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缓上市,网易云音乐为何不被看好?

网易云音乐需要更多时间证明自己。

文|连线Insight 张霏

编辑|李信

丁磊原本即将收获第三家上市公司。

但事情总是多变,8月9日网易云音乐宣布暂缓上市。理由为:“基于对当前市场整体环境等综合因素的考量,公司管理层决定暂缓网易云音乐IPO。后续将选择更好的时机,尽快推进IPO相关事宜。”

在资本市场看来,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一周后,网易云音乐突然宣布暂缓上市并不意外。

多位长期关注互联网领域的二级市场投资人均向连线Insight表示,“在监管加强等大环境背景下,核心原因是投资人对网易云音乐IPO的信心不足。现阶段上市,估值可能达不到上一轮融资给出的市场估值,这会引起早期投资者的不满。所以网易云音乐只能选择暂停上市,等待更好的上市时机。”

而对于重新上市方面的流程,一位美元基金投资人向连线Insight解释,“若推迟时间不长,此前很多上市准备工作都可以复用,尽调、估值、路演材料等资料更新一下即可。如果推迟时间过长,则需要重新进行相关监管部门的审批。”

承载着网易CEO丁磊个人音乐梦想的网易云音乐,上市之路一波三折。此次并非网易云音乐首次搁置IPO,据《晚点 LatePost》此前报道,网易云音乐曾在2020年考虑上市事宜,但内部认为数据表现、财务表现等指标还不满足上市的条件。

值得注意的是,在网易云音乐通过聆讯前,在线音乐产业还发生了一件意义重大的事件,那就是网络音乐独家版权时代已经结束。

这让外界认为,作为市场排名第二玩家的网易云音乐,在上市的关键节点逢此利好,是最直接受益方,其上市后的资本表现值得期待。但显然,网易云音乐的暂缓上市,表明独家版权解禁,其受益程度并没有那么大。

一位二级投资人认为,网易云音乐虽已越过版权大山,但“其护城河并不坚固,仍需要修炼内功”。取消独家版权有益于在线音乐市场恢复有序竞争状态,但并不意味着音乐版权免费或降价,网易云音乐在该方面的成本并不会大幅降低。而且,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对线上音乐市场的争夺,也愈加猛烈。

在多方竞争对手的夹击下,网易云音乐或许要在重新上市前,向资本市场讲出更多新故事。

1、网易云音乐为何不被看好?

监管政策的变化和资本市场对网易云音乐IPO信心不足,或均是导致网易云音乐暂缓上市的重要因素。

首先需要明白的一点是,若IPO进程顺利,网易云音乐将成为“全球音乐社区第一股”。承载着丁磊音乐梦的网易云音乐于2013年推出,上线8年后其向港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

图源网易云音乐招股书

外界当时评价其将成为继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之后,“国内在线音乐领域的第二家上市企业”。尤其是独家音乐版权时代结束后,外界认为网易云音乐趁机上市将会改变在线音乐市场格局。

然而,网易云音乐站在资本市场的门口却犹豫了。

一位二级市场投资人对此解读:“上市时机的选择和上市阶段的市场行情十分重要。因为企业走向公开市场是个很大的事情,企业对内、对外需要做好充分准备,网易云音乐在这些方面做的准备似乎并不充足。因此若现在上市,市值可能与投资者期望值不匹配。”

在他看来,网易云音乐暂缓IPO可以从企业自身和外部大环境两个角度剖析。“从企业本身分析,像快手、奈雪的茶等同类互联网企业刚上市不久,市值在短期内便急剧下跌。至于市值下跌的原因,一方面是一级市场给出的估值虚高,另一方面企业自身经营的模式不成熟或壁垒未充分建立,外部市场不能清晰预判这些企业未来价值有多大。”

对于外部大环境因素,上述投资人认为相关部门不断加强监管网络平台企业,对企业未来的长期价值会产生很大影响。

上述投资人认为,快手持续亏损,股价持续下滑,已经让快手成为资本市场研究新经济公司的反面参照物,也提高了投资人对新经济领域项目的警惕性。截至发稿前,快手的市值已从最高点1.738万亿港元跌至3523.7亿港元,蒸发近1.4万亿港元。

