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单价43元、市值近300亿,“最贵的”奈雪的茶却不挣钱

“卖最贵的茶,做赔本的生意”。随着奈雪上市和招股书的公布,很多财务数据都浮出了水面。

文|观潮新消费 王吨吨

编辑|紫苏

折腾了半年,全球茶饮第一股来了。

观潮新消费6月30日消息,今天奈雪的茶正式在港交所上市,开盘价18.86港元每股,较发行价19.8港元下跌4.75%,盘中跌幅一度超过15%。截止今日收盘每股报17.08港元,总市值292.94亿港元。

奈雪的茶创始人彭心表示:“不要把我们归类在饮料行业,排队不是因为奈雪创造了什么,而是我们扎根在历史渊源的中国茶赛道,为了寻找出大家最喜欢的喝法,希望成为更多人的生活日常,让茶成为全世界流行的生活方式。”

“就像星巴克、麦当劳进入中国让我们了解到了美国。”奈雪的茶创始人赵林表示,“一杯茶也可以承载很多,奈雪不只是卖奶茶。”

本来大家都以为赚钱的奶茶生意,在奈雪的茶中呈现了不一样的故事:35元一杯的奶茶居然不挣钱,一家门店的平均日销售额为2万元,净亏损却达3600元。

更有意思的是,奈雪上市前夕,喜茶爆出获得新一轮融资,估值达600亿元。到底谁才是国内新式茶饮的老大或许没那么重要,年轻人终将把他们接连喝上市。

01 单价43元,年亏损2亿

“卖最贵的茶,做赔本的生意”。随着奈雪上市和招股书的公布,很多财务数据都浮出了水面。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奈雪营收分别为10.9亿元、25.0亿元和30.57亿元。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奈雪在2018年-2020年净亏损分别为6973万元、3968万元和2.033亿元。

随后,奈雪更新了招股书,称在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奈雪的茶2020年全年经调整净利润1664万元,2019年这一数据为亏损1173万,实现扭亏为盈,但利润率仅0.5%。而按照国际会计准则第17号,奈雪的茶2020年全年实现净利润6217万元。

事实上,奈雪的“扭亏为盈”只是剔除掉了一些优先股、期权激励、利息、税收等带来的亏损,使账面数字好看了一些。

招股书表示,经调整后的净利润排除了资本因素,更能准确反映公司的经营状况。从经营利润来看,奈雪的茶单店经过10个月左右的回本周期,可以保持近30%的经营利润率。

钱都花哪里了?彭心曾公开表示,奈雪的茶食材成本非常高,占比超过总成本的35%。

招股书也披露了诸多细节。奈雪的茶成本大头为原材料(主要是鲜果茶原料)成本和人工成本。2018年-2020年,原材料成本分别为3.8亿元、9.2亿元和11.6亿元,占总营收的35.3%、36.6%和37.9%。同期,员工成本分别占营收的31.3%、30%和28.6%。

而据《华尔街日报》援引渣打银行的统计显示,一杯星巴克大杯拿铁的利润达到17.7%,其各项成本中占比最大的为租金,比例达26%;原材料成本占比仅13%。

对标星巴克,讲“第三空间”、“社交属性”的故事,奈雪的标准门店约300平方米,PRO店面积略小,80-200平方米。从2018年开始,奈雪的开店速度呈爆发式增长。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奈雪门店数目556家。

目前奈雪的门店主要有两种店型:一是奈雪的茶标准茶饮店:包括具有多元化奈雪的茶概念店,如奈雪梦工厂、奈雪的礼物店及奈雪Bla Bla Bar;二是去年11月推出的奈雪PRO茶饮。

奈雪的茶自然也不止步于五百多家店,按照奈雪的计划,2021年和2022年将合计开设约650间门店,其中约70%将规划为奈雪PRO店。

不同等级的城市间,奈雪的茶单店盈利能力也在下降。招股书显示2018年到2020年,奈雪的茶平均单店日销售额分别为3.07万元、2.77万元以及2.02万元。对此,奈雪表示,由于持续开设新的门店,导致到店人数及订单分散程度加大。

这也意味着,在短期内,奈雪的茶因扩张带来的亏损还会持续。

价格上,奈雪的客单价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分别为42.9元、43.1元和43元,其也是新式茶饮赛道中平均客单价最高的茶饮品牌(喜茶、乐乐茶以均价40元并列第二),远超行业35元的平均客单水平。

据中泰证券的报告显示,中国前5大高端现制茶饮品牌中,奈雪的茶以单杯平均26元的售价居首位,喜茶、乐乐茶、KOL、伏见桃山分别以25元、22元、21元、20元紧随其后。

02 夫妻身价超百亿

从成立到上市,奈雪的茶用了6年时间。

奈雪的茶是由彭心、赵林夫妇共同创业,品牌背后经常被提及的也是他们的爱情故事。

2013年3月,30多岁的大龄男青年赵林怀揣“相亲”的念头和计划开店的彭心见面。聊了两三个小时,彭心问,你觉得我的创业方案怎么样?

