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止收购、叫停签约,资本退潮茅台镇?

酱酒的资本热降温并不意味着“酱酒热”降温。

文丨酒业家团队

资本的面容,跟现在的天气一样,说变就变。

彼时,资本不是在茅台镇就是在到茅台镇的路上,与酒一沾边,股票就涨停;如今,叫停签约、终止收购,犹如退潮之水一般撤离茅台镇。

10月19日,厦门吉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宏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决定终止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有限公司。

而在此前4天的10月15日,天水众兴菌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兴菌业)也发布公告称,此前拟现金收购圣窖酒业100%股权的计划,已在8月25日决定终止。

值得注意的是,吉宏股份和众兴菌业按下收购酱酒终止键并非个案,酒水家还了解到,不少之前有投资茅台镇酱酒企业意向的资本方已叫停签约,回到观望状态。

从“蜂拥而至”到“一别两宽”,从“资本围猎”到纷纷离场,背后有何原因?释放出什么信号?是否意味着“酱酒热”的拐点已来?

有意思的是,在吉宏股份和众兴菌业发布的终止收购公告中,两家公司均把终止收购的原因归结为“市场宏观环境发生变化等原因”。

对此,有不愿具名的行业专家表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在8月份召开的白酒市场秩序监管座谈会上,表达了要调研酒类市场价格和资本“围猎”白酒的情况。这对以上市公司为代表的资本方收购酱酒的行为产生了一定的约束作用。此外,近期“要加大消费环节税收调节力度,研究扩大消费税征收范围”信息也让一些资本选择了观望的态度。

“上半年已敲定细节了,但是到下半年,大环境风向有变化,后面具体怎么合作,还有待观望。”上海某金融机构负责人范先生告诉酒业家,今年4月份他所在的机构计划入股仁怀当地一家中等规模酒企,7月初双方已到了洽谈细节阶段,但从9月份开始,听闻当地在以“产能、生态环保”等标准推进酱酒企业的“四改”以及“并购重组”,由于担心酒企因为环保问题下不了沙,或者被划为被并购标而叫停了签约。

“因为存在仁怀当地政策的不可控性,短期内我还是继续保持观望态度。“范先生表示:“此时投资酱酒的回报率以及稳定性尚不明确。”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因“染酱”而拉升的股票价格大多已还回来了:除了众兴菌业和吉宏股份之外,曾借助“染酱”而股价飙升的来伊份,股价从6月中旬的21.30元/股跌回到了14.27元/股;借“染酱”冲上32.78元/股的海南椰岛,也下滑到了19.49元/股。

“上市公司宣布染酱,很大程度上是借炒作酱酒题材达到拉升股价而获利的目的。同时,酱酒因具有高毛利的特点,不排除一些长期亏损的上市公司试图通过并购酱酒标的,实现扭亏为盈。”一位证券界人士分析认为。

卓鹏战略董事长田卓鹏表示,“染酱”的资本主要分为跨界资本、金融资本、产融资本,而前二者都以追求回报高、回报快为特点,目前都有降温的趋势。

“酱酒在经历了上半年资本持续升温后,开始进入降温期,尤其从8月份开始,金融资本的降温是客观存在的,而且白酒企业上市受阻窗口期可能会持续三到五年以上。”资深酱酒专家、权图酱酒工作室首席专家权图表示,金融资本降温、短线资本离场,对行业来说是在净化市场,降低酱酒行业的热度和炒作力度,降低酱酒泡沫形成的力度,促进长线产业资本的良性投资和酱酒市场的有序发展,“在大浪淘沙之后,留下来的都是产业的长期主义者和中坚力量,有利于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在权图看来,酱酒的资本热降温并不意味着“酱酒热”降温,“酱酒这一波热潮一定能持续20年以上。目前来看,酱酒仍然处在上半场。参考浓香型白酒的情况,酱酒的成长空间和发展周期都还比较巨大,目前还处在上半场的初级阶段,处在产业不成熟的阶段。”

权图进一步表示,虽然今年可能遇到了一些复杂的局面,但酱酒赛道这个品类的规模会达到4000-5000亿左右,这其中一定有2000亿以上的纯利润空间。

对于这一观点,谏策战略咨询总经理刘圣松表示认同。他认为,“酱酒热”已从“潮流”成为“主流”并带动行业进入“酱酒顶流”新周期,且酱酒至少还有5年的好日子过,“酱酒的增速普遍高于名酒,酱酒热还要继续热下去。”

有人离场,也有人继续入局。

今年9月底,徽酒龙头古井贡酒投资茅台镇珍藏酒业有限公司,持股60%,同时,后者注册资本由50万元人民币增加至125万元人民币,增幅150%。此举被业内解读为“古井贡酒进军酱酒领域”。

中秋节前,贵州醇宣布并购号称年产万吨酱酒的四川蔺郎酒业集团,同时根据规划,第二家标的企业的收购也即将尘埃落定,据传是贵州某知名老酒厂。

10月12日,仁怀市茅台镇金樽酒业有限公司股东发生变更,新增股东为苏州步步高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股34%,金樽酒业的注册资本从1900万人民币增加到58800万元人民币。

显然,尽管那些玩概念、蹭热点、想赚快钱的资本在撤离茅台镇,退出酱酒,但一些看好酱酒未来市场容量、良好成长性、良好盈利空间的资本仍然在坚持投资酱酒。

“希望资本来,但不希望资本乱来。”这是仁怀市大多数酱酒企业老板们的心声。良性资本对酱酒的发展有正面的助推作用,推动了很多优质酱酒品牌的诞生。无论是从湖南金东酒业有限公司100%控股珍酒,天士力持有贵州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50.58%股份,还是湖北宜化集团100%控股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来看,酱酒的快速发展离不开资本的支撑作用。

“我们需要的是像天士力、湖北宜化这类的产业资本、长线资本和大资本,我们不需要短线、投机资本。”权图表示,酱酒投资门槛较高,应该做好长期准备,建议要准备十年以上的时间,这是一个超级赛道,但同时也有非常高的投资门槛。“从投资逻辑来讲,往上游投是要好于投下游。投大不投小、投旧不投新、投长不投短。”

权图进一步表示:“如果你是大资本,非常有心搞一个大品牌,那么是可以投的。如果没有好的品牌,没有十个亿以上的投资,就不要搞酱酒了。现在搞一个小酒厂、小企业的窗口期几乎已经没有了。”

中国酒业协会执行理事长王琦也公开表示,酱酒想要长期向好,就要牢牢抓住品质这条生命线。“入局酱酒的资本也必须守好酱酒的这条生命线,才有可能成为长期获利者。”

“如果资本企图赚快钱,不在生产端进行沉淀,凭砸广告短期内会吸引一些经销商,但长期来看,缺乏品质支撑,没有后劲,只会各回各家,黯然离场。“有经销商对酒业家表示。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刘强东章泽天携手布局,“大厂”为何掀起私募热潮?
和暄资本,一家85后掌舵的PE
今年最大市场化绿色母基金,来了
公考培训机构尺墨教育获得3000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金石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