了更高的翻台率,其盈利的可能与创收机会就更大。

那么,那些场地更为狭小的充电站,在难以增加充电桩的情况下想要实现盈利,又该“聚合”什么呢?

“充电驿站”跨界求生

“内有食堂,充电车主在里面用餐可享八折优惠。”

距离于先生充电站不足三公里的另一家小型充电站门口,在招牌上赫然印着这么一行大字。

现场负责引导车主充电的师傅告诉懂懂笔记,他所在的新能源充电站规模相对比较小,场内只有八台快充桩和四台壁挂式的慢充桩,因此每月能够产生的利润相当有限。对此,充电站负责人借鉴了周边同行的做法,“聚合”了部分除汽车充电以外的服务。

例如,与车主用车相关的洗车、精品车用商品的销售业务,与日常消费相关的便利店、快餐服务,甚至他们还在简陋的休息室里摆了几台付费共享按摩椅。

“有时候网约车司机给车充电时,会顺便在便利店买包烟,或者零食、饮料。”这位师傅表示,如果私家车主、网约车司机充电时恰逢饭点,还可以在充电站内的小食堂优惠就餐,“一荤二素的盒餐10块钱,比周围快餐店便宜些,而且便利店、食堂都是我们自家经营的。”

如果说充电服务仅能维持充电站日常经营的收支平衡,那么这种跨界“聚合”的服务,或许可以为充电站创造一些新的盈利收入。

原本充电站的员工就是包吃住,食堂做五份饭菜也是做,做几十份饭菜也是做,自给之于还可以满足充电车主的用餐需求。

这位师傅透露,销售精品车用品、洗车服务等,也是充电站员工兼顾,员工创造了收益还会有一些提成奖励,大家伙自然愿意。在支出基本不变的前提下,充电站“聚合”新的服务并不会产生太大成本,或许在充电站老板看来,既然场地租金是固定的,跨界经营何乐而不为?

在部分“聚合”充电App上懂懂笔记看到,不少充电站显示的服务范围里,除了卫生间、休息室,还有精品站、便利店,有一些更显示有餐饮、按摩椅休息区,这模式已经基本上和两桶油的加油站类似,甚至是略有超出了。

如今“兼容”多品牌充电桩、提供跨界服务的“充电驿站”在全国各地悄然兴起,为大量充电的车主、司机提供着“一条龙”服务。相比起行业早期,如今的新能源充电站已不再单调、简单、粗暴,经营者也在“聚合”多元业务中探索着各种创收方式。

在他们看来,为了盈利和生存,为了在行业大洗牌中多一分机会,讲求“薄利多充”的新能源充电站只能加速走向兼容和聚合。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