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巴被资本市场上了一课

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文|雷达财经 张凯旌 

编辑|深海

7月12日,ST起步开盘跳水,连续第二个交易日跌停,市值两日蒸发超3亿。消息面上,曾经的“快手一哥”辛巴旗下广州辛选的清仓减持被市场认为是公司股价暴跌的重要原因。

2020年9月,辛选投资斥资约2.16亿元从ST起步控股股东香港起步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香港起步”)手中获得ST起步2359.8万股股份,但此后随着围绕辛巴的一系列舆情事件发酵,ST起步股价经历短暂上涨后持续走熊,至今辛巴账面浮亏已超7000万元。

雷达财经注意到,ST起步股价的下跌,除受到辛巴事件的影响外,也与公司自身基本面有关,公司2020年业绩大幅下滑,还被查出内控重大缺陷,并因此被“ST”。从目前的结果来看,辛巴的这次价值投资无疑是一笔“踩雷”交易。

同为“辛巴概念股”的盛讯达日子也不好过。其曾在2020年9月将全资子公司盛讯云商49%股权转让给广州辛选,彼时辛巴团队还承诺将在2020-2022三年为上市公司共计达成5亿净利润,但从复出后辛巴在直播间吐槽,自己花20多个亿买了8600万粉丝后,一场直播要赔2000万元来看,想达成这一目标道阻且长。

辛巴系浮亏1.6亿元

ST起步近期披露的公告显示,2020年9月15日,香港起步同意将占公司总股本5%的股份以9.1620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广州辛选,后经稀释广州辛选持股比例被动降为4.76%,公司为此耗资超2.16亿元。

此后,ST起步股价迎来一波暴涨,9月15日至10月22日涨幅超70%,其中包含9月17日开始的连续5个交易日的涨停。

同时,ST起步跻身网红概念股后,也吸引了大量机构前来调研。公司2020年9月披露的调研纪要显示,当月线上和线下接待机构人数超过200多人。

好景不长,10月25日有消费者在社交平台上晒出一段质疑辛巴直播间售卖的燕窝为“糖水”的视频后,ST起步股价开始从山顶跌落,7个月内累计跌幅超70%,不仅抹平了此前的涨幅,还跌至历史最低点。即使辛巴在“燕窝事件”后复出,也未能改变ST起步萎靡的现状。

7月8日,广州辛选选择“割肉”。其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合计477.0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6%,减持价格在6.16-6.74元/股。据此计算,本次广州辛选套现逾3000万元。

受该消息影响,次日ST起步股价直接触及跌停。不仅如此,广州辛选还在当晚宣布,将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减持所持上市公司股份1882.71万股,这也就意味着,若减持完成,广州辛选将不再持有ST起步股份。

7月12日,ST起步再度跌停,股价降至5.7元。据此,广州辛选套现过后剩余持股市值在1.07亿左右。对比2.16亿元的入场价,广州辛选浮亏近8000万元。以辛巴在广州辛选95%的持股比例计算,其个人浮亏约75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起步在转让给广州辛选5%股份的同时,也曾转让给广州辛选联合创始人、辛选供应链板块负责人张晓双5%股份,但根据上市公司公告,截至2021年4月16日,香港起步仅收到张晓双1000万元保证金,未收到剩余2.06亿元股权转让款,香港起步预计张晓双将在3个月内支付。

如今,距离约定日期仅有4天时间,雷达财经致电ST起步董秘办公室,对方表示此事目前尚未有最新进展,如果有的话会发布公告通知。

若将张晓双的持股市值计算在内,则“辛巴系”在此次投资中的浮亏累计已超1.6亿元。

为何辛巴会选择ST起步?

公开资料显示,ST起步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专注于儿童用品行业的品牌运营商,定位为中端市场,于2017年8月登陆资本市场。公司旗下产品包括ABC KIDS、EXR等。

从财报来看,ST起步曾在上市之后出现业绩“变脸”。公司2018、2019年净利润连降,营收的同比增长率、毛利率也均有所滑落,资产负债率在2017年尚为19.14%,至2019年已上升至34.98%。

此外,ST起步的电商化程度不高,2019年公司通过线上获得收入0.71亿元,仅占主营业务收入的6.6%。

2020年,ST起步受疫情影响严重,年中报显示,公司上半年营收同比下滑22.03%,净利润同比下滑37.56%,扣非净利润更是出现腰斩。

对比之下,同期的辛巴可谓“如日中天”。2019年,其个人带货销售额突破130亿元,2020年6月14日,其回归单场直播销售额破12.5亿,刷新了行业单场直播带货销售记录,成为国内带货能力最强的主播之一。

入股ST起步时,辛巴还未卷入“燕窝事件”,其在快手平台粉丝数超过5800万,是快手粉丝量排名第一的主播。

境况迥异的交易双方,是如何选择彼此的?

