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的“弃壳”,公募大佬捡了起来

朱雀对转型文旅产业的公司似乎有着一种情结,之前是曲江文旅,现在轮到了祥源文化。

文|阿尔法工场  神飞

2003年,无锡一家名为庆丰股份的公司上市。

后来,随着温州商人孔德永的入主,主营连锁酒店和房地产的万好万家实现借壳上市,公司注册地也迁到了杭州。

再后来,万好万家玩起了动漫、电子竞技、互联网金融等新潮产业,股价一飞冲天,公司也顺势更名为万家文化。

2016年末,西藏龙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娱乐圈女巴菲特”持股95%。

这家仓促之间成立的公司,在注册资本没有实缴到位,未开展实际经营活动,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净利润都为零的情况下,却成为了接下来“万家股份转让事件”中的核心角色。

最终,野心带来的反噬作用将“娱乐圈女巴菲特”拉下了神坛。

然而,这家为重组而生的公司并未停下重组的脚步。不久后,嵊州商人俞发祥接手万家文化,并更名为祥源文化(600576.SH)。

但公司随后两年的经营状况并不理想,直到2020年才稍有好转。

今年二季度,祥源文化因重组再次进入公众的视野。

巧合的是,同期朱雀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朱雀基金)旗下7只公募基金共同现身祥源文化股东名单;另一只名为“朱雀基金-陕西煤业股份有限公司-陕煤朱雀新经济产业单一资产管理计划”的产品也新进成为公司第九大股东。

这样算下来,朱雀合计持有祥源文化的股数超过1800万股,占总股本持股比例接近3%,仅次于浙江祥源实业有限公司、西藏联尔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徐海青三位股东。

大手笔买入祥源文化的朱雀基金究竟是何来头?为何会看上一家壳公司?这是本文将要解答的两个问题。

01左手热门赛道,右手热门港股,中间夹着“壳股”

朱雀基金,是一家典型的“私转公”的基金公司。

2007年,费尽心血筹集了2亿种子基金的朱雀投资开始进军资本市场,到2014年资产规模突破百亿,跻身一线私募行列。

谁也没有想到,身处一线阵营,市场表现和募集资金在同业中领先的朱雀投资,却在2016年9月递交了设立公募基金的申请材料。

两年后,朱雀顺利拿到公募牌照,公司核心班子和投资团队基本保持了原先朱雀投资的核心人员,其客户和原有委托资产也同步进入朱雀基金专户体系。

2019年6月27日,朱雀基金成立了首只公募产品——朱雀产业臻选,担任该产品首任基金经理的是张延鹏。

公开履历显示,张延鹏2009年加入朱雀,任职于投资研究部,担任公司董事、投资研究部投资副总监等职。

朱雀“私转公”后,张延鹏转任朱雀基金公募投资部权益投资总监,成为朱雀公募权益投资的“顶梁柱”。

谁也没有想到,作为朱雀基金力推的一员大将,张延鹏却选择了在2020年6月离开朱雀。

按理说,基金经理的离职往往会对基金后续的表现产生很大的影响,但朱雀基金是个例外。

来源:天天基金网

时至今日,该基金仍获得了一倍以上的收益,稍稍跑赢了同类平均。

这是因为,朱雀和其它公募基金的打法都不太一样,更强调整体的投研能力。

公司总经理梁跃军曾公开表示,朱雀基金的投研模式不强调明星基金经理的个人能力,而是希望依靠朱雀整体的投研能力去支撑产品的业绩,这种模式会比明星基金经理模式更持续和稳定。

这样的投研模式,最终体现到产品持仓上,就会出现下面这种情况:即便是不同的基金经理管理的产品,产品的持股却高度重叠,所不同的只是个股权重上的差异。

来源:天天基金网

比如,梁跃军管理的“朱雀企业优胜”前十大重仓股是:招商银行、海大集团、通威股份、蓝思科技、航发动力、腾讯控股、森特股份、顺丰控股、美团、赣锋锂业。

来源:天天基金网

而何之渊、王一昊共同管理的“朱雀产业智选混合”前十大重仓股是:腾讯控股、美团、海大集团、小米集团、蓝思科技、顺丰控股、招商银行、航发动力、通威股份、信达生物。

两只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中,有八只是重叠的,其中不乏热门赛道上的通威股份、赣锋锂业、森特股份,以及腾讯控股、小米集团、美团这样的热门港股。

