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即破发,网易云音乐泡沫终于被戳破

谁给的网易云音乐勇气,情怀吗?

文|深眸财经 高藤

8年长跑,在一片闹哄哄的讨论下,网易云音乐终于在港交所敲锣上市。

但是,这一片欢腾中,也透露着一丝尴尬:在有着超过80%基石轮投资者的情况下,云音乐(9899.HK)上市首日开盘第12分钟即破发,当日收跌2.49%,跌破了200港元,达到199.9港元。

讲了多年的“情怀”,在投资者面前,碎了一地。

01 流血上市,背后必有酸辛

对于网易云音乐上市的首日表现,雪球上的投资者早就一边倒的看空,“割韭菜、卖情怀、蹭热度”等关键词频率高发。

就连背后的网易标签,都没能激起大家的信心。

此次上市,网易云音乐引入了网易公司、索尼音乐娱乐、奥比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Orbis作为三大基石投资者,合计认购3.5亿美元,超过公开发行总股份的80%,通过这种手段,把首日的流动性锁得死死的。

然而,出乎丁老板的意料,云音乐还是干净利落的破发了。

在大比例基石轮投资者的情况下,网易云音乐开盘仅一个小时就跌破了200港元,也就是说,仅仅20%的投资者,就让云音乐在首日闹了个满脸灰,这在近些年的港股IPO史上,绝对称得上狼狈。

从这一点来看,基石轮投资者的作用更像是“抬轿子”,合力凑钱将网易云音乐送进港交所。

而且,从它“巧妙”的上市时机上,也恰恰印证了它“割韭菜”的猜测。毕竟,如果版权开放真的是一个大利好,网易云音乐可以凭此起飞,为什么要急着上市呢?等个一两年上市,岂不是市值更高?

如果只是缺钱的话,还不如直接向合作伙伴或网易融资,没必要急匆匆的去上市。

所以我们更倾向于认为,几位基石轮投资者带有“非长期”投资的倾向,而且从招股书披露也可以看出,基石轮投资者的锁定期限只有6个月,相比于很多动不动几年的基石轮投资者而言,实在可以称得上“勉强”。

02 三大难题,破解仍无头绪

实际上,从网易云音乐一波三折的上市之旅,我们就可以看出它的心虚。

2021年5月26日,网易云音乐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8月1日,通过上市聆讯并上载聆讯后资料集;7天后,网易云音乐又宣布“考虑暂缓上市”;3个多月后,网易云音乐重启IPO……

所有动作的背后,其实一直紧扣“与虾米音乐合并”和“版权开放”等消息,扎扎实实的踩风口,寻找最有利的时机。

那么,网易云音乐为何要心虚?“深眸财经”在仔细翻了招股书之后,发现主要有三点。

第一,巨额亏损难以扭转,用户增长陷入瓶颈。

根据招股书披露,网易云音乐近3年运营亏损达到了49亿元,2020年更是超过15亿元,负债从2018年的88.6亿元增至2021年中的160亿元,其招股书中预计,接下来还要再亏三年。

这意味着,网易云音乐上市之后,依靠盈利来拉升股价的可能性极低,而在互联网公司传统的用户、付费率等关键估值指标上,网易云音乐也十分尴尬。

数据显示,网易云音乐的用户粘性并没有外界想象中那么牢固,付费会员仅1600万人,2020年的付费率为8.8%。

这样一来,传统的互联网企业驱动估值的模型压根就不适合它,而在发展速度、竞争难度、行业属性等方面,网易云音乐又不可能像拼多多、生物制药等企业一样,仅凭几个关键指标支撑股价。

第二,版权仍是主要问题,想打铁自身却不够硬。

 2018年,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就网络音乐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并且商定在音乐版权上进行长期合作,同时积极对其他网络音乐平台开放音乐作品授权。

但是,在周杰伦这样的核心音乐版权上,网易云音乐仍然是缺失的。至今仍未回归的版权,本质上是因为交易达不成,商业世界里最重要的就是契约精神,而网易云音乐2018年下架前一天深夜打包出售周杰伦合辑的过往让人太记忆深刻。

再说到独立音乐人,虽然号称有30万名独立音乐人入驻,但大家可别忘了,网易云音乐在音乐人条款等方面,屡次传出“剥削小UP主”的新闻,并不是独立音乐人的“白马王子”。

