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世代”创业记,又潮又拼的青春之歌

他们在这里奋斗,也收获了奋斗馈赠给他们的幸福。

文|锦鲤财经

邓松耀有个外号,叫“大眼”。他有一组自拍三连照,第一张刚创业,留着“花美男”的齐刘海;第二张干了两年,梳起“斜杠青年”的小分头;第三张是现在,换成了少年老成的“大背头”。甭管发型怎么换,一双大眼始终抢镜。三连照看起来很欢乐,仿佛一个小镇青年的发型进化史,然而细细打量,能看出创业这几年,他的气质也在变,从稚气未脱到有了大人模样。

由邓松耀的坐标地广东汕头出发,北上900多公里到达浙江义乌,或者西行800多公里到达广西横县,就会遇到他的同龄人滕智越。在义乌创业的办公室里,他戴宽边眼镜,沏功夫茶,有很多盲盒玩偶。如果你就此定义他“斯斯文文”,那就失策了。你得到横县的茶山上,看看他如何选茶,如何扛起两麻袋货,如何开着摩托风驰电掣,才会发现这个盲盒玩家有另一个背影。

从义乌再往北1000余公里,到了山东烟台,见到于本诚,第一眼大概不会想到他和前两人同岁。他身形敦厚,而且有一种从土地里茁壮而来的气息,他卖的东西也有个特别乡土的名字:太婆梨。但这个敦厚的“农二代”和前两人一样,用一种特别潮的方式在拼搏:电商创业。

他们都出生于1998年,属于不折不扣的“Z世代”,生来就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他们都在20岁左右赶上了中国的电商大潮,在浪潮之巅上历练,迅速收获了蓬勃的果实。

触“电”:爱折腾和被折腾的少年,跳上了电商快车

2016年,汕头的电商氛围渐渐浓厚了,邓松耀决定不再出去卖手机配件,而是和自家四兄弟创业,开个批发档口。卖什么好呢?他选了内衣。

“大眼,你卖内衣会觉得不好意思吗?”邓松耀被很多朋友问过。

“不觉得啊!你们不了解我的家乡,这里很多人在做内衣相关的行业,没有什么可害羞的啦!这就是我的最优选择。”邓松耀爽快地答道。

早在邓松耀出生之前,上世纪80年代,汕头的内衣产业就已经以家庭作坊的形式出现,并借助“三来一补”的历史机遇形成规模。邓松耀的童年记忆有相当一部分属于内衣作坊和内衣车间——他的很多小伙伴都在那里长大。时至今日,汕头已经发展成全国规模最大、产业链最全、内衣种类最多的地区之一,内衣生产企业接近三千家,占全国内衣产值的45%左右。

邓松耀创业,自然而然地选择了内衣行业,他资金不多,技术不熟,只有内衣行业拿货便利,入行容易,唯一的问题是上哪儿卖。批发档口是个常规的办法,家家户户都在做。2017年初,他另辟蹊径,随手划了划手机,跳上了拼多多这趟高速飞驰的电商快车。

这一年的暑假,滕智越在金华结束了高考,闲来无事就做热门游戏“王者荣耀”的代练,月收入也能过万。“网上有商机”,滕智越此时就谙熟了这一点。填报志愿时,他选了十分新颖的电商专业。他的学校义乌工商学院紧靠小商品货源地,校园里有浓厚的创业气氛,目睹同学们的成功,滕智越的心中也在雀跃:我何不“折腾”一把?

“折腾”的目标是茶叶。滕智越的祖父是老一辈茶农,父亲早早去广西横县开起茶叶工厂,那里被誉为“中国茉莉花之乡”,有完整的茉莉花茶供应链,母亲则在浙江发展零售渠道。“茶三代”滕智越学以致用,用自己的专业“弯道超车”,短时间内就开辟了新的销售渠道,几代茶农不会想到,大山里传承的种茶、采茶、做茶技艺,到了滕智越这里,竟然与移动互联网“折腾”出火花,滕智越清楚地记得拼多多店铺的注册时间:2018年3月8日。

就在滕智越开始忙着打包发货时,于本诚正忙于大四的论文答辩、毕业求职。2019年,于本诚进入山东寿光一家电商公司工作,也开启了他的电商之缘。但是,和天性爱做生意、爱“折腾”的邓松耀、滕智越不同,于本诚的创业是“被迫”的——2019年,于家一直在做的太婆梨出口业务遭遇了很大困难,主要销路中断,150万斤太婆梨滞留在家中冷库里。出口不成,父母就努力找内销渠道,然而一路奔走下来,毫无门路。怎么办?于本诚是家中独子,又在电商公司干过,自然成了一家人的救星,回家去,力挽狂澜。

于本诚是硬着头皮回家的。“原本出口的水果,中国人吃不吃得惯?很多人听过‘烟台苹果莱阳梨’,但很少有人知道莱阳梨是太婆梨的升级版本,大家都不认识太婆梨,会在网上买吗?我毫无电商实操经验,临场上阵能行吗?”

