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爱腾「开撕」抖快B,为何Netflix却能放过YouTube、TikTok

与其说是抱团反盗版不如说是一种焦虑的集体释放,因为短视频们已经日渐成为了国内用户打发时间的主力。

文|壹娱观察 大娱乐家

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下称“优爱腾”)对短视频平台的反盗版炮火依然在升级。

在三大平台齐发声明要求B站清理站内关于《老友记重聚特辑》一周后,在6月3日举行的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的网络视听产业峰会上,优爱腾三家的主要负责人依次登台发言,几乎像是提前排练过的一般,再次旗帜鲜明的集体声讨短视频与B站侵权。

一天之后,三家负责人的话纷纷登上微博热搜,“腾讯副总裁称短视频平台给用户喂猪食”、“优酷总裁希望B站把原创当主要目标”、“爱奇艺CEO称二创是盗版”。而不同于过去各家是互相在网上隔空喊话,这一次在三位发言之时,B站CEO陈睿、快手联合创始人杨远熙其实就坐在台下。

当然面对这次有些过于直白的攻击,真正的短视频巨头——抖音及背后的字节跳动终于也忍不住了,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就公开回应称,“这位高管可能并不知道,号称已经拥有数亿用户的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

国内长视频平台当下的反侵权炮火之猛,确实远超过去。这其中既有基于现状的客观问题,同时也包含了面对残酷竞争的部分情绪释放。

而当视角放宽之后,望向北美,就会发现这类视频内容形式的竞争在任何地方都同样激烈,但似乎很少见到像Netflix或者HBO这些影视大厂公开嘲讽YouTube甚至TikTok。

其实与其终日沉浸在口水仗之中,不如真的从改善内容质量与重塑行业规范出发,毕竟就如今的现状而言,不论哪一方似乎都很难在用舆论上获得用户的支持。

长视频用十年没有换来收获期,而是进入新竞技场

正如前文提到的,如今被长视频平台渲染起来的反盗版氛围,其中当然有事实部分,不论是短视频平台是主打PUGC的B站,的确有很大一部分流量来源于平台创作者对于影视内容的二次创作,而一旦这些“创作”的素材没有经过长视频平台授权,那便很可能构成盗版行为。

从这个角度出发,优爱腾们维护自身权益无可厚非。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些二次创作即便不会直接为原作带来流量收益,但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平台们也都默认了这种做法,毕竟从所谓的“出圈”维度上来说,部分二次创作往往又能意外为作品本身带来热度,而微博热搜多数时候都是长视频们内部衡量一部剧集火爆程度的标准KPI。

因此目前的状态,与其说是抱团反盗版不如说是一种焦虑的集体释放,因为短视频们已经日渐成为了国内用户打发时间的主力。

对于尚未盈利的长视频流媒体们,要是现在就开始失去用户的注意力,那么就像樊路远所说的“长视频现在很艰难,我们这三家什么时候能盈利?如果按现在的生存环境看,’指日可待’是痴心妄想,太难了”。

根据最新发布的《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较2020年6月增长5%,网民使用率为95.4%。其中,短视频用户占据主流,用户规模超过8亿,使用率达88.3%,均达到各个细分领域的最高值。

更麻烦自然还是单位使用时长,报告显示,过去一年移动网民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为384分钟,6.4个小时,在对这近6个小时的用户注意力争夺中,短视频以120分钟居首,综合视频则从2019年底的101分钟降至97分钟,与短视频用户时长差距仍在扩大。网络音频和网络直播用户时长则基本持平,均在60分钟内。

数据或许会受到不同的外部环境影响,毕竟对于长视频来说,2020年遭受新冠疫情影响,内容供给事实上是相对不足的,而这本身也是影视内容需要更长的制作周期所决定的。

但即便抛开这一外部因素,从整体趋势上,也不难看出短视频的强势,光是快手的市值就已经将近是爱奇艺的十倍。就像腾讯视频孙忠怀所说:“我们三家不在乎谁是第一第二,第一梯队是六亿DAU的那个,我们都是第二梯队的玩家。”而在目前所有品类的视频平台中,只有抖音DAU破了6亿。

《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

从这个角度去看,就很容易理解为何当下优爱腾要如此穷追猛打。

对于优爱腾说,经过了十年漫长的市场渗透与行业改造,原以为即将进入收获阶段,然而谁知道好日子尚未到来,就又已经进入另一个更加凶残的新竞技场。

无论如何,都无法磨灭一个事实,对于观众来说,短视频的确不应该被视为是内容呈现的最终形式。这其中当然包含了价值判断,因为谁也不能忽视电影、剧集是将视频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来呈现内容背后所具有的巨大人文意义。

