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大战毕志飞

从《导演请指教》到《吵架请指教》。

文|零态LT 余甜子 韩灵

编辑|胡展嘉

导演毕志飞眼眶红了。

“虽然我第一部作品特别特别失败,但是我想说一点是,我跟大家是一样的,我也想做一个好导演。”站在综艺节目《导演请指教》的舞台上,毕志飞言辞恳切,态度真诚。影片《新小城之春》放映后,两位专业鉴影组的发言,显然触动了他。

他们其中一位说,毕志飞导演之前的作品是以差出名,但是今天毕志飞让他刮目相看了。另一位陈情激昂,“我也没看过你以前的片子,我从此以后不看了,我以这个片子作为我认识的你。”

在毕志飞泪洒舞台的那瞬,主持人柯蓝也眼角泛光,似乎在感慨毕志飞之前的遭遇,并耐心关切“今天怎么没有演员到场为你加油呢?”“会觉得孤独吗?”毕志飞哽咽的声音回复道,“有时候会,但今天没有,会觉得很温暖。”

在前面大段铺陈和渲染下,《你好,李焕英》的制片人陈祉希也称看到了和过往舆论环境不一样的毕志飞,在这段为数不长的点评里,他提到了毕志飞的电影观、金扫帚奖,然后她话锋一转,认为需要实话实话,关于《逐梦演艺圈》,“我觉得非常差。”“2.2分你值得。”然后她问毕志飞一个灵魂问题:你认为哪种解读让《小城之春》成为百年百大华语电影之首的电影?

毕志飞回答了,但他没想到他的解读即将引发一场舆论风暴。

一位叫孟中的专业鉴影组成员说,你刚才的解读,让我觉得你中国电影史真的没学好。他打断了毕志飞的进一步解释,并对“西方电影是写实的,东方电影是写意的”这句话进行了批驳。话还未竟,专业鉴影组成员王旭东也坐不住了。

他质问毕志飞有没有看过费穆的其他作品《狼山喋血记》和《孔夫子》,并像老师让学生答题一样,让毕志飞举出电影里体现东方美学的几个镜头。见毕志飞沉默不语,他乘胜追击,直指毕志飞的改编短片是“媚雅”的作品。然后搬出例证性特写和插入性特写的区别,好莱坞式取景与东方取景的差异,即便是“好莱坞三镜头”法,他认为也是错误的,不好的。

在制片人方励询问完毕志飞的《新小城之春》与费穆的《小城之春》相比,新在哪里时,点评席的李诚儒仿佛得到点化一般,彻底坐不住了,“如果我把一个红模子描得基本像,请问这作品是你的吗?”他怒斥毕志飞投机取巧,连连打断毕志飞,称他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因此当列位提问题的时候,他没法解答。最后他表明态度,“我不承认这是他的作品。”

王旭东在这个档口举出齐白石和他的学生许麟庐与毕志飞共勉,“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最终,这场口舌战,以毕志飞的彻底失败告终。

01

正当演技类综艺陷入瓶颈之时,《导演请指教》对准了监视器后面的导演。他们被请上舞台,由节目组提供资金和题目,需要他们选择一个经典IP进行改编,在两天时间内完成一部15分钟左右的短片。

“生杀大权”掌握在50位专业评审和200位大众评审手上,当然,节目组请来的四位制片人王晶、方励、陈祉希、郝蕾拥有“翻牌”的权力,而在1V1比赛中赢了的导演才能与这些知名制片人合作。节目组请来的导演中,除了已经有像《胭脂扣》这样名作的大导演关锦鹏之外,也有未被电影圈认可的“异类”导演毕志飞。

当拥有豆瓣最低评分2.2分《逐梦演艺圈》的他要改编百年影史经典《小城之春》时,疑窦四起,大家都在等待着看他要如何收场。不久,“毕志飞哭了”这样的消息就开始冲上热搜,无数被热搜吸引的人去打开视频平台,点击《导演请指教》,拉到毕志飞的片段,想要看一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城之春》拥有如此高的影史地位,多少取决于导演费穆在当时“敢为天下先”,所以在女性权益得到巨大发展的70多年后,我们再去看这部电影时,自然而然就会疑惑它为什么拥有这样高的影史地位。费穆导演在当时所担荷的重量,即使极微小,却是踏踏实实地为今日女性的自由做了贡献,而这也是电影受到尊重的原因之一。

然而毕志飞的言论一出,专业评审团怒了,于是就有了开头来自四面八方、居高临下的“审判”。

不过随后众人心照不宣地把话题引到了《小城之春》这部电影本身,让这场闹剧不冷不热地收了尾。故事收尾,大幕落下。该有的点击量和关注度也赚到了,毕志飞的登台亮相也让所有人有了情绪发泄出口——在这里,你最终看到了每个人精彩绝伦的表演。而在这背后,藏着的是节目组的狡黠。