赵林表示:“你做我女朋友,我帮你一起创业。”三个月后二人闪婚,2015年,奈雪的茶诞生。取自彭心的网名“奈雪”。

早在奈雪的茶开第一家店的时候,就吸引到了资本女王徐新。据媒体报道,徐新坐店里一下午点了六杯茶,随后问他们缺不缺钱。但当时奈雪还没有融资的打算。

开第二家店时,又吸引来了天图投资合伙人潘攀。双方每两周见一面,就这样持续了半年,在奈雪将开第十一家门店时,才开始谈投资。

2015年12月,奈雪在深圳开出了3家门店,家家门口排长龙,次月又增设了7家门店。直到2017年年底,奈雪还是一家区域性的品牌。

在彭心看来,新茶饮的核心是要突破两件事:第一是让年轻人喝茶(产品升级创新);第二则是让大家习惯把喝茶当做一种新的社交生活方式(空间体验)。

奈雪要打造的是“全天候的都市候客厅”,即开大店,提供休闲互动场景,用户购买的不止是茶饮和面包,还有空间和体验。

想要大规模开店,需要备足粮草。根据招股书资料,2017-2020年期间,奈雪共完成了5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天图资本、SCGC资本、深创投、PAG太盟投资等。

最近一轮融资是在去年12月,根据彭博报道,该轮融资后奈雪估值达到20亿美元,约130亿元。虽然上市首日破发,但市值近300亿港元,市场给了较高的估值溢价。

招股书显示,彭心夫妇持股64.05%,天图资本为最大机构股东持股13.04%,深创投持股1.33%,PAG持股6.22%。

按此计算,彭心夫妇身价近200亿港元。

03 新茶饮“神话”

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饮品。近年来,新茶饮品牌是资本市场的宠儿,也是年轻人的社交新选择。

发布会现场奈雪创始人夫妇还回顾了创业之路。彭心称奈雪做的最正确的事,是开第一家店时每天为来往的消费者提供不同的样品。当尝完后问“店在哪”,她就觉得这款饮品是对的。

可如今,消费者对奈雪饮品的评价褒贬不一。

此外,奈雪的茶还存在很多问题。

首先,成本高,毛利率仅为33%,对比它对标的星巴克约60%的毛利率,低得不是一星半点;其次,茶饮行业普遍标准化程度低,奈雪的茶曾多次陷入“食品安全”风波之中。深圳、北京、上海等地门店,皆因各种原因,被相关部门处罚过;更致命的是,目前奈雪大规模开的店都不赚钱,依靠资本续命。

未来奈雪门店中约70%将被规划为奈雪PRO茶饮店,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品牌对“开大店”模式的自我否定,被视为减负的全新战略。

2020年约60%的现制茶饮市场总消费额来自现制茶饮店,其中高端现制茶饮店(平均售价不低于20元,以喜茶、奈雪为代表)现制茶饮产品产生的消费总额达到129亿元。

据灼识咨询的资料,按2020年零售消费总值计,奈雪的茶在中国高端现制茶饮店市场中为第二大茶饮店品牌,市场份额为18.9%,仅次于喜茶27.7%的市场份额。

前有劲敌,后有追兵。

如今的茶饮市场,四方鼎力的格局已定。喜茶、奈雪稳坐第一梯队;茶颜悦色第二梯队;茶百道、书亦烧仙草、CoCo都可、7分甜等位于第三梯队;而蜜雪冰城,正从下沉市场走向一二线城市。

2021年初,蜜雪冰城获得首轮融资,最新公司估值超过200亿元,并可能在年内登陆A股市场。

热闹归热闹,茶饮市场也是出了名的残酷。

华与华创始人华杉曾在朋友圈点名喜茶,称“即使做到400多家店,也只有头部品牌的二十分之一。即使都排队,也做不了多大生意。自己把自己架上创意奖台下不来,成本越搞越高,也把一大堆效仿的品牌带沟里了。”

此外,新的茶饮细分赛道选手已经出现,他们来争抢的速度只会更快。不可否认的是,这批新式茶饮品牌改变了消费者的固有认知,赋予了奶茶新的意义。

04 结语

去年9月29日,奈雪的茶对外宣布了自己的目标:奈雪的茶并不满足于只是做一个挣钱的企业,其目标是要像星巴克一样,做成世界企业。

在招股书中,奈雪也明确表示,“六年前,我们的创始人受到中国茶文化及全球咖啡连锁店概念启发,在中国深圳开设了第一间奈雪的茶茶饮店”、“如今,我们在中国已经运营着超过500间奈雪茶饮店,在高端现制茶饮行业竞争,向连锁咖啡品牌发起挑战。”

明眼人一看就懂,招股书中提到的全球连锁咖啡品牌正是星巴克。

创业者和资本共同努力,用钱和故事打造出了一长串“中国星巴克”的名单:里面有曾碰瓷出圈红极一时的瑞幸,有新式茶饮代表奈雪、喜茶,还有号称“夜晚星巴克”的海伦司等。

但星巴克的作业并不好抄,想匹敌并超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新式茶饮们背后的供应链一体化和标准化、茶饮设备自动化等问题都还未被很好的解决。

“在我看来,奈雪的茶是带病上市。”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上市对奈雪的茶而言更像是‘搏一把’。”

如今奈雪作为当下最炙手可热的新式茶饮品牌之一率先上市,可迎接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奈雪的茶上市破发
相关阅读
喜茶计划于明年赴港上市,目标估值1500亿港币
“茶咖酒”赛道大混战
奈雪的茶上市首日股价大跌,投资人还有多少耐心?
奶茶战事:放下星巴克执念,奈雪抢跑上市,喜茶估值60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