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亏损超70亿,暂缓IPO,丁磊该如何“重塑”网易云音乐?

对比上市,网易云音乐更应该寻找的是合适的商业模式,以及盈利渠道。

文|侃见财经

如果互联网大佬里只有一个最快乐的人,那一定是丁磊。

两年前,一波“瘦身”潮席卷了互联网企业,网易也未能“免俗”,一波组织架构调整之后,考拉作价20亿“匀”给了阿里。而网易云音乐也获得了阿里7亿美元的投资。

在现实与文艺之间,以往的丁磊会选择文艺。

但行至新的新的节点之上,丁磊的选择又从文艺变成了现实。

这几年,尽管一些项目口碑都比较好,但是不产生好的现金流以及利润,丁磊的选择就是果断卖掉或者放弃。

中年的人的断舍离,往往始于“减肥瘦身”。

丁磊曾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通过网易严选、考拉等业务,三到五年内再造一个网易。让丁磊欣慰的是电商业务曾经一度也占到了网易总营收的30%,尤其是跨境电商的业务,2019年上半年甚至做到了国内第一。

但让外界没想到的是,丁磊放弃得这么快。

不到两年多时间里,丁磊卖掉了考拉,砍掉了口碑不错的但是不赚钱的项目,那一段时间凡是不产生现金流的业务都变成了“弃子”。

2020年,尽管困难重重,但是外界发现,快乐的丁磊又回来了。

2020年6月11日,丁磊完成了网易二次上市的云敲钟。当天晚上丁磊并没有去庆祝,而是开启了自己的直播带货的首秀。

在这场带货直播里,丁磊的成交额是7200万,我们不去深究这组数据背后究竟没有水分,但是丁磊一定是快乐的。

他曾说过:“一个人就算是在很恶劣的环境里,依然可以对生活保持热爱,坚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就比如音乐,比如养猪。

2000年,网易刚上市时,有媒体曾问过丁磊当下最想干什么,他毫不犹豫地说道,“开一家唱片公司”。到了2013年,丁磊把这个梦想搬到了线上,网易云音乐上线。

作为一款新的产品在竞争对手林立的“恶劣”环境下,丁磊在一片红海中愣是开辟了一片蓝海。注重品质、独特的页面都成了网易云音乐独特的标签。

如同养猪,也是从2013年开始,四年之后才出栏了第一批猪。

2018年,网易云音乐的注册用户数突破了5亿人。而且,门槛比较低的创建歌单的功能让网易云音乐更上了一层楼。

有时候,这个产品更像是一个交流的社区。

其后,关于版权的问题越来越严重,独家版权一度让网易云音乐的用户变得不再“快乐”,想听的歌曲要跨几个不同的软件,丁磊也多次公开表达了对独家版权的痛恨。

直到今年7月下旬,音乐独家版权的围墙才被拆除。但对于网易云音乐来说,版权只是其发展的问题之一,并不是全部。

5月26日,网易云音乐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网易云音乐营收分别为11亿元、23亿元、49亿元,近两年分别同比增长101.9%、111.2%。但其亏损却一直在增加,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网易云音乐总亏损超过了70亿,而2021年一季度亏损就达到了17亿,幅度同比大幅扩大。

尽管月活从2018年的1.05亿增长至2020年的1.81亿,且付费用户达到了1600万。此外,在招股书中,网易云音乐还强调,预期截至2021年、2022年及2023年12月31日止年度仍会持续亏损。

8月初,网易云音乐放缓了IPO的步伐,他们对《中国企业家》杂志称,基于对当前市场整体环境等综合因素的考量,公司管理层决定暂缓网易云音乐IPO。后续将选择更好的时机,尽快推进IPO相关事宜。

实际上,我认为对比上市,网易云音乐更应该寻找的是合适的商业模式,以及盈利渠道。

另外,其招股书还显示,2020年网易云音乐日活用户日均听歌时长76分钟,主动进行UGC创作的用户占比达25%,超过90%用户为90后。而面对这些90后00后,网易云音乐似乎应该想到其他的答案。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上市即破发,网易云音乐泡沫终于被戳破
当小情调“摸鱼”撞上资本,网易云音乐何去何从?
丁磊的“领悟”:网易云音乐首日破发,同志仍需努力
IPO之后,网易云音乐如何游走在月亮与六便士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