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上复星,舍得安能复兴?

眼看春节白酒销售旺季就要迎面而来,郭广昌率先囤了年货,还是折扣囤下的好买卖。

投稿来源:酒讯

眼看春节白酒销售旺季就要迎面而来,郭广昌率先囤了年货,还是折扣囤下的好买卖。

12月31日上午,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拍卖一事尘埃落定,复星系上海豫园旅游商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45.3亿元的成交价拍下这份股权。按照ST舍得当日收盘价计算,豫园股份相当于75折拿到了沱牌舍得的控股权。

前有金徽酒打样,舍得酒业被给予了一路高涨的希望。然而,复星系的手腕,真能让深陷多项杂务纠缠的ST舍得走上复兴之路吗?

沱牌舍得股权75折“大促”

沱牌舍得集团控股权要拍卖,多的是眼红的资本。据蓬溪县人民法院官网披露的消息显示,拍卖前,遂宁市聚鑫拍卖有限公司依法发布拍卖公告,先后有省内外20余家单位咨询、查阅资料,最终,省内外3家单位报名。除了此次竞标成功的豫园股份,另一家为遂宁兴业投资的消息也被确认。

而根据此前路透消息称,此次参与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拍卖的有复星、华润、川酒集团等。无论消息属实与否,胜利都只能属于复星系了。

不过,由于早前沱牌舍得在拍卖前的一系列操作,让市面上对这场拍卖发出了质疑声音。比如,在12月16日发布拍卖公告前,沱牌舍得公司章程进行了修改。而此次参与拍卖的两个条件之一就是“受让方受让股权后将受舍得集团章程约束”。

另一让人生疑的点是,此次拍卖行程安排十分紧凑,从时间线上来看,从12月16日发布拍卖公告到12月28日交保证金,再到12月31日上午仅经历27轮竞拍即成交。以各方资本的热情程度比起来,这趟行程似乎略显急促。

值得注意的是,天洋控股在沱牌舍得股权被拍卖前还进行了最后的挣扎。12月23日,天洋控股正式发函声明解除对射洪市政府关于天洋控股持有的舍得集团70%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和管理权的委托,但并未收到回复。

而事实上,拍卖当日,ST舍得收盘价为85.44元/股,总市值287.2亿元。天洋控股曾通过持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权间接持有ST舍得20.97%的股权,对应市值约60亿元。最终拍卖成交价45.3亿元,相当于打了75折。

“郭广昌效应”何时来?

尽管ST舍得在公告中提及“本次拍卖事项尚涉及竞拍人缴纳拍卖余款、法院出具拍卖成交裁定、股权变更过户等后续事项,仍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的风险,但郭广昌已经迫不及待地为舍得酒业的产品开始站台。

1月3日,郭广昌以上海市浙江商会名誉会长、复星国际董事长的身份在“第五届世界浙商上海论坛暨2020年上海市浙江商会年会”上为与会人员赞助了两瓶舍得酒。这样的场景,将公告上那一行不确定的“风险提示”一抹殆尽。

郭广昌与舍得酒的快速联动,本质逻辑是通过复星集团的品牌背书及其在资本界的影响力,可以吸引资本市场的密切关注。熟悉复星系的人将其称之为“郭广昌效应”。在白酒收购案中,更有金徽酒早早给世人打好了样。

2020年5月和9月,复星系先后拿下金徽酒30%、8%的股份。而在此之后,金徽酒迎来了投资者调研军团。

酒讯简单梳理金徽酒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了解到,10月26日-27日,方正证券、国金证券、中信资本等46名投资者进行了电话调研;11月,中信建投、浙商证券、方正证券等证券公司的24位投资者在金徽酒公司进行了实地调研。

而在金徽酒重组停牌之前,其股价为13元/股,市值66亿元。在此之后,该公司股价一路摸高至56元/股,涨了3倍之多。

ST舍得是否能迅速表现出“郭广昌效应”呢?12月31日,ST舍得股价在早盘一度涨停,但最终以跌停价收盘,上演了“天地板”。这已经是该公司月内收获的第二次“天地板”了。相反,豫园股份则以涨停报收。

对于ST舍得资本市场的表现,一位业内人士对酒讯表示,复星系拍下沱牌舍得股权的价格,相当于折价贱卖,资本市场预判ST舍得可能会进行回调,加上该公司散户较多,容易受消息面影响,年关将至,保守谨慎情绪比较明显。

舍得安能复兴?

对于复星系拿下舍得酒业这块招牌,白酒行业专家晋育峰表示“有点惊讶”。在他看来,在经历了天洋控股一任控股股东之后,射洪政府可能会更倾向于通过地方投融资平台公司先收回股权,梳理后再打包出让,这样更方便选择自己钟意的接盘方。

但或许,复星并不能算作是一个陌生人。2015年,天洋控股通过拍卖方式,以38亿元的价格从射洪县人民政府手中获得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这场拍卖复星也参与其中,只不过价格“没谈拢”。

河东河西轮换之间,郭广昌最终圆了5年前的梦。但正如同天洋控股救了5年前的舍得一样,这一次,轮到复星来救舍得了。

从舍得酒业自身来看,2017年至2019年,ST舍得实现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26.42%、12.1%、35.02%、19.79%。虽有所增长,但增幅并不稳定;而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达1025.11%、79.02%、138.05%和48.61%,波动更为剧烈。

复星的到来能给舍得带来什么?从复星的盘面来看,其投资触手触及酒业、房地产、信息产业、生物制药、金融、钢铁、证券、文娱等,都有跑马圈地。虽然囊中以事先入袋了青岛啤酒和金徽酒,但酒业却算不上它的核心业务。

晋育峰对酒讯表示,理想状态下的舍得接盘方应该具备“资金+资源”两大要素。资金方面不用说,资源方面,复星跟京粮集团和黑龙江农投集团签了战略合作,或许酒业布局会成为其在大农业和农副产品深加工领域的一环。

不过,欧阳千里认为,“白酒布局依旧是资本保值的选择,而非大农业的领域。”他认为,如果复星入主舍得以后延续天洋的运营,继续加大生态、老酒等方面的投入,未来能取得更大的业绩。

另一个问题是金徽酒与舍得酒业的同业竞争问题。从产品来看,两家均主打浓香型白酒。其中,舍得酒业旗下核心产品系列沱牌和舍得,分别位于100-300、300-600元及600元以上的中端、中高端以及高端价格带;金徽酒旗下核心产品在中端和高端价格带。双方在产品布局上有所重合。

对此,酒水行业研究者欧阳千里对酒讯表示,衡水老白干旗下拥有孔府家、武陵等,也没有出现同业竞争。如今的业外资本正变得越来越成熟,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复星系能够解决不同品类的竞争,就如华泽集团一样。

当然,郭广昌将如何端平手上这两杯白酒尚待时日验证。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金徽酒东进西扩欲破局全国化,复星系酒业版图或再加码
清仓“天洋系”董高监,舍得酒业扎进郭广昌的酒局谜团
金手指郭广昌的白酒抄底术
沱牌舍得股权被拍卖背后:白酒腰部品牌往何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