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朵“麻烦”缠身,连锁酒店怎么了?

加盟模式背后,风险已经显现。

文|惊蛰研究所

近日,随着“阿里女员工事件”的持续发酵,此前数度冲击IPO无果的亚朵酒店,又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之中。

一边是被卷入“违规操作”导致房客遭受侵犯的舆论漩涡,另一边是登陆资本市场遭遇搁浅的尴尬境况。“麻烦”缠身的亚朵酒店身上,正暴露出巨大的风险。

被极力掩盖的管理问题

在“阿里女员工事件”引起舆论关注的初期,就有声音质疑,亚朵酒店在未经房客允许、未查验访客身份以及未登记身份信息的情况下,给涉事男性办理了房卡。因此,亚朵酒店的违规操作与“阿里女员工被侵犯”有着直接的关系。

随后,亚朵酒店分别在8月10日和11日连发两次声明,称其不存在违规制作房卡的情况。但是根据正观新闻8月11日的报道称,事发地的济南警方表示,并未认可亚朵酒店声明。

面对亚朵酒店的声明,也有比较“清醒”的网友直接提出新的质疑:如果女房客允许酒店方办理房卡,那也代表涉事男性可以直接敲门进入房间,因此涉事男性根本不需要再单独办理房卡。

这两份存在逻辑漏洞的声明,也让舆论开始高度怀疑,亚朵酒店一方正在极力遮盖事件暴露出的管理问题。

曾任职于亚朵市场部的网友表示,亚朵90%以上都是加盟店,且大多数二三线城市门店都是翻牌的酒店,这意味着只有店长和副店长由总部培训并委任,酒店的一线基层工作人员很有可能换汤不换药。因此,如果前台工作人员培训不到位或是在执行环节存在管理真空,也很难保证不存在“违规办理房卡”的行为。

事实上,这一管理问题正是亚朵酒店以加盟模式实现扩张带来的潜在风险。

高效融资快速扩张,亚朵上市却数度搁浅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3年到2017年,亚朵用4年时间开出了100家酒店。随后几年里,亚朵用了15个月完成了200家酒店的目标,又分别用了不到8个月的时间,实现了300家店和400家店的扩张目标。

亚朵快速扩张的背后,与资本的鼎力相助不无关系。

成立至今,亚朵共获得了包括高瓴资本、君联资本、德晖资本、去哪儿等机构和企业的5轮融资,融资规模超过15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亚朵开出第100家酒店时,亚朵就已经获得了4轮融资。其中,2016年C轮融资的投资方还包括阿里巴巴荣誉合伙人陆兆禧。

高效的融资和快速的扩张,让亚朵很快将上市提上日程。2017年,亚朵董事周宏斌公开表示,亚朵将在三年左右登陆A股——但结果并不乐观。

2019年6月,亚朵签约中信建投证券做上市辅导冲击IPO。但是在2020年1月,中信建投就宣布不再担任亚朵的上市辅导机构,转而由中金公司担任辅导机构。然而在今年3月份,亚朵又突然宣布终止和中金公司的上市辅导协议。

有业内人士分析,亚朵数度折戟IPO的原因是因为其达不到A股上市的相关财务标准而被拒之门外。与此同时,亚朵对加盟模式的过度依赖以及和加盟商之间的积怨,也在亚朵上市搁浅之后,引发了新的经营危机。

加盟商倒戈,揭露亚朵“骚操作”

根据亚朵酒店的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亚朵覆盖全国131个城市的在营酒店数量为608家,客房数超过了7万间。在亚朵在营的这608家酒店中,加盟管理酒店达到了575家,约占总体比例的95%。

显然,加盟管理酒店已经成为了亚朵的经营命脉。但是在扩张增速放缓的同时,加盟商们却开始倒戈。

据行业媒体旅界报道,有亚朵的加盟商反馈亚朵招股书中提到的608家酒店,在今年一季度前实际在营酒店数量只有582家,部分酒店在3月底之前已经与亚朵酒店解约。加盟商还反映亚朵存在店长、前台利用低价协议套卖会员卡,空住房分摊房费以及税务开票不合规等多种屡禁不止的财务问题。

例如,亚朵对加盟管理酒店的店长有“会员卡销售指标任务”。店长们为了完成销售指标,会把从美团、携程、飞猪等OTA渠道获得的订单,刨去房费佣金后在系统里改成会员入住。

有的亚朵店长为了让散客从自己手中购买会员卡,还会用大量的“低价协议房”给前台散客入住。而这些行为,对加盟商们的利益造成了直接损失。

据惊蛰研究所了解,每张会员卡名下产生的房费收入,由亚朵酒店总部抽走约35%,店长、前台经理和前台员工再抽走约25%,作为加盟商则只能得到不足40%的房费收入。

还有加盟商向媒体反映,亚朵酒店亚朵酒店为了拉拢加盟商投资,还故意压低了单间客房运营成本——报表上显示的单间客房运营成本为80元,但实际为150元以上,借此来缩短回本周期。

同时,亚朵在财务乃至税务等许多方面都也经不起推敲,有中部加盟商向媒体透露,“当年亚朵合作的吴晓波会员卡,门店要按365元给客人开发票,税点按365元出,而亚朵酒店却按137元给加盟商开发票。”

收割加盟商、管理不善,连锁酒店的通病?

加盟商们的倒戈,一方面揭露了亚朵通过总部培训并委任的店长,对于线下酒店管理的直接干预和利益侵害,另一方面也更加暴露出亚朵在酒店的日常经营中,存在管理不善的问题。而其他连锁酒店品牌身上,也遇到过同样问题。

2016年,铂涛、如家、华住等三家国内最大的连锁酒店品牌,为寻求快速扩张导致加盟商利益受损,出现了“布点过近”、“财务混乱”、“霸王条款”等问题,也因此遭到了加盟商们的组团维权。

据媒体报道,2016年3月, 20多名7天连锁酒店加盟商在长沙某直营店打出“向7天追回投资人血汗钱”的横幅;4月,21家如家酒店沈阳加盟商到大连的全国加盟招商会现场“讨说法”。5月,华住酒店集团200多位加盟商前往总部,就门店铺张过快等一系列问题,要求与集团高层见面协商。

几乎在“阿里女员工事件”被曝出的同一时期,一则关于“全季酒店男子半夜赤身闯入顾客房间”的微博热搜,将华住集团旗下的全季酒店推上了舆论风口。而在此之前,全季酒店因为房门被陌生人打开而被房客投诉的事情时有发生。

除上述问题以外,屡禁不止的招嫖小卡片,也成为反映连锁品牌酒店管理不善的一个重要证明。
对于连锁酒店品牌而言,采用加盟模式实现快速扩张、搭配多品牌协同发展,固然能够将业绩越做越大,将市值、估值越做越高。但是一味地追求快速发展和规模化,将加盟商当做收割对象,把房客当成财务报表上的数据,只能是给自己的品牌和企业埋下一个定时炸弹。

如何实现稳定业绩增长,才是连锁酒店们需要认真面对的专业问题。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阿里风波”里的亚朵酒店:经女客确认未违规开卡,IP失灵几度上市无果
亚朵回应“阿里女员工”事件:不存在违规制作房卡情况
中高端酒店火拼升级,如家华住锦江亚朵的新战场?
三度上市再折戟,亚朵酒店深陷招股书造假疑云,“人文”做酒店资本并不买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