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爱腾的追剧自由还有吗?

国内长视频网站的终点在哪里?

文|鳌头财经 君平

“在视频网站追剧越来越不自由了。”租住在亚运村,在某互联网公司工作的小李过着朝九晚九的生活,忙碌之余,在家窝在沙发上追剧成了他的放松方式,可他最近发现,每个月在视频网站上的花费已经有好几百元了。

“从七月份开始,腾讯视频连续播出了《古董局中局》、《鬼吹灯之云南虫谷》、《扫黑风暴》三部热门剧集,并且都开放了超前点映,三部剧连续追下来,在超前点映上花费就接近一百元,再加上优酷、爱奇艺、芒果TV的会员以及一些电影的付费观看,一个月在追剧上花的钱都够买件衣服或者去电影院看好几场电影了。”

自觉在追剧上花费过多的小李选择了另一种方式,他在公司内网上加入了追剧小组,通过VIP账号的共享分摊了在视频网站上投入的花费。

优爱腾的内卷:同日取消超前点映

像小李这样的重度视频网站用户还有很多,以今年上半年数据为例,腾讯视频付费会员数达到了1.25亿;爱奇艺订阅会员总数达到了1.062亿;尽管优酷并未公布具体付费用户数量,但其财报显示优酷二季度日均付费用户规模同比增长17%,业界推测其付费用户数也在1亿规模左右。

然而在另一方面,1亿左右的付费用户规模触及了视频网站的天花板,以爱奇艺为例,2019年末其订阅会员总数为1.069亿,2020年末为1.017亿,一年半的时间过去,其付费会员数并未有飞跃式的提升,而是维持在这一规模。

付费会员数量上不去,视频网站需要从其他地方提升客单价创造营收,超前点映应时而生。

2019年年底,爆款剧集《庆余年》在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双平台热播,历史数据显示,该剧的单年播放量达到了37.2亿。

剧集的爆火让视频平台看到了提供增值服务的可能性,爱奇艺与腾讯视频同时对该剧开启超前点映服务,具体方法为VIP用户3元解锁一集或者多支付50元始终多看6集。

当然,也有用户对于VIP上超前点映的行为“不服”。2019年12月19日,腾讯视频用户林健对腾讯提起上诉,要求确认《腾讯视频超级影视VIP会员服务协议》下的多项条款无效,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0元。林健在彼时就表示官司大概率打不赢,但也要去努力。

林健的诉讼并未能阻止视频网站通过超前点映方式对用户近两年的“收割”,《庆余年》也成为了视频网站超前点映的滥觞,根据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监管中心数据显示,去年1月至8月,提供超前点映的影视作品累计66部,其中近六成为首播电视剧,近三成为重点网剧。

事情在今年起了变化,今年8月份,孙红雷、张艺兴主演的《扫黑风暴》在腾讯热播,其超前点映逐级解锁的方式引发争议。

8月26日,上海市消保委通过微信公众号指出,“按顺序解锁观看”涉嫌捆绑销售,是对消费者选择权的漠视。随后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声,“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诚,视频平台VIP服务应依法合规、质价相符。”

到了10月4日,爱奇艺、腾讯视频和优酷先后宣布取消超前点播,其中爱奇艺还表示取消会员可见的内容宣传片。

“取消超前点映更像是现在互联网大背景下视频平台为了合规做出的妥协,短期来看其会影响平台的营收状况,但在未来能提升平台的美誉度,不过这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超前点映一直伴随着争议,用户对平台的新人修复也需要时间。”长期关注视听领域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

长视频平台的多事之秋

对于长视频平台而言,2021年过得并不好,涨价、争议、攻讦一次次将优爱腾送进了舆论漩涡,在这背后,反应的则是视频平台生存环境的恶化和在商业模式的困境。

率先涨价的是爱奇艺,去年年底,爱奇艺便官宣会调整会员价格,涨价幅度在17%到58%之前,5个月后的今年4月份,腾讯视频也官宣对VIP会员价格进行调整,涨幅在17%和50%之间。

“涨价是内外部因素叠加的结果,从外部环境看,视频平台付费会员增长见顶,在未来挖掘客单价,深耕现有用户价值才是视频平台的发展路径,对于内部而言由于内容成本高昂优爱腾三家均处于亏损之中,涨价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亏损幅度。”前述观察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

