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追求畸形,医美走向过度

从精灵耳到小腿神经阻断术,这种人为追求“畸形”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畸形”。

文|陈根

过度医疗猛如虎,而现在,医美也开始“过度”。如果说,过度医疗是医生单方面的动作,患者在多数情况下还是不知情且无辜的,那么,过度医美则是双方共促的结果,是在消费者提出诉求下而达成的“过度”。

“精灵耳”才红,“小腿神经阻断术”又冲上了热搜。不同的是,“精灵耳”还只是通过注射玻尿酸的方式,让耳朵可以在这种方式下修饰脸部线条,从而改变脸部的视觉效果的“审美内卷”。“小腿神经阻断术”却是以健康为代价,通过“挑出神经”而达到“瘦腿”效果的疯狂整形。

从“精灵耳”到“小腿神经阻断术”,如何拯救日益显性化的过度医美?过度医美背后,审美焦虑又有无可解之法?

从精灵耳到小腿神经阻断术

5月21日,“精灵耳整形”话题登上热搜。所谓“精灵耳”,简单来说,就是通过玻尿酸注射的方式,让耳朵变为平行于脸孔且略微向上的方向,可以使脸庞看上去更“小巧可爱”。

然而,这种“整形”就是人为制造所谓的“招风耳”,而招风耳又是一种程度较轻的畸形。招风耳表现为对耳轮消失,耳廓上部呈扁平状,为胚胎发育异常导致,有遗传性,经过手术治疗可以矫正畸形。手术方法较多,有针对性选用术式,如耳廓软骨直切开缝合法、软骨褥式缝合法、软骨管法等。

可以说,这种人为追求“畸形”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畸形”。而接受不正规的整形操更作有可能带来出血、感染、愈合瘢痕等后果。由于不规范的玻尿酸面部注射造成失明或脑梗的案例,在世界范围内已超过千例,耳部注射造成失明的案例也有报道。

容貌焦虑内卷到耳朵,已经让人咋舌,而“小腿神经阻断术”的再次走红,则进一步凸显了“过度医美”的泛滥。不可否认,在当代流行的“直而细长”的审美中,小腿短粗是不为其所容的“丑”。而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小腿神经阻断术”才有了市场的空间。

小腿肌肉阻断术,学名“胫神经腓肠肌肌支离断术”,即通过毁坏、剥离小腿神经中的腓肠肌内外侧支,使腓肠肌废用性萎缩,从而让小腿外部轮廓变得更平坦,减小小腿腿围,以达到“瘦腿”目的。小腿粗,通常是因为肌肉量大或皮下脂肪厚。在所有小腿肌肉中,后侧的三头肌体积最大,对粗细起决定作用。这“三巨头”则是由腓肠肌的内侧和外侧“两头”,以及比目鱼肌的“一头”构成。

其中,腓肠肌在紧邻皮肤的浅层,对小腿外观的影响更大。踮脚时小腿后侧凸出来的两个“肌肉块”,就是腓肠肌内侧头和外侧头的形状。腓肠肌下面的则是深层的比目鱼肌,比目鱼肌形状一般不太明显,但在日常活动中的作用更大。在站立和行走时,比目鱼肌是负责维持身体直立和蹬地功能的主力军,腓肠肌则主要支持需要爆发力的动作。

在明确三头肌体对人体意义后,“小腿肌肉阻断术”为何起作用,以及又有何风险也就显而易见。

“小腿肌肉阻断术”起作用是因为其定位支配腓肠肌的神经并切断,让神经无法再给肌肉发号施令,肌肉失去动力而瘫痪,踮脚时没法收紧所以不会再明显凸起。于是,肌肉因为失去神经的支持而萎缩变小、质量减轻,小腿自然夜就变得“直而细长”了。

但同时,这种手术阻断了腓肠肌肌支神经,腓肠肌瘫痪不可避免地会减少小腿后群肌的肌力,还影响踝关节作屈曲和内翻动作,甚至无法抵抗自身重力完成踝关节活动。有研究显示,腓肠肌功能丧失后小腿内收力量减少30%,屈曲力量减少5%~15%。 

