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素描|我在马蜂窝当“局长”:最快两天内完成近万字游记,后疫情时代更看重内容干货

近日,旅行内容创作者小七接受了蓝鲸TMT记者的采访,分享了其旅行内容创作与组织社区活动的心路历程,并对后疫情时代在线旅游行业的未来发展趋势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Hey!我是小七,一个帅帅气气风一般的男子(别骂!现在除了胖点、黑点,其他的没毛病)这次来给大家推荐一个超级棒的地方……”

旅行内容创作者小七是一名旅行爱好者、重度滑雪爱好者,每年会去近30次滑雪场。截至目前,小七已经去过7个国家的147个城市旅行,曾在旅行途中经历过极端天气,也曾在疫情期间滞留新疆滑雪一个月;作为马蜂窝旅游“未知饭局”的局长,他在3年时间里组织了20多场活动。

近日,小七接受了蓝鲸TMT记者的采访,分享了其旅行内容创作与组织社区活动的心路历程,并对后疫情时代在线旅游行业的未来发展趋势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最快两天内完成近万字游记,曾在旅行途中遭遇沙尘暴

2008年小七开始注册使用马蜂窝,当时该平台还只有网页版,国内旅游仍旧以跟团游为主,对于15岁的小七来讲,自由行充满了未知与挑战。

彼时,还没有“蜂首游记”、“旅行达人”这种说法,但平台上覆盖全球各地的攻略对小七来讲是一种召唤和冲击。他羡慕“大V”的旅行经历,也很想自己去尝试,小七通常会根据“大V”的攻略制定自己的自由行路线。

“我喜欢一个人出去玩,在出发之前会在平台上面发一个‘约伴’,描述一下我的行程,看看有没有想要加入的小伙伴。”

渐渐地,小七的旅行经历开始丰富起来,直到2012年,马蜂窝拥有了手机端App。在这几年的时间里,小七得到平台上很多人的帮助,包括攻略与在线问答等,而随着他去到的地方越来越多,也逐渐尝试着帮助其他爱好旅行的人。

于是,小七开始在平台上写问答,包括旅游路线、拍照技巧、吃喝玩乐推荐等,问答反映了旅行者对于网友最直接的反馈意见,虽然那时粉丝不多,但小七也帮助过不少旅行者。此后,小七想把自己旅行途中的所见所想分享给读者,于是他开始写上万字的游记。

结束行程的15-20天后,小七会完成一篇攻略。而游记最长的一篇耗时一个月,最快的一篇48小时内就完成了。目前为止,小七已完成15篇游记,平均一年2-3篇。

在小七看来,游记和攻略最大的不同在于:攻略是其他旅行者的出行工具,而游记更加感性。“攻略还是站在一个理性的角度,要把所有的优缺点写出来,而且要尽量简短地表述出来。游记则可以把整个行程的感受加进去,内容较丰富,字数较多。‘蜂首游记’就是我们梦想的黄金位置,因为‘蜂首游记’将获得开机画面和APP首屏头图展示位,只有做到够独特、够有趣,才会被平台的编辑选中。”

2020年5月20日,小七一篇名为《荒漠求生之宁夏 “军训”图鉴》的游记被推送至平台首页,成为“蜂首游记”。该篇游记讲述了小七一行2019年赴宁夏毛乌素沙漠露营遭遇沙尘暴,最终“虎口”余生的故事。

“在睡梦中感觉到帐篷摇摆的幅度特别大,而且风拍打在帐篷上的声音特别大,被声音吵醒的我看了一眼时间是凌晨2点30分……一阵大风吹走了我们原本对沙漠的幻想,也吹翻了我们所有的计划……打开帐篷门大家满怀斗志地冲了出去,结果刚出来,直接沙尘暴糊脸,上来就是一个暴击,在最后一个人出来后,帐篷竟然直接被沙尘暴吹飞了……”小七在游记中这样写道。

开始写游记之后,小七发现留言、私信跟着变多了,自己也帮助到了不少人。随着优质内容的增加,平台推送小七的几率不断增大,他开始获得超高的流量,粉丝也随之飙升。

“马蜂窝面向的目标人群比较垂直,来这里发内容或看内容的大部分是旅行爱好者。作为旅游内容创作者,平台就像一个精神寄托,我们会长时间‘驻扎’在这里创作,也并不是以变现为目标的。”小七说。

3年组织20余场线上线下活动

除了线上写攻略、游记,小七也通过组织线下活动,结识了很多有趣的“灵魂”。

2018年,因为工作调动,小七只身一人来到成都。一个新的城市,只有一个人,没有朋友,小七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

同年的七夕节,马蜂窝社区“未知饭局”第一场活动在北京举行,小七报名参加了。“当时感觉活动办得有声有色,恰巧赶上马蜂窝在全国招募局长,我就报了名,也很幸运地被选上了。”

