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车战场没有新故事,一嗨租车能否破局?

自驾租车行业,由谁来激活?

文|蓝莓财经

共享单车疯狂烧钱,阿里、腾讯纷纷下场,尸横遍野,最终尘埃落定,哈啰、美团、青桔三方博弈,但共享单车已经彻底改变了我们的“最后一公里”。

资本的介入,也没有使哪家共享单车企业能够形成护城河的绝对优势,但他们的最大意义,在于用大笔补贴完成市场教育,激活了死气沉沉的市场。

自驾租车行业,由谁来激活?

重资产创业之痛

如果说共享办公的本质是“二房东”,那么以一嗨租车等为代表的自驾租车,其本质就是汽车租赁,不管有没有互联网赋能都不改变其模式,并没有本质上的创新。

重资产、高负债,市场分散,数据显示,2016-2019年,神州租车仅在购置车辆方面的支出便高达163亿元。重资产之下,汽车租赁行业依然市场分散,难以规模化。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占据市场前两位的一嗨和神州市场份额约占租车市场的13.3%。

难以规模化,更难以差异化,类似于共享单车,各企业之间并无本质区别。唯一能够形成竞争优势的是规模,即覆盖率。小黄车、小蓝车、小绿车,在消费者眼中并无差别,关键是在需要车的时候,谁在身边。类似的还有充电宝租赁,盈利模式单一,无用户黏性,赢得市场靠的是点位密度和充电价格。

自驾租车也是同样的道理。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一嗨租车在全国450多座城市开设6000多个服务网点,拥有8万余台租赁车辆。相比之下,神州租车规模更大。截止2019年12月,神州租车在300余个主要城市设有1100余个服务网点,车队规模达14.9万辆。

更大的车队规模,但近6个季度,一嗨租车平均车辆利用率为70.7%。相比之下,拥有14.9车辆规模的神州租车,平均车辆利用率约为55%。

覆盖的城市密度显然是一大影响。

重资产高负债、缺少差异化空间,盈利不高也就理所当然。即使是在国外成熟的租车市场,一般净利润也不超过5%。2018年,神州租车净利率约为4.4%,到2019年,净利率仅为0.4%。

过高的运营成本是一个重要原因。与租房不同,汽车折旧耗损更高,一度火热的联运云租车背靠宝能汽车,疯狂铺车,最后留下的是“联动云租车,站起来踩油门”的烂梗。联动云租车以“共享汽车”知名,但实质上仍是B2C的汽车租赁模式。其主打智能非人工,降低人力成本,更加难以平衡管理费用和车辆损耗平衡。

汽车损耗难以避免,租车巨头一般都致力于打造二手车闭环,如租车行业巨头赫兹,其一大利润来源就是二手车出售,国内的神州租车,二手车销售也是其重要收入来源。

另外就是市场推广,正如易到创始人周航在《重新思考创业》一书中所说,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差异化服务、会员体系、强有力的资源,这些都不如流量和价格战。流量费用高企,价格战更是烧钱赚用户。

自驾租车这一低频业务,烧钱热度远不如网约车之战,但也是水深火热。2007年,神州租车杀入国内出行市场。此后,联想控股注资12亿元,神州租车开始通过“烧钱”扩张抢占市场份额并打败一嗨租车,成为中国租车市场领头羊。

同共享单车一样,通过高额补贴教育市场,但成功与否,最终市场由谁来收割,一切都还没有定局。

无论是神州租车还是一嗨汽车,双方均经过多轮融资,经历上市、退市、私有化一系列过程。

租车行业,平台VS自营?

提起平台VS自营,淘宝VS京东是更知名的案例。

平台型商业模式的一大优势是轻资产、快扩张。供给端和用户端循环刺激增长,将整个增长飞轮效率提高,这是重资产的传统商业模式远没有的优势。

京东大笔投入建立自营仓储物流,一开始被认为太重,但正是仓储物流建立起了真正的竞争壁垒,倒逼阿里升级做物流。

自营更重品质与服务,平台模式更重规模与效率。“京东用“自营电商”的逻辑,先占住品质,然后再用“管理”能力追求规模。阿里用“平台电商”的逻辑,先占住规模,然后再用“治理”能力追求品质。”

与电商不同,自驾租车是低频消费,占有规模优势、实现更高覆盖意味着更大的资金投入。

自驾租车行业的“平台模式”也在进行中。携程租车接入2000多家租车企业,从而覆盖超700所城市,门店服务点超过50000个,可租赁汽车数量超过20万辆,远远超出神州租车的规模。

采用轻资产化的扩张路径,保证规模扩张的同时,降低企业负债,也有着更高的抗风险能力。但平台模式的弊端在于,作为租车企业和消费者之间的“撮合者”,并没有形成更有约束力的关系。如果平台不能够提供更多收益,这段关系随时都可能崩了。

携程租车的问题也在于此,将自家租车业务作为其OTA产品线的自然延伸,这与美团进入网约车行业,试图在一个综合平台上将各种服务进行无缝对接,是一样的思路。

巨头们都试图通过打造生态闭环,接入更多消费场景。这也是滴滴一直在做的尝试,不过,此时的滴滴自顾不暇。

7月16日,私有化的自驾租车行业第一的神州租车正式入驻飞猪平台。目前,用户已可以通过飞猪一键下单,直接预订神州租车,平台化势不可挡。

一嗨租车嗨得动吗?

共享单车发展到最后,整个行业回归到精耕细作的企业运营。

资本回归理性,烧钱停止,企业才会开始思考用户需求。但前提是,企业能够活到最后。

2019年4月,一嗨租车宣布退市,被TeamsportParent Limited以9.38亿美元的价格私有化,成为该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在退市时,一嗨租车市值约为8.53亿美元。退市前的公开财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一嗨租车营收总额为15亿元,净利润仅为0.12亿。

一嗨租车一向主打精细化运营,通过提升业务的信息化水平,扩张门店网络和车队规模。精细化运营也颇见成效,近6个季度,一嗨租车平均车辆利用率为70.7%,达到租车行业领先水平。相比之下,拥有14.9车辆规模的神州租车,平均车辆利用率约为55%。

一嗨租车近期投资量子出行,介入高端网约车领域,拓宽业务范围。

最新消息显示,一嗨租车正考虑在香港进行IPO,或筹资约10亿美元。主要竞争对手神州租车2021年7月8日,神州租车正式完成私有化并从港交所退市。

有媒体分析二者合并的可能性,但事实上,无论如何,自营模式的规模化之难,都使得出行业务的前景堪忧。在趋势面前,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到最后,我们都要沦为互联网平台打工人。

自驾租车的市场需求不言而喻,随着消费升级,原有的旅行方式已经不能满足需求。追求私密化空间,个性化旅游,这些都是主推自驾租车行业的动力。

无论是平台还是自营,甚或将希望寄托在未来的自动驾驶,问题的关键是,这个市场最终由谁来占有。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一嗨租车或将二次上市,行业增速放缓下需提升服务质量、谋求新增长点
重回资本市场,一嗨租车靠什么“嗨”出50亿美元估值?
一嗨出行研究院发布半年报,90后成租车出游主力
神州租车退市倒计时:营收、净利呈下滑趋势,市值下降近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