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学天下冲刺A股,“一飞冲天”还是“一地鸡毛”?

摆在优学天下面前的,还有很多难题要解决,比如提高品牌知名度,比如增加产品线……

“学海无涯,诺亚舟”这句广告语曾经喊遍大江南北。

2007年10月19日,诺亚舟学习机的母公司诺亚舟教育在纽交所上市,风光无限。然而7年后,诺亚舟从纽交所黯然退市。

2011年4月,诺亚舟以1亿元出售学习机业务,收购人叫唐本国,曾是诺亚舟的联合创始人。他的另一个身份,正是优学天下的创始人。

同年11月,唐本国成立了优学天下,推出旗下教育平板电脑产品。

2020年末,优学天下向深交所递交招股书,冲刺创业板,拟募集资金4.86亿元。

兜兜转转的唐本国与优学天下,是步诺亚舟的后尘,还是站在诺亚舟的肩膀上起飞?

营收受季节性影响明显净利润近六成靠政府补贴

2017—2020上半年,优学天下实现营业收入5.16亿元、6.69亿元、7.33亿元和2.88亿元。在可比的周期内,优学天下营收增速放缓。2018年较2017年增长29.7%,而在2019年较2018年增长9.6%。

但2020年前三季度,优学天下营收6.68亿元,较去年同期的5.26亿元增长27%。反而实现了逆周期增长。

业绩增长背后,主要得益于疫情的控制和优学天下的营收结构。其招股书显示,公司产品的销售旺季通常集中寒暑假及当月开学,第三季度是销售高峰期,销售收入相对较高。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优学天下第三季度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46.34%、47.57%、44.4%。也就是说,优学天下一年里近一半的营收是由三季度贡献。

净利润方面表现出同样的趋势。2017—2019年,其净利润分别为2646.6万元、3149.7万元、3030.9万元,2019年出现负增长,2020年上半年一度亏损224万元。但在第三季度,优学天下企稳回升,净利润5812.66万元,较去年同期的2580.06万元增长117%。

优学天下整体保持着稳定的盈利,除了营收增长,不可忽视的因素是,优学天下净利润中超六成得益于政府补助。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优学天下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1715.81万元、2273.23万元和2400.24万元,占各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61.84%、65.85%和60.70%。而这部分补助主要是“增值税即征即退”,一旦政策发生变化,也会给优学天下的利润带来直接冲击。

优学天下也明确表示,如果由于政府相关补贴政策或公司自身条件的变化,导致不能享受政府补贴或者补贴金额降低,将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及资产状况造成不利影响。

营收结构单一,品牌力困境

年营收7亿元的背后,超九成业务来源于教育平板电脑的销售。其中,U系列的收入占比超过八成。营收结构过于集中,来源单一。

2017-2019年,教育平板电脑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6.57%、97.18%、98.12%,集中度不断提升。到2020年上半年,这一比例甚至达到了99.27%。

在教育平板电脑中,优学天下主要有U、S、V等系列,其中,U系列是绝对的核心,其营收占比分别为81.95%、81.39%、80.39%。2020年上半年进一步达到了90.62%。

不只是产品集中度高,连销售模式也十分集中。优学天下的销售模式主要分为直销、经销和代销。但其自有的直销模式销售量占比较小,其销售量长期依赖于线下经销模式。

根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上半年,优学天下共有79家经销商,2017-2019年,优学天下的经销模式销售金额占比分别是96.48%、 96.81%、95.47%。其中,线下经销模式是其最主要的销售模式,占主营业务比重分别为 90.09%、90.44%、88.13%。

销售量长期依靠于经销商,产品过度集中于一个系列的情况下,当疫情“黑天鹅”的到来,抗风险能力也会有明显不足。

不仅如此,产品垂直在教育平板市场,也大大限制了优学天下的想象力,据IDC数据显示,2017-2019 年我国教育平板电脑出货量为370万台、390万台及410万台。这也意味着,优学天下的量级最多也达不到千万级。

而即便在垂直赛道,优学天下也不具备绝对的影响力。招股书显示,其2019年的出货量只有56.27万台,目前甚至还达不到百万级。在竞争中,优学天下的实力也有差距。

首先,在研发实力上,优学天下能力有限。招股书中列举了两家竞品公司——科大讯飞和视源股份。2020年上半年,优学天下的研发费用为 5630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9.57%。这个比例虽然不算低,但投入金额上,只有科大讯飞的5.9%,视源股份的11.6%。

2020年上半年,其研发人员只有430人,而科大讯飞有高达6404人,视源股份则为2260人。实力对比悬殊,优学天下很难在技术上实现突围。

其次,在品牌力上,优学派并不算第一梯队。

根据《2020年第二季度IDC中国季度学生平板市场跟踪报告》,步步高出货量占比47%,位列第一位;读书郎占比10.4%;优学派占比9.1%,小霸王占比8.3%,好记星占比4.4%。可以看出,学生平板市场是个一家独大的局面。优学天下只能算第二梯队,与头部企业步步高相比,优学天下前路漫漫。而位居第四名的小霸王与优学派却仅有0.8%的差距。前有步步高、读书郎,后有好记星和小霸王,优学派压力不小。

与此同时,科大讯飞、华为、联想等企业也并没有忽视教育市场。与这些企业相比,优学天下在整体实力上差距很大。

近几年来,优学天下在提升品牌影响力上下足了功夫,甚至让创始人之子担当代言人。2015年,唐宇瀚和唐巩成为诺亚舟优学派的代言人。而根据招股书,这位学霸代言人唐宇瀚则是实控人唐本国的儿子。

2016年,优学天下把代言人换成了明星学霸关晓彤,来提高品牌知名度,“用优学派上名师辅导班”成为新的广告语。

无论是亲儿子代言,还是明星代言,优学派在提高品牌知名度上可谓用心良苦。

但从百度指数看,2020年优学派的整体日均值低于科大讯飞、步步高,只是略高于读书郎。“出圈”依然困难。

在招股书中,优学天下即将重点放到了研发和营销两个方向。其表示,将把本次发行募集的资金用于3.3亿元用于知识图谱的个性化教育平台升级建设;1.1亿元用于建设研发中心,5074万元用于营销及品牌建设。

这客观上证明,当前的优学天下,迫切需要让更多人知道,也迫切需要在垂直细分硬件领域建立自己的护城河。但在营收依赖“U系列”,利润靠政府补贴的情况下,优学天下依然在艰难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