以爱奇艺为例,其已经连续亏损了11年,近年来随着自制内容成为平台护城河,内容成本不断攀升,但会员价格却一直未发生太大变化。

爱奇艺创始人龚宇此前曾对媒体表示,“版权剧一集采购价格两百万元起,独播剧价格可能高达600万元至800万元一集。”2020年的财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其内容成本为209亿元,会员收入则为165亿元,难以覆盖内容成本,

长视频平台用高昂的成本制作、买断内容,自己还未挣到钱却被短视频平台分走了流量,这也引发了优爱腾罕见的“同仇敌忾”。

今年6月份,在成都举办的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三大视频网站的当家人集体向短视频平台“开炮”。

优酷总裁樊路远表示“打击侵权就是鼓励原创,全社会要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爱奇艺CEO龚宇则表示“很多‘二创’是用没有授权的东西加上自己的东西来掩盖盗版的本质。”爱奇艺CEO龚宇说道;腾讯副总裁孙忠怀更是将短视频内容比作猪食。

接下来便是偶像养成类节目的叫停。今年9月2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从严整治艺人违法失德、“饭圈”乱象等问题的通知:坚决反对唯流量论,广播电视机构和网络视听平台不得播出偶像养成类节目。

对于此类节目的叫停早有预兆,今年5月份,爱奇艺自制综艺《青春有你》就因“倒奶打榜”事件被北京市广播电视局约谈,并被暂停播出。曾有媒体估算,爱奇艺自制的各类选秀节目至少为其带来了30亿元的冠名费收入。

实际上,腾讯视频、优酷此前也均有自制偶像养成类节目,随着此类节目的叫停,视频平台在营收上痛失一大阵地。

“近几年优爱腾营收主要来源于热门网综和热门剧集,而在网络综艺中选秀节目占了很大的比重,超前点映取消和偶像养成类节目的叫停对视频平台而言更是一个不小打击,本就连年亏损,再加上政策趋严,未来视频平台将面临更为严峻的生存环境。”

难出奈飞

国内长视频网站的终点在哪?有人说是奈飞,但优爱腾成为奈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首先是外部环境上,奈飞目光范围内同规模的竞争对手并不多,而优爱腾背后无不有互联网巨头加持,优酷背靠阿里,爱奇艺背靠百度,腾讯视频更不必多说,进入赛道便是资本的搏杀。

在运营模式上,优爱腾与奈飞也存在差异,奈飞采用的是纯订阅付费模式,即付费用户可享受付费剧集观看,全程并无任何广告。而优爱腾采用的则是两条腿走路,一方面依靠会员付费,另一方面则依靠广告主。

同样以爱奇艺为例,今年第二季度其会员营收占比超一半,广告收入占比则为23.7%,两者合计占比总营收70%以上。

在国内视频平台发展早期,其营收模式以广告变现为主,随着用户付费习惯的提高,广告+会员的混合模式成为主流视频平台的盈利模式。但在发展的过程中,视频平台未能把握好平衡度,以至于会员越来越不买账。

尽管成为付费会员能跳过片头片尾广告,但广告的模式层出不穷,VIP专属广告、剧集内置广告、剧集中插小剧场广告,各类不同形式的广告成为了热门剧集的标配,也挑战着付费用户的容忍度。此前爱奇艺热门剧集《沉默的真相》就因频繁的广告植入引起争议。

然而优爱腾又无法走纯订阅模式,“纯订阅模式要求平台内容具有不可替代性,同时对内容质量要求高,如果采取这种方式会继续提高内容成本,同时由于平台间竞争激烈,同质化内容较多,很可能还面临用户的流失。”行业分析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

长视频仍是一门赔钱的生意,归根结底在于内容成本居高不下,然而内容成本的降低仅靠视频平台的努力仍不够,今年上半年,爱奇艺在许可内容成本降低的情况下在内容上的支出仍有105亿元,同期的营收则为156亿元。

优爱腾对超前点映的主动取消让用户们拍手叫好,小李的追剧自由可能很快就能实现,但优爱腾的财务自由又要到何时才能实现呢?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奈飞“飞”不动了,爱优腾的未来在哪?
奈飞大跌3500亿,爱优腾能靠涨价走出困境吗?
没了“超前点播”,依旧等不来看片自由
优爱腾“逼我”看盗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