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氏家族定增爆赚200亿,合盛硅业却将盛极而衰?

关注公司季度增速,一旦放缓就是周期到顶信号。

文 | 英才杂志 顾天娇

2020年上半年,在合盛硅业(603260.SH)连续6个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同比下滑的时候,高毅资产买入208万股,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

而自高毅入股后,合盛硅业便开始走出业绩阴霾。

今年上半年合盛硅业实现营业收入77.02亿元,同比增长84%;实现归母净利润23.72亿元,同比增长428%。

假设高毅持股数量不变且持股至今,那么它在这笔投资上浮盈预计超过2亿元,收益率超200%。

然而,更惊人的是,合盛硅业背后的罗氏家族,在公司股价处于低位时发起定增,目前这笔定增浮盈约214亿元,收益率达756%。

为何高毅会看上当时盈利能力大幅下滑、债务高企的合盛硅业?时至今日,有机硅DMC市场仍“涨声四起”,但是价格已经超过上一个景气周期的高点,是否暗示合盛硅业将盛极而衰呢?

择时

周期顶部扩建产能,景气度到来时领先同行释放产能。

回顾合盛硅业近年的产能布局,产能建设周期和硅价周期的错位,把上市公司拖入了财务困境。不过,债务压力的反面是,产能扩建换来了业绩增长空间,也让合盛硅业与同行进一步拉开了差距。

合盛硅业成立于2005年,2017年上市,主营业务为研发、生产及销售工业硅及有机硅产品。2020年,其工业硅营收为38.49亿元,占总营收比重为43%;有机硅营收为49.96亿元,占总营收比重为56%。

近三年来,合盛硅业的工业硅和有机硅业务从平分秋色,发展到有机硅业务占主导地位,这与它的产能布局密切相关。

2018年5月,在有机硅价格最高点时,合盛硅业发布公告,拟在新疆石河子投资20万吨/年硅氧烷项目(有机硅),预算44.1亿元,预计2021年建成。

然而,公告发布没多久,硅价便进入下行区间。合盛硅业的市值也从2018年5月巅峰的544亿元,一路下跌几近腰斩。也正是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合盛硅业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开始放缓,走上了连续7个季度的同比负增长之路。

如果说硅价下滑是导致合盛硅业业绩下滑的重要原因,那么在行业周期顶部扩建,则给合盛硅业后面的债务高企埋下了伏笔。

随着硅价下降,合盛硅业的现金回流不及预期,2018年投资建设的在建项目,没有足够的自有现金流支持来建设,这使得借款大幅增加。到2020年底的时候,合盛硅业负债率达51%,有息负债金额达47亿元,占总资产的24%;现金短债比仅为0.51;流动比率从2018年底的0.81降至0.54;速动比率从0.39降至0.23,显著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在资金压力之下,合盛硅业不得不定增募集资金。2020年5月其公告拟向实控人罗氏家族成员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2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不过这笔资金直到2021年6月才到公司账上,此时合盛硅业已经走出周期低谷。

2020年下半年以来,硅价出现价格拐点。一方面随着海外疫情持续,硅生产企业开工率不足,海外出口增加;另一方面,凭借有机硅在新能源汽车、光伏、半导体等热门领域的广泛应用,硅价获得了下游需求支撑。

合盛硅业产能布局的效果逐渐显现。公司40万吨有机硅单体新产能自2021年2月份开始逐步达产,截至目前公司工业硅产能为73万吨/年,有机硅单体产能为93万吨/年。

国内上市公司新安股份(600596.SH)、东岳硅材(300821.SZ)有机硅单体产能分别为49万吨/年和30万吨/年。

新增的40万吨有机硅产能帮助合盛硅业与同行拉开差距。

随着硅价走出周期底部,产能释放,合盛硅业的盈利能力自2020年一季度迎来拐点。而高毅资产选择在拐点出现之际进行布局,确实是“赌”对了。

而作为最了解公司和行业的实控人,罗氏家族更是在定增中获利不菲。

根据定增报告书,发行价格为18.36元/股,数量为136,165,577 股,发行对象为罗燚和罗烨栋,是合盛硅业实控人罗立国的子女。截至8月24日,合盛硅业股价为175.5元,罗氏家族在本次定增上浮盈约214亿。

在外部投资者看来没有规律、甚至可能不太明智的产能扩张,实际却是企业在行业周期中做出的正确“择时”。

对于合盛硅业来说,在过去三年里的择时使得其新产能投产时间领先于同业竞争者,一方面更早更多地享受到了涨价红利,另一方面随着40万吨新增产能的释放将抑制硅价,对慢一步的竞争者来说是一个打击。

警惕周期产业由盛转衰

价格创新高,下游延迟需求等待硅产能释放。

如今有机硅DMC报价已超过2018年的历史高点。

大宗商品咨询机构百川盈孚发布数据显示,8月24日有机硅DMC报价为35000元/吨,年内上涨幅度约59%。这一价格不仅创出年内新高,还高于2018年高点34500元/吨的价格。

价格创新高,历史即将重演?

看一下有机硅的供需关系。

根据百川资讯数据,截止2021年上半年,国内有机硅单体产能大约为337万吨,新增产能情况,除了东岳硅材、恒星化学有50万吨将在今年投产外,其余公司约有175万吨产能在2022、2023年投产,即到2023年产能约562万吨。

而需求量今年预估在300万吨左右,到2023年约为350万吨。短期看随着今年下半年陆续有新增产能释放,供给与需求将趋于平衡,现阶段高点很难维持;长期看供大于求,到时行业将再次到达周期低点。

另外在新需求端方面,以光伏行业为例,随着硅料价格暴涨,下游光伏组件商被侵蚀大部分利润,开工意愿正在降低。

5月11日,在《关于2021年风电、光伏发电开发建设有关事项的通知》中明确了今年风电光伏的保障性装机为90GW,按照光伏占比50%来计算,将有45GW光伏装机,相对于2020年国内新增装机48.2GW几乎没有增长。

5月,在新发布的政策中显示今年指引新增光伏装机与去年相比几乎持平,6月光伏行业协会表示,2021年光伏并网时限或从一年延长为两年,从一定程度上缓解今年的装机压力。

随着下游装机需求延缓,上游硅料的产能供给释放,供不应求的格局就会被打破,产业链的价格和盈利情况也会重回正轨。

因此,合盛硅业目前在高景气下的增长恐怕难以维持。一个可以关注的信号是,什么时候公司季度增速开始放缓,那就意味着这轮周期到顶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下游需求爆发,硅料价格大涨,千亿级市场谁会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