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盛等得起,猎豹移动的AI却亏不起了?

猎豹移动处在泥潭深处。

文|锌刻度 陈邓新

编辑|孟会缘

猎豹移动的日子,似乎有了盼头。

日前,猎豹移动发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最大的亮点为本季度营业收入为2.12亿元,非但达到了上季度的业绩指引,更是10个季度以来首次实现环比正增长。

对此,猎豹移动CEO傅盛在财报电话会议上予以肯定:“我们有信心,在2021年下半年公司可以基本脱离两年来的困境,在业务各方面获得全面发展。”

没想到的是,其股价应声而跌,显然资本市场并未买账。

那么,猎豹移动交出的答卷,资本市场为何不认可?出海征战八年之久,如今却战略性撤退,到底经历了什么?傅盛押注AI,终究还是黄粱一梦?

营收与净利润,同比双双下滑

自2019年以来,猎豹移动的日子越来越难过,营业收入呈现逐季萎缩的势态,市值从高峰期的50亿美元,缩水至2021年9月9日的2.72亿美元,缩水幅度高达94.56%。

眼下,终于有了一丝改善的迹象。

据猎豹移动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营业收入为2.12亿元,较上一季度的1.98亿元增长6.7%,为10个季度以来首次季度环比正增长。

某国际投行工作人士彭少新告诉锌刻度:“营收是一家公司的业绩底座,持续萎缩只能说明基本盘在不断收缩,如今有了积极信号,也就有了‘止血’的可能。”

彭少新进一步表示,单个季度的营业收入环比正增长无法扭转颓势,唯有持续下去才是关键,毕竟同比依然是下降的,且下降幅度高达46%。

换而言之,猎豹移动仍处在泥潭深处。

这一点从净利润上也可看出端倪,在GAAP会计准则下,2021年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为91.7万元,去年同期为1.94亿元,同比减少了99.53%,猎豹移动造血能力的缺失肉眼可见。

这也可以解释,傅盛的乐观为何没有获得掌声。

此外,猎豹移动2021年第二季度的毛利率为76.1%,去年同期为71.2%,毛利率提升了4.9百分点,初看颇为振奋,深究的话发现与“节流”有莫大的关系。

譬如,研发费用为4728万元,同比下降了62.4%;营销费用为1.218亿元,同比下降了40.76%;一般及行政费用为5302万元,同比下降了60.39%;营业费用为2.222亿元,同比下降了52.16%。

这意味着,猎豹移动的毛利率提升或与产品竞争力的提升关系不大,含金量值得商榷。

不过,傅盛仍有底牌。

目前,猎豹移动手握3.74亿美元的长期投资收益,仍有调节财报数据的余地,之前已有先例:2020年因处置字节跳动股份等,获得营业外收入9.8亿元,“粉饰”了营业收入、净利润等关键财务指标。

出海受阻,内容战略失败

猎豹移动走到这一步,皆因出海征战八年,却落个铩羽而归的境地。

想当年,猎豹移动以工具软件起家,旗下的猎豹浏览器、金山毒霸、金山卫士等知名度颇高,在国内互联网中也占据一席之地。

然而,随着互联网头部效应越来越明显,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2012年傅盛毅然决定带领猎豹移动出海寻求更大的市场。

对猎豹移动而言,这是一个重要的命运转折点。

彼时,出海的移动工具多由个人开发,缺乏巨头的身影,抓住市场空白的猎豹移动一跃成为中国互联网出海的标杆企业:其拥有的6亿月活跃用户,八成左右位于海外。

更为关键的是,2015年起,傅盛开启了从工具到内容的战略大迁徙,渴望令猎豹移动摆脱工具单一的应用场景。

切入移动游戏赛道,发行了《钢琴块》《跳舞的线》《砖块消消消》等小游戏;切入直播赛道,上线的Live.me在Google Play与App Store的社交(免费)榜中曾双双名列前茅;切入信息流赛道,收购法国新闻应用News Republic,改造为海外的“今日头条”;参与短视频Musical.ly 的A轮融资……

