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业绩突遭下滑,日本“经营之神”折戟中国

优衣库在两大支柱市场日本、中国的营收却双双下滑,其中日本国内营收下跌11%,大中华区营收下跌0.85%。

文|东文财经

后疫情时代,日本“经营之神”折戟中国?

1月13日,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发布2022年第一季度业绩显示:2021年9月—11月,迅销收入为6273.9亿日元,同比增长1.2%;净利润为935.9亿日元,同比增长33%。

这份业绩创下优衣库史上第一季度最高记录,集团表示“主要得益于全球主要收益来源多样化。”

最新业绩突遭下滑,日本“经营之神”折戟中国

但优衣库在两大支柱市场日本、中国的营收却双双下滑,其中日本国内营收下跌11%,大中华区营收下跌0.85%。

过去20年,优衣库凭借“低价良品”策略畅销全球,创始人柳井正更被喻为继松下幸之助、稻盛和夫之后日本新一代“经营之神”。

疫情收尾之际,服装界不败神话为何在中国突然失速?

01

1984年,早稻田大学毕业的柳井正成立优衣库,主营西装业务。

当时日本经济从战后迅速崛起,正值黄金时代,从上到下迫不及待超越美国登顶世界第一,国内奢靡风气盛行,市面上流行的都是昂贵华丽的服装。

1991年后风云突变,日本经济泡沫破裂,楼市暴跌,无数人倾家荡产,全国就此进入“失落三十年”。大萧条背景下,日本人彻底告别奢靡之风,进入低物欲时代。

巨变当前,柳井正当机立断从西装转型为休闲服装,并将公司改名“迅销”。后来他又跑到美国考察,认定美国校园的仓储式销售最符合休闲的定义,并率先将大卖场销售模式引入日本。

日本人突然发现,街上原来还有家低价却不低质的商店,优衣库就此热销快速崛起。1998年,“1900日元一件休闲服”的口号深入人心;1999年,自研出被外国垄断的“摇粒绒”面料,当年大卖2600万套;1999—2001年,完成业绩连续3年翻倍壮举,在日本名声大噪。

2000年后,野心勃勃的柳井正进军全球,并喊出“Made for All”(为所有人制造)的口号。得益于“低价良品、品质保证”的经营理念,优衣库在海外同样取得惊人成绩,尤其在中国市场吸粉无数。

2019财年,优衣库全球营收高达1510亿元,再创历史新高。同年,《福布斯日本富豪榜》上,柳井正以249亿美元身价击败孙正义,重夺日本首富。

2020年,优衣库在中国门店总数已超越日本国内,入华18年成绩斐然。有人说是疯狂的中国人,让柳井正重回首富宝座。

多年来,优衣库营收主力一直是日本和中国市场。2021财年,优衣库年营收达1.77万亿日元(约988.99亿元),其中50%营收来自日本,25%来自大中华地区,欧美地区占比不足10%。

2022年一季度财报显示,中国依旧是优衣库最关键的海外市场。

一季度,优衣库在日本国内营收为2264亿日元,同比下跌11%,净利润487亿日元(约27.17亿元),同比下跌19%。

优衣库海外业务营收为2997亿日元,同比增长15%,经营利润达到599亿日元,同比增长45%,创季度数据新高。

其中,大中华区营收为1516亿日元,同比下跌0.85%,是所有海外市场中唯一出现营收下滑的市场。

但大中华区贡献优衣库总营收的24.2%,依旧是其海外最大市场。

正因如此,柳井正最近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优衣库拒绝参与美国“效忠游戏”,不会在中美关系中选边站:“美国的做法是迫使企业效忠,我想要表明我不会玩这种游戏”。

他还指出,“对于夹在中美之间的日本企业,至少要承认日本别无选择,只能在全球市场上赚钱。它们需要吸引全球人才,并将日本员工派往海外,日本不成为一个开放的国家就无法生存。”

对于大中华区营收下滑,优衣库表示:由于疫情期间持续面临严格防疫措施,使得服装行业整体消费意欲不振,加上去年销情强劲比较基准较高所致。

事实上,除了疫情因素,近几年国货强势崛起也在蚕食优衣库市场份额。

02

优衣库能畅销全球,离不开柳井正的经营理念。

首先是低价良品,优衣库做大连锁品牌后便确定“低价良品,品质保证”的经营理念,这意味着你得全力控制成本,而且质量还不能差,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上加难。

为控制成本,优衣库在大卖场基础上,演变出超市型自助购物方式,所以大家去优衣库的感觉永远都和超市买菜一样,接地气、销量大,而同为岛国品牌的无印良品始终高傲,始终不温不火。

同时,优衣库很早从代销转为自主设计、生产,节省了不必要开支后,得以在设计、质量上狠下功夫,保持低价良品的初心。

其次是紧跟时代、不断创新,优衣库虽然是平价卖场,但一直保持创新,努力构建自身的时尚潮流概念,从而吸引年轻人。

纵观优衣库这些年的发展,不止在设计上推陈出新,还与各大网红IP搞联名款,乐高、星球大战、迪士尼、马里奥...几乎每年都会联合网红IP做营销,低价和超级IP的组合,深受年轻人喜爱。

在销售模式上,优衣库也是最早发展线上的一批快时尚品牌,早在2009年优衣库就开通了天猫旗舰店,远远领先于ZARA、H&M这些对手。几乎是最晚进入中国,却取得最快、最好成绩的快时尚品牌。

但这些经营策略在国货崛起时代逐渐失效。

10几年前,提起李宁、安踏、特步这些国产运动品牌,给人第一印象是土味、廉价,穿出去没啥面子。

今天,越来越多的国货异军突起,比如李宁、安踏。安踏尤为突出,自收购FILA以来其市值不断飙涨,至今高达3000亿港元,稳坐中国第一、世界第三交椅。

2020年,安踏实现营收355.12亿元,同比增长4.7%;净利润51.62亿元,同比增长5.3%。同期,阿迪达斯净利润为4.29亿欧元(约33.14亿元),同比大跌77.6%。

这是历史上安踏净利润首次超越阿迪,也是国产品牌的正名之战!

2021年3月,H&M、耐克、阿迪等国外品牌抵制新疆棉的奇葩操作,震惊国内。汹涌舆情曾让国内外服装品牌上演冰火两重天,一边是耐克、阿迪股价大跌,一边是李宁、安踏等国产品牌大涨。

随着中国国力走强,民族品牌正迎来春天,前有华为手机,后有动力电池霸主宁德时代,未来在各行各业还将涌现更多的“国产之光”。

就服装市场而言,优衣库等海外品牌躺赢的时代已然结束,未来中国消费者是否继续买账还是未知数!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特步,尴尬的行业老三
李宁想赚的,可能不是那杯咖啡钱
耐克阿迪优衣库陷入下滑困顿,终于轮到“洋品牌”焦虑了
迅销集团新财报:守住了中国市场,但没完全守住