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与黄红云彻底反目,金科控制权再生变故

实控人危机,再次敲响了金科“抵御门口野蛮人”的警钟。

文|趣识财经 九水落木

一封公开信,将知名房企金科地产的离婚大戏搬到台前。

7月8日,网传金科股份实控人黄红云前妻陶虹遐发出一封《致金科全体员工的公开信》,内容指控黄红云对员工威逼利诱,对其兄弟陶国林和陶建栽赃陷害,并有大量金科员工被逼离职。

同时陶虹遐指出,因黄红云单方面违背与其签订的一致行动人协议之承诺条款,陶虹遐解除与黄红云签订的协议,将独立行使金科大股东的权益。

01 前妻反目,金科控制权生变

对于网传的公开信,金科股份发文回应称,信中涉及的言论不实,并严重损害了公司声誉,公司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7月9日,金科股份发布的《关于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证实了陶虹遐欲解除其与黄红云一致行动关系的事实。

该公告称,陶虹遐以EMS邮政快递的方式给公司发来《关于限期发布解除<一致行动协议>的函》。如果陶虹遐直接解除一致行动关系,黄红云实际可支配公司表决权的股份比例为27.50%。如果陶虹遐控股的虹淘公司也与黄红云解除一致行动关系,那黄红云实际可支配公司表决权的股份比例就只有20.54%。

目前金科控股、虹淘公司、黄红云、陶虹遐、黄斯诗(黄红云之女)互为一致行动人,为金科股份第一大股东。如果黄陶双方一致行动人协议被撕毁,金科将再度面临股权分散风险。

更为严重的是,在互为一致行动人的股东中,黄斯诗持股2.31%,其与父亲黄红云的《一致行动人协议》签订于2018年10月28日,相关协议的有效期为3年。这意味着,若黄红云与黄斯诗一致行动协议到期后不再续签,黄红云对金科股份的持股股权或将降至18.22%。

一时,金科实控人变数陡生。受此影响,金科股份连跌三日,股价跌幅超15%。

实控人危机,再次敲响了金科“抵御门口野蛮人”的警钟。就在外界担心金科再次陷入控制权争夺时,黄红云疑似获得“主要股东”红星美凯龙董事长车建新的支持。

金科股份在7月9日公告披露,公司收到主要股东的书面文件,为保障和巩固黄红云对金科股份的实际控制地位,确保金科股份安全稳定发展,当黄红云对金科股份实际可支配表决权的股份比例小于等于20.5425%的情况下,该主要股东将其持有公司6%股份比例的表决权委托给黄红云行使,有效期为五年。

金科股份并未在公告中明示这位“主要股东”。但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金科股份前十大外部股东构成中,持股超过6%以上的股东只有广东弘敏,该公司为红星美凯龙的控股股东红星家具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车建新、车建芳。

02 内乱陡生,“夫妻档”散伙

作为重庆本地知名房企,金科地产由黄红云家族在1998年成立,2007年开始全国拓展,2011年借壳ST东源在深交所上市。上市之初,黄红云、陶虹遐夫妇直接或通过金科控股间接持有公司约48.27%股份。当时黄红云夫妇的身家仅次于龙湖地产吴亚军夫妇,位列重庆富豪榜第二。

2017年3月,黄红云与陶虹遐经友好协商办理离婚手续、解除婚姻关系,当时金科与融创的股权大战激战正酣。已离婚的陶虹遐还是站在了黄红云的一边,与其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为股权保卫战赢得关键一役。

在金科和融创股权之争耗时3年后,融创最后以浮盈约50亿元退出,接盘的正是红星美凯龙,黄红云成功保住金科股份实控人之位。

在两位盟友联手解决了融创的外部威胁后,已离婚的双方对财产分割产生极大分歧。那份昔日共御外敌的一致行动人协议,也变成了彼此攻伐的“尚方宝剑”。

依据此前约定,双方解除婚姻关系后,其各自持有本公司股份、金科控股股权归各自所有。但属于陶虹遐的部分股权却迟迟未分拆、过户至陶虹遐名下。

今年5月20日,陶虹遐以黄红云故意拖缓婚后财产分割为由,将黄红云起诉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并在法院立案,执行标的为金科股份的3.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6.96%)。黄红云当时表示,正积极与相关方沟通协调,此事将快速解决。