上述动作的背后,是傅盛意图打造一个涵盖游戏、直播、短视频、新闻的全内容矩阵,以提升留存率以及用户黏性,从而构筑全球内容生态体系。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据全球广告分析平台Kochava爆料,2018年发现8款涉嫌广告欺诈的APP,合计下载量超过20亿次,其中7款属于猎豹移动旗下,涉及猎豹清理大师、猎豹安全大师等主力产品。

猎豹移动在海外的口碑直转急下,Facebook随即与猎豹移动“分手”。

雪上加霜的是,2019年安卓走向封闭,打了傅盛一个措手不及,“安卓后来完全跟随苹果,把很多底层权限收紧,我们依托于安卓系统的工具应用的收入和利润开始下降,这不是简单的天花板‘触顶’的问题,而是大面积‘垮塌’。”

到了2020年2月,谷歌单方面封杀猎豹移动,下架了全部产品,哪怕后者积极整改也无法令谷歌回心转意。

对此,傅盛坦承:“Facebook和Google都与我们暂停了合作,这导致我们失去了两个重要的用户获取和商业变现渠道。”

如此一来,猎豹移动在海外的日子自然越来越难了。

“我们之前是天天坐在石油上,根本没想过矿井会那么快枯竭。”傅盛感慨道。

通俗易懂地说,工具软件难以扮演“现金奶牛”的角色,而无充沛的现金流支撑,傅盛的内容战略则面临无米下锅的尴尬。

最终,傅盛放弃了内容战略,不但将地盘拱手让与了今日头条,更是将战略重心从海外迁回国内,“鉴于海外市场的不利环境,猎豹已经选择从海外市场战略性退出,将资源集中在国内市场以及与AI相关的业务上。”

AI硬件,难以承受之重

问题在于,AI或难成傅盛的救命稻草。

其实,早在2016年,傅盛便有了AI梦,将其视为互联网技术迭代的必由之路,也是猎豹移动未来十年最大的增长引擎。

为此,傅盛投资了AI公司猎户星空,成为后者的实际控制人。

到了2018年3月21 日,猎豹移动携手猎户星空发布了五款AI硬件产品,傅盛勾勒出心中的AI硬件生态战略蓝图。

那一夜,令互联网记忆深刻的是,傅盛在水立方中纵身一跃跳入池中,成为新品发布会上即兴游泳的第一人。

“现在处在传播时代,要将传播度放在首位。”傅盛如此解释道,“上市公司每一块钱的技术投入都是‘亏损’,但如果用投资的方式去做技术投入,是归属于‘投资’,只要被投公司估值在涨就行,财务报表上更好处理。”

尽管如此,在财报上AI的表现也一言难尽。

猎豹移动AI和其他业务的营业收入,2018年第四季度为4260万元,2020年第二季度为1945.1万元,到了2021年第二季度为793.6万元,颓势肉眼可见。

事实上,猎豹移动发力AI硬件,面临起点高、投入大、周期长、巨头多等痛点,非一朝一夕可以见效。

可以说,傅盛把AI硬件想简单了。

譬如,小豹AI音箱在价格上与主流竞品相比不占优势,主打的音质也没有戳中消费者的痛点,更为关键的在AI上没有出彩,甚至一些消费者反馈唤醒率较低。

毕竟,猎豹移动缺乏AI底蕴。

傅盛瞄准AI的想法没有错,问题在于无论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或是字节跳动、美团无一不是在加码,巨头围猎之下,如若没有足够的实力支撑,何以将AI战略成功落地,又何以与大大小小的巨头们共存。

据公开数据显示,多年以来大厂累计投入研发费用超千亿元,大规模持续投入成为其解锁AI的密钥。

从这个角度来看,猎豹移动的AI前景并不明朗,再叠加出海受阻导致的营业收入、净利润下滑,猎豹移动面临严峻的生存压力。

留给傅盛完成自我救赎的时间不多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弥留之际”仍被万夫所指,杀毒软件渐成往事
现金储备半年消失近五分之一,啃老本的猎豹移动终点将至?
海外被下架,回国难突围,猎豹还有未来吗?
前路颓靡后路不明,猎豹移动险象环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