但当你深入观察朱雀基金的更多持仓后会发现,祥源文化也出现在其最新的持仓中,显得特别的突兀。

左手热门赛道,右手热门港股,中间还夹杂着“壳股”,这就是当下朱雀基金最真实的写照。

02 “壳股”大买家

其实,如果你了解朱雀的过去,才能读懂朱雀的现在。

朱雀投资成立伊始,便以*ST花炮(现在叫ST熊猫)2007年三季报公司第一大股东的身份,亮相A股市场。

按照上证报2007年12月18日《谁点燃了*ST花炮》一文中的报道:朱雀投资一位合伙人说,朱雀投资在*ST花炮三季报股东名单中现身后,就有圈内朋友甚至其他合伙人打来电话,对他们投资一只ST股满腹疑云。

因为彼时的*ST花炮,刚刚因为财务造假被证监会立案稽查,并且公司已经连续5年亏损。

但在朱雀投资的这位合伙人看来,“买股票就是买未来,不能光看它是不是戴着ST帽子。”他把*ST花炮归类为“困境转型”公司。

他认为,新控股股东的进入,已使*ST花炮开始从原先的治理困境中摆脱出来,并有能力扭转经营局面,提升行业地位,而花炮这一传统行业又正面临着一个新的发展机遇。

从结果看,朱雀投资的这笔操作是成功的。

ST熊猫季线

从2007年三季度现身十大股东名单,到2008年二季度从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该股的涨幅超过了60%,而同期大盘却几近腰斩。

首战告捷的朱雀投资并未收手,而是继续扮演着“壳股”大买家的角色。

2010年11月8日,ST长信(现在叫曲江文旅)在停牌近2个月后,复牌宣布启动资产重组,供曲江文旅借壳上市,朱雀投资也恰好出现在那个季度的公司十大股东名单中。

2011年一季度,随着ST长信股价的走高,朱雀投资也开始逐步兑现手中的筹码,并在二季度从公司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但在随后的三季度又重回名单。

2012年6月,曲江文旅完成借壳上市,实现了从医药到历史文化景区集成商的变身,但股价依旧颓废。

2013年一季度,朱雀基金再一次从公司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这一消失,就是四年。

2017年三季度,朱雀投资重回该股的十大股东之列,但很快又消失在2018年一季度的十大股东名单中。

曲江文旅季线

粗略复盘朱雀投资在该股上的操作,有两个最直观的感受:首先就是似乎只有第一笔赚到了钱;其次就是朱雀对该股是“真爱”,多次反复进出。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朱雀投资从未离开过该股。

不论是哪种情况,都能感觉出朱雀对转型文旅产业的公司似乎有着一种情结,之前是曲江文旅,现在轮到了祥源文化。

03 情结 or 押宝?

5月19日晚间,祥源文化公布了重大重组方案,注入旅游资产、布局“大湘西”区域……

与当初曲江文旅所不同的是,次日开盘的祥源文化上演了一出“天地板”的闹剧。

朱雀基金究竟是在停牌前,还是复牌后买入的,我们不得而知,但这笔异于寻常的交易,确实有些耐人寻味。

在市场人士看来,几年前市场存量博弈阶段“埋伏”有重组预期的个股,对公募基金来说确实是一种优选方案。

比如,2015年底,中欧基金押注的香梨股份、永赢基金押注的江泉实业、中银基金押注的昆明机床等。

而其中最为经典的莫过于王亚伟,昔日的他因善于押注中小盘重组股而缔造为“公募一哥”,但这一成功路径却难以复制,因为这是时代的产物。

至于朱雀基金选择押宝祥源文化,究竟是因情结买入?还是在赌重组预期?或是另有隐情?作为基金的持有人希望能得到最真实的答案。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规模下滑长短期业绩反差巨大,银河基金如何应对“马太效应”挤压?
华泰柏瑞李茜:顺周期行情或持续,红利投资仍是优选
那些“漂来漂去”的公募们
朱雀基金梁跃军:市场没有大的宏观风险,将回到慢牛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