2021年快手股价走势,图源富途牛牛

网易云音乐则与快手面临的问题有些类似,它们均没有向市场展现其盈利能力,所处的行业整体态势也挑战重重。

网易云音乐在当时“千音大战”的市场环境下走上了一条小众化的路线,主要卖点是靠乐评为主的社区和社群,达成某种音乐社交强力黏性。同时通过大众参与的独特乐评视角,形成了自身音乐平台独特的调性。但这并不足以成为网易云音乐能与“中国在线音乐第一股”腾讯音乐抗衡的利器。

因此,资本市场担心网易云音乐也会重蹈快手覆辙。

一位关注音乐领域的二级投资人向连线Insight补充道,网易云音乐的主营业务还没带来利润,加之其护城河和变现价值都未给投资者们带来很大的信心,所以投资人会担忧现在处在发展阶段的网易云音乐上市后,会出现快手股价下跌这种情况。若如此,将对网易云音乐产生较大影响。

若网易云音乐不上市,其存在的内部问题不会过早在二级市场暴露出来,能有足够时间让其补功课、夯实价值基础,等待更好的上市条件。

2、独家版权时代结束,但网易云音乐要面临更多强敌

对于网易云音乐而言,想要趁机抢占音乐独家版权解禁后的红利,其实并不容易。今年反垄断的“锤子”落地后,也让持续6年之久的音乐版权大战迎来了新的变局。

网易云音乐随即作出反应,“抓紧推进与多个版权方的合作洽谈,欢迎更多合作伙伴与网易云音乐建立合作、恢复合作。以最大诚意进行版权采买合作”。

至此,独家版权时代终结,在线音乐市场走向后版权时代。

2013年网易云音乐诞生后,最先卡住其增长进程的便是独家版权。这轮版权大战始于2015年7月,当时国家版权局发布一则《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的通知》,要求各大音乐平台在当年10月31日前下线所有的“盗版”数字音乐。

一时间,音乐版权授权费用一路上涨,各种独家版权更是遭到哄抢,网易云音乐大量歌曲也被迫下架,腾讯音乐趁此崛起。

中国在线音乐发展历程,图源Fastdata极数

为了降低头部版权缺失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网易云音乐开始主打“音乐+社交”路线,全力扶持独立音乐人。房东的猫、颜人中等一批新生代独立音乐人,借此走向了大众。

如今没有独家版权这一掣肘,网易云音乐面临的压力反而更大了。究其原因在于更多的玩家将有可能重归赛场,抖音和快手等诸多短视频玩家也开始突袭在线音乐市场。

据《2021中国音乐营销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无论是推歌还是推歌手,短视频平台都成为首要渠道,“在抖音站内刷屏”成为了排在歌曲宣发期内大众化传播成功标准第2名的位置。这对网易云音乐而言,是必须正视的强劲对手。

以字节跳动为例,其在播放、内容生产、宣发、版权运营等音乐产业链关键节点的布局,一个不落。去年,字节跳动还在印度与印尼市场上线一款名为Resso的音乐APP,通过算法向用户推荐音乐。

今年以来,抖音在音乐方面更是动作频频。年初上线音乐播放器功能后,7月1日,字节跳动又将音乐业务升级为P1优先级(与教育、游戏业务平级),由字节跳动原产品与战略副总裁、TikTok原负责人朱骏负责该业务。

另外据36氪报道,抖音与腾讯音乐于2019年末达成音乐转授权合作。并且字节跳动也与索尼、华纳、环球三大唱片公司签署了全球授权协议。

快手也早早开始在音乐领域的探索和布局。2018年3月,快手成立独立音乐部门,一个月后启动“音乐人计划”,在流量以及收益等方面加大对原创音乐人的扶持。

2019年11月,快手联合QQ音乐、酷狗音乐等4家在线音乐平台发起“音乐燎原计划”,希望通过整合五大平台音乐资源,重新打造、融合一个唱、听、看、演各环节完整的音乐生态。

今年3月份,快手首次确立直播间场景的音乐版权结算标准,并在原有结算的基础上新增了词、曲版权的单独结算以及独立音乐人结算通道。5月26日,上线音乐应用“小森唱”,为用户提供用AI打造专属原创歌曲、K歌、短视频KTV上线等功能。6月,快手推出双击音乐计划等,加码对音乐人的扶持力度。

另外不只是字节跳动、快手,老玩家阿里巴巴似乎也没有放弃这一市场。有消息传出阿里巴巴欲重启虾米音乐。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阿里旗下公司正申请多个“虾米音乐商标”。

当版权不再是护城河的时候,若是字节跳动、快手等平台不惜代价,争夺版权,那么中国在线音乐平台的市场硝烟会更加浓重。面对短视频平台的围堵,网易云音乐未来要做的不仅是保持住营收增速,还要将利润提上来。

3、网易云音乐如何解决盈利难题?

