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金山云的优刻得,科创云之困境

股价业绩双杀,优刻得的困境在于如何提升市占率。

投稿来源:英才杂志

云计算行业是一个技术壁垒很高的行业,需要长期的积累和产品打磨,而在细分领域公有云、私有云和混合云中,最具有商业前景的就是公有云。公有云中有着科创版第一股之称的优刻得(688158.SH)以70元/股的开盘价,在一年前登陆国内资本市场,并一度站到了532亿的市值顶峰。然而,如今优刻得仅有168亿市值,荣光不再。

与之相对的是,在美国上市的可比公司金山云(KC.O)市值却超过1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00亿元),优刻得到底遭遇了什么?背靠着中国移动的资本优势和业务扩展动能,优刻得还能否再度回归高市值,并再创佳绩?

股价、业绩双杀,盈利来自市占率的提升。

日前优刻得发布2020年业绩预告称,公司预计2020年度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3.20亿元到-3.60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减少约3.41亿元到3.81亿元;预计2020年年度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3.40亿元到-3.70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减少约3.50亿元到3.80亿元。

据其在公告中的解释来看,净利润下降主要由于低毛利的业务收入占比快速提升导致的主营业务整体毛利率下降;价格下调导致的主要产品或服务毛利率下降;服务器的升级换代使得一段时间内成本叠加,及公司疫情期推出免费云产品引流致使效益下降等原因。

虽然有疫情等客观原因,但上市仅一年就业绩变脸,不得不引起投资者的担忧。

因此,优刻得的市值一跌再跌。

优刻得曾在其招股说明书中介绍,金山云和其同为中国公有云第二梯队。金山云在纳斯达克上市交易后,市值只经历了短暂的回调,而后一路凯歌高唱,截至目前已达到110亿美元,约折合人民币700亿元。

两者的差别究竟在哪?

金山云和优刻得的营业收入均主要来自公有云服务,私有云、混合云及其他服务占比较小,但两者总收入规模差距较大。

从上表可以看出,金山云和优刻得的营收差距在2017年仅有约4亿元,而到了2020年前三季度,差距就拉大到超过30亿元。

金山云近年来的营收增长主要依赖CDN内容加速服务,在线上游戏、视频流以及其他线上娱乐方面业务较多。而优刻得则在针对传统行业上的企业服务业务上有较快增长。本质上两者都是依赖销售利润率低的产品和服务,来带动收入增长,这也为利润不佳埋下了隐患。

从盈利情况来看,优刻得是有着“先发优势”的。2017年至2019年,优刻得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71亿元、0.77亿元、0.21亿元,而同期的金山云则为-7.14亿元、-10.06亿元、-11.11亿元。但进入2020年以后,优刻得的利润急转直下,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优刻得归母净利润为-1.79亿元,同比下降1757%,而金山云同期归母净利润为-8.57亿元,虽然金山云也还处于亏损状态,但已呈现亏损缩小态势。

提升盈利能力是目前所有国内公有云厂商的目标。根据中信证券的研究报告,目前我国的公有云公司,包括阿里云、腾讯云等第一梯队都尚未实现盈利,但其亏损规模均在缩小。可以推测,在未来有着庞大市占率的基础上,提升高毛利的业务占比,将成为云计算业务盈利的重中之重。

“中立”的梦想和资本的翅膀

想象空间不仅是业务的宽度,更是市值的高度。

综上所诉,盈利与否短期来看对于优刻得和金山云来讲不是最主要的矛盾,他们要保证能在第一梯队的压力下,保持市场占有率,首先要做的就是扩大业务的宽度。

金山云除了自身对外的业务发展外,还有小米系为其站台,据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小米系统企业为金山云营收贡献占比14%。而主打“中立第三方云计算服务商”的优刻得,则在上市前夕引入了中国移动旗下的中移资本,目前中移资本为其第四大股东,持股比例高达5.57%。有了产业的支持之后,公司业务的想象空间就会被投资者充分挖掘。

小米系对金山云的营收贡献虽然占比尚不太高,但是由于两者的领导者有着极为密切的合作关系,在未来的业务增长也值得想象。而有中国移动的资本和资源支持,优刻得又该如何表现?

中国移动作为优刻得的关联方,身负供应商和客户的双重身份,2019年双方也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中国移动的优势在于5G网络的建设运营,双方在业务层面深入合作,支持政企用户上云,同时也在边缘计算、物联网方面拓展合作。

在此基础上,优刻得与中国移动的多个省级公司开展了“合营云”业务,整合了中国移动优质的基础电信资源和良好的政企客户关系,但与同在政企云领域深耕了数年的天翼云对比,优刻得还十分稚嫩。根据全球权威市场调研咨询机构IDC正式发布《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9年下半年)跟踪》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下半年中国公有云市场中,天翼云以9.0%的市场份额排名中国公有云市场前三。

天翼云的主打优势就是“安全”,在数据极为敏感的政企客户中,有着十分突出的优势,而优刻得同中国移动的合作刚刚开始,其也将在未来着力发展政企客户。

近期,优刻得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以便其筹建上海青浦的IDC,这或许能够减轻优刻得在运营中的部分成本压力,同时增加安全可信的云服务成果,但庞大的开支势必又将摊薄优刻得的收益。

想象空间不仅是业务的宽度,更是市值的高度,金山云和优刻得想要破冰进入第一梯队,如何扩大市场占有率,把想象空间落地,是两家企业需要对投资者解释清楚的问题。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电信运营商的云计算“泥沼”
云通信企业并购背后:技术的整合进化与递归
中国电信天翼云增资扩股,引入中国电科、中国电子等央企股东
金山云Q1毛利同比涨超64%,深入布局行业热门领域,云业务加速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