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的风口,商业模式变革的先声

技术的进步带来的效率的提升的同时,将怎样重塑这个商业文明的时代?

文|陈根

历经了20多年的快速发展,互联网已经深刻融入到人们生活的各个环节中,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思维方式。互联网诞生了很多区别于传统的伟大的商业模式,基于社交网络的各种应用就是其中之一。这些应用包括社交媒体、社交电商、社交游戏等等,最广为人知的就是“微博”和“微信”以及“QQ”。

现在,随着元宇宙、虚拟现实等浪潮迭起,基于互联网的社交网络的行业拐点渐近。当前,互联网整体增长势头减缓,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集体调整公司架构和战略。近几日,Facebook为了迎接自己的转型而主动采取的策略调整和更名,更是体现了社交网络技术驱动下的Facebook商业模式变革的决心。

互联网行业的下半场是否已经开启?技术的进步带来的效率的提升的同时,又将怎样重塑这个商业文明的时代?

商业模式之嬗变

技术发展与商业变革之间从来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公元前2000年,腓尼基人发明了具有龙骨的航船,使得穿越地中海成为可能,打破了地理界限的束缚,并通过这种史无前例的行动,与其他民族开展了繁荣的交易。正是技术的突破才诞生了人类的商业活动,让人类得以进入商业文明时代。

工业革命是近代以来商业发展的第一个高潮,社会经济以实体产业为主要组成部分,以公司制为组织形式,形成上下游产业紧密协作的庞大“生产制造机器”。

彼时的商业模式受技术利好,也受技术制约,几乎是既定的,即以采购原材料——雇佣劳动力进行生产——产品进入流通渠道——终端消费者的围绕中心组织的商业模式,以帮助企业快速实现效益。

1970年左右,世界上第一封电子邮件出现。随后,经过数十年的发展,计算机、互联网技术愈发成熟,打破了时间和距离的束缚,在信息传递,提升效率,降低社会成本等方面显现出了巨大的潜力,为深刻的全球变革创造了条件。

信息技术和网络技术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改变了商业的运行环境,改变了竞争的规则,逐渐成为改变世界的新基础设施,也带来了新的互联网商业浪潮,商业模式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改变。

互联网打破了工业革命时期的信息壁垒,让全世界人们公平的享受低成本、快速、全面的信息获取和传递,某种程度上促进了社会公平,并且创新了电子商务、社交媒体网络等多种商业模式。

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技术不断地与人们的生活发生各种各样的融合。互联网时代的商业模式的变化,是一个商业向消费者贴近,功能向终端贴近,数据向现场贴近的过程,是一个技术走向人的过程。

在以实体产业为主要组成部分的商业时代,开一家连锁店,意味着把商品贴近到消费者身边。而互联网时代,技术带来的变化,是商品和服务送到消费者的桌面上。商业演进的方向,是为用户提供更多的便利,更加贴近于用户。

可以看见,网络环境的开放性、共享性与平等性等特征使得用户能够通过网络与身处不同地域的人随时随地进行双向或多向的信息交流,由此产生距离的缩短和交易成本的降低使得商业环境发生了巨大改变。随着越来越多的产品和服务供过于求,市场的支配力量逐渐由企业向消费者转移。

消费者逐步上升的权力驱动着企业资源从大规模生产制造过程为中心转向以消费者需求为中心的变革,市场部门、营销部门等各个环节都必须直接与消费者进行对接,企业与消费者实现价值的共享已成重要发展趋势。

商业目的背后,技术在操纵

尽管从传统商业模式过渡到信息时代的商业模式时,消费者日益占据商业的中心地位。基于技术的进步,互联网能够让人类更快捷,更高效地和朋友、家人进行沟通和联络。与此同时,借助社交网络技术也可以进一步在商业上实现团队和组织的协同和协作,甚至可以实现社会大规模的协作。

技术的进步本质是“人类对能量的充分利用和信息交换效率巨幅的提升”,但技术进步带来的效率的提升和商业模式变化的同时,也带来了大量潜在的问题。这些问题给人类带来了困惑和扭曲,进而影响了人类的文化发展。

具体来说,传统人和人之间,人和组织之间的通讯和沟通方式被新的通讯和沟通手段部分取代,原来人类传统的社会和群体文化也正在被全新的群体文化所瓦解和取代,而这个取代的“演化”过程,却是混乱的,碎片化的,冲突的,也是激化的。

要知道,传统社会中的文化的发生、发展和变化,是很难进行预测和引导的,也很难能够形成大规模的社会共识,直到“印刷术”的出现。

印刷术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做到了文化传播效率的大提升,之前还只能用神话传说的方式和后期的文字来进行小范围和小规模的文化和知识的传播,古早阶段可以算是人类精英和贵族阶层专有的文化传播特权。

而到了印刷术大发展之后,平民阶层也开始能够接受文化和智识的普及,慢慢可以从平等的角度来接受文化传播带来的社会红利,进而经济和社会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甚至促成了工业革命的出现和人口的激增。

这同时反过来也加速了科学技术的进步,带来了更多的社交网络技术的进步和文化传播方式的出现,比如摄影、电影、纸质媒体、电台、电视,包括互联网的出现。但技术的推广却往往具有商业模式的烙印,而商业发展的逐利性又常常忽略了一些人本位的美好,人们也因此与技术曾经许诺的自由平等日渐背离。

比如,当信息互联网基础设施逐步铺设完成,互联网整体增长势头的减缓进入存量竞争后,互联网各大企业也来到了“信息过剩”“注意力匮乏”的后互联网时代。怎样在“无限的信息流中”获取“人有限的注意力”,成为此时互联网公司成败的关键。