“辛选自2018年启动直播电商业务以来,旗下入驻主播数千名,累计粉丝数突破4亿,2019年辛选成交额逾150亿。我们正是看中了辛巴及其合伙人在电商直播、供应链建设等方面的专业化能力,能够加速公司新零售产业布局。”ST起步相关负责人称。

该负责人还表示,辛选投资看中了ST起步在儿童服饰领域的领先地位,希望能够填补他们在儿童类商品上的空缺。据Euromonitor Passport 数据库统计显示,2020年中国童鞋市场前十大品牌市场占有率为15.9%,而ABC KIDS的市场占有率达1.9%,位居童鞋市场第三位。事实上,ABC KIDS在2016年前曾连续7年问鼎“年度童鞋产品市场综合占有率第一”。

“‘辛巴系’的入股更多的还是从业务角度出发,双方合作能够真正实现双赢,并不只是一个简单的资本动作。”

中信证券也有类似看法,其指出,起步股份可借辛选资源及经验加速自有品牌新零售渠道的发展。辛选团队亦可借入股ST起步,切入婴童赛道,迈入资本市场。

公告转让协议10天后,ST起步与广州辛选就联合创办了浙江辛起新零售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双方计划将辛起公司打造成一个母婴新零售开放式平台。

与辛巴的合作并非ST起步在电商领域的首次资本运作。在净利润增长不及预期的情况下,ST起步曾于2018年尝试以2亿元收购主要从事跨境电商出口业务的泽汇科技,这也给当时公司的业绩带来过立竿见影的效果。ST起步曾称,2019年上半年营收增加的主要原因就是通过泽汇科技拓展了公司境外销售的渠道。2019年上半年,ST起步营收7.19亿元,同比增长17%。

后来,ST起步还曾试图以超过泽汇科技净资产950%的资金收购其剩余全部股份,并因“高估值、高商誉、高业绩承诺”的合理性遭上交所问询,最后由于“双方就本次交易方案中的部分重要交易条款无法达成一致”,该交易最终宣告搁浅。

双输的交易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辛巴与ST起步合作一个月后,有关双方的负面信息便接踵而至。

一方面,原本稳坐“快手一哥”的辛巴屡遭舆情事件冲击,而ST起步的股价也随之呈现“过山车式”的起伏走势。

11月,职业打假人王海发布一份检测报告证实,辛巴旗下主播“时大漂亮”在直播间推广销售的茗挚品牌燕窝确为“糖水”;12月,广州市市场监管局对辛巴旗下公司及茗挚燕窝品牌方作出处罚决定;与此同时,快手电商对辛巴及其家族主播处以不同程度的封停处罚,其中辛巴遭封停60天。

据东方财富Choice,ST起步自2020年10月23日至2021年2月8日股价跌幅达62.53%。

春节过后,ST起步逆势上涨,在一个半月的时间内反弹近70%,股价最高探至11.47元。尤其是在辛巴3月22日复出后的一周内,涨幅高达22.21%。

辛巴复出的首秀无疑是惊艳的,其在被解封的首日直播13小时,带货总销售额超20亿,刷新了自己创造的快手单场直播销售额纪录。

这种神奇的表现没能延续,接下来的一个月中,辛巴连续上演“复出当天高调封路”、“直播中大呼‘臣退了’”、“遭旗下原签约主播安若溪逾6700万元索赔”,“直播中对老婆连踢五脚被疑家暴”等戏码,甚至在其复出后的第二场耗时5个多小时的带货中,销售额骤降至不足千万。

“我花了20多个亿,去买了8600万粉丝,但我只要不花钱,我的播放量就100多万,(平台)是不是缺钱缺疯了?”6月5日的直播中,辛巴一度情绪失控,开始叫板快手。

辛巴还给自己算了一笔账,称卖货3个亿的一场直播下来,扣去佣金、人工费、税费、营销费、礼物费,自己还要倒赔2000万。不过,至今辛巴的“呼喊”也没能得到平台的回应。