围绕音乐领域的烧钱游戏还在继续,而且随着抖音、快手等新玩家的进攻,网易云音乐要想守住战场,必须靠真金白银。

但众所周知,网易云音乐业绩数据并不理想,已经连续三年亏损,而一家公司的盈利能力,是投资者最看重的部分之一。

据网易云音乐递交的招股书显示,即便收入成倍增长,网易云音乐做的仍是一门亏本生意。2018至2020年连续三年净亏损额分别为20.06亿元、20.16亿元、29.51亿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录得净负债70亿元。网易云音乐在招股书中也承认,未来的盈利能力尚不确定,预期亏损将持续至2023年。

至于大幅亏损的原因,财报显示,网易云音乐近年来各项费用均在不断上升。其中,营业成本由2018年的24.65亿元增加至2020年的54.91亿元,这一项主要系内容服务成本的上升(包括向音乐厂牌、独立音乐人及其他版权合作伙伴支付的内容授权费,以及向直播表演者及其直播公会支付的收入分成费)。比如,2020年的内容服务成本为47.87亿元,占总营收的九成。

2018年-2020年内容服务成本,图源网易云音乐招股说明书

如此高昂的内容成本,也让丁磊颇有怨言:“国际三大唱片公司在中国的独家销售模式,使网易云音乐付出了超过合理价格2-3倍的成本。”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国内数字音乐市场发展十余年,证明了一件事情:单依靠音乐本身是很难盈利的。

腾讯音乐就是一个典型案例。腾讯上市后便实现盈利,但其“现金牛业务”不是作为起家业务的在线音乐服务,而是以K歌和直播业务为主的社交娱乐业务。该业务主要由包括“全民K歌”在内的在线K歌,和酷狗、酷我两大音乐App的音乐直播中购买虚拟礼物和高级会员组成。

据腾讯音乐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的收入超在线音乐服务收入近2倍,在此之前这一数字甚至达到3倍。

网易云音乐似乎也在效仿这一方式。在招股书中表示,上市募资的用途将主要用于深耕音乐社区,丰富多元音乐内容,继续创新并提高技术能力。另外,还将用于甄选合并、收购及战略投资,运营及一般企业用途。将直播等社交娱乐收入做大、比重做高,或是网易云音乐未来的趋势。

连线Insight曾在文章《“不务正业”的网易云音乐,赌赢了社交?》中分析,网易云音乐社交娱乐服务的发展速度较快。

2018年,“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占比高达89.4%,但2020年其在总营收中占比降至53.6%,而“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板块在总营收中占比已达46.4%。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网易云音乐“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板块的营收分别为1.2亿元、5.4亿元、22亿元,2020年该业务营收是2018年的18倍。

网易云音乐在发展社交娱乐业务的同时,也在进一步挖掘原创音乐人创造的市场吸引力。招股书显示,为了更好地服务于独立音乐人,网易云音乐开发了基于AI的音乐制作工具及数字收入结算工具,帮助音乐人发掘音乐资源,并通过多频道社区功能,帮助独立音乐人接触到更多的粉丝,实现互动。

图源网易云音乐官方微博

通过原创音乐等独特优势弥补缺失的曲库,网易云音乐或许才有更多可能发展音乐社交、音乐直播、音乐达人等更具有想象空间的衍生业务。

需要注意的是,短视频平台新秀入局后,在线音乐市场受到直面冲击。根据《2020年中国在线音乐报告》显示,2020年9月,在线音乐使用时长环比下降超过50%的用户中,使用抖音和快手的时长环比增幅超过72%。

行业面临着挑战,网易云音乐无疑也压力巨大。

资本不会为网易云音乐的“情怀”买单。若要重启上市并拿到好的估值,网易云音乐须尽快提高盈利能力或有足够性感的商业故事,如此,资本可能才会对“全球音乐社区第一股”重拾信心。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网易云,正在去音乐化
腾讯音乐受挫,网易云的机会来了吗?
继承阿里和百度的“音乐遗产”,网易云音乐值不值500亿?
亏损收窄、营收翻倍,靠神评爆红的网易云音乐冲击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