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件不好做,内容起不来,读书郎“求学”艰难?

智能教育硬件的竞争,究竟有多“卷”?读书郎,自己能做状元郎吗?

文|深眸财经 张艺璇

曾经家喻户晓的学习机国民品牌读书郎,再次征战资本市场。

11月4日,读书郎再次递表港交所。这是继4月递表失效后,读书郎第二次向港股IPO发起冲击。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5月31日,读书郎在营收和净利润上均有抬头之势。但近年来,伴随着整个智能教育硬件市场的竞争加剧,互联网、教育巨头纷纷亲自“下场”,读书郎在硬件这一赛道的竞争优势锐减,而新布局的双师直播课、智慧课堂等软件业务,似乎还未形成核心竞争力。

二次递表,主动激活上市程序,读书郎想上市的决心不言自明。

但上市真的能“救”读书郎吗?

成也硬件?败也硬件?

“小呀嘛小儿郎,读书就用读书郎。”

“今天用了读书郎,将来必成状元郎。”

1999年,从小霸王出走的业务骨干陈志勇下海创业,成立了自己的教育品牌读书郎。凭借点读笔这一王牌产品,以及洗脑的电视广告营销,读书郎一路成长为国内头部的智能学习设备服务供应商。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2020年,读书郎总零售市值在中国智能学习设备服务供应商中排名第二,其智能硬件设备如今已覆盖智能学生平板、早教平板、电话手表、智能扫读笔四大板块。

起初靠着硬件设备起家,2017年转战线上教育,虽拓展线上教育业务,但读书郎似乎始终难以摆脱“硬件设备厂商”的标签。

毕竟,智能教育平板,撑起了读书郎绝大部分的营收。

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读书郎营收分别达到6.32亿元、6.7亿元、7.34亿元。其中,不包括线上教育内容与服务的智能教育平板设备营收分别为3.9亿元、4.48亿元、5.51亿元;占总营收比重分别达到61.7%、66.9%、75%。

除了智能教育平板外,读书郎的智能设备产品还包括早教平板、电话手表、智能扫读笔等产品,但都表现平平。2020年营收占比位列第三的可穿戴产品,即电话手表,营收仅占4.3%,而这一数据在2019,2018年分别为16.7%、23.6%,近两年还呈逐渐下滑趋势。

营收模式单一、过度依赖智能教育平板,的确成为读书郎发展道路上的一大隐患。

一方面,教育智能硬件市场的竞争已经趋于白热化,巨头围剿。而另一方面,同质化的竞争让传统的老牌学习机品牌难形成核心竞争力。

巨头大佬躬身下场,看中的是智能教育硬件背后巨大的市场潜力。史上最严的“双减”政策,减的是作业负担和课外培训负担,对于定位辅助学习工具,激发学生自主学习能力,提高学习效率的智能学习平板等硬件设备来说,反而释放出更大的增长空间。

随着AI、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在智能教育硬件上的应用增多,智能教育硬件以相对成熟的技术和互动式的学习体验,能够满足“双减”政策大背景下,学生多样化的学习需求。据艾瑞咨询数据,2024年中国教育智能硬件市场规模达953亿元。

但智能教育硬件的竞争,究竟有多“卷”?

以读书郎营收占比最大的智能平板为例来分析,除了步步高、优学派等老牌竞争对手外,做电话手表起家的小天才跨界做学习机;今年,百度相继推出多款小度智能学习平板,定价1499-1799元,其价格是读书郎新款学习机价格的一半;科大讯飞推出的智能学习机X2Pro,今年618期间销售额同比增长706%,2021年预计销售100万台;华为推出小精灵学习智慧屏,提供从幼儿到6年级的智能学习方案。

除了传统的智能学习平板外,智能作业灯、扫读笔、早教机器人等新品类大佬们也没有放过。

字节跳动成立的大力教育发布大力智能学习灯,提供智能护眼调光、指尖点读、线上自习室等功能;腾讯教育推出同类产品AILA智能学习灯。此外,网易有道推出升级版有道词典笔3、猿辅导旗下小猿口算推出墨水屏小猿智能练习本A1、大疆推出教育编程无人机Tello EDU ,通过它可以轻松学习图形化编程、Python 和 Swift 等编程语言。

互联网巨头、教育企业纷纷发力教育智能硬件。入局者众,且产品花样翻新,品类丰富。面对劲敌,读书郎似乎也没有在核心产品上打出差异化的优势。梳理市面上的学习机产品可以发现,读书郎最新学生平板C30旗舰版宣传的卖点:大屏、护眼、AI精准学、AI学习眼、海量教辅资源等功能,市面上其他同类产品几乎都围绕着这些功能研发配置。

走内容赋能战略,可行吗?