02

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毕志飞表示,他知道自己顶着“烂片之王”的头衔不论拍什么都会有一定的关注度和讨论度,也知道改编《小城之春》这样的经典一定会被骂。“但既然是IP改编,我就选最经典而不是最热门的IP,这是扣题。如果能借此让更多人去了解费穆先生的原作,就是有意义的。咱抱着致敬的态度,不怕被骂。”

对毕志飞而言,《逐梦演艺圈》带来的压力从未消失,但他对“烂片之王”的称号一直不服气。“负责任地讲,我是很热爱电影的。当时只想拍部电影立住脚,能有机会再拍下一部,怎么就成了‘烂片之王’?观众可能还不够了解我,其实我是很喜欢文艺片、喜剧片的。”现在他希望抓住每一次拍片的机会,继续追逐电影导演的梦想。但是那些高深的点评人员,甚至短片中的演员,似乎没有给他这些机会。

先看看节目中呈现出来的毕志飞的创作过程。

当毕志飞想要翻拍《小城之春》时,在节目中没有演员愿意和他合作。毕志飞无奈只能在节目之外找到了梁霆炜、芦鑫和吕星辰三位新生代演员配合他完成作品拍摄。

吕星辰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2010年凭借电影《郎在对门唱山歌》收获了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金爵奖影后。听到这里,大多数人都认为这应该是个很不错的演员。但当大家一起围读剧本,毕志飞提出自己的人物设定时,吕星辰直接打断了她,最后作品上映,三位参演的演员都找了各种理由拒绝出场。

于是,毕志飞只能顶着过往的舆论场,来到大众面前,期待一场新的正名,无疑失败了。

毕志飞《新小城之春》的两个改编方向,一个是时间改到了现代,一个是把不约而至的访客改成了被邀约前来,这成了不被认可的导火索。改编的满分答卷在列位专家看来,应该是像曾赠导演这种,一方面抓住了《大话西游》的命脉——爱的遗憾,另一方又融入自己的理解,变成另外一个故事——爱的实现,或者是像包贝尔这样,虽然被认为在技术上没能贴合哪吒的精神内核,但是却在改编中融入了自己对亲情和生命的理解,也能够得到评委和观众的认同。

在这场演练场中,毕志飞似乎又砸了。

03

《导演请指教》在宣传里称呼自己是“一档导演真人秀”,而它更像是一场早已定好游戏规则的游戏。游戏以及每一个分羹者所赖以生存的,都是这出戏的精彩程度,或者说,是流量。节目固然标榜“竞争性”,其目的却不在选拔出赢家,而在于“出彩”,因为流量会反哺每一位在游戏里或成功或失败的参与者。

所以在这16位导演邀请名单中,一定要有像曾赠这样能与规则极度适配、像包贝尔这样尽力适应规则的“赢家团队”,也要有学院派老师相国强、自由派音乐人梁龙这样逆流而上的“输家团队”,一顺一逆,故事就好看了。

但仅仅这样显然不够丰富,游戏依旧停留在“在规则里挣扎的选手”这样的丰富度上,它需要一点意外,需要一些超脱了规则的选手,于是就有了一上一下。上者,大导演关锦鹏,只是视频连线,不到现场,而且不用节目组预先准备好的一众演员;下者,毕志飞,高学历背书,却拍出了豆瓣最低评分的电影《逐梦演艺圈》,他一出场连演员都选不到,从选角到导演,处处透露着苦楚和辛酸。

已经拍出像《胭脂扣》这样名作的名导关锦鹏是用来被人捧的,毕志飞却是用来被人来踩:跟在场的其他导演相比,只有他才是那个退无可退的进击者。有了他在场上,其他导演、制片人、评审,甚至是观众都能建立自我优越感。

首期节目播出后,不出意料登上了很多热搜,节目瞬间被推向了巅峰。有人说,这个综艺只能让人看到创作者的固执、投资人的互媚、资本的恶毒以及节目的荒唐。也有人说,这哪是一档综艺节目,完全就是一部“宫斗剧”。五个团队简直就是开启了一场大混战,互相之间各种争论。

但总体来说,毕志飞的翻拍并没有制片人说得那么烂,而包贝尔等人的短片也没有制片人夸得那么完美。不过节目组倒是把电影圈的荒诞不经表现得淋漓尽致。

看了下豆瓣评分,大写的4.1,《导演请指教》,你值得。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复苏之路,2021电影市场的辛酸与坚持
电影《扫毒2》涉嫌侵权?刘德华及6家出品方公司遭索赔近1亿
第27届上海电视节闭幕,《山海情》获白玉兰最佳中国电视剧奖
青春片仍然是最稳的掘金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