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东生踩雷奥马电器

奥马电器自查出多项“坏账”。经核查,按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对象疑似均与原实控人赵国栋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业务合作关系。

文|雷达财经  张凯旌

编辑|深海

互联网金融留下的雷,还在不断引爆。

9月4日,奥马电器称因子公司西藏网金创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西藏网金”)在广州银行有一笔1.45亿元定期存单涉嫌违规对外担保,公司股票交易将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9月7日开市起,奥马电器的股票名称将变为“ST奥马”。

天眼查显示,西藏网金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均为赵国栋,其与李东生针对奥马电器控股权爆发了激烈的争夺战。

此前在2015年,赵国栋从奥马电器创始人蔡拾贰等8名股东手中拿到公司实控权,并开始逐渐将互联网金融业务注入其中,但随着P2P行业风险集中爆发,奥马电器一度亏光了10年的利润。而在此之后,公司的危机并未完全解除,随着深交所的不断追问,奥马电器背后隐藏的坏账正一点点被揪出。

为何这样一家公司,会受到李东生青睐?

奥马电器自查出多项“坏账”

根据风险提示公告,2020年8月,西藏网金作为乙方,与甲方江苏妮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借款暨担保合同》,双方约定乙方从甲方处借款1.45亿元,年利率36%,到期后西藏网金应连本带利偿还。

同时,甲方、乙方、赵国栋和甲方指定的银行账户公司还就此借款签署了相关担保合同。

不过,西藏网金此次对外担保行为并未经过董事会或股东大会审议,也未披露相关信息,因此其涉嫌违规对外担保。

除此之外,奥马电器在近期自查中还发现了另外5项违规行为,如子公司汇通恒丰曾给中油云泽汇了9亿元保理资金,但现任管理层认为这9亿元不具有商业实质;又如子公司国信智能曾和深圳宽域签合同,要花1.03亿从后者处采购某品牌服务器,但在今年1月汇款5000万后,至今未收到合同标的物,且深圳宽域已失联。

截至2021年6月30日,奥马电器按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账面原值为9.88亿元,减值准备为5.82亿元,账面净值为4.06亿元。

经核查,按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对象疑似均与原实控人赵国栋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业务合作关系。因此,奥马电器现任管理层认为,公司在原实控人控制期间存在联合相关方虚增资产及利润、未充分计提坏账准备的可能性。

9月5日,奥马电器还在对深交所半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中,对可能存在的9大违规操作进行了总结,合计可能导致净利润减少19.78亿元、现金流出9.77亿元,可能受到潜在影响的资产负债金额有26.7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自2008年奥马电器第一次成为国内冰箱出口最多企业之后10年,公司的累计归母净利润也不过19.16亿元。

谁是“现任管理层”?

雷达财经注意到,奥马电器公告中披露的内容,曾多次提到公司“现任管理层”进行的调查,如经走访发现的数个和公司进行违规交易的“空壳公司”,且一些担保合同的到期时间为数月之前。

事实上,管理层新老交接后对公司进行系统性排查再正常不过,但奥马电器管理层交接的背后,则是李东生和他的TCL家电集团的一场“闪击战”。

2021年1月,TCL家电集团开始对奥马电器的股权展开攻势。当月,TCL方面耗资2.51亿元,直接跃升为了奥马电器的第三大股东。

2月24日,TCL家电集团持股比例已提升至15.57%,成为奥马电器名副其实的大股东。至3月31日,TCL家电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达24.05%,与此同时,奥马电器实控人赵国栋持股降至11.03%。

不仅如此,TCL还多次明确表示,会继续增持股份,并最终取得上市公司实控权。而奥马电器尽管态度坚决,三次拒绝股东会召开,还祭出“毒丸”、“豪猪”等反收购计划,但赵国栋因股权被悉数冻结、司法拍卖,最终败下阵来。

4月,胡殿谦、徐荦荦成为奥马电器非独董,正式吹响了TCL方面对奥马电器管理层“换血”的号角。

据公开资料,胡殿谦在TCL集团内部多家公司担任高管,包括TCL实业、TCL电子首席财务官、TCL家电集团董事等;徐荦荦则在2012年9月加入TCL集团,现任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助理总裁、战略投资部部长。

在月底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以胡殿谦成为奥马电器新一任董事长,王浩担任新总经理兼财务总监为标志,TCL正式拿下奥马电器实控权。

而5月8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TCL家电集团收购奥马电器不实施进一步审查的决定,更是让这起收购显得“顺理成章”。三天后,奥马电器即发布公告称,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变为TCL家电集团,实控人变为李东生。

至此,收购仍未结束,8月25日TCL家电集团再次拍出收购要约,希望收购除TCL家电集团、中新融泽以外的其他股东所持有的奥马电器2.49亿无限售流通股,占总股本的22.99%。

然而,从目前管理层调查得出的结果来看,TCL这次的大手笔背后,蕴藏着不小的风险。

家电行业分析师梁振鹏向雷达财经表示,奥马电器这个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公司多年被互联网金融拖累,风险是TCL在收购前难以全面了解的。就目前而言,利空可能还没有出尽,后续TCL得做好心理准备。

另有数据显示,TCL家电集团2018-2020年的资产负债率已从81.80%升至86.21%,公司营收虽然逐年提升,但净利润和净资产收益率都在2020年出现了下滑。

李东生看上奥马电器什么了?

那么,为何在可能会遇到巨大风险的情况下,TCL依然选择“拿下”奥马电器?