离断神经虽然瘦腿效果显著,但是出现感觉及运动障碍、瘢痕增生、色素沉着、腘动静脉损伤等并发症发生率更高。此外,“小腿肌肉阻断术”还不可避免瘢痕色素沉着明显,瘢痕增生的情况存在。如果双侧神经切断不均衡,术后也会表现为双侧小腿大小不对称。

若术中不慎误伤腓肠肌肌支以外的神经,有造成小腿功能障碍及局部的皮肤感觉障碍的可能。其中,最严重的并发症为误伤腓总神经之后引起的“马蹄”内翻足等症状。值得一提的是,也正因小腿肌肉阻断术可逆地牺牲部分功能换取美感,才早在几年前就被大部分医院所淘汰。

不论是“精灵耳”,还是“小腿神经阻断术”,都是“审美焦虑”下的产物。就这样,为了符合市场的“审美”,医美走向了“过度”,连健康都成了牺牲品。

医美走向“过度”

身体意象是人们对自己身体的美学认知。比如,自己的体型是否符合大众审美,自己的身材是否对异性有足够的吸引力等。人们在青春期达到身体发育的第二个高潮,并且第二性征开始凸显。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开始格外关注自己身体的发育,在头脑中逐渐形成对自己体态的认知与评价。

然而,说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颜值正义、整容有理的理念大行其道,筷子腿、漫画腰、巴掌脸等不自然的审美渐领风潮,而正常的身材则被附加了诸如大饼脸、大象腿等侮辱性滤镜。审美逐渐变得单一,从容颜到身材似乎形成了一条标准刻板的鄙视链,年轻群体因之而产生的容貌焦虑和身材焦虑也与日俱增。

更重要的是,当社会价值体系下的审美越是单一,固定的体态和外形就愈发变成了可以营销的资本。一些爱豆选秀、流量网红热炒,更让一些价值观尚未成熟的年轻人误以为:只要颜值过硬,人生就很容易弯道超车走上巅峰。颜值不够,整容来凑,成为当下流行。

从最基础的拉双眼皮、打瘦脸针,再到高端进阶的劈下颌角,又或者当前热议的精灵耳以及小腿神经阻断术,都不过是这个世代“审美失衡”的又一个表症。对美的追求永无止境且渐趋畸形,进一步加剧了“医美过度”。更严重的是,相较于传统的医疗过度,医美过度的风险更为隐蔽,也更为显性。

一方面,相较于传统医疗,医美更具有消费性质。也就是说,消费的主动权掌握在消费者手里,即便医美机构极尽诱导之能事,最终决定权依然在消费者。

医美的强消费属性也使其无法按照传统疾病医疗的尺度去丈量医疗的适度性——消费医疗的过度可能由患者方发起,消费者提出的诉求,医美医生需要尽量满足,过度与否的阈值相当大,一旦超过临界值造成的损害也更加难以界定权责关系。

另一方面,疾病医疗的过度往往不是显性的,患者难以察觉,更无法衡量,比如多做了几次X光或核磁,多开了几种药,没人知道什么是适度的,有时挨错了刀,患者都未必明白。而医疗美容的最大特征就是显性的结果,医疗美容的结果不是在脸上就是在体表,立竿见影是就医者的最基本诉求。

过度医美的显性化,使得不管过度医美的经济损失谁来承担,其不良后果只能由患者承担,许多不可逆转的结果甚至需要以一生的健康为代价。

正如“小腿神经阻断术”是不可逆的一样,被切断的神经也无法复原。也就是说,切除了这部分神经后,以后再遇到外伤等情况,需要小腿肌肉潜在功能的时候,也不可能再恢复了。不可逆的创伤、潜在的致残风险、可能出现的后遗症、难以维持的效果等等,“小腿神经阻断术”背后,可能是一个人无法逆转的身体和人生。

追求美没有错,每个人都有变美的权利,这也是医美市场不断扩大的动因。医美是人类可及的高级需求,但如何正视人类医美的需求与纠偏乱象的市场,却需要人们更多的智慧。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年轻人掀起养生热潮,正撑起哪些千亿百亿大市场?
全球首个!国家药监局批准洛拉替尼治疗ROS1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关键性临床试验申请
填补空白!辉瑞白血病药物贝博萨中国获批
从分子层面雕刻肌肉,新数学模型预测锻炼肌肉最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