“在硬件上修修补补没什么意义,只有做内容才能无穷无尽。”此前,读书郎教育研究院院长邓登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感慨。

在硬件设备上的革新越来越难,面对过于单一的盈利渠道,“偏科生”读书郎也试图通过内容战略赋能硬件设备,找到新的发展点。

2017年,读书郎组建教育研究院,并开始提供双师直播课,后期还推出教学一体化系统及解决方案智慧课堂。但从招股书来看,这两项业务并未激起太多水花。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线上教育内容与服务营收比重为12.3%、13.9%、15.6%;智慧课堂解决方案营收比重仅为0.7%、1.2%、3.1%。

想靠智能平板里的内容赋能平板,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平板里的独家内容真的能够好到,让平板成为刚需吗?

智能硬件的优势并不必然转化为教育内容的优势。作为一家做硬件设备起家的公司,与猿辅导这种本身做教育内容的公司相比,读书郎的内容制作能力本身不具备优势。

内容制作是一个相当依赖人的工作,教研、教学、课程开发,每一个环节都需要优质的人才。双师直播课负责人邓登辉也曾公开坦言,“做教育比写代码难多了”“最大的难题是招人”

除了在内容制作上不存在明显优势,另一业务板块智慧课堂也有劲敌。读书郎ToB的智慧课堂是针对老师、学生、家长以及教育管理者的相关需求,搭建的一套贯穿教、学、考、管、评全过程的智慧教学管理平台。

而在教育信息化这一领域,松鼠AI凭借技术优势,已经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

作为国内较早布局教育AI SaaS赛道的人工智能公司,松鼠AI强调技术,技术团队的研发专利就多达300余项,论文30余篇,公司研发的教育AI SaaS平台和智适应学习系统的布局也已初见成效。

去年,松鼠AI和钉钉合作,将松鼠AI的产品融入钉钉家校本中,实现作业的个性化练习,因材施教。截至今年2月份,仅钉钉上,松鼠Ai的日活已经超过两百万,月活超过八百万。

与此同时,松鼠AI与腾讯、英特尔等硬件巨头合作,通过这些搭载松鼠Ai教学服务系统进入公立学校,给公立学校提供普惠式的人工智能教学方案和解决方案。目前,松鼠Ai已经为超过6万家中小学校、4千家教育培训机构提供服务,仅2021年一季度使用松鼠Ai系统服务的学生就超过1千万。

由此可见,不论是在市场份额还是技术实力上,读书郎智慧课堂业务想要获得突围显得困难重重;不够“自带流量”的独家内容产品,在助力硬件设备的销售上,也略显疲态。

智能教育硬件的底层逻辑

回归本源,在智能教育硬件的风口下, 每一个从业者都有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什么是智能教育硬件?

教育产品,最终极的目标是要解决学生的教育问题,是激发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更高效的学习。

而拆解到产品本身,虽然平板只是一块屏幕,扫读笔只是一支笔,作业灯只是一盏灯,但围绕着硬件本身,如何链接到更多优质的教育资源,如何开发更新颖的交互方式提升学习便捷性,如何适配不同场景,演化出不同的服务功能…这些,让这个品类有着更多想象和拓展的空间。

幼儿编程教育兴起,大疆顺势推出教育编程无人机。

猿辅导将硬件和细分的学习场景相结合,从练习场景出发,推出墨水屏小猿智能练习本。这款产品兼容了小学阶段各个科目配套的练习题目,还内置了AI技术,学生可以进行个性化的练习,且能实现答案实时批改,错题自动收录。

网易有道词典笔则搭载自研的OCR技术和YNMT技术,实现超快点查,极大提升识别速度和中文翻译水平。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猿辅导和网易的智能教育硬件都是自己的内容产品相匹配,小猿搜题和有道词典前期积累了大量的种子用户,自带流量的内容与硬件产品相结合,相辅相成。

如此看来,智能教育硬件的竞争,本质上还是内容与技术的竞争。内容与硬件相结合,并满足不同场景下的消费者需求,或许是解答“什么是智能教育平板”的答案,也是智能教育硬件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

如何在这个赛道里下功夫、做文章,看来每一个入局者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读书郎重回平板主业,面对互联网大厂竞对难言轻松
智能灯、学习机,谁在趁乱收割儿童市场?
智能学习硬件赛道火热,疯狂涌入的玩家能否如愿?
押注词典笔,网易有道找对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