完全没有时间让他犹豫了,卖积压的农产品,薄利多销是关键。他开始了最难的一段时光:“每天就是坐在电脑前,一边回复消费者的问题,一边恶补电商运营知识,从早上7点到晚上12点,电脑桌就是我的阵地,吃饭也是趁着回复的间隙扒拉两口,连着一两个月都没有出过村。”

亮“剑”:闯荡电商江湖,他们各有制胜一招

这几个年轻人的幸运时刻,很快到来。

对邓松耀来说,这个时间是2018年中秋节,他爆单了。

“很多人都追求电商的各种运营技巧,希望获得特别大的流量,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拉动店铺销售增长的秘密是创新。”邓松耀说。创业初期,他在内衣工厂里泡了三个月,“一有空就往朋友的车间跑”。一件内衣从材料到成品要经过十几道工序,邓松耀熟悉了选料、粘布、裁剪、中碗结合等等步骤。

然后,他开始了不断的试错,为什么这款不好卖?为什么那款喜欢的人也不多?最终,他发现,新颖的款式和设计是影响内衣销量的关键。2018年中秋节,在他的店铺上,一款新设计的内衣卖火了,加上平台活动带动的流量,店铺一下子爆单了。

有多爆呢?邓松耀和自家四兄弟熬了两个通宵,才把货发完。“累得吃饭都没有力气了,但是很高兴啊,因为那一次销售让我们的店铺上了一个大台阶!”“创新很重要!从那以后,我们每天的功课,就是在汕头各个工厂、各个车间选新样式。出差旅游的时候,各地商场的内衣店也是我们必须去逛的。我们还和厂家建立了定制合作关系,方便及时对产品改良、创新。”

对滕智越来说,幸运时刻是2018年“双11”,他的网店营业额突破4万元。

年轻创业者对数据更加敏感,这一点在滕智越身上有明显的体现。第一个月,他只卖20单左右。“我们一开始想做年轻客户,年轻人不是爱喝茶饮吗?为什么效果不好?经过数据分析后,我们觉得要调整,还是得把客户群体定位在40岁到60岁的消费者。”

另一个数据分析显示:最好避开竞争充分的低价茶叶,把重点投入茉莉花茶这一中高端市场。

对大数据敏感,对小数字也敏锐。在2019年1月的年货节活动中,订单量又一次超预期,“几名小伙伴疏忽,没有调整好称量工具,在出库时发现某一箱已经打包的茶叶少了3克。面对几千箱的货,我选择全部打开重装,这花了我们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虽然损失的快递费超过3万多元,但是诚信让我们收获了一批忠诚的顾客,当月的销售额反而超过了120万元。”

对于本诚来说,高光时刻是2020年4月,他卖出的太婆梨累计250万斤,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平了父亲辛苦半生的最高销售记录。

“我就是用‘笨办法’。我们这一辈年轻人,更加重视消费者的体验,会考虑得更细致。”太婆梨是一种小众的水果,不同于一般的脆梨,它的特点是软,如果在运输过程中,保存不当,拿到手的梨子很容易变烂。在最初的几十单中,就出现了很多梨子烂掉的投诉。面对这种情况,于本诚的父亲是打退堂鼓的,于本诚却坚持:“那我们找到好的物流、好的包装,解决掉这个问题就行了。”

于本诚调整了包装。没多久,上海的一位顾客告诉于本诚,泡沫箱影响梨子的味道,好,再换,改成纸箱和铝膜袋结合的包装,这下终于解决了问题。

只要包装妥当,消费者收到的会是尚未熟透的、完好的太婆梨,需要催熟之后才会软糯香甜。这又需要一番解释。于本诚的“笨方法”就是手写一份水果催熟“说明书”,放在包裹里一起寄走。结果,不少收到梨子和“说明书”的顾客,不但成了回头客,还成了于本诚的朋友。

愿景:我们正年轻,我们可以承担更多社会责任

今年,他们都是23岁,都是很拼的“95后”老板。邓松耀一年做到了5000多万元的销售额,于本诚预计今年的销售额也能达到五六千万元,而滕智越的网店去年销售额已经突破了3亿元。

不忙网店的时候,邓松耀打篮球,滕智越玩盲盒,于本诚捣鼓摄影,各个都有很潮的爱好,对生活充满美妙的梦想。

当然,手机是不离手的,要不怎么是站在电商浪尖上的“Z世代”呢?他们关心身边,也关心远方。疫情、贸易、内需、双循环……他们的目光从一个个词上掠过,心里装着一种骄傲的责任感——“我可以为大家做更多事!”这,就是他们隔着大江大河,却能走到同一个平台上创业的根源所在。

在汕头,邓松耀对接了100个内衣工厂,带动了当地50人的就业。在义乌,滕智越成了学校的创业典型,带动了学校数十人的就业,得名“茶叶小王子”。在烟台,于本诚的店铺固定对接4个合作社,涉及果农200多人,在当地政府组建的“益农社”的帮助下,果农种植、养护、收获、销售可以享受“一条龙”服务,收入稳步增加。于本诚说:“我的长远打算,是想让更多人知道太婆梨这个品种,让这种水果成为我们烟台市的一个符号。”

不仅仅是拉动就业,他们还投身到社会公益中。2020年的一天,于本诚在电视上看到了一则寻亲的新闻,就琢磨自己的网店也可以帮上忙。他到寻亲网上下载了一些失联儿童的信息,打印了数万张,放进水果包裹里,寄往全国各地,让天涯海角的顾客都留意这些寻亲的线索。到现在,于本诚已经寄出了70余万张寻亲信息。

还有无数像邓松耀、滕智越、于本诚这样的年轻人,他们闪亮的青春,遇到了浩荡奔涌的电商浪潮,更遇到了浪潮之巅的拼多多平台,他们在这里奋斗,也收获了奋斗馈赠给他们的幸福。青春正当时,不负好时代。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90后“杀入”快递代收点
中国企业出海:拐点2021
月销破千万,获高樟500万元投资,小鹿母婴创始人刘晓璐的“远思考”
9万家电子烟实体店鏖战:品牌怒关百店,假货飞出小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