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老大中通的新挑战

中通除了打价格战抢现有的市场份额,还在干啥?

文|斑马消费 徐霁

2021年Q2毛利率下滑4.8个百分点,导致业绩下降12.5%,给快递业老大中通,敲响了警钟。

作为六大快递公司最年轻的一位,中通通过绑定电子商务平台,以低价模式崛起成为中国快递业的业务量老大。

但是,远远低于同行业公司的单票收入,大大影响了中通的业务价值,公司在规模和利润上并无优势。

近期,快递业价格战退潮信号明显,行业老大中通的挑战在于,如何在维持市场份额的前提下,提升业务含金量以实现持续增长。

毛利率大幅下降

快递业老大中通快递-SW(02057.HK),也有了业绩压力。

8月19日,公司披露2021年Q2未经审计财务业绩公告,收入73.27亿元,同比增长14.4%,净利润同比下降12.5%至12.72亿元。

今年上半年,公司收入137.98亿元,同比增长了33.71%,实现净利润18.06亿元,同比下降了1.03%。

当下正是中国快递业最焦虑的时刻。行业高速增长不再、竞争持续白热化,在价格战的冲击下,重资产、高人力运作模式所构建的行业结构,变得脆弱不堪。

各大快递公司的业绩表现,前所未有地一片惨淡。申通快递1-6月亏损1.4-1.6亿元,顺丰控股一季度巨亏之后,上半年整体实现盈利6.4-8.3亿元,同比下降78%-83%。中通还算是稳住了。

在财报中,中通快递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赖梅松表示,公司有效执行了服务质量、业务量和利润增长三方面实现最佳平衡的策略——这也被称为快递业的“不可能三角”。

就业务量来看,公司为这种“平衡”,付出了代价。

2021年Q2,公司业务量57.72亿件,同比增长25.6%,市场占有率达到21%。同期,顺丰、韵达、圆通、申通的业务量增速分别为37.04%、26.81%、30.24%、12.30%。

中通二季度的业绩下滑,主要原因还是毛利率的下降。2021年Q2,公司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27.6%下降至22.8%,同比下降了4.8个百分点。

毛利率下降背后的原因为,公司快递业务单票收入下降了5.9%,而同期单票成本上升了1.7%。

业绩披露当天,中通快递-SW股价下跌1.76%,报收201.4港元/股,较其去年9月218港元的发行价,早已破发。

价格战最大赢家

的确,2019年以来的价格战,令快递行业哀鸿遍野。

如果说顺丰从商务件主阵地向四通一达的核心市场电商件进攻,在此轮价格战中占据主动地位,算是明面上的主攻方。那么,从最后的结果来看,四通一达中的中通快递,则是偷偷对战友们插了刀子。

此前投资者们盯着顺丰、韵达、圆通和申通每个月披露的单票收入,却忽略了中通。直到人们发现,快递业务量最大的中通快递,居然还是在价格战阶段,实现了相当可观的市场份额提升。

中通2019年市场占有率为19.1%,到2021年Q2提升至21%,几乎算是此轮价格战的最大赢家。

中通快递长期以低价优势纵横快递业。估算发现,公司去年的快递业务单票收入从上年的1.62元下降至1.29元,下降幅度超过20%。今年二季度,估算公司单票收入为1.15元,较上年同期的1.21元,下降了5%。

单票收入低至如此水平,行业中无人能比。

去年,顺丰控股平均单票收入17.78元,同比下降了18.92%;韵达股份下降30.12%至2.25元;圆通2.26元,下降了23.39%;申通下降了23.70%,为2.35元(各家快递公司因合并的业务环节并不相同,实际价值略有差异)。

不过,中通也已经意识到价格战不可持续,在最新的财报中称,“不必要的低价亏损件,或以利润换取短期市场份额增长的做法,既非明智也不可持续。”

再结合顺丰控股等A股快递公司近几个月的经营简报来看,价格战退潮,应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行业老大的新挑战

1993年,桐庐人聂腾飞、陈小英夫妇创立申通快递,立足长三角、逐步全国化。6年之后,聂腾飞的弟弟聂腾云从申通出走,创立韵达快递。

装修生意失败、负债182万元的喻会蛟,2000年在妻子张小娟的建议下,筹集5万元赴上海创办圆通速递。张小娟与陈小英的哥哥陈德军是初中同学,创业前通过这层关系在申通干了几年财务,基本摸清了快递生意的门道。

陈德军的另一个同学、原申通分公司经理赖梅松,于2002年离职创立中通。

这便是中国快递行业“三通一达”的由来。

2011年,申通作为快递行业老大,分走了20%以上的业务量,老牌巨头顺丰紧随其后,中通的市场占有率仅为7.6%;4年之后,申通、顺丰市场份额滑落,圆通、中通新王上位;再过4年,中通一枝独秀,拿下两成市场,将前辈们远远甩在身后。

中通快递是中国规模化快递企业中最年轻的企业,最后却成长为业务量最大的快递公司,靠的就是深度绑定电商平台。公司曾对外披露,90%以上的快递订单来自电子商务平台。

2020年,中通以170亿单的业务量一路领跑,韵达142亿、圆通126亿紧随其后,申通、百世汇通、顺丰分别为88.2亿、85.4亿、81.4亿。

公司预计,2021年全年的快递业务量将达到229.5-238亿,同比增长35%-40%。

这些年,中通与顺丰分别向左走向右走,在各自的维度称霸。一个追求业务量,一个讲究业务价值,也就是收入和利润。

但是,快递行业发展到现在,越来越趋近于平。顺丰进攻电商件大打价格战,主动从高价神坛上走下来;整个行业的规模增速已经开始下滑,市场从增量获取转换为存量争夺,业务量老大中通的位子,并不好坐,也急需提升业务价值,不然,市场份额有何意义?

顺丰大搞分拆上市,顺丰同城之外还将获得嘉里物流,一下就有了3家上市公司;同时,建机场,开辟供应链业务。顺丰越来越大,越拉越重,护城河也越来越深。

市场上的其他玩家,军备竞赛的方向也不外如是。京东物流将自己定位为供应链服务商;京东航空,圆通的嘉兴机场,都已经提上来日程。

中通除了打价格战抢现有的市场份额,还在干啥?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谁又趁双十一搅乱快递江湖?
顺丰申通“血亏”、极兔“搅局”,内卷的快递行业如何重塑格局?
快递“一哥”中通的冰火两重天
剖析中通快递三季报:价格战下毛利率降至20%,发力海外仍逃不出阿里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