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大鳄怡亚通的白酒生意

又一家白酒概念股。

文|斑马消费 杨伟

怡亚通日前给旗下多家企业提供担保,意图缓解匮乏的资金劣势,同时公司正在向炙手可热的酱酒领域攻城略地。

公司在代理销售国台黑金十年和钓鱼台酱酒产品中尝到甜头,白酒业务收入增长迅速,在其业务板块中不可忽视。

但这家供应链企业更大的“野心”在于掌控酱酒生产端,依托自身分销+营销优势,加码自有白酒品牌。

集体担保

5月24日晚间,供应链大佬怡亚通(002183.SZ)披露多条担保公告。按照披露信息,公司为河南兴港怡亚通、武汉市大鸿雁等4家参股企业、4家控股公司和1家全资公司分别提供担保或反担保或关联担保,合计担保总金额约3.51亿元。

除此之外,公司向农行深圳布吉支行申请授信6亿元,由其全资子公司深圳前海怡亚通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担保期不超过3年。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这些被担保的企业盈利水平普遍低且资产负债率高。比如参股公司河南兴港怡亚通,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0.03亿元,净利润仅92.54万元,资产负债率95.09%,今年一季度,资产负债率升至95.88%。

为这些企业提供担保,公司给出的统一理由是“因业务发展需要”。这再一次揭开供应链行业普遍资金紧张的盖子。

作为国内供应链行业第一家上市企业,怡亚通自身经营状况不佳:净利率连续下滑、债务高企,深陷危机之中。

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实现700.7亿元、720.3亿元和682.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001亿元、0.90亿元和1.234亿元,2019年、2020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595亿元和-1.183亿元。

2018年-2020年,公司毛利率维持在5%左右,净利率则低至0.23%、0.03%和0.12%。这很大程度来自债务压力,巨量利息支出吞噬了利润。仅2020年,公司利息支出就高达16.20亿元。

截至去年末,公司负债合计341.0亿元,货币资金102.7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86.8亿元,短期偿债压力非常严峻。

而且,公司资产负债率长期徘徊在80%上下,堪比资金密集型的房地产企业。这一困境即便是2018年深圳国资入主之后,也没有较大改善。

沾酒成金

怡亚通主要业务模式是从上游找原料或产品对接下游需求,向全国320个城市超过200万家终端门店供应母婴、日化、酒饮及食品等产品。

2015年,公司将酒饮业务从快消品业务中独立出来,启动专业化运营,公司在全国并购不少酒商,尤其在上海、重庆和广东收购一批优质经销商,初步形成规模优势。当年,酒饮板块收入达到46.2亿元,随着白酒行业转暖,公司酒饮业务收入在2017年达到峰值98.7亿元。

在深圳国资入主之后,公司更加喜欢“喝酒”。2019年初,公司与贵州钓鱼台酒业合作,孵化出钓鱼台珍品壹号酱酒产品,是公司打开市场的首个白酒品牌。据当年公司年报,该款产品实现收入近3亿元。

除了和钓鱼台酒业合作之外,公司陆续和国台酒业、习酒等酒企达成合作。2020年,国台黑金十年和钓鱼台珐琅彩产品两大单品完成销售近7亿元。

据年报,2020年,公司整个白酒品牌运营板块实现收入8.70亿元,同比增长129.55%。

公司与钓鱼台酒业等合作的白酒产品毛利率如何尚未披露,此前酒仙网IPO时曾披露的专销酒产品毛利率,可以作为参考。

据酒仙网招股书,2018年至2020年,酒仙网的钓鱼台专销酒实现销售收入分别为0.6亿元、0.95亿元和1.9亿元,毛利润分别为0.46亿元、0.69亿元和1.14亿元,毛利率分别高达75%、72%和60%。

喝酒上瘾

伴随最近几年公司的钓鱼台珍品壹号、国台黑金十年以及习酒古韵酱香三大核心白酒产品热销,让公司尝到甜头,也让这家供应链企业找回了白酒业务的自信心。

今年2月,公司与仁怀遵密商贸、王城汇酒业、成都同创共赢酒业联合设立汪家烧坊酒业,公告显示,怡亚通现金出资1700万元,持有34%股权。公司在董事会中拥有两个席位,并有向董事会推荐董事长的权力。

汪家烧坊是茅台镇四大老字号烧坊之一,创立于1909年。怡亚通和邓鸿选择衡昌烧坊一样,看重其浓厚的历史积淀。公司更大的野心是从源头保障白酒产品、增强全产业链的稳定。

也就是说,公司早已不满足于与钓鱼台酒业等合作开发单品、由其全国总代理的模式。走向白酒产业链上游,掌控生产端,为今后开发自有品牌增加话语权。

不仅如此,公司还存在向茅台镇酒企收并购的可能。启信宝显示,遵密商贸实控人汪洪彬,持有茅台镇金酱酒业25%股权。

公司公告中早有印证其独立开发白酒产品的能力,“公司拥有成熟的酒类产品孵化团队,在酒类产品各个产业链环节也拥有着稳定可控的推进方案,具备独立运营白酒品牌的能力。”

截至目前,公司酒类业务主要由深圳市怡亚通深度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操盘,该公司主要业务是酒类批发、供应链管理和进出口,怡亚通持有100%股权。

深圳怡亚通深度供应链营业收入自2017年达到26.76亿元巅峰旋即下行,去年末,营业收入为12.14亿元,是怡亚通总收入的1.79%。

这意味着,即便有了汪家烧坊酒业的助力,公司从代理白酒到自有品牌,还有更远的路要走。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怡亚通深度“醉酒”
徽酒“无”产区?
华致酒行:比茅台还赚钱的经销商,不怕被反噬吗?
天佑德转正,青青稞酒睡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