6月20日,黄红云与陶虹遐经法院调解达成一致,同意将金科控股持有金科股份的3.7亿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份,转让给双方以存续分立方式设立的虹淘公司(陶虹遐控股)。至此,黄红云退出虹淘公司,陶虹遐退出金科控股,双方彻底分家。

陶虹遐如愿拿到自己应得的股权,一场4年多的离婚财产纠纷本要尘埃落定。然而管理上的分歧让金科地产再次陷入实际控制人的股权大战。

陶虹遐在上述公开信中称,6月28日上午,黄陶二人刚完成股权拆分过户,同日下午黄红云便直接免除了陶国林和陶建的所有职务。

黄红云“过河拆桥”的行为如导火索一般惹怒了陶虹遐,后者一怒解除与黄红云的一致行动人身份。

金科的解释是,公司免除陶国林和陶建职务并解除劳动关系,系基于上述两人多次旷工,且长期在外兼职、与他人合伙或入股办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经理等重要职务,公司依据劳动法律法规及公司制度对其严重违反公司制度的行为作出的决定。

03 拿地下滑,业绩备受质疑

2021年年初,金科股份任命“80后”周达为董事长、“75后”杨程钧为总裁,被业内视为黄红云的正式回归。黄红云给新管理层定下的目标是,2021年销售金额不低于2500亿元,到2025年总规模4500亿元以上,年复合增长率15%以上。

但由于过去几年的高周转,金科地产的负债情况不容乐观。金科地产的负债从2016年的867.2亿元攀升至2020年的3077亿元。截至2020年末,金科股份的有息负债达837.7亿元,短期借款直接从2019年的30.6亿元飙升至104.7亿元。

半年之内,金科股份红线转“绿”也引发了业内质疑,债务降速在全国房企中罕见。在2020年中报之时,金科股份全部踩中“三条红线”。然而2020年底,金科股份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69.85%,同比降低5%,净负债率75.07%,同比降低45%,现金短债比1.34倍,成功回归“绿档”。

有分析人士认为,猛涨的少数股东权益、20多亿的永续债、巨额对外担保,让金科股份迅速转“绿”时,亮起了财务安全的“红灯”。“这是财务粉饰的结果”,上述分析人士指出。

例如,金科股份2020年的年报将多家子公司踢出了合并报表。截至2020年年底,金科股份为参股子公司等提供的“对外担保”余额高达180.61亿元。业内人士表示,由于参股子公司不并表,房企从项目公司抽走资金,在账上会体现为其他应付款。其他应付款不会被算入三条红线,因此不会成为房企继续融资的阻力。

近期,金科股份还被曝出与联合小贷公司引入“首付贷”,以实现更快去化。不过,中指研究院数据显示,金科集团前6月的销售额为1020.6亿元,同比增长23.0%,距离全年目标只完成了4成左右。

金科集团前6月的拿地金额为119亿元,比去年少了140亿,同比大幅下滑。

近一年来,金科股份的股价持续下跌。从2020年8月的10.39元/股的高点,降至7月9日收盘的5.08元/股,跌幅已超50%。

04 结语

当年,海尔张瑞敏那句“没有几个企业家的婚姻家庭是圆满幸福的”,可谓一语成谶。

近年来,“天价”离婚案并不罕见,对上市公司来说,高管婚变的风险不容小觑。国外有微软比尔盖茨、亚马逊贝索斯、特斯拉马斯克,国内有土豆王微、当当李国庆,有的和平分手、花钱了事,有的则相互攻伐,彼此仇恨。

金科股份大股东黄红云与其前妻陶虹遐股权纷争,仍在发酵。这次,让黄红云头疼的不再是融创这个“门口的野蛮人”,而是对自己知根知底的前妻。如何化解这场持续近5年的夫妻恩怨,是黄红云最该头疼的问题。

黄红云年初放言,希望金科地产是一家能跑马拉松的公司。如今对黄红云最大的考验是,别让这场离婚纠纷变成一场新的马拉松比赛。这场无关爱情的资本搏杀如果处理不当,金科股份将再次面临股权分散局面,下一个“野蛮人”或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金科回复关注函:黄陶二人暂未解除一致行动人
谁主金科沉浮?
金科股份股权之争再生变数,高压下黄红云如何解决经营困局
金科股份老板黄红云再陷“离婚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