在小七看来,做“未知饭局”局长是他人生中非常宝贵的一段人生经历,从2018年9月至今,小七一行总计组织了18场线下活动,此外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线上活动。

“‘未知饭局’就是由全国各地的‘局长’发起的各种同城活动。虽然叫‘饭局’,但活动内容不仅是美食,还包括City walk、密室逃脱、野外露营、沙漠探险、城市探秘、节假日的特别活动等。”

小七表示,要策划一场体验很好的“未知饭局”从有想法到落地大概需要20天左右的时间,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一般先会确定活动的主题,随后根据天气情况选择一个合适的时间,找到交通方便、环境较好的区域,确定场地。

“活动策划途中,我们也会和平台社区的伙伴进行对接,官方会帮我们完善想法,把伴手礼邮寄给我,还会帮忙设计海报并做好站内宣传。随后开始在平台发布招募贴招募参加活动的小伙伴。”

想法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很快,活动更加频繁,要求也更高,小七一个人忙不过来,于是他将马蜂窝泰国“未知饭局”的局长“拉下水”。“因为疫情原因‘未知饭局泰国局长’和他的妻子没有办法返回泰国,大家都是好朋友,我就叫他们来帮忙,一个负责拍摄,另一个配合落地。”

而另一方面,官方提供的经费有时不能满足活动需求,小七也会向一些品牌方寻求资助或者资源合作,来置换聚会场所,小七也因此结识了很多民宿、酒店的相关品牌方。

2021年春节,很多像小七一样的“新成都人”在“就地过年”的倡导下,无法回家过年。小七即刻决定,召集成都的平台用户在“未知饭局”里一起过年。在小七看来,这场活动让他们这些“新成都人”真正体会了到与这座城市更深层次的情感连接——小七联系到一个共享厨房,组织参加“未知饭局”的人每人抽签亲手做一道菜,食材自备。

“十几个人在一起吃了一场年夜饭,当时很多人非常感动,虽然回不了老家,但好像在外地找到了家的感觉。”

很多人通过小七组织的“未知饭局”认识,有的成为了情侣或者夫妻,有的在一起创业或者一起工作。作为组织者,小七认为,他和平台让很多兴趣相投的人相遇,在工作之余发现了不同的世界,得到了不一样的惊喜。

因疫情滞留新疆一个月,后疫情时代更看重内容“干货”

疫情以来,小七对于旅游的热情有增无减,“虽然远途旅游次数已经由疫情前的每年十来次下降至三四次,但对于每一次出行我也会更加珍惜,会随机选一些自己很想去的地方。”

2020年11月,小七开启了新疆之旅,从成都飞至乌鲁木齐再到阿勒泰,前往最终目的地可可托海,在可可托海滑雪场滑雪11天后,成都突然出现了疫情。

“如果回成都就可能出不来了,当时就想,干脆就不回去,在当地解除隔离后,我就开始滑雪,滑了十几天,那次前后在新疆停留30余天。”

而那一次的经历也让小七对滑雪有了新的认知与感受,也推动他完成了第三篇“蜂首游记”。

写游记的这些年也让小七的生活发生了质的改变,小七的本职工作是企业监察审计,在公司不苟言笑,而通过旅行和组织活动,他的生活也更加随性和自由了一些。

“其一,我认识了很多好朋友,我们一起出去玩、一起旅游,一起吃饭;其二,通过参加活动,我也得到过平台提供的相机、无人机、旅游基金等奖励。自从写攻略游记以后,在旅行途中也会注意和景区人员主动沟通,会带着写攻略、游记的‘小目标’去旅行。”

小七既是旅行者,也是创作者,他深知平台上的用户需要怎样的内容。在小七看来,疫情爆发后,随着OTA和各大流量平台都开始做旅行内容赛道,旅行种草信息唾手可得,大家所面临的不再是信息缺失,而是信息量过载。作为旅行内容的创作者,他必须提供真实有效、符合游客需求的“干货”。

在创作和攻略时,小七认为:“一个好的内容是非常重要的,云南的雨崩、西藏的墨脱,新疆的喀纳斯,都是因为好的内容创作带火的,这些在我们游客眼中都曾是很偏僻的地方。很多地点如果不亲身去感受,是不会领略到它的美的。所以真实、有趣的内容显得格外重要。”他说。

与此同时,小七也在积极拥抱新的内容创作形式。拿视频来讲,小七认为,视频是旅游内容的一个风向标,作为一个旅游行业的内容创作者,必须要积极创作,也要多直播,“后期我的作品里可能也会往视频内容偏重一些。”

#蓝鲸TMT | 科技素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