注意力稀缺导致众多互联网公司开始想尽办法去争夺注意力资源,而互联网产品最重要的就是流量。有了流量才能够以此为基础,再通过提供新的付费产品或服务、贩卖流量给用户,构建自已的商业模式。

于是,到处都是博眼球的碎片化内容。一方面,点开一个页面,人们就会发现有十几个甚至几十个超链接等着去点开,有数不清的新信息等着被发掘。面对过多的选择,人们害怕自己没有浏览完所有选项,错失了潜在有价值的信息,因此不得不把有限的注意力分散出去。

另一方面,碎片化内容的发展也降低了人们“延迟满足”的能力。信息在网络平台上过于可及,只要进行搜索,就可以很快获得现成的、想要了解的答案,或是他人提炼出的结论。人们变得越来越没有耐心,去花费大段时间和精力去通过探索来得到答案。

从表面上看,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商业模式的效率和快捷让每个人的心灵都获得了更多的自由空间和无限量的信息。但是,过多的自由空间却让人们迷失了生活的方向,而无限量的信息会让人无法集中精神去关注最有价值的信息。

如果完全沉迷在这种不用负担任何责任而完全放松的快感之下,人们就会丧失思考的空间和时间。“刷新率”取替了“创造力”,“点击率”取代了“鉴赏力”。这就将进一步导致的认知水平与创造水平同步下降,发现问题与解决问题的能力成反比的趋势也会越发明显。

本质上,社交网络的商业模式是需要通过“网络传播效应”来获利的,但是随着流量的红利见顶,互联网巨头们越来越利用技术来影响人的认知,实现网络的快速传播和复制,进而达到商业目的。

人类文明新机会

除了利用技术来影响人的认知,基于互联网技术建立的互联网平台还日益成为为掌握支配权力的社会组织。技术逻辑在一些领域已经开始取代社会规制和文化传统的功能,重塑人们认知、交往和行动的框架。

免费逻辑是早期互联网商业运作的基本模式,但这一基本模式的实践却对现在互联网掌握实际的力量影响深远。显然,前期烧钱补贴、免费试用成为最为直接有效的手段。通过培养用户习惯形成用户留存,进而提供延伸价值或增值服务吸引用户付费,通过广告营销吸引广告主付费,实现流量变现。

于是,随着互联网覆盖范围的扩张以及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大量网民开始参与到网络社会的建设中来。直到越来越多的隐私泄露事件在全球公开,人们才逐渐意识到原来“免费”其实是“有偿”的。

这些为生活提供便利工具的企业,有一天也会通过控制用户个人数据形成互联网孤岛,产生实质上的流量垄断,而这丝毫不逊色于实业时代甚至更加强悍。显然,阿里巴巴和腾讯正日益超越传统巨头。互联网平台获得了传统工业公司巨头梦寐以求但无法达到的空前社会影响力。

同时,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网络实名制的落实,再加上基于云计算的数据挖掘技术被大规模运用,用户的真实信息不断积累在互联网上并被整合起来,从而能够被平台全面且深入地了解、分析与掌握。平台相对于商户和用户处于支配性地位,主导着其行动、判断和选择。

于是,与传统商业模式相比,互联网时代的商业模式看似许诺了消费者现代性的自由和民主,但人们却进入了新的困局。因为中心化的组织形式以及规模优势,决定了任何行业最终都会走向寡头垄断,加剧马太效应,攫取消费者价值,最终导致加剧社会不公、阶层分化、富者恒富、社会整体物质丰富但精神匮乏。

互联网与科技发展带来的公平只是“相对的”公平,人人都能享受到的信息公平,并未撼动“垄断”商业模式下的底层根基——财富分配。当然,也不会有任何一个正在享受此红利的影响力者愿意改变此局面。

研究报告显示:2006年,全球1%的富人占据1/3的财富,而2018年这一数字则上升到82%,互联网科技行业巨富占据大部分比例。2021年,这个数字只会更高。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社会矛盾伴随抗议活动已初现端倪。

好消息是,时代是前进的,新技术也在层出不穷,比如区块链、物联网、全息技术现有的5G技术和未来的6G技术等等。一系列技术创新的总和正在以元宇宙的雏形出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和生产。

当然,元宇宙不会以某个标志性的事件发生宣布突然到来,而是如 Edward Saatchi 所说,我们现在正以不同的方式生活在 Metaverse 之中,不同的阶段有着不同的成熟度。人们正不断地构建着数字世界,数字化着自己以及物理世界,而元宇宙的变化过程也会从不同的现实变量出发,比如教育、就业、消费等影响着真实世界的社会结构以及经济系统。

技术的跃迁意味着新一轮的商业变革,在新的元宇宙的技术背景下,人类完全有机会实现自我纠错。这是因为,技术进步使得人类在虚拟世界中对真实世界的仿真度和保真度都大幅度的得到提升。同时也可以借助技术进步,实现分布式民主和技术性的透明。

在光场和全息技术理想的状态下,每个人的神态、语言和行为都是不失真的,基于区块链,每个人和商业交易都将是可被信任的,基于隐私计算技术,进而每一个人和组织的数据也是可以被信赖的。

这些底层技术在元宇宙中的应用,给之前混乱的互联网草莽时代,带来了巨大的希望和曙光。这或许也是Facebook在这个关头改名的原因。从Facebook的角度看过来,元宇宙是可以解决他们核心问题的技术进步;是可以改变他们商业模式的进步;也是可以改变他们负面形象的机会。

时代走到了拐点,变革的大幕已经开启。互联网的下半场,人类文明还将意义全新。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元宇宙
相关阅读
腾讯智慧零售,只有“半条命”
视频号,能撬动微信的未来吗?
抖音“拍了拍”腾讯
新商业·新营销·新流量,2021年新风口在哪里? | 第四届蓝鲸新商业峰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