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新能源金属之王”?

谁是“新能源金属之王”?

文 | 英才杂志 刘超然

阅读所需约6分钟

近期,“盐湖提锂”、“有色金属”概念大火,这背后是碳中和背景下的电动车景气度高涨带来的上游业绩爆发。

6月至今,A股各家企业纷纷披露半年度业绩预告。众多行业板块中,有色金属板块一枝独秀。

与此同时,关于各类金属矿产前景如何的讨论愈发火热,那么在近期备受关注的新能源相关金属中,谁的成长空间最大呢?

供给短缺,攻克“盐湖提锂”迫在眉睫。

锂电池等动力电池对于电动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把其比作未来“新能源石油”也不为过。根据中汽协数据,2021年6月新能源汽车销量为25.6万辆,同比增长1.4倍。只上半年,新能源车销量达120.6万辆,同比增长2倍。据此预计,新能源乘用车全年销量超过240万辆,同比近乎翻倍。

新能源汽车的市场缺口不断扩大,为中游新能源电池企业带来确定性的增量市场和业绩预期。据统计,2021年一季度,宁德时代、比亚迪(002594.SZ)、国轩高科(002074.SZ)、中航锂电等动力电池企业相继公布了多个新投资建设的动力电池相关的项目,投资金额超1600亿元,粗略计算建设后的年产能将超过350GWh。

即使国内中游动力电池商如此大规模的扩产,动力电池的产能仍然面临着巨大缺口。根据预测,未来到2023年,全球终端电动汽车对动力电池的需求量将高达406GWh;而中游动力电池供应预计为335GWh,缺口比例约为18%;而到2025年,这一缺口可能将扩大至40%。

当前主流动力电池所需的锂原材料紧缺是重要影响因素之一。

截至2020年底,国内已查明的盐湖卤水锂资源量达到2363万吨(氯化锂),其中87%集中于青海和西藏地区,我国卤水锂的资源查明率仅为19%。而我国锂矿资源量510万吨,占全球锂资源量的5.94%;锂矿资源储量为150万吨,占全球总资源储量的7.12%;2020年中国锂金属产量为1.4万吨,折合约7.5万吨LCE,占全球总产量的17.03%。

我国虽然是锂盐加工大国,但锂资源却高度依赖进口,2019年国内利用自身的锂资源加工的基础锂盐仅为6.5万吨,其余锂精矿依赖进口,共进口172万吨锂辉石精矿,且进口矿石主要都来自澳大利亚,虽然国内企业经过多年布局,赣锋锂业(002460.SZ)、天齐锂业(002466.SZ)等纷纷入股海外锂矿,以保证锂矿供给畅通,但仍然受制于人。“被卡脖子”的风险终究存在,打铁还需自身硬,于是便催化了国内大力发展“盐湖提锂”技术的必要性。预计2025年磷酸铁锂材料总需求量可达210万吨,五年复合增速76%。

当然,国内在发展“盐湖提锂”技术的同时,研发人员也在寻找是否有更高效、稳定且产量较高的金属元素作为动力电池新的原材料。

动力电池金属钴的完美替代品。

目前,电动车最大的障碍就是续航里程,相比春夏秋三个季节,电动车在冬季的续航能力大打折扣,为了解决这一痛点难题,有人提出了使用镍金属,因为镍含量决定了正极的能量密度。当前新能源电动车的电池主要有“四大金刚”:钴酸锂电池、磷酸铁锂电池、镍氢电池、三元锂电池。

在后三种电池中,酸磷铁锂电池的正极材料主要有钴酸锂、锰酸锂、镍酸锂、三元材料和磷酸铁锂等;镍氢电池由氢离子和金属镍组成;三元锂电池以锂镍钴锰三元正极材料。这些都离不开镍,可以推断新能源车的发展离不开镍,而未来对镍金属的需求会大大提高。

而第一种动力电池——钴酸锂电池中不含有镍。钴酸锂电池的代表车型是特斯拉Model S,但是特斯拉的CEO马斯克多次提出“以镍换钴”的想法。他曾在发言中称“将最大限度利用镍,把钴减少到零”,也说过“如果你以一种对环境敏感的方式高效开采镍,特斯拉就会给你一份长期的巨额合同。”

因为在特斯拉公布的《2019年影响报告》中提出未来将完全取消在电池中使用钴,原因在于对环保的考量,因为钴对环境危害极大。后来在2021年1月,马斯克仍表示“镍是我们最大的瓶颈”。同年2月25日晚间,马斯克又在推特上表示,特斯拉扩大锂离子电池生产的最大问题是“缺镍”。

马斯克的喊话并不是没有根据,根据淡水河谷数据显示,镍钴锰比例为6:2:2的NCM622正极材料正在向8:1:1的NCM811正极材料的动力电池转型,而完成这一转型减少了原材料钴和锰,但需要提升镍金属量16%左右。如果这一转型完成,那么全球电动汽车对镍金属的需求量将从2020年约10.7万吨大幅提升至2025年的60万吨,需求端年均复合增速将超过40%,而动力电池领域需求占比将从5%提升至17%,2030年镍金属需求保守估计将超过89万吨,而乐观估计甚至可以达到170万吨,需求占比将提高到37%。

被忽视的新能源汽车的金属。

当前市场目光都在关注锂、钠、钴、镍等金属,但实际上铜在新能源汽车中的使用也是非常广泛的。铜主要用来做电动汽车电动机的转子线圈,也是不可或缺的金属原材料。

众所周知,铜金属是优质的导体,而且比金或银更加便宜,加上它的耐腐蚀性、延展性较好,这就使得它在人类发展历史上一直都是非常理想的导电材料。

而铜用于电动汽车的电动机和电线。据统计,每一辆电动汽车,大概使用91公斤的铜,是传统燃油车的四倍。此外,家用汽车充电桩和公共充电站也需要更多的铜来作为原材料。如果未来十年电动汽车销量存在三倍以上的增量,从2018年的510万辆增至2028年的2000万辆,以这样的增速粗略计算,2030年,上游采矿业每年要生产200万吨以上的铜才能满足终端电动汽车的需求。

而这仅仅是电动汽车一个场景,若加上在发电储能领域,如:环保太阳能发电、风能发电相关配套储能、以及未来与之相关的以及分布式智能电网等应用场景,无疑需要更多的铜。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撸起袖子研发“电池”,新能源汽车焦虑什么?
宁德时代的“铁王座”,能一直“赌性坚强”吗?
新能源车为什么会成为全球最大的风口,未来车企靠什么盈利?
动力电池赛道竞争加剧,宝能汽车电池项目再获重大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