诚然,当下几大长视频流媒体出品的内容整体来说都难称优质,内容拖沓、剧情注水、表演生硬也长期被诟病。

但过去一两年来,变化也在悄然发生,更短小精悍的剧集辅以更多实力派演员的表演,部分作品更是足以承载些许社会关怀,而这些都是有且仅有精品影视内容才能带来的独特意义。

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依然需要给予创作者与平台更多耐心,毕竟罗马始终不是一天建成的。

完善的版权审查系统,Netflix能安心让TikTok、YouTube“带货”

相对于国内这般针锋相对,在国际市场里,流媒体巨头Netflix似乎从未如临大敌般的看待像TikTok这样的短视频平台。在去年第二季度披露财报时,Netflix甚至在财报公开信中写道:“TikTok的增长令人震惊,这体现了互联网娱乐的流动性。”

当然就连《堡垒之夜》和睡眠都被Netflix视为竞争对手,他们不可能就如此放任TikTok不管,然而,对于这些国际平台来说,在既定规则内自由竞争是常态,而想要赢得这些竞争,唯一的方法则是通过自己的主业吸引更多用户注意力。

对于Netflix来说,最重要的便是为订阅用户提供更多内容。

事实上,Netflix本身同样在利用TikTok这一媒介进行作品宣传,并且得到了相当不俗的效果。其中的典型案例便是去年4月上线的非虚构类剧集《养虎为患》,根据尼尔森收视率,该剧上线头10天便有3430万人观看,是Netflix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发行作品。除了当时正处于疫情封锁的前期,另一重点便是Netflix利用TikTok和Twitter等社交平台,让大量关于这部作品的梗得以实现病毒式传播,最终反过来进一步推高了这部作品的关注度。

《养虎为患》剧照

甚至在产品形式上,Netflix一度也在应用内模仿TikTok的形式播放内容预告,不过大概效果一般,如今这一形式已消失不见。

而对于YouTube这一全球最的PUGC平台,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它都被Netflix视为最大竞争对手之一,尤其是在2018年YouTube也开始尝试制作原创内容以吸引订阅用户。

不过随着YouTube最终放弃这一路线,双方则相对保持着非常和谐的状态,尤其是在去年新冠疫情期间,Netflix在自己的YouTube官方频道中,放出了大量纪录片内容,供全球教育事业使用。

同时,如果是Netflix原创电影的爱好者,也能在YouTube上看到大量Netflix原创电影的幕后花絮以及制作特辑。比如最近扎导的新作《活死人军团》上线后,Netflix Film Club这一频道就连续更新了多部由扎导主持的Snyder School,讲述他作为导演如何思考关于这部电影的方方面面。

当然不论是Netflix还是像Disney+、HBO Max这些流媒体平台,能够在很大程度上相信YouTube以及TikTok的版权维护机制。因为这些大量依靠UCG内容成长起来的平台,其实都需要有一套非常完善的版权审查系统,才能够使自己不会被陷于大量的版权法律问题之中。

以YouTube来说,他们早已形成了一个较为明确的版权审核机制,其审核系统运行的原理为:Content ID 系统包含了视频ID(VideoID)和音频ID(AudioID)监测两种功能,分别具有比对视频和音频是否侵权的功能,视频功能采用热图(Heat map)的方式比对视频。它会根据上传者提交的数据对上传到 YouTube 的视频库进行扫描,而这个视频库本身也是与众多影视公司合作搭建起来的。

YouTubeContent ID 系统

如果 YouTube 上的视频或音频内容与上传内容存在重复,官方就会通过邮件等形式自动给上传者及版权拥有者发送Content ID 版权声明。

此外,YouTube对版权合理使用也有四大原则,针对所引用的部分占完整版权作品的比例和比重的规则是:引用少量原创作品内容可能符合合理使用原则。不过,如果引用内容属于原创作品的“核心”部分,即使只占整体的一小部分,在某些情况下仍可能违反合理使用原则。

对于如今的国内平台来说,依靠技术来实现这类版权审查并非难事,难只难在各家往往都渴望这部分流量带来的收益却并不希望承担对应的责任。

至于版权采购,那又是另一个话题了,毕竟国内平台的封闭早已不是新鲜事,版权售卖往往也被当成一种杠杆,开放与共享显然不是内卷时代的关键词。

无论如何,竞争往往令消费者受益。

同时也不应该忽视这种竞争是处在一个怎样的环境之中,如今不论是适应新变化的版权保护法规还是平台责任的厘清其实都还有待进一步落实。

从内容本身出发,如今国内的影视内容也正在向智性的、具有多重灰度的、令人反思的、有教育意义的节目不断发展。

从Netflix、HBO、Disney+的发展路径来看,影视内容逐步精品化与高级化几乎是大势所趋,这同样也对观众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好内容付费也应该成为一种习惯而非选择。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剔除2020年非正常走势,Netflix用户规模还未成熟
3月新增付费会员大增,恒腾网络抢占流媒体风口
腾讯视频、爱奇艺的视频会员涨价,到底是不是割韭菜?
长视频业务转型:道阻且长,前途未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