第三,直播难解临时之渴,变现故事难以支撑高估值。

 版权处于劣势的情况下,网易云音乐盯上了直播变现。资料显示,三季度网易云音乐社交娱乐及其他板块收入增至26.73亿元(主要来自虚拟物品销售,直播收入为主要形式)。

但是,好不容易才摸索出来的直播业务,却已经过了随意“捡钱”的时代。

比如,作为直播行业的代表,虎牙三季度报收8.29美元,距离曾经54.28美元的巅峰相去甚远。这说明,直播行业跑马圈地的时代早已过去,行业格局基本成型,网易云音乐想要在非风口时代发力新赛道,就像是逆水行舟,必定会事倍功半。

当一个业务错过了“时间”,将很难有什么作为,与其说它在赚钱,不如说它是在临时承担起网易云音乐的资本故事。更甚至是,它反而会挑起另一种“内卷”,将版权之争变成了音乐人之争,结果就和前几年的游戏直播行业一样,最终关键又是烧钱。

 样一来,网易云音乐将更难走出泥潭。

03 深陷漩涡,未来仍不清晰

如果说,以上这些问题都是浅显的“槽点”,那么招股书暴露出来的另一个问题,可能更让投资者沮丧。

在招股书“我们下一步计划”一栏中,网易云音乐并没有明确表示变现的方法和方向,只是用“不断创新”和“进一步使我们的变现能力多样化”交代,这说明网易云音乐在变现路径的探索上依然束手无策,甚至毫无头绪,再结合首日破发,网易云音乐被高估已经是铁打的事实。

当然,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复盘网易云音乐的高估之路,却值得每一个投资者总结和反思。深眸财经认为,网易云音乐之所以一步步被高估,在于它很会利用三点:

其一,利用行业属性带来的关注,持续引起矛盾和话题。

互联网时代,在线音乐市场风云跌宕,从“无版权”到“有版权”,再到“一超多强”,它的发展脉络既牵涉到众多行业变迁,也是互联网行业从草莽到规范的“样本”和“放大器”,而音乐又渗透进了每一个人的生活,天价版权与明星天然自带话题,所以在线音乐市场天然受到公众和媒体的关注。

其二,锚定多个对象,持续讲述情怀故事。

网易掌门人丁磊将网易云音乐视为网易的下一个拳头产品,2018年互联网小寒冬,网易裁撤了包括“网易薄荷”在内的众多业务,接着又把网易考拉卖给了阿里,却一度传出深夜打碟的新闻,于是网易云音乐又莫名其妙加了一层丁磊的BUFF。

而且,它背后的网易业务一直是极度依赖游戏的,在产品上缺乏内容平台,尤其是社区等流量平台上几乎没有布局,网易云音乐作为一个独立的产品,又主动贴合上去,给外界营造了一种假象,让外界认为网易云音乐将承担集团的重任。投资网易云音乐的背后,实质上是在投资网易,赌一把“亲儿子”转身成“太子”的预期。

其三,“弱传播”下的话题敏感性。

 在《弱传播》一书中,讲述了一个令人深思的理论:舆论世界是弱者优先的,舆论世界在争夺关注时强者占优势,在争取认同时弱者占优势。

在现实生活中,最强势的是国王、老板和精英;但在歌曲里,最强势的却是平民、士兵、普通人。劳动的人们在被歌唱,士兵在被歌唱,小儿郎、流浪汉、面包师都在被歌唱。

网易云音乐,这几年在舆论场上,就尝到了“弱者优势”的甜头。

比如8月31日,腾讯音乐宣布放弃独家版权,丁磊在网易财报会议上却表示,“希望真心实意落实,不要阳奉阴违”。

这些年来,网易云音乐时不时往外丢一些阴阳怪气的话,挑逗起吃瓜群众的好奇心,营造一种弱势形象。但除了“怨天尤人”之外,网易云音乐这些年在自身业务发展和创新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

在这种氛围之下,普通吃瓜群众可能会身在迷雾中,但专业投资者却清楚——即便版权进一步开放,也仅仅是降低了网易云音乐的竞争难度。打铁还需自身硬,2018年版权开放的经验和历史经验表明,商业产品的竞争并不存在劫富济贫,不能寄希望于竞品的施舍。

04 结语

投资者总是清醒的,成熟的港股市场更加如此。

在上市仪式中,网易云音乐玩起了“云敲钟”——除了线下敲钟外,丁磊还通过网易伏羲沉浸式活动系统“瑶台”,举办了全球首个“元宇宙”上市仪式。

我们看到,网易云音乐依然在讲故事,但这一次碰上的是投资者,首日破发事件,说明已经没人相信这块“遮羞布”,不再为所谓的“情怀”买单。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IPO之后,网易云音乐如何游走在月亮与六便士之间?
50岁丁磊,喜提一个400亿IPO:快去买周杰伦
网易云,正在去音乐化
网易云如何延续“阶段性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