奥马电器由蔡拾贰创立于2002年,7年后晋升中国出口第一的冰箱企业,2009年国外销售额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70.44%。发展至2011年,公司已成为国内最大的冰箱ODM生产基地。

ODM模式接近于代工生产模式,产品设计工艺均由厂家开发,品牌商选择品种后,下单由厂家生产,最后产品用品牌商的品牌出售。因此奥马电器也被誉为“冰箱行业的富士康”。

但这种代工模式,也使得奥马电器一直未能成功俘获国内消费者的心,市场对“奥马”的品牌认知度始终不高。

公司2012年上市前,国内各大券商研究机构对冰箱行业的排名分析中,鲜少见到奥马的名字。甚至有大型券商分析师直言:“用代工贴牌的销量充数,在量上追上了海尔、美的等企业,但从利润率和后续发展趋势来看,公司却难以和海尔等龙头站到同一个高度上。”

此言可谓一语中的。2009-2011年,公司的毛利率从12.31%提升至18.88%,但净利率却仅仅从3.21%提升至4.56%,上市后尽管毛利率持续走高,但净利率还是停滞不前,甚至在2014年回落至4.55%。

而严重依赖单一产品——冰箱的营收结构,再加上家电下乡政策的分批退出,更让奥马电器的成长逐步陷入困境。

2015年,因“利润率低、经营难度高”,蔡拾贰选择套现离场,曾任京东副总裁的赵国栋随即上位。当年11月,受互联网金融概念影响,重组完成的奥马电器连续八个涨停,股价一度达到128元的历史高点。

此后,赵国栋通过投资设立、参与增资等方式,相继拥有了钱包好车、钱包易行、网金创新等一众互金公司,而家电行业在奥马电器总营收的比重也从2015年的99.92%降至2017年的89.44%,直至互金泡沫的破裂。

2018年,奥马电器净利润巨亏超19亿元,为解决资金压力,公司不停变卖资产,甚至多次计划售出公司唯一盈利来源——奥马冰箱的股权。赵国栋股权遭冻结、司法拍卖也是由此而来。也正是因此,TCL家电集团才有机会通过拍卖获得奥马电器股权,并一步步增持至今。

不过,尽管奥马电器近年来糟心事不断,但公司冰箱业务方面的营收却一直保持着稳定的增长。同花顺iFind显示,其冰箱、酒柜业务营收已从上市当年的34.50亿元涨至2020年的83.06亿元。

另一方面,TCL也正处于变革期。2019年,公司完成了重大资产重组交割,由于其曾赖以生存的消费电子、家电和通信等智能终端业务增长缓慢,逐渐拖累集团整体业绩。TCL集团果断将相关业务从上市公司剥离,重组为以半导体显示、材料产业为核心的“TCL科技集团”。

“TCL是想抄底。”梁振鹏指出,“他们的白色家电业务做很多年了,但无论是销量还是市占率,一直没有太大起色,目前在国内白电领域还只是个三四线的边缘化品牌。这种情况下如果想快速发展,通过收购上市是一个比较好的方法。”

“奥马电器在国际市场做的不错,TCL想加快国际化发展,首先需要销量,然后才是质量、追求自主品牌比例。”梁振鹏补充道。

而李东生也曾表达类似的看法:“在智能终端业务上,冰箱是要大力发展的业务,最近举牌奥马也是希望能够扩大在冰箱业务上的竞争力。奥马在冰箱产业中是一个很有竞争力的公司。”

互金业务仍存变数

李东生的目标很清晰,但赵国栋并非毫无还手之力。

奥马电器在9月6日的补充、更正公告中,“TCL系”胡殿谦、王成、徐荦荦等人均保证公告内容真实、准确和完整,但“赵国栋系”冯晋敏却未对公告的真实性作出声明。

目前,奥马电器的金融板块拆雷尚需时日。

半年报信用风险中提及,截至2021年6月30日,奥马电器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为24.94亿元(冰箱业务的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为12.01亿元;金融科技业务的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为12.93亿元),其中前五名客户占本公司应收账款总额54.41%,均属于金融科技业务。

且报告期内,公司金融科技板块在一分没挣的情况下,还实现了1.49亿元的净亏损,并产生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9.32亿元。

此外,截至6月30日,金融科技板块总资产仍有18.93亿元,净资产13.01亿元,净资产占归属上市公司股东所有者权益的58.08%。

公司方面表示:“金融科技业务板块资产的处置方案、完成时间及处置损益等存在相当大不确定性,可能会造成进一步的损失,或对公司资产状况及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10月奥马电器曾披露“豪猪条款”,意指当上市公司的实控权发生变化时,选举和更换非由职工代表的董、监事并决定其薪酬应以特别决议通过。

特别决议指,股东会对公司的特别事项,只有取得奥马电器股东层面三分之二以上的投票权才算通过。

去年,奥马电器受互金业务拖累,以11.27亿元的价格,将核心资产奥马冰箱49%的股权分别转让给中山市民营上市公司发展专项基金有限责任公司以及奥马冰箱核心管理团队的8位自然人,其中8位自然日持股39%。

目前,奥马电器仅持有奥马冰箱51%股权,如果奥马冰箱的管理层以及中山市纾困基金不配合,TCL无法完全掌控奥马冰箱。

不过也有律师认为,该条款可能面临无效的局面。

种种不利的情况下,李东生能否如愿整合奥马电器?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雷达财经(ID:leidacj)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玩火P2P,冰箱之王奥马电器被TCL收购
拿下奥马电器,李东生真要带着TCL家电回归A股?
奥马电器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李东生,将剥离金融业务聚焦冰箱主业
李东生大战赵国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