另一方面,疫情的冲击在让ST起步基本面严重下滑的同时,也暴露出了公司的内控缺陷。

2021年6月24日,ST起步因资金占用、违规担保和业绩预报披露不及时被浙江证监局出具警示函。而在两个月前,公司披露的年报还被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

2020年,ST起步在前三季度盈利逾9000万元的情况下,全年归母净利润由盈转亏至-2.8亿元,同比下降295.31%,营收也接近腰斩。公司将业绩下滑解释为支持经销商发展所推出的相关政策所致。

起步股份称,公司在2020年承担了经销商疫情、装修、租金补贴以及销售返利9467万元;还允许各地经销商在2021年3月31日前将需要退回的商品退回公司总仓,该部分实际退回收入金额为2.4亿元,相应存货成本为1.6亿元,同时计提存货跌价准备7709万元。

“我们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确定新商务政策的合理性、对经销商的各类补贴和退货金额的准确性以及相关会计处理的恰当性。”天健所表示。

天健所还认为,起步股份未按要求对关联方资金往来和对外担保事项及时履行信息披露。其内部控制未能防止或及时发现并纠正上述违规行为,存在重大缺陷。也因此,起步股份于4月30日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名称亦变为“ST起步”。

而对于5月28日监管部门有关“辛选投资、自然人张晓双协议受让股份时是否已知悉公司存在的资金占用、违规担保行为,是否存在配合公司和股东进行减持的情形,控股股东是否存在隐瞒重大信息进行股份转让交易的情形”等问询,时至今日,ST起步仍未回复。

ST起步的股价,仿佛辛巴的内心一样,在3月29日开始的53天内再跌去60.20%,触及历史最低点。

除ST起步外,盛讯达也踩雷辛巴

就在ST起步引入辛巴的当月,另一家上市公司盛讯达也搭上了“辛巴概念股”的快车。

盛讯达原本的主营业务为游戏软件开发、游戏运营推广、互联网演艺和电信业务等。行业人士分析认为,从盛讯达攀上辛巴前的业绩表现来看,公司亟需提振盈利能力。

公司于2016年登陆资本市场,2017-2018年,盛讯达营收持续增长,净利润却开始下滑,至2018年净利润仅为2017.51万元,还不到2016年的四分之一。

为挽救业绩,盛讯达想了很多办法。

其一是2018-2019年累计斥资7.51亿元全资收购中联畅想,后者是一家面向东南亚市场的休闲棋牌类移动网络游戏公司。但由于东南亚游戏市场竞争加剧、获客难度上升等原因,中联畅想业绩下滑,盛讯达也因此在2019年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58亿元。

2020年,盛讯达还开始“卖楼”,并借此获益6449.05万元,但这显然并非长久之计。

2020年9月,盛讯达将子公司盛讯云商49%的股权转让给广州辛选,由辛有志担任盛讯云商董事长,并计划分别授予辛巴团队辛有志、广州辛选联合创始人宋铁牛、高管杨芸盛讯达总股本1%、0.9%以及0.6%的股票,辛有志妻子初瑞雪等9位核心技术(业务)人员盛讯达总股本6.60%的股票。

同时,辛有志团队承诺在2020-2022年三年间为公司完成共计5亿元的净利润。若上述业绩未能完成,则盛讯达可按照计划相关规定,以回购价格回购限制性股票并注销。

但若真如辛巴在直播间所述,结合快手“去家族化”的背景,其团队在接下来的时间内想达成这一目标并非易事。

巧合的是,6月5日辛巴在直播间“大吐苦水”后,盛讯达股价在接下来的9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超41%。紧接着,深交所就质疑盛讯达直播电商业务对辛巴团队依赖过于严重。

2020年,盛讯云商曾实现直播电商业务收入4653.47万元,占营收的22.86%。该直播电商业务的毛利率则达到100%。但随着辛巴“陨落”,盛讯达的前景也蒙上了一层阴影。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ST浪奇被强制执行超2亿,业绩下滑、债务高筑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收割辛有志
ST岩石“酒后”股价创新高:两年收6问询、11高管辞职,被质疑蹭白酒热度
ST威龙:仍处于立案调查阶段,尚未收到